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余宛如—有公平的權力,才有公平的價格

文:呂家睿/圖:生態綠、呂家睿、陳宜萍

一場獨特的婚禮

五月間逐漸加溫的豔陽,彷若為緊隨而來的盛夏揭開序幕,這天在台北某知名川揚餐廳內,台灣第一場公平貿易婚宴正在進行。餐桌上沒有奢食,公平貿易食材與恬淡的菜餚同時滿足了賓客的心與胃;會場上沒有舖張,隨處可見的標語與質樸的擺設同時體現了新人的理想與務實;新人身上沒有華服,自信的神情與堅持理想的眼神即是最好裝扮。這對新人是徐文彥與余宛如,台灣第一家國際公平貿易特許商「生態綠」的創辦者,他們是商人,也是社會改革者。

走向實踐前的不同道路

從互不相識到攜手共渡人生,連結兩人的是對於理想與公平的願景。雖然對於理想有同樣想像,但在實踐上他們卻各自走過不同道路。一直以來,徐文彥多從事與公共事務相關工作,任職環保團體時,他目睹了台灣農業的極速萎縮及社會對此議題的漠視。與徐經驗相反,曾擔任有機保養品品牌行銷經理的余宛如,在澳洲受訓時見識的卻是當地社會大眾對於有機農業與環境永續的高度重視。

人類綿延不絕的文明發展,仰賴的是土地的恩賜。唯有懂得公平地對待與土地牽連最深的農業,土地才可能以豐沃回報。在參照各自迥異的見聞後,兩人意識到,在台灣要達成農業與環境的公平,勢必得在觀念、制度上進行改革。

「走在鄉間,往往看到的是廢耕農地或是農地租為他用的廣告,現今台灣農業發展,小農正逐步凋零。」徐文彥說。而雖然有機農業概念逐步走向主流,但大規模的種植並不符合台灣小農耕作模式,加以行銷上多為利己、恐懼為訴求,難以解決觀念問題。此時他們注意到在國外行之有年、富有公益色彩的公平貿易模式,認為這或許是可以改善農業與環境的一項機制,而在2007年他們創立「生態綠」做為實踐的第一步。

咖啡文化的革命

「我們做生意就好像在做社運一樣。」余宛如這樣的形容「生態綠」的經營哲學與創業維艱。因資金考量「生態綠」選擇了風險較低的公平貿易咖啡作為營業項目,此舉雖看似合乎商業策略,然而「生態綠」的經營之路卻仍充滿挑戰,面前出現的是一道高牆與一片荒蕪。

在台灣冷飲架上的低價罐裝咖啡,與超商或咖啡館內中高價的現煮咖啡,體現出了不同訴求的消費視野,眾人或把喝咖啡視為生活必須、或把喝咖啡視為享受服務、也或把喝咖啡視為精品消費。但不論為何,這些咖啡文化皆存著隱憂:籠罩在食品添加物、塑化劑陰影下,消費罐裝咖啡總有健康疑慮;成本攀漲下,超商內的現煮咖啡成為了服務財,價格波動無常;而緊繫著華美前台表現與專業術語,精品咖啡顯得神祕與高不可攀。

面對這樣的本土咖啡文化,徐文彥與余宛如兩人認為,咖啡的消費型態應從上述現象中解放、回歸單純,倡導「自己煮咖啡」成為「生態綠」首重理念。在施行層面上,他們花費大量時間系統化地鑽研咖啡知識。據徐文彥表示,市面上最大的國際連鎖咖啡店煮一杯咖啡的成本僅有售價的一到兩成,自己買豆子回家煮是最能兼顧經濟與品質的選擇。

開咖啡店  為了改變世界

在躁動的六零年代間The Beatles名曲《Revolution》這樣寫道:「你要我(像你一樣)搞革命?好吧...沒錯!(其實)我們都想要改變這世界。」以這句話註解徐余兩人的「革命」理念,可為恰當,他們想要改變的除了農業問題與咖啡文化外,更有這個世界。

