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100 個點子,只有 1 個能成功—「初創社企育成組織」大搜查,帶你一窺這個任重道遠的冷門產業

2017.07.18
瀏覽次數:

文:顏湘霖

隨著各項便捷科技的演進、創業成本的大幅降低,帶動起「人人創業去」的風潮,根據GUST於2015發佈的Global Accelerator Report為例,從2007到2015年間,全球的創業加速器從2家成長為77家,可顯見創業風潮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成長,彷彿跟不上就會被掩埋在時代的洪流裡,你身邊又有幾個朋友是因這股風潮,毅然決然拋棄安穩工作、瀟灑創業去呢?

而這股炫風也同樣吹到了致力於以商業模式改善難解社會問題的社會創業領域,從國際知名育成加速器Y-Combinator在2014年開始接受非營利組織與社會企業成為其輔導團隊,便可窺見Start up for Social Good的浪潮正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襲來,逐步從創業小眾晉升至主流之列。

有別於傳統創業,社會創業者通常不為個人利益所驅動,而是因社會使命所牽引,因此他們的特徵通常為「熟悉社會議題與脈絡、但不了解商業運作與技能」。在必須同時兼顧商業利益與社會使命的前提下,使得社會創業的成功率往往遠低於一般創業。

根據GSEN(Global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Network)調查報告,每100個社會創新點子,僅有1個能發展成可自給自足、永續發展的社會企業。

因此,「初創社企育成組織」的概念便應運而生,主要提供「點子發想後、規模成長前」階段的社會創業者各式服務,在創業初期雪中送炭、點亮創業的第一哩路!

五花八門的「初創社企育成組織」

如果你仍覺得「初創社企育成組織」很抽象的話,不妨把社會創業比做懷胎10月到陪伴孩子成長跨出第一步的過程,在你一確認懷(創)孕(業)的當下「初創社企育成組織」就開始發揮功能,它可能是你懷孕一開始去參加的媽媽教室、也可能是你去生產的醫院、你孩子住的保溫箱、你產後休養所住的月子中心,甚至是你孩子就讀的幼兒園…。看到這裡,一定不難想像,包山包海的社企育成組織儼然已形成分工細緻的產業鏈緊密地合作著,支持有志於解決社會問題的第一線創業者。

目前國際上的初創社企育成組織種類五花八門,但主要可分為7大類,以下以GSEN研究報告的分類為綱,輔以組織個案為例,帶領大家一窺這個冷門產業:

一、 補習班型(Skill)
透過課程、培訓方式增進社會創業家經營組織的各項能力。

The School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以下簡稱SSE)專注於提供社會創業家所需的多元課程,範圍包含:募資、商業模式建構、社群經營、影響力評估等。SSE在英國有數個據點,更透過品牌授權的方式擴及全球,目前澳洲、加拿大、印度等地都可以看得到SSE的影響力。

二、 量身打造型(Tailor-Made)
針對創業者不同的需求提供量身定制的育成計畫,輔以「計畫經理」協助串連資源、人脈,提供頻繁且客製化的輔導。

位於南韓的Crevisse是個獨特的育成單位,有別於多數的初創社企育成組織主要靠外界贊助作為資本來源,Crevisse 100%透過「自我造血」的方式獲得培育社會創業者所需的資源。Crevisse採集中管理方式,讓培育的社會創業者住進宿舍裡,並與計畫經理一同生活,建立亦師亦友的關係;除此之外,計畫經理的角色甚至等同於該創業者的早期投資人或股東,涉入社會創業者創業初期的決策。

三、 特色主題型(Thematic)
專注於培育解決特定議題的社會企業家,其優勢為能夠聚集該主題產業上中下游的Key Players提供諮詢、跨組織的合作機會,也因專注於特定議題的關係,對於產業的理解程度較深,有望為創業者指引出深具潛力的發展方向。

Climate-KIC Accelerator為歐盟所支持的組織,專注於協助氣候、環境相關議題的社會創業家,進一步將其產品或服務市場化,更與歐洲各地育成組織合作,在英國、法國、德國、荷蘭、瑞士等地皆有育成據點。

四、 富爸爸投資型(Investment Readiness)
主要媒合初創社會創業者獲取財務上的支援,獲取慈善基金會的獎助金(Grant)、貸款,甚或是影響力投資資本的對接。篩選程序也將比照一般創投的標準,徹底執行Due Diligence或是風險評估,而實際提供財務支持的慈善基金會或投資人也將獲得不定比例的股權。

