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農業版矽谷」在丹麥:「Agro食物公園」以農業創新滋養全世界

編譯:郭潔鈴

到2050年時,將有超過90億的人需要新鮮的食物,而其中2/3住在都市裡。

由於這個可預見的未來,全球的研究者正致力於食物創新與永續的城市農耕,像是在斯德哥爾摩交通要道上的可食用昆蟲中心,以及倫敦在二戰時期留下的防空洞種植地下農作物。(同場加映:荷蘭打造循環社區「ReGen Village」:實現糧食和能源自主,預計容納100戶人家

位於丹麥的「Agro食物公園」則想成為此研究趨勢的重鎮,它於2009年發跡於丹麥的第二大城奧胡斯(Aarhus),現今有46萬平方英尺的校舍,包括80個組織和1千名員工。這些組織有大有小、公開或私人、由丹麥或不同國籍的人組成,而他們憑著細菌學或香料學等專業知識,投注心力在農業的不同面向中。

「Agro食物公園」欲擴張版圖

未來30年,這個公園計畫再建造一個300萬平方英尺的空間給數百家公司和數千個員工,目標成為自詡的「農業版矽谷」。丹麥或許是這個野心滿滿計畫的最佳實現地點之一,因為這個國家已經種植超過全國人民所需的6倍糧食,且多數使用環境友善的方法種植。

食物公園的擴張正在進行中:斯堪地那維亞半島(Scandinavia)最大的乳製品製造商—Arla食品公司,將在2016年底把創新中心移入園區,而奧胡斯大學的食物科學部門將在2018年初進駐。

而食物公園的承租人已開始思考未來的可能:一個跟隨「食蟲」潮流的組織做出洋蔥口味的幼蟲零食,佐辣椒與酸奶油。但是食物公園的目標是促進都市與鄉村在農業上緊密合作,這樣的做法使其更具開創性。

公園的擴張計畫將聚焦在讓組織之間更密集,使其更有可能合作。「我們將有許多都市型態的元素,像是做為聚會點的中央草坪。這些都市元素也試圖讓公園對奧胡斯的市民更具吸引力,因為我們希望市民能成為公園未來的一部份。」Agro食物公園的負責人Søren Madsen表示。

在2017年初,Agro食物公園將有一部往返公園與奧胡斯市中心的纜車,單趟只需11分鐘路程,鼓勵民眾多加造訪公園。

農業需與城市共生共息

城市與郊區農業的共生關係,是身為公園擴張計畫先鋒的綠建築設計師William McDonough的首要之務。在Inhabitat的採訪中,McDonough回想自身在東京長大的經驗,農夫早晨時開著滿載的貨車入城,傍晚時分將都市的汙水載離城市,當作農業的肥料。

「我對這個想法很感興趣。它要大家一同種植新鮮健康的食物,並用當中產生營養素成為食物循環一部份。這個循環系統現在對全球很重要,因為它強調世界的廢棄土壤能夠被再利用的概念。而這就是在 Agro食物公園的公司與學院嘗試著手的事。」McDonough表示。

公園的目標在於讓這個創新的理念散播全球。Madsen已接待過一些來自白俄羅斯、加拿大、泰國等地的國際參訪團,而參訪團遠赴重洋是為了與公園內的租戶合作,或多加認識食物公園的理念。(同場加映:台灣首座「食物森林」,為都市長出四季蔬果

McDonough提到丹麥著墨於土壤健康的研究已久,加上環境主義風行,使得這個國家成為輸出研究結果給其他國家的「關鍵之地」。「我們已在討論將許多點子規模化,帶到中國。」他說。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資料來源
The Danish Food Park That Wants to Nourish the World

延伸閱讀
>>「我們想要回到1百年前的農業生產方式」:土耳其出現首個「慢食區」,用友善土地的農法對抗速食文化
>>「不讓又髒又臭的廚餘汙染家園」:清大博士生用科技與堆肥打造永續循環的農業
>> 完全不佔耕地和灌溉水的「漂浮溫室」,打造人類的未來糧倉

「無人販賣所」暫時熄燈,台北街頭的「誠實運動」未完待續

2016.12.28

新聞整理/黃思敏

台北第一家誠實商店「樹梢上的奶瓶之誠實冰箱」,自開幕以來累積了許多誠實的「箱民箱友」,卻也因不誠實的「小木偶」面臨營運挑戰,並於今年12/15公告暫時停業,老闆於粉絲專頁上表示:「將於沈澱後再出發」。

「誠實冰箱-無人販賣所」是由「樹梢上的奶瓶(註一)」創辦人「大叔」一手策劃,於今年9月開幕。根據其粉絲專頁,「誠實」是這間店的理念,除了販售的商品都是有良心的手作品牌外,其最大特色是沒有店員,商品全由客人自由拿取付款。

