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們吃不完的食物進了垃圾桶,卻送不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

2015.12.20
瀏覽次數:

文:吳雁婷

現在打開家裡冰箱,看看裡面放了些什麼?下個月過期的冷凍雞塊、前天煮了還有半鍋的雞湯、早忘了是什麼時候買的草莓果醬……。冰箱裡或多或少總有一些近期吃不到、未來吃不完的食物,而這些食材往往不是錯過它最美味的時期,就是只能投入廚餘或垃圾桶的懷抱。難道就沒有別條路可走了嗎?

(圖片來源)

「第一次分配」出了什麼問題?

先來看看幾個矛盾的數據:全球一年丟棄食物的總重量高達十三億噸,同時,卻有3600萬人死於飢餓,浪費掉的食物足足是飢餓人口所需糧食的四倍。身在台灣的我們,每個人每年也留下了九十六公斤的廚餘,每個家庭每年則差不多將價值三萬元的食物直接倒進了廚餘桶(註一)……顯然,常駐在我們冰箱裡的那些食材並非毫無用武之地,只是需要一個更能充分發揮食物價值的所在。

在資本社會裡,我們可以擁有的食物多寡以及這些食物的品質高低,大致上取決於我們擁有多少金錢,經由市場交易,食物來到了我們手裡,是為「第一次分配」。許多人相信市場機制能帶來有效率的結果,然而,浪費掉的食物、還餓著的胃卻告訴我們這個分配體系的確出了點問題。

「再分配」模式所要填補的,即是這些未盡之處,將第一次分配時個人或群體所獲的過剩食物蒐集起來,重新交給有需要的人。現在有許多公司、非營利組織乃至於個人,正藉由食物「再分配(redistribution)」的方式,試著為我們冰箱裡無緣的食物找到更好的歸宿。

英國兩大組織每年挽救八千噸剩食

(圖片來源)

食物再分配的過程中,負責整合、分配食物的角色極為重要。擔負起這個位置的,有慈善團體、非營利組織、企業以及個人,而再分配呈現出來的樣貌更是五花八門,例如社區冰箱、待用餐點、剩食派對等。其中,不得不提的是成立於英國的FareShare,肩負起英國剩食掌門人的角色,已致力於食物再分配逾二十年。

FareShare採用最典型的再分配模式,他們觀察到英國食物供給鏈一年至少浪費掉四十萬噸食物,但慈善團體卻支出大筆經費購買食物來幫助弱勢的矛盾現象,因此決定串連供給和需求兩端,同時減少食物浪費並幫助慈善機構減輕開銷。

FareShare共有二十個據點,他們向製造商、供應商和零售商等企業收集沒賣出或外型不符標準,但仍可安心食用的好食材,送到據點整理後,再運送至合作的慈善團體,由他們來分配給街友、老人或其他服務對象。對當地公司而言,如此不僅能省下每噸約四千元新台幣的垃圾掩埋稅及處理費,還可以提升企業形象,減少環境汙染,實踐企業社會責任;慈善機構現在也只需支付管理費用給FareShare,和直接購買食物的花費相比,省下了大筆開銷。

創立20年來,FareShare已經與超過一千家單位合作,每天供應的餐點也超過五萬一千份,影響力遍及全英國,減少了約八千噸的食物浪費。

(圖片來源)

同樣在英國、有著相似模式的FoodCycle,更著重的是食物所伴隨的「人情味」。

FoodCycle的主力為「收集站計畫(Hub program)」,他們在各地設立共十九個收集站,將過剩食材、志工和閒置廚房通通整合在一起,讓多餘的食材在這十九個空間中搖身變為健康料理。無論是誰,只要你想,都可以到FoodCycle找個位子坐下,享用一份以人情佐味的美味餐點。

FoodCycle執行長馬麗‧麥格拉斯觀察發現:

「八成五的人其實是來這裡交朋友的。這不只是關於吃而已,還是一個打破社會藩籬、建立社群的場所。」

如今,FoodCycle已餵飽十萬五千人的胃,減少一百二十噸食物浪費

打擊浪費,美國大學生橫跨37州的串聯行動

(圖片來源)

在美國,從東岸到西岸共一百五十間大學的學生也投入減少剩食、解決飢餓的行列。Food Recovery Network是美國對抗食物浪費規模最大的學生組織,他們強調學生自主行動,只要有意願且有能力擔任校園團隊領導人的在學學生或教職員,皆可申請成立新分會,帶領其他學生一起收集學校餐廳的剩食,處理後再捐贈給需要的人。

促成全美串聯行動的幕後推手,是班‧西蒙(Ben Simon)、米雅‧札瓦歷(Mia Zavalij)和甘‧帕斯瓜(Cam Pascual)三個年輕人。2011年,他們都還是馬里蘭大學的學生,偶然得知校園餐廳打烊後,剩下的食物都會被丟棄,決心起身改變現況。

Food Recovery Network在馬利蘭大學的運作漸上軌道後,他們自問:

「幾十年前,馬里蘭還沒有這樣的組織,這些年,每年都丟掉好幾千公斤的食物。那其他學校呢?」

於是,這場跨校、跨州際的運動開始發酵,他們邀請他校學生一起加入,還提供「分會新手工具包」,方便將模式推廣到全美校園。四年來,三十七州的大學生已從廚餘邊緣挽回四百零一噸的食物,比一百隻亞洲象加起來還要重!

