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腳踏車版」Uber:哥本哈根團隊 打造單車共享經濟

編譯:Han

腳踏車和汽車一樣,常處於閒置的狀態,相較於Uber之於汽車、Airbnb之於房屋,腳踏車出租所創造的收益微乎其微,也因此更難創建一個善用閒置自行車的共享經濟模式。

來自哥本哈根的新創公司AirDonkey想要讓每個人都能輕易打造自己的腳踏車隊。特製的車鎖讓車主可以用藍芽追蹤腳踏車的位置,隨時以APP遠端遙控解鎖,不需要親自到場,就能輕鬆把腳踏車暫時租給需要的人。

團隊的共同創辦人Erdem Ovacik表示:「我們正在嘗試變得更吸引人,看看和Uber司機相比,AirDonkey的租車主能不能賺到更多錢。」

根據AirDonkey的計算,擁有幾十輛腳踏車的租車主將可以此為正職謀生。哥本哈根的全職Uber司機在扣掉油錢後,一週能有900美元的收入。若AirDonkey能收集到一定數量的APP用戶,一位有七十輛腳踏車的全職租車主一週可以賺到1200美元。除了有更多收入,遠端管理腳踏車隊遠比開著自己的車到處載客要容易得多。

「重點是你隨時都可以用我們的APP工作」,Ovacik說,「Uber司機得趕在尖峰時段出門賺錢,用AirDonkey你可以在任何時段把自己不用的腳踏車租出去。」

相較於另一款腳踏車共享APP Spinlister,AirDonkey的設計讓流程更簡單。「沒人願意為一點小錢去處理麻煩的出租流程」,Ovacik分析,「Spinlister在租借特殊設備或長期租借時最有用。但我們的目標是讓一切簡單到即使只有半天的租金,租車主也覺得合乎時間成本。」

(遠端遙控讓租借雙方都方便)

有了AirDonkey,觀光客再也不需要向有時間、車種與地點限制的腳踏車租車行或公共自行車系統(如台北市的YouBike)妥協。無論是想要加裝推車的腳踏車或是小朋友專用的腳踏車,都有可能在AirDonkey找到。租車者可以在使用完畢後把腳踏車隨意留在街上,如果停的地方很遠,只要支付額外的費用,AirDonkey就會派Uber司機去把腳踏車送回市區(哥本哈根的車通常都配有腳踏車架)。

不像公共自行車系統還需要花幾分鐘申請帳號,AirDonkey從Uber的流程設計中汲取靈感,Ovacik說:「(搭乘Uber時)你只需要三個步驟:插進信用卡、拔出來,出發。」

AirDonkey的服務將在腳踏車失竊率低的北歐率先上路,公司團隊目前正在開發功能更完善的新一代車鎖,希望盡快將產品與服務擴展到世界各地。

編按:AirDonkey已在2015年11月以289,293丹麥克朗(約新台幣145萬)的成績通過KICKSTARTER的群眾募資專案。目前產品正在製造中,第一批用戶不久後就能體驗AirDonkey的租借服務了。

核稿編輯:葉凱元

資料來源:FAST COMPANY magazine – Could Uber Drivers Make More Money Renting Bikes?

延伸閱讀:
>> 想騎單車上班,卻總是搶不到YouBike?「哥本哈根輪」讓你的舊單車瞬間升級,變身智慧自行車
>> 輪子上的創新—六個讓你省油省錢的社會企業
>> 你的包裹要搭便車嗎?有了「包裹共乘」APP,我的後車箱就是你的載貨空間!

「能夠教你東西的就是老師」 十四歲的他以Fablab為學校,靠3D列印成為顧問

2016.06.03
合作轉載

文:李欣宜

趨勢大師安德森(Chris Anderson)曾預言自造者(Maker)將會發動第三次工業革命,顛覆製造業巨頭生態、教育與人類的消費方式。如果你未曾感受過自造者的影響力,那麼這名國中生或許會讓你大開眼界。他,隨口就是一連串對3D列印市場的鞭辟分析,14歲的國二生蔡富名,是一個Maker,也是一個3D列印機賣家和顧問,更是台灣自造者風潮的最佳實踐者。

蔡富名

年紀: 14歲
事蹟:改良3D列印機噴頭,與淘寶上游批發商訂購噴頭,再轉手到露天拍賣賺取差價,月入最高兩萬,目前亦擔任一3D列印機製造業者的顧問

採訪蔡富名這一天,我們約在Fablab Taipei見面,在這個堆滿3D列印機、CNC切割機和各式工具的自造者空間裡,來來去去的大多是25到40歲間的成年人。這時身穿運動鞋和運動短褲的蔡富名背著一個大背包走進來,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哪個Maker的小孩,只見他熟門熟路地一邊跟身旁的大叔大哥們打招呼,一邊說:「今天學校辦拔河比賽,累死了。」從頭到腳看起來不過就只是一名再普通不過的國中生,很難想像他就是在國內自造者圈幾乎無人不知曉的3D列印玩家。