創辦人「大叔」希望藉由推行「誠實運動」,為台北增添更多的純樸與真誠,並促進下一代的品德與飲食教育。(同場加映:鄭涵睿—「這個社會必須給誠實的人多一點支持」綠藤生機用有機芽菜 讓食物回歸真實

(「誠實冰箱-無人販賣所」 店面。來源:皮康 PiKang)

根據vide創誌的報導,市集採無人管理的概念,為的不是省下收銀人員的工資,亦非故意測試人性,而是希望嘗試一種新的販賣可能。

顧客若仔細端詳店內設置的互動設計,會發現處處可見互動巧思,讓消費者能直接與無聲的商品進行對話。少了店員「推銷」的壓力,消費者更能自在地挑選,並以誠實地將費用投入箱中為傲。

(客人取用商品後,自行將費用投入冰箱旁的錢箱。來源:樹梢上的奶瓶之誠實冰箱)

然而自誠實冰箱開幕以來,最令店家頭痛的莫過於「小木偶」-不誠實付費的顧客。根據店家統計,每周約有2至5名殺傷力強大的小木偶,有些甚至「一試成主顧」。

創辦人「大叔」指出,或許人們會認為乞丐和遊民一定很愛來光顧,但事實上,目前出現的小木偶80%都是20至40歲間,外型穿著看起來皆不錯的民眾,而其中的慣犯竟是年幼的孩子。

「希望家長或是校方出面輔導,或許這小孩背後有我們看不見的問題。是否家庭需要協助?是否在校遭受霸凌導致行為偏差?」創辦人「大叔」曾在粉絲專頁上表示,自己至今仍未報案,並非姑息養奸。

(店家用「小木偶」來代稱不誠實的客人。來源:樹梢上的奶瓶之誠實冰箱)

誠實冰箱於12/15日在粉絲專頁公告「暫停營業」,請箱民箱友(店家對於支持者的暱稱)等待創辦人「大叔」沉澱後再出發。(同場加映:《從貪婪到慈悲》,創新資本主義的希望與挑戰

根據三立新聞的報導,停業決定一發出後,外界紛紛將矛頭指向台北人不誠實。社運人士王奕凱對此指出,若要建立無人商店,就應該花費成本於入口做身分指紋認證,並建立監視系統,讓偷竊的人被即時逮捕。以日本為例,其無人商店即採用全自動化的販賣機。

然而,台德社會經濟協會研究員的林穎禎於蘋果日報的文章中指出,誠實商店並非無人商店那麼簡單。

「人們在誠實商店購物,如同在德、奧地區搭乘公共運輸工具一樣,乘客無須事先出示車票。有人逃票,就像會有人到誠實商店拿了東西不付錢就走,皆是人性的一部分。但因此而否定此類的交易機制,才是社會信賴崩壞的開始。 」林穎禎表示。

(過去有不少支持誠實冰箱理念的優良品牌將商品進駐店內。來源:燕麥專門飲)

誠實冰箱是被偷怕了,因為別人的不誠實而倒店嗎?作家南方朔於民報提出不同的看法:「我們並不知道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但道德家至少相信不要去隨便考驗別人的道德,而應多考慮道德實踐的條件。」

南方朔認為在一個鄉村地區,人際關係比較單純,鄰里之間大家亦熟識,這種社會本身就有道德內聚力,如果開個良心小店舖,拿了東西不付錢的狀況,自然不易發生。反觀城市,人們本來就疏離,道德的自發性不易形成。

本身為台中誠實商店「楓樹社區」(註二)老主顧的作家鍾文榮,於ETtoday撰文表示:「誠實商店考驗的是人性,當你把錢投進「誠實甕」時,請再仔細想想,你真的「誠實消費」了嗎?」

誠實商店並無法滿足一般消費需求,對消費者而言,也許應該把重點放在購買到「誠實消費」這種「經驗」。

令人振奮的是,誠實冰箱於12/28日宣布重新開業。創辦人「大叔」表示:「上一個月真的傷害太大了,部分品牌也因此受傷退場或是喪失信心。後續還必須拿出對策避免傷害再繼續,絕不會對小木偶認輸的!」

註一:樹梢上的奶瓶是間手做植物奶品牌,採用大自然食材如:燕麥奶、豆漿、杏仁茶等純素食材製成不含牛奶等動物奶的飲品,目前因誠實冰箱熄燈亦暫時停止供應。
註二:台中誠實商店「楓樹社區」,是由台中市楓樹腳文化協會於2004年,將社區閒置的空間再利用的成果之一,雖營運上幾乎月月虧損,但經營團隊仍未放棄。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善因營銷的隱性成本
>> 新頭殼確定熄燈!胡元輝:對網路獨立媒體不悲觀
>> 友善社會如何實現?「通用設計」不只考量弱勢需求,更要讓全民皆可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