現在,我們冰箱裡的食物有地方可以去了?

回頭看看,那些蹲在冰箱許久、每次打開冰箱門就只能彼此乾瞪眼的食物,從今以後除了垃圾桶之外,將有更合適的去處。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在和彼此的剩食擦身而過─也許我家多了一把蔥用不完,而你今天晚餐剛好想做蔥爆牛肉…,現在除了前面提到的FareShare、FoodCycle等大規模的剩食蒐集行動之外,還有四種簡單的做法,可以讓我們和彼此的剩食配對成功:

一、開個剩食派對:

和朋友、鄰居約定一天,將家裡多餘的食材拿出來一起下廚、分享,共進一次剩食晚餐。或是和人生百味的「石頭湯計畫」志工一起料理剩食,再將剩食便當親手交給有需要的人。(同場加映:做好事不必等有錢再說—現在就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用剩餘食材煮一鍋街友石頭湯

二、存進「社區冰箱」:

社區冰箱的概念很簡單,就是大家都將自己多餘的食物放進一個共用冰箱(或是其他儲物空間),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從這個冰箱拿走所需的食物,是個輕鬆方便就能讓剩食流通的辦法。目前在德國、美國、西班牙、比利時和沙烏地阿拉伯,都已經吹起社區冰箱的風潮,現在你也可以開始關注台灣慢慢成形的「點亮街頭的100個糧倉計畫」,或許有天也能在自家附近打開社區冰箱的門,放進一些剩食,帶走一些暖心。

三、捐給食物銀行:

除了社區冰箱,你也可以將這些食物捐給食物銀行,食物銀行會代為整理並連繫相關單位,由志工將物資運送至合作的慈善團體,交給有需要的人。台灣有許多團體都在執行類似的模式,例如台灣全民食物銀行協會、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青年和平團食物銀行、1919食物銀行等。

四、打包婚宴美味剩菜:

香港近年來出現許多致力於解決食物浪費的團隊,例如「豐剩」將眼光瞄準婚宴產生的剩食,與新人合作,請服務生幫忙打包餐點,再將剩食分送給需要的人。現在「人生百味」團隊也有和舉行婚禮或其他大型活動者合作的方案,若近期有結婚或舉辦派對的規劃,不妨與人生百味聯絡看看吧!

註一:數據來自天下雜誌〈新良食運動——珍惜〉,《天下雜誌》第519期。

核稿編輯:金靖恩


資料來源

《搶救剩食大作戰》精華懶人包
>> 第一集:你所不知道的食物浪費
>> 第二集:「三再」救剩食
>> 第三集:從惜食開始零剩食

同場加映
>> 從整條食物供應鏈,發現你所不知道的食物浪費
>> 養豬不是只養排骨,養雞也不會只養雞腿—風行歐美、「從鼻子吃到尾」的垃圾烹調術
>> 一個咖啡廳老闆的烏托邦實驗,在兩年內掀起全球效法的新趨勢 甚至挑戰立法對抗剩食!
>> 四名超市員工聯手創業,用自家超市的剩食 打造荷蘭新概念食堂

最新登場
>>「我們創造了需求,讓超市們樂意接受NG蔬菜」荷蘭團隊運用品牌力 讓醜蔬果變身熱賣商品
>> 當熱血市民碰上行動派市長,聯手促成西班牙第一個 「共享冰箱」!
>> 別把新台幣丟進垃圾桶—我們有時偷偷倒掉、懶得回收的廚餘,還有這些好商機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四名超市員工聯手創業,用自家超市的剩食 打造荷蘭新概念食堂

文、圖:郭又甄

一台麵包箱型車噗噗地開進這個由廢棄倉庫改造成的新創基地,阿姆斯特丹外圍有許多老建物新生空間,整座城滿是生命力流動的鮮活朝氣。

等在自家店門前的是主廚Selma Seddik,麵包車的駕駛邊打招呼、邊吆喝著把車箱裡的食材一一卸貨。不仔細看很難發現這些食材的玄機—他們和這棟老建築一樣,剛結束在賣場貨架上的旅程,正準備在Selma主廚的妙手下翻新,與到訪Instock的食客共譜一段味蕾的華爾滋。

Instock是荷蘭一間販售剩食再製餐點的餐廳,四人團隊花了半年時間籌備,2014年6月底開張時都還抱著試試看的玩票心理,把自己定位成充滿實驗性質的快閃餐廳(Pop-up restaurant),一週只營業五、六、日三天。

