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小我到大我,她們那微小而深刻的事業

文:金靖恩

根據全球創業觀察(GEM)年度報告指出,台灣女性的創業比率在亞洲國家當中相當活躍。以男、女性在新創事業早期投入相比,若以男性為100當比較基準,台灣女性則為67,遠高於日本及韓國的35、20;英國《獨立報》也指出,社會企業的領域中有38%的新創公司由女性領導。

這些數據都顯示,已有愈來愈多女性選擇開創自己的事業,而服務業和社會企業,更是許多女性創業的優先選擇。前智利總統蜜雪兒.巴綺蕾(Michelle Bachelet)甚至在2012社會企業國際論壇的致詞中提到,「女性是天生的社會企業家。」

女性是不是天生的社會企業家?這點還是因人而異,但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是照顧家庭還是投入社會企業,對女性而言都是在小我與大我之間,用「利他」的心態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或許因為如此,在社會企業這種需要「社會導向」思維的領域,女性往往有特別傑出的表現。

台灣七年級女生林念慈,便是其中一位佼佼者。林念慈大學畢業後即投入非營利組織工作,經常帶領志工遠赴開發中國家服務。在一次的服務經驗中,她發現在尼泊爾,女性的生理期往往是羞恥的,甚至被視為「不潔淨」。隔年當她赴南印旅遊,買了人生第一塊布衛生棉時,她便決定回到尼泊爾成立「棉樂悅事」工作坊,希望透過倡導女性製作及使用布衛生棉的過程,讓「月事」漸漸成為女孩們的「悅事」。

(棉樂悅事工作團隊。林念慈為上排右二)

從無到有的創業過程中,林念慈認為最重要的是必須想清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要被自己的想法感動」;而一但決定投入,也不用等到去學理財或是想很多之後才開始,「當時的我連縫紉機都不會用。」

這個連縫紉機都不太熟悉的年輕女生,帶著從KEEP WALKING計畫獲得的一百萬獎金遠赴尼泊爾創業,從三名女性員工開始了小小的布衛生棉事業。透過培訓當地婦女縫製衛生棉墊,棉樂悅事不僅提供就業機會,也在村落推廣生理期的衛教知識,讓婦女學習如何照顧自己的身體;她們的棉布也從當地取材,製造符合當地消費水平又高品質的平價產品,希望帶給女性舒適、健康的使用經驗,目前已累積數千片的產量,不到一年就達損益兩平。

如今不僅在尼泊爾的村落,在台灣、香港等九個據點都能見到棉樂悅事一片片色彩繽紛的花布,每片都蘊含著對環境的友善與對女性的關懷。

就像林念慈一樣,三重「耕心蓮苑」的誕生,也是緣於創辦人生命中偶然的經歷。二十多年前,當時擔任教職的余素華和同學陳瑞珠一起去三重做家庭訪問時,看到許多在街頭徘徊、無所事事的學生。當年的三重住著許多北上打拼的小家庭,藍領階級居多,而這些家庭的孩子往往放學後就在街上遊蕩,和其他經濟寬裕、放學便去補習班上課的學生相比,學業進度很容易就落後一大截。

當時她們心想:我們能為這些孩子做些什麼?於是在余素華教書的第一年,她們就在自己家裡開始了課後的義務輔導,把家境不好的學生帶到家中學習。後來她們透過手邊的存款以及銀行貸款,湊了一百萬當作「辦學基金」,就這樣在社區裡開始了孩子們的課後輔導。

(耕心蓮苑兩位創辦人合影)

耕心蓮苑相當注重中華傳統文化的倫理與智慧,所以課後積極帶著孩子們學習與背誦四書五經,從日常生活中和長輩問候開始,落實孝道、禮節及品格修養,重拾失落的家庭教育,也修復許多家庭的親子關係。

雖然初期一度遭到社區質疑,以為她們要開私家補習班而強力抨擊,但看到孩子們日漸改變與成長,社區居民的態度也逐漸軟化,甚至出錢出力,要讓耕心蓮苑持續運作下去。

然而讀經班採取「不計束脩、隨喜付費」的方式,上課的學生又從原先不到十個人一路增加到數百人,使她們財務上逐漸吃緊。為了補貼辦學的經費,她們在社區開辦一間小食堂,一樣採取隨喜付費的模式,不過這不僅考驗著人性,也深深試驗創辦人的決心。