2009年郭台銘一席「現在的年輕人只想著開咖啡店,心中沒有世界。」引起了社會譁然,這樣的論點源於郭所認為,台灣年輕人普遍存在著目標狹隘,不敢挑戰世界的「島國思維」。島國雖可能使人目光狹隘,但創新思維往往也是在創意容易匯集的島國內所形成。甫閉幕的倫敦奧運,正體現了島國英國的豐富創意。曾留學英國的徐文彥與余宛如,深受英倫充滿自由、創意的風氣影響,認為改變世界不僅只有一種途徑,縱然外國碩士學歷加持,必能找到許多傳統上認為的「好工作」,但他們選擇堅持自己的步伐,用自己的方法改變世界。

也正如那首歌中後段唱道:「你要我(像你一樣為革命)做出些貢獻?好吧…(其實)我們每個人都竭盡所能。」改變世界、實踐理想,本不應只有蓋大工廠、發大財,他們倆的「咖啡店」,即是印證。

理想與現實兼具

在經營上「生態綠」兼具供應商與通路店家角色,得以將優勢整合,加速理念與業務推廣。過往他們曾讓客人來店面享用咖啡後自行定價,目的除使客人重新思考「喝咖啡」意義外,也打響名號吸引媒體報導。徐文彥說:「店頭收入不過是整體收入一小部分,用店裡面少少的十多張椅子換來更高知名度,相當划算。」

雖然成功引起外界對於「咖啡店」注目,但「生態綠」想做的可不僅只有「咖啡店」。就如同徐所說,「店內只有少少的十多張椅子」,影響力著實有限,因此他們供應商的角色更顯重要。在「生態綠」的營收中,其實泰半來自公司行號、其他咖啡店的咖啡豆批發。對於公司行號他們推廣「公平貿易茶水間」,現今包括世界搜尋引擎龍頭台灣分公司、國內最高學術機關的茶水間,都用著公平貿易咖啡豆;而對於其他咖啡店他們提供專業技術,輔導他人開業,期待著公平貿易的滋味可以透過更多人的手廣傳。

另一片荒蕪

而若說本土既成咖啡文化是阻擋在前的高牆,那麼台灣社會對於公平貿易認知的貧乏,即是他們需開拓的荒蕪。兩人投入推廣運動前,台灣對於公平貿易只有非正式且非系統化的資訊,致使眾人理解模糊。「其實在我們之前,已有許多商家打著公平貿易名號,但由於缺乏一套完整的價值論述,最終他們也多陣亡灘頭。」徐文彥說道。建立核心價值與經營策略同等重要前提下,他們首先閱讀、翻譯許多公平貿易的專業資訊,並花費重金取得世界公平貿易組織認證,內尋外求並進模式下,「生態綠」成為台灣第一間獲得國際認證的公平貿易商外,更成功建立自身核心價值。

散發熱情  有志一同

如同社會運動般,「生態綠」總在缺乏資源情況下,挾著堅守的理念往前衝。創業過程中,外界、同業的質疑與指責多不可數,但徐余兩人從未因此冷卻熱情。在2009年八八風災後,資金仍未穩固的他們不顧經營生鮮產品的高風險與高成本,專案性地創立了「好樣綠」農產產銷平台為受災農民救急。

更甚者,在兩人獨特的婚禮上,他們甘願讓理念取代自己成為主角,宴席中花費最大也最受人注目的,不是白紗禮服、不是婚紗照,而是餐桌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平貿易食材。而為使對理念的熱情得以擴散,在經營店面與貿易業務外,2010年他們成立了台灣公平貿易協會,期望從中串連有志者,一同實踐理念。

沒有人  是一無所有

尋常的週末傍晚,除了上門喝咖啡的顧客外,前來聽聞公平貿易理念的人們更擠滿這不大的店面。不定期在生態綠舉辦的的紀錄片放映會與社會議題講座,使各方理想份子得以在此匯集,整合成更大力量。現今在高中課本上,「公平貿易」四字成學子們必學知識,一通通來自各方詢問公平貿易的電話,也逐漸佔滿電話線。雖然日子變得比先前更忙,但看著辛勤耕耘的田畝正逐漸開始收成,他們再苦也沒有怨懟。