「因為怕這想法太瘋狂,不知道除了我們的朋友之外,有沒有客人敢上門。」創辦人之一Freke van Nimwegen自己說的都笑了起來,「誰知道短短半年,不但預約很滿,還養出幾位熟客,我們才開始認真思考要從快閃變成常駐。」

四個平均27歲的年輕人願意這麼大膽嘗試,除了自身的開創性格外,也和他們的工作背景息息相關。他們原本各自來自亞伯特連鎖超市(Albert Heijn)四個不同部門,一起組隊參加公司內部的創業提案比賽,在物流部門工作的Merel表示,「因為每天實在丟掉太多食物,我真的無法忍受這麼多可以吃的東西被扔進垃圾筒。」

公關Freke則是本來就有一群好朋友來自阿姆斯特丹很活躍的慢食青年組織(Slow Food Youth Network),一夥人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也共同探討像是糧食正義、公平貿易等比較嚴肅的食物議題,聊著聊著,Instock的商業模式就在杯盤交錯間嫣然成型了—開一間餐廳來賦予剩食新生命,專用公司丟掉的可食用剩食來做成餐點吸引客人。

果然,這個想法順利獲得那年亞伯特超市內部創業比賽的冠軍,得到公司贊助的第一筆資金。他們也發揮荷蘭人的高效率本色,半年內找好地點、談妥租約,所有餐廚設備與桌椅都從好友跟相關業主募集而來,Instock就這麼熱鬧開張。

由於Instock和老東家的淵源,現在店裡供餐的食材有90%都來自亞伯特超市,麵包箱型車每天的「收成」不一,包含即期的茶包、罐頭和果醬、硬掉的整塊麵包、奇型怪狀的馬鈴薯和成堆的蔬果。

「我們最重要的晨會就是各自對著這些食材喃喃自語後,再腦力激盪一番,一開始大概要近一個鐘頭才能定出每日菜單,現在已經上手多了,可以很快配出菜色,還能針對特定食材醃漬加工保存,讓風味更有層次,也延長生鮮食材的保存期限。」

剩下的10%食材是奶蛋魚肉類,這些高蛋白質含量的易腐敗食材因為食品標示規定嚴格,也容易因儲藏時間長而影響風味,因此Instock一部分採用購買,另一部分則由熟悉的屠戶捐出客人不愛的邊角肉或內臟類食材。(同場加映:廚餘桶並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歐美料理界風行「垃圾烹調術」!

社企流到訪的那天是個出太陽的週日早晨,我點了眾人強烈推薦的主廚泡菜和燻鮭魚班乃迪克蛋,泡菜是由兩週前送來的玉米筍、花椰菜、蘿蔔、番茄和節瓜一起醃漬而成,一口咬下不像韓式泡菜一樣嗆辣,加了茴香籽和香菜籽的泡菜反倒有股淡淡的酸香滋味,沒睡醒的嗅覺和味蕾都被喚醒上工了。

餐點好吃是館子的第一要務,但對我來說,更吸引人的其實是食物背後的永續脈絡,這也是有些認同理念的熟客週週上門的主因。

被問到創業至今的感想,Freke露出自信表情:「我們其實沒有特別想要創業的意願,但我總覺得,如果有一個好點子,與其只是去做,不如就直接去成為你想要的樣子(Don’t just do it, be it!)  

說的玄妙,他想表達的其實是,與其想出花俏的商業模式跟華麗的行銷語言,倒不如把自己和整個團隊徹頭徹尾的變成自己渴望成為的點子—若他們不是在創業前就習慣共煮共食,也不會想出Instock的商業模式;若非對食物與環境有極大熱情與自覺,又怎能在每日收集食材與發想菜單的辛勞中,持續樂此不疲呢?

正因為他們將「be it」精神發揮的淋漓盡致,才使Instock在短時間內獲得迴響。今年五月,他們從快閃店搬遷到到更正式的店面,營業日由一週三天改成五天,還有一間專做外帶餐點的概念小店Instock Toko也正式開張,另外一輛改裝的餐車也不定期出沒在南部的幾個城市,要更全面的在荷蘭宣揚反食物浪費的理念。

我開玩笑地問:這樣難道不擔心剩食的來源不夠嗎?Freke眨眨迷人的碧藍大眼說:「你放心,被丟掉的食物真的很多,再開十間分店也沒問題。」

Instock餐廳內貨架上,滿滿的即期食材,等著在主廚的巧手下華麗變身。

核稿編輯:金靖恩

《搶救剩食大作戰》精華懶人包
>> 第一集:你所不知道的食物浪費
>> 第二集:「三再」救剩食
>> 第三集:從惜食開始零剩食

最新登場
>>「我們創造了需求,讓超市們樂意接受NG蔬菜」荷蘭團隊運用品牌力 讓醜蔬果變身熱賣商品
>> 當熱血市民碰上行動派市長,聯手促成西班牙第一個 「共享冰箱」!
>> 別把新台幣丟進垃圾桶—我們有時偷偷倒掉、懶得回收的廚餘,還有這些好商機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