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見一面,比任何禮物都來得珍貴」瑪帛科技用長輩最熟悉的電視 讓阿公阿嬤的心願成真了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文:劉致昕/圖:瑪帛科技

父親節前夕,你可能也在煩惱著今年的「禮物挑戰」該怎麼解決?

去年送的刮鬍刀連刀片都還沒鈍,送吃的也像猜謎,而且還有健康因素的限制。送錢?阿公、爸爸退休金可能還多過自己的薪水⋯⋯送一份好的禮物,真的好難。

要理解長輩的需求,因為文化因素,有時候不是件容易的事。瑪帛科技的創辦人顧偉揚,穿著球鞋、T恤活像個大男孩的樣子,卻能逗長輩開心、能讀出長輩心理,在五年的志工生涯中,甚至因此找到了創業的機會。

他幾乎每週到社區與長輩互動,我們問他讀出長輩內心話的訣竅,他笑笑的說,「其實,遙控器上的灰塵藏著很多訊息!」

(瑪帛科技創辦人顧偉揚)

不用手機、平板、電腦的銀髮科技

成立一年半的瑪帛科技目前的主力產品是銀髮科技,但跟全世界雨後春筍般的銀髮平板應用、穿戴式裝置不同,瑪帛科技的產品是一個電視盒。

透過與電視螢幕的結合,長輩能夠搭配視訊鏡頭與子女在雲端「面對面」對話, 要啟動系統,阿公阿嬤只要轉到特定頻道,就能撥出視訊通話,不用手機、電腦,甚至連遙控器都不用放下!

當各方勢力都用最流行的智慧型手機、平板開發各種服務時,瑪帛科技卻選擇了相較傳統的「電視」,為什麼?

走不同的路,因為比起其他銀髮科技服務公司,顧偉揚的創業更與他五年陪伴長者的志工經驗有關。

「一開始我就是去教他們怎麼用電腦,」顧偉揚回憶,一班三十幾個長輩,顧偉揚光是回答問題時間就沒了。幾年的服務過程中,顧偉揚發現所謂的新科技反而創造了更多問題。

因為「大家都在想老人應該要怎麼樣使用科技,但沒有想過老人真正需要的是什麼?」顧偉揚說,與其帶著新科技替年長者「設定」使用情境,為什麼不從他們的角度出發,開發新科技?

帶著念頭,顧偉揚長期的教導長輩,直到遇上了自己和奶奶的遺憾。

離鄉下一代,能不能少一些兩難或遺憾?

跟奶奶感情很好的顧偉揚,曾經不知道自己該送什麼禮物而直接問奶奶,「她說,那就讓她天天能夠見到我就好了!」面對奶奶近乎撒嬌的回答,顧偉揚只能微微笑,當時的他沒想太多,直到奶奶過世了,他才又想起這段對話,思念,讓他想著當時能做些什麼,讓遺憾可以不這麼多?

不只是顧偉揚,青年就業能在家鄉的少之又少,能同處國內已是幸運,海外遊子面對無法陪伴長輩的內疚,總是心頭一塊缺角。瑪帛科技成立之後,顧偉揚第一步想解決的,就是離家的兩難,怎麼樣用最簡單的方式讓長輩能與自己常常面對面聊天?

找解方,他最先問的問題是:長輩最常使用的科技產品是什麼?

第二,家中用到壞才會換的電子用品是什麼?

第三,操作科技產品通常是障礙,長輩最會操控的是什麼?

答案,就是電視。

「你去看遙控器上面的灰塵,你會知道他最常用哪些按鍵,」顧偉揚說,讓「視訊跟看電視一樣簡單」成了瑪帛的目標,

瑪帛走了三十幾個社區活動,經過三次改版,最後決定用電視盒的方式,將每個人的聯絡方式與頻道相連,打給女兒跟轉台一樣簡單,比起平板電腦上的操作,或許,這才是真正長輩期待的「智慧應用」。

從聊天中讀出長者需求,瑪帛要成為「零學習」的資訊入口

測試沒有停止,為了瞭解長者的使用習慣,遙控器上瑪帛曾經放了一個「?」按鍵,「結果被打爆了!」顧偉揚笑說。本來只是以為作為客服專線,「最後大家都打來聊天啊,」他大笑,不僅如此,因為服務太好,常常長者就算東西沒壞,也申請到府服務,其實只是為了聊天。

「慢慢的,大家發現我們更多的價值,在服務跟陪伴。」

從硬體出發的瑪帛科技,一年多來已經建立了三、四百組用戶,希望透過先行者修正使用模式。訂單量其實不只如此,但資本額只有兩百萬的六人小團隊,仍不敢大量生產。「我們發現,大家對我們的服務有很多期待,除了硬體,我們還想提供更多的服務,」顧偉揚分析。

他開玩笑地說老人服務做得最好的是詐騙集團,為了騙錢,電話那一端最有耐性,利用了長輩們寂寞的心情而達成不法的目的,還有電台賣藥也是該市場另一霸主,證明了只要能夠提供好的服務,長者服務的市場潛力無窮。

正在開發一系列服務的顧偉揚說,他希望瑪帛的電視使用介面成為新的起點,就像是一般網路使用者從Yahoo首頁連到各項功能、各種資訊一樣,瑪帛透過電視機建立的零學習介面,成了長者走向世界最簡單的入口。

(瑪帛團隊經常走訪銀髮族的活動,和長輩互動同樂)