從打天下開始,到現在成果漸漸被看見,徐余兩人付出的努力、遇到的挫折恐怕比任何人想像都大。關於未來,他們計畫逐步將更多樣的公平貿易商品帶到台灣,並期望自身所堅持的價值終能成為主流共識。就如同店裡頭角落小黑板上寫的,「沒有人,是一無所有。」相信他們的堅持將會讓更多人關注與支持名為「公平貿易」的社會創新模式。


 


今年3/22,余宛如將在社企流三週年論壇現身,與你分享堅持指數累積達七年的公平貿易創業之旅,參與論壇請點此報名

何培鈞—一場從零到十萬的在地創業奇蹟

文:張簡如閔╱圖:小鎮文創

近年來台灣的創業浪潮風起雲湧,創業的團隊、人才往往選擇市場大、人脈網絡密集的大都市群聚。然而,卻有一個人毅然選擇離開熱鬧多變、資源豐富的都市,來到距離台中市區有一個多小時車程、海拔超過800公尺的南投縣竹山小鎮創業,與志同道合的親戚朋友翻修一幢幢陳舊的老房子,經營特色民宿、開設以探索永續的文化創意發展經營模式的公司「小鎮文創」,為竹山這個原本乏人問津、旅客趨近於零的小鎮,帶來一年十萬的人潮。

「這是一場『從零到十萬』的改變!」何培鈞笑著說,他是社會企業「小鎮文創」及特色民宿「天空的院子」的老闆,近年來積極以許多在地創新的實驗,試圖讓青年回流、提振在地經濟,從行動中一步步地形塑竹山的新貌。

荒煙蔓草中邂逅古宅 「天空的院子」誕生

毅然決然來到竹山創業,始於何培鈞大學二年級時一次騎機車上時的邂逅。熱愛攝影的他,在這個寧靜、沒什麼觀光人潮的小鎮,與一棟棟美麗的三合院古厝相遇了。當他看見上百公頃龐大的廢棄建築物群,心裡不禁感慨:「社會整體是進步了,但這些美麗的建築卻沒落了。」當時的他下定決心,畢業之後要回到這裡,為這些美麗的老房子尋找新的生命。

(老宅新生後的「天空的院子」民宿)

長榮醫務管理學系畢業後,他沒有走上醫療相關的職業,而是勇敢向銀行借貸鉅款,修復大批老舊屋舍,開設特色民宿「天空的院子」。他將廢棄、閒置的老房子被重新賦予新的生命,成為在地文化保存、吸納外界新點子的聚落,讓空間成為社會企業經營的型態。

何培鈞在竹山小鎮打造出一個在地創業傳奇,讓原先幾乎沒有人會來觀光的竹山,一躍而成旅遊節目、部落客大肆介紹的景點,也成為許多都市人度假、打工換宿青年long stay的場所,就連知名音樂家馬修連恩(Matthew Lien)在拜訪此地後,也被何培鈞的創業故事打動,遂與唱片公司合作同名專輯《天空的院子》,且獲得金曲獎肯定。如此,也讓何培鈞的民宿名氣水漲船高,吸引了一波一波前來一探究竟的人。

活絡在地產業 山間歲月的共享經濟

在竹山創業的過程中,何培鈞感覺到在地的資源其實是非常豐富、不虞匱乏的。他認為,在地小鎮有地產業面貌是相當多元且齊全的,他也身體力行,將在地生產、在地製造的思維,納入民宿經營中。他認為一般人往往會以為都市資源很多、創業比較容易,但那樣的環境卻因為充斥著聲音,讓人容易迷惘。他說,回到竹山創業的這些年,他深感在地的產業、資源與人脈是相當好建立的,「這裡就這麼小,懷抱熱情與誠心大家就會看見!」