Yunus Social Business為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教授所成立的基金會,在全球許多發展中地區成立育成據點,如:巴爾幹半島、哥倫比亞、海地、突尼西亞、印度等。主要協助社會創業者財務資源的對接,同時也提供3個月的育成加速器計畫,協助其擴大影響力。

五、 避風港型 (Space)
提供空間供創業家進駐,鼓勵創業家互相扶持、意見交流,有些組織更在育成空間裡提供育成計畫。

位於香港的「Good Lab好單位」2012年由香港7個社會創新平台共同發起,包括:對話體驗、香港社會創業論壇、創不同協作、社企民間高峰會、香港社會創投基金、仁人學社及言論自由行,是香港第一個社會創新空間,除了提供共同工作空間供社會創業者日常使用外,更有劇場、會議室,以及頻繁的交流活動,供空間中的人才能自在進行交流。

六、捨我其誰,一統江湖型 (Ecosystem)
顧名思義,一統江湖型初創育成組織不只專注於輔導新創社企家,更致力於打造生態系統,成為扮演多重角色的綜合性機構,囊括概念推廣、政策倡議、能力建置等面向。

社企流於2012年從社會創新資訊平台起家,一步一腳印推廣社會企業概念,並發起大型的社會創新論壇,又因發現市場需求,而跨入實體活動課程的業務,協助台灣有志於創立社會企業者的能力建置。

2014年社企流引進全球最大初創社企育成組織UnLtd模式,以社企流iLab為品牌名,在地實踐初創社企育成。短短數年間,逐步帶起整個台灣社會對社會創新創業的關注,激盪群眾對現有社會議題的反思,更影響台灣社企發展的政策走向。

七、 善用本業資源的CSR專案型
除了常見的由獨立組織發起的育成計畫外,更有一種類型是附屬於大型營利組織下的育成專案,通常該專案會選擇用與本業結合、善用既有資源的方式,來育成社會創業者。而此類CSR專案通常也會與獨立的育成單位合作,提供顧問諮詢服務。

CSR專案型育成,當屬Deloitte最為知名,Deloitte為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本業為提供企業稅務、財會、策略發展等顧問服務,因此發起Deloitte Social Innovation Pioneers Program,善用組織既有專才,協助社會創業者解決創業過程中面臨的諸多問題。目前Deloitte已投入2000名員工提供超過15000小時的諮詢服務,除了扶植社會創業者外,這類的CSR專案,也提升了員工士氣、社會創業家精神,更創造組織實質的社會影響力,堪稱是三贏的好策略。

以上七種型態的社會企業育成組織雖各異其趣,但共通點都是在後勤方運用各式專業、資源,替前線的社會創業者打造完善的基礎設施,使其在上場應戰時能以強力的彈藥(資金、培訓、人脈網絡與策略方向)應戰。

而聯合國發佈了17項永續發展指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讓我們相信追求永續發展的「社會企業」將會是這個世紀最蓬勃發展的新興項目,在需求創造供給的定律下,未來將可望有更多新型態的社會創業育成組織加入這個生態系統,加速Start up for Social Good的成長。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4個社會創業者最容易犯的錯誤,你也中獎了嗎?
>> 來看創業教父和92歲高年級實習生 如何幫助年輕人
>> 不讓社會企業胎死腹中,社企流iLab結合大企業支持44位社企創業者


《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由初衷到藍圖,由理想到行動,盤點台灣社企發展的篳路藍縷。不唱夢想成真的高調,也不高舉社企是唯一解方,而是真實地告訴每位逐夢/築夢者,每次創業都危險。這10堂課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大勢,廣納資訊與個案,且深得其情,才能精煉出這10顆社企功力大補丸。讓前人走過的腳印,都成為後繼者前行的引路地圖。→ 點此搶購!

「年輕人憑什麼做育成?」 1個用Lean Startup精神砌出的社會創業育成計畫

2017.07.14

「社企流iLab社會企業育成計畫」提供培訓課程、諮詢輔導、交流媒合、種子獎金、社會影響力評估等系列服務,支持有志於解決台灣社會問題的初創社會創業者,陪伴其走過創業的第一哩路。

文:顏湘霖

過去,一次性的創業競賽掛帥,許多改善社會的好點子往往因為沒有相應組織的培育而胎死腹中。因此,憑著「開創」、「真誠」、「熱忱」3個組織信念,憑著觀察到這社會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想投入專業去創造社會的正向影響力,有個團隊用傻膽闖天關,自告奮勇扛起填滿社會企業生態系統缺漏的角色。