「開心,很多病就不是問題了!」

直到現在,瑪帛團隊每個星期至少一次地走訪銀髮族的活動,多方合作也不停探詢意願,問顧偉揚未來的目標,「開心,很多病就不是問題了,」他回答,

銀髮服務不只是防自殺、提供照護、解決寂寞等對應式的解方,而是讓長者們更方便地走進世界,不自認被社會排除、消去落後感,而降低科技產品的使用門檻,正是起點之一。

一個二十九歲的大男生,一間成立一年半的公司,卻從硬體到服務挑戰對長者的陪伴,總是精神奕奕的顧偉揚滔滔不絕介紹「虛擬金孫」的新計畫,彷彿還是當時那個當志工的他,顧偉揚終究還是問著奶奶「你想要什麼禮物」的那位男孩,只是現在的他,不但知道了阿公阿嬤的需求,也想帶著他們,看看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快樂,電視上除了連續劇,還有什麼更值得他們微笑的世界。

延伸閱讀:

同場加映:

>> 老人版Uber:讓年輕人化身為阿公阿嬤的貼心司機 
>> 未來已經降臨——你想像不到的老年市場已經到來

生態綠八年推廣 台北也能很公平

2015.07.2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廖竹涓、張俐禎(2015年7月22日)

一早醒來,你可以沖泡一杯宏都拉斯科潘的公平貿易咖啡喚起一天的活力;下午時,可以到學校或是公司的茶水間,讓來自南非的公平貿易國寶茶佐蛋糕,舒緩上午的緊張壓力。這不在國外,這是台北。經過生態綠八年來的推動,台北已經在各個角落慢慢的描繪出公平貿易的藍圖。

公平貿易城市 台北準備好了

台北市政府今年六月十一日宣布將推動台北市朝向國際公平貿易城市邁進,繼英國的小鎮嘉斯唐(Garstang)在二OO一年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公平貿易城鎮後,全球已經有了一千六百個公平貿易城市,而日本熊本市在二O一一年成為亞洲第一個公貿易城市,韓國首爾在其後更發願要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公平貿易城市」。香港目前正在積極倡議中,台灣如果能成功申請,可望成為亞洲第三個公平貿易城市。

目前台北市只要市議會通過相關法案,就能達到申請公平貿易城市的條件。民眾羅承惠說,雖然很難改變全球不公平的經濟體系,但他會購買公平貿易商品,也很認同公平貿易的理念,支持台北成為公平貿易城市。

「台北市成為公平貿易城市可以提升國際形象,為台北加分。」生態綠業務經理詹慧珍表示,生態綠未來會花半年到一年的時間,發起公民連署活動,當連署到達一定的門檻,便會要求台北市政府向議會提案,讓公平貿易成為政府政策的一部分。

詹慧珍說,像是歐盟在二O一四年一月通過了公平貿易採購法,未來公部門在編列預算時,會有一部分的比例做為公平貿易的採購。此外,在教育方面,希望未來可以在教科書裡看到關於公平貿易更詳盡的內容,公部門也能更積極的在校園推動公平貿易活動。

堅持的力量 生態綠推八年公平貿易

余宛如認為公平貿易不是口號,因此,生態綠成為了台灣第一家取得國際公平貿易認證的咖啡商,余宛如認為唯有做出成績,才會獲得肯定,所以每當她感到挫折與沮喪時,心裡就想把事情做好,所以也沒有時間煩心。

「一開始都走不出去。」余宛如苦笑說,創業很辛苦,只能靠時間去累積,她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當公司成長時,一直需要資金,很多人又不看好公平貿易,不願意投資,她只能靠演講與寫稿的費用,維持生活,但她一直堅信消費習慣在改變,而她看到的是全球的趨勢和潮流。

隨著時間的累積,有越來越多人支持且相信公平貿易,生態綠也輔導慢飛兒、怡和祥、畢嘉士、True Fresh等商家自己取得公平貿易認證。生態綠的通路目前已經有四百多家,像是頂好超市、誠品書店、聖德科斯、新光三越的超市等,全台也有七十幾家咖啡店在使用生態綠的咖啡豆。

公平貿易 解決食安問題

台灣近年來食安問題層出不窮,如何解決台灣食安問題?詹慧珍說,公平貿易是很好的解決方式。公平貿易的價值在於透明,透過資訊透明,可以很容易追本溯源,找到問題源頭,如果所有的食品產業鏈都透明化,食品業者就不敢偷工減料、違法添加有害物質,消費者也能買得安心。

生態綠是台灣少數幾家從上游做到下游的咖啡商,但卻在今年結束營運,詹慧珍舉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在台灣爆出茶安風波時的發文來說,高志明在當時批評政府本末倒置,不溯源管理幾千家廠商、農戶,反而管理下游數萬家廠商,這使生態重新思考定位,決定當有良心的咖啡上游廠商。

台灣的咖啡產業很破碎,原料供應商、中盤商與下游廠商每個環節通常都是斷裂的,當生態綠從產地選豆、挑豆、烘豆,到製作成一杯咖啡,參與過每個產業鏈後,他們更堅信了一個健全供應鏈的重要性,唯有從上游開始把關,才能提供好的原物料給中下游。

退居幕後 找尋對話空間

生態綠退到上游後,更加積極找尋與社會大眾對話的機會,從二O一二年開始培訓公平貿易講師,到今年開始培育公平貿易翻譯志工,翻譯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推動公平貿易的故事,並且在生態綠臉書上定期更新公平貿易相關文章與新聞。此外,也輔導商家取得公平貿易認證、推動公平貿易校園、公平貿易茶水間,希望從生活開始,扭轉民眾的消費習慣,導引台灣到對整個世界更友善的地方。

「我與你分享我看到的這個世界,只是你能不能感受到。」余宛如說,八年的推廣,雖然還是有人不了解公平貿易的意義,但她認為只要花時間教育消費者,很多人都可以接受並認同公平貿易。

余宛如用咖啡豆將自己放進國際複雜的貿易體系,如今她可以驕傲的說:「全台灣沒有人比我更懂公平貿易。」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