2011年,何培鈞又接著創立了「小鎮文創股份有限公司」,試圖將更多創新的思維與實驗帶入竹山。「竹山外表沒有太大的變化,但裡面的人有相當創新的思維。」在小鎮文創的經營上,他們引進了「協力設計」、「在地生產」以及「協力銷售」的概念,積極集結外部專業資源導入在地產業,藉此活絡在地經濟,讓在地創新的想法與服務能有更多成形、推廣或是商業化的可能性。。

「未來要把整間民宿打造為『有收房租的IKEA』!」對他而言,納入在地產業製造,能與文化意念結合達到更高收益,目前的他與其他員工,正努力把民宿之中會用到的桌子、仔子、肥皂……等等物品,積極地在鎮上尋找相應的產業,並大量地使用在地資源,如此一來,當客人在住房的時候,恰好看到喜愛的物品,就能讓他向在地店家購買新的產品珍藏。

(來自不同國家、年齡層的青年來到天空的院子換宿)

在地實驗室 打造在地創新產品預購集資網站

然而,在經營民宿的過程中,何培鈞也發覺竹山這個地方「有產業,但沒有年輕人」,顯示出高齡化、小鎮的青年人口嚴重外移的危機。他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途徑,須將民宿經營成一個開放的平台,讓有創意、喜愛以打工換宿遊歷各方的年輕人,來到這個地方貢獻自己的智慧。「我認為創業不要光用少數創辦人的腦袋想事情,而是要開放一個系統,讓幾十個、幾百個人幫你想!」因此,他鼓勵來這裡的青年,運用自己的專長,以一件作品、一種體驗,或是研究的方式,在竹山這個在地實驗室找到能夠對此有所改變的實踐。在小鎮文創推出的眾多服務,如竹山的竹子編成的QR code、在地創業的講座課程……等等,都是許多來此換宿的客人靈光乍現或是深入研究後激盪出的想法。

近來,何培鈞更受到都市很夯的群眾募資概念影響,期盼在竹山打造打造一個在地新產品與服務銷售的預購集資網站。他認為,群眾募資的理念與經營方式值得發展,但他也認為群眾募資最理想的狀態即是回歸到台灣不同鄉鎮。「若有人在群眾募資網站提出想在屏東縣枋寮執行的構想,平台公司要如何建立健全的在地審查機制?」何培鈞說,在他的理想中,這些提案機制應要回到台灣各個鄉鎮,讓熟悉在地情勢的員工評估、現勘,才能在創新的理念被提出後,能有良善的諮詢與品質管控機制。

選擇比熱情重要 十年走來始終如一的行銷術

回首自己來到竹山小鎮創業的十年,何培鈞語重心長的說:「專注比熱情重要,不要說有了感覺再去做,要做到有感覺為止。」他認為開啟去做的契機,並對於自己的理念與品牌有所堅持是相當重要的態度。

在何培均的觀念中,他認為企業最強的行銷,必須要做到:「十年都講同一件事。」相較於五光十色的大都市容易使人迷惘,他認為待在鄉村創業讓他能夠專注且不斷打磨自己的實力,他說:「因為外在的聲音改變自己太多,最後會連自己也感到困惑,不太確定怎麼走下去。」

下一個十年,何培鈞希望能將民宿中會用到的三十二種品項,達到完全竹山生產的模式。小鎮文創希望能將這樣在地創業、經營群眾募資的方式複製、推廣到台灣不同鄉鎮,何培鈞表示,透過確立一個明確的價值,讓參與其中的大家義無反顧地實踐,如此將把鄉鎮的故事,整合、串聯起來,引進更多資源,而這恰也回應了「小鎮文創」創立的初衷。

(社企流編輯於採訪後與小鎮文創創辦人何培鈞合影)


3/22一同來社企流三週年論壇,聆聽何培鈞如何用熱情與堅持打造一場從零到十萬的在地創業奇蹟,論壇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