國中生做生意月入兩萬

「他不是一般的國中生,我們都不把他當小孩的。」一名自造者如此對我說。的確,在聽聞蔡富名的事蹟之後,你很難把他跟一般國中生聯想在一起。蔡富名從去年開始做起3D列印機噴頭的買賣生意,他與深圳的3D列印機噴頭製造商合作,由他重新設計噴頭,把噴頭改良得更耐用且耐高溫,換得與下游廠商同樣的優惠批發價,再以四倍的價格轉手在國內網拍平台上賣出,這中間的利潤讓蔡富名每個月最多可以淨賺兩萬。兩萬聽起來不多,但試想台灣有多少國中生可以不靠父母就每月自己賺兩萬塊零用錢?

蔡富名的3D列印噴頭,讓香港的開源教育3D列印機TinyBoy也買單,一次就下訂300個。鑽研3D列印機玩出興趣和名氣來,後來甚至還有3D列印機製造廠商找蔡富名當「技術顧問」,請他幫忙測試噴頭與材料。這名3D列印製造商說:「找他來就是因為他很厲害啊,雖然我們年紀比他大很多,但有不懂的還是會問他。」

談起這些豐功偉業,蔡富名臉上有掩不住的小小得意,但對他來說,這些與他年紀不成比例的收入與名聲,其實都不在他的意料之中。「我其實有點意外可以賺到這麼多錢,因為我做的事情太輕鬆了,不過就只是在淘寶上下訂單,貨到了我就清點一下,然後拿去便利商店寄出給買家。」蔡富名說。

年紀雖輕,蔡富名對金錢卻已展現出超齡的成熟,他清楚表明金錢非並他的最終目的,他真正想做的還是一名為了好玩與興趣而動手的自造者。

他舉起手中正準備帶去深圳Maker Faire參展的機器手臂,興奮地解說每個機構設計,一邊嚷嚷著齒輪還要再改進。這個機器手臂每個齒輪和底座都是蔡富名在家親手用3D列印機印出來的,問他對自己的3D列印買賣事業有什麼規劃,他聳聳肩說:「我開始覺得3D列印有點無聊了,這一年都在玩3D列印,不想繼續玩了。」十足Maker精神。

學校太無聊,Fablab更像學校

講到一半,一名外籍自造者湊近用英文問蔡富名他手中的作品是什麼,蔡富名迅即以流利的英文介紹作品理念,展現出一般國中生少見的自信態度與外語能力。

事實上,蔡富名在學校的確是個異數,他在學校沒有談得來的朋友,老師也把他視為頭痛人物。從小就喜歡玩樂高、電腦與遙控車的他,對時下國中生熱愛的線上遊戲一點興趣也沒有,更對唯成績是問的學校體制適應不良。

「我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我學會了什麼最重要,我為什麼要拿那張紙(畢業證書)?成績好真的證明你學會什麼了嗎?我對學校一點興趣也沒有,老師只會用成績評斷人,我從同學身上學不到東西。什麼是老師?能夠教你東西的就是老師,比起學校,Fablab還更像學校,我從這裡的人身上學到的東西比學校多。」蔡富名堅定地說。

因為對學校學科沒有興趣,蔡富名的學業成績通常在班上排名中後段,曾經有老師跟他說這樣以後會找不到工作,但蔡富名對學業好就會有個好工作這個公式相當不以為然,對於已經擁有小小事業的他來說,「找到好工作」已非他人生的最終目標。

問他未來想做什麼?他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是當老闆,就算蘋果或Google找我去工作,我都還要再考慮看看,我不想要當人家員工。」

蔡富名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名特立獨行的小Maker,背後的最大推手非他的母親宋佳玲莫屬。當老師跟宋佳玲說蔡富名成績不好需要改進時,她卻直接跟老師說:「請你不要動他,我的小孩成績不好哪裡冒犯你嗎?」因為堅信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天賦,她全力支持蔡富名與3D列印機、自造者大叔們為伍,方才造就了這個獨立思考且目標明確,甚至能夠與大人暢談房地產、3D列印和教育改革等議題的小孩。

自造者在社會各個角落的翻轉力量究竟能有多大?在一名正準備大展身手,亟欲掙脫僵化教育體制的14歲自造者身上,或許我們已經看到了答案。

原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國中生玩3D列印玩到當顧問

延伸閱讀
>> 全球首發3D列印跑鞋 海洋塑膠垃圾做的
>> 下一個消失的行業:工廠?
>> 用手機種菜、可以吃的塑膠、3D列印營養素:未來廚房將顛覆你的想像!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