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日本社企魂系列報導:ARUN

2013.02.14
瀏覽次數:

文:蔡業中

「日本社企魂」為社企流編輯於2013年1月至日本進行訪談之彙整。


曾引起紐約時報關注,撰寫專文介紹Arjuni公司在柬埔寨以很特別的產業角度,接髮業,切入社會企業的領域。三分之一雇員來自人口販賣或家暴弱勢背景的Arjuni,標榜從收集真髮、縫製成品、到網路銷售一條龍作業以保障高品質,讓柬埔寨的品牌第一次在這一行的國際市場露臉。Arjuni背後的功臣之一就是慧眼獨具的日本ARUN社會投資機構。

ARUN的創辦人是功能聡子女士。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LSE)碩士班的功能聡子女士,曾透過NGO、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JICA)、世界銀行在柬埔寨從事10年的社會發展工作。也就是在柬埔寨與當地社會企業家交流的經驗,讓功能聡子女士決定創辦ARUN。

(圖:採訪後與功能聡子女士的合影)

ARUN的前身是柬埔寨社會投資基金(Social Investment Fund for Cambodia,SIFC),早在ARUN於2009年12月21日正式成立之前,就已獲得豐田基金會亞洲鄰居計畫(Toyota Foundation Asian Neighbors Program)的肯定,得到款項的挹注。在營運模式上,它計畫藉由社會投資分配回給ARUN的利潤以及繳交的服務費來維持ARUN本身的營運。

目前除了Arjuni,ARUN還投資了另外3間柬埔寨的社會企業,包括農產品通路公司Sahakreas CEDAC、連鎖旅館Frangipani Villa Hotels、以及IT公司Perfexcom。在ARUN投資之前,這些社會企業不論是經濟的可持續性還是社會效益都已通過營運上的實證。

探索最適合從事社會投資的身分

相對於純粹追求獲利的傳統投資,ARUN同時講求財務報酬與社會面效益的社會投資是個新概念,由於目前社會通行的組織類型不敷使用,因此ARUN的組織型態也是個新嘗試。ARUN的全名是ARUN有限責任公司(ARUN,LLC.),不論投資的結果為何,此種公司型態可以保障ARUN的社會投資者免於承擔投入資金以外的負擔與風險。

有意願透過ARUN對發展中國家進行社會投資的個人,必須成為這家公司所謂的ARUN有限責任人員(limited liability staff of ARUN),才能透過ARUN的機制將個人投資額灌注到發展中國家的社會企業。目前加入ARUN的84位社會投資者除了從事金錢上投資外,也有機會分享知識或提供實用的營運意見。

儘管如此,功能聡子女士強調,ARUN的社會投資者不需簽約,不支領薪資,在ARUN規劃的試驗期於2014年結束之前,也不分紅利。ARUN的社會投資者都有自己的本業,因此他們在ARUN的角色算是職業以外的志願奉獻。但微妙的是,在實務上他們又須加入ARUN公司才能進行投資,因此ARUN要求這些社會投資者在加入前得先與他們原本的雇主溝通。在深入了解ARUN的精神與運作模式後,絕大部分雇主都同意自己職員在不影響原本工作的情況下參與ARUN。

為社會投資的績效打分數

不論是為了進行注資還是技術支援,仔細評估財務面與社會面的報酬是保障社會投資效益達標的必要步驟。ARUN從3項指標評估被投資社會企業的健全程度:商業模式與營運、社會影響力、財務評估。

建構評估社會企業的工具引發了我很大的想像空間,好比說國際標準化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ISO)提出適用於各行各業的品質管理系統認證,社會企業界是否也可能出現通用於各產業的系統性評核工具呢?功能聡子女士表示應用時只要原則性綱領與各產業特性兩者間做好完善結合與搭配,這個想法是可行的。

有了評鑑工具,當然就得考量如何依評鑑出的績效表現來決定後續步驟。傳統投資看重經濟報酬,不賺錢就沒有注資的理由。社會投資雖然講究軟性訴求,但社會企業倘若達不到起初設定的社會效益(例如未造就出預期的就業機會給弱勢員工,或設計產品與服務給金字塔底層的消費者,但他們仍負擔不起等等),還值得社會投資者持續的支持嗎?

功能聡子女士的回答直接點明社會投資的核心價值。傳統的捐款者可以因為不合意而中止捐獻,但社會投資者與被投資的社會企業之間是方向一致的夥伴關係。除非有違法或違約的情事發生,否則社會企業面臨困難時,社會投資者的首要任務是建構社會企業的能力以度過難關,而非漠然地抽離資金。

讓社會投資者與社會企業家搭上同一艘船,朝向夢想中的那顆北極星航行,這就是ARUN的精神哲學。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