這個「傻團隊」是誰?社企流,一個誕生於2011年,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平台。當初只是個看似無利可圖的非營利「地下」志工組織,卻在2013正式登記為公司,同年年底,創辦人林以涵隻身前往全球最大初創社企育成機構UnLtd英國總部接受培訓,並帶回一只合作備忘錄,領著當時平均不到30歲的4人團隊,啟動社企流iLab(UnLtd Taiwan)育成計畫。

做育成計畫  難度有如蓋一棟101

UnLtd是國際上最龐大的社會創業家支持平台,2000年開始,英國政府在人民的支持下決定將部分的樂透信託基金投入建置UnLtd,支持「用商業模式改善社會問題的創業者」,並串連各界資源人力協助社會企業的啟動、成長與規模化。16年過去,UnLtd成為一個擁有團隊的堅實組織,在英國境內建立多個據點、培育千名以上社會創業家,甚至將育成經驗授權各國有志推動社會創業育成計畫的單位。

在UnLtd已發展10多年的情況下,照理說,台灣版的UnLtd(社企流iLab)應該只要把英國模式「複製貼上」就可以了吧?但這就像廣告裡的那句經典台詞「港款丟毋港師傅」,社企流iLab不像英國UnLtd擁有得天獨厚的富爸爸(樂透基金)做後盾,也不似英國擁有完善的法規與政策背書,若全盤套用UnLtd經驗,就像把英國人的衣服穿在台灣人的身上,9成不合身。因此嚴格說起來,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應該算是從0.1開始的。

社企流共同創辦人林以涵曾形容:「iLab育成計畫是個需要密集實踐與腦力策劃的專案,面向多元,就像蓋101一樣,複雜而精細。」iLab的啟動需重新統籌資源與人際網絡,而顯然社企流是十足幸運的,在縝密的機制設計、盡力招兵買馬後,星展銀行與新竹物流前瞻性地投入資源,成為iLab第一屆唯二的贊助夥伴,許多業界、社企前輩也義不容辭地加入,成為導師與協力夥伴,讓iLab逐漸浮現了清晰的藍圖與願景。而第二屆iLab進一步擴大規模,以三年為期(2016年至2018年)與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合作,共同扶持44位有志於利用商業模式改善社會問題的創革者。

邊「學習」創業,也邊「協助」別人創業

在社企流iLab啟動的初始,正值社企流從志工組織轉型為公司的第一年,3位共同創辦人胼手胝足地撐起3大業務(網站平台、社群活動、育成計畫),也因此,當時社企流所處的創業階段離培育的組織非常接近,就像社團裡學長學弟的同儕關係,總能用最熱騰騰、血淋淋的經驗手把手陪伴創業家,盼這些後進者能少走些冤枉路、跳脫框架創造更深刻的影響力。

創業過的人都知道,創業歷程中最辛苦的莫過於有苦說不出,找不到一個得以傾聽訴說、激盪想法的對象,而iLab正扮演了這樣的角色。我們透過「Account Manager」機制(類似輔導長的概念),讓每位合作創業家擁有專屬的社企流窗口,真誠建立起與合作創業家的信任,並用同理心去理解社會創業者的決策脈絡與需求,進而媒合適切的導師與資源、設計同儕共學課程,協助社會創業者站穩社會創業旅程的第一步。

充滿多樣性的同溫層,We Are Family

不說一定很難相信,人人都嚮往的烏托邦情境—互助共享、扶持成長—切切實實地在iLab上演:「綠藤生機」導師鄭涵睿運用自家技術,協助復育在地古物釀酒的「禾餘賣酒」前製原料的催苗;「1982 法式冰淇淋」採用同期夥伴「貓便當菜」的貓糞肥所種出來的玉米作為冰淇淋原料。

各式各樣的合作關係逐日在iLab社群裡發酵,也因為彼此的合作與團結,搭起了iLab多樣生態圈,相信這充滿多樣性而又同溫的生態圈能在逐年耕耘下持續擴張,創造1 + 1 > 2的影響力。

不夠完美、仍在嘗試,iLab將是永遠的「測試版」

在經歷第一屆的洗煉後,第二屆的社企流iLab猶如脫胎換骨,根據過去經驗大興土木、調整計畫,透過更完善的機制設計去挖掘、引導深富潛力的有志之士投入改善社會問題的行列。我們相信iLab將是永遠的測試版,因為社企流團隊永遠都願意用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斤斤計較於讓每一份資源用在能帶給合作創業者最大效益的地方,並跟隨社會創業者與時俱進,提供切合時宜的育成資源與方案。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