初期有些人連續數月拿著鍋子和大碗來盛菜,裝滿後卻轉身就走,讓一些志工因為人性的貪婪而失望離去。幸好在幾位熱心居民的呼朋引伴之下,遞補了志工的空缺,而食堂也在2008年金融風暴期間,讓許多驟然失業的民眾可以在此得到溫暖、飽餐一頓。食堂漸漸受到整個社區的支持,不僅有居民幫忙備料、切菜,附近的果菜批發商也會將賣不完的菜送到餐廳,節省他們的成本。

如今這個「把企業當做家一樣經營」的食堂,已成為讀經班辦學的經費來源之一;她們也進一步成立「愛一家親社會企業」,結合社區媽媽們的力量,一起製作美味可口且無食品添加物的核桃糕、鳳梨酥、香樁醬等各式美食,並將販賣糕餅的盈餘所得全數支持耕心蓮苑辦學。

從「小我」到「大我」,這些女性專心致志的付出,著實在尼泊爾和台灣刻畫了微小卻深刻的影響力。

從共享汽車到共享城市——韓國SoCar給我們的啟發

2014.10.15
合作轉載

上週末,Good Lab 與 MaD 合作,舉辦了 MaD School Social Innovation Studio 工作坊,活動邀請了韓國 SoCar 的創辦人 Jimahn Kim,香港本地的 Myflat.hk 共同創辦人 Antony Wong,光房計劃創辦人 Ricky Yu前來分享。我們會陸續爲大家送上本次活動的記錄,歡迎大家留意 Good Lab blog 了解更多活動資訊。

首先送上關於SoCar以及韓國共享經濟發展的故事。

(SoCar CEO Jimahn Kim speaking at MaD Social Innovation Studio, 圖片來自 MaD facebook

SoCar 的故事

Jimahn 三年前在韓國濟州島生活,那時他和他妻子兩人共用一輛汽車。可是有時候兩人需要同時間出門,卻去不同的地方。Jimahn 想,是否需要購買第二輛汽車呢?不過曾在金融業工作的他馬上開始計算,然後發現其實這樣做並不實惠。因爲他們每個禮拜才駕駛外出兩三次,買第二輛汽車的話,那輛車大部分時間只會常常擱在車庫,而且還需要每個月花錢去買保險、油費及車位等。實在不是非常划算。

怎樣解決這個問題?有沒有可能,在需要用汽車的時候,就近有汽車可以讓我租用,用完把車交還原處,而不需要負擔額外的成本去租車位和保險? 其實這就是汽車共享(car sharing)的概念,與世界上多個城市已經建立的單車共享系統有異曲同工之處。

當時住在濟州島的Jimahn決定以濟州島作為起點,將他的想法付諸實行。他發現,濟州島雖然每年有大量遊客,但是那裏的人均收入卻是整個韓國最低的,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濟州島人均擁有1.15輛汽車,遠遠大於韓國全國人均0.45輛的平均值。爲何如此?因爲人們花很多錢養車,但是他們的汽車使用率卻非常低。這給Jimahn帶來了極大的機遇,他把公司設在濟州島,與那裏與居民逐漸建立互信關係,慢慢地有口皆碑,建立起汽車共享的社群。Jimahn 和他的團隊擅用社交媒體,設計了一個非常精緻的app。打開這個app,你可以看到其他SoCar用戶最近的使用記錄和他們的故事,而且這些故事會經由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等社交媒體進一步傳播。

另一方面,Jimahn 和他的團隊瞄準了20-30歲這個年齡層的消費者市場,因爲這些年輕人大多都有駕照,但未必能買得起或養得起車,而共享汽車則可以幫助他們解決這方面的困擾。人們開始意識到,用車並不一定需要擁有,只要需要的時候能夠有辦法獲取即可。而手機以及3G/4G網絡的普及,則使得這樣的想法變成可能。

 

 

共享城市與共享汽車

SoCar 成立一年多之後,正好新上任的首爾市市長朴元淳宣佈要讓首爾成爲「共享城市」,而且市政府會有一系列的政策和具體方法支持那些推動共享的企業。

其實首爾市政府之所以要推出「共享城市」的計劃,其實也是希望通過推動共享來幫助人們重新找尋社區的歸屬感,與此同時提倡共享而不是過度消費,希望藉此解決經濟、社會和環境的問題。首爾市政府也與時俱進,修改了相關的法律,使得共享經濟的行爲有法律方面的保障*。

首爾市政府大力推行單車共享以及汽車共享計劃,並且公開招標,邀請民間團體參與運營。SoCar參與投標,並且成爲最終入選的兩個方案當中的一個(另外一個是一家大型的汽車製造產商)。假如你現在到首爾旅遊,你會在一些公共停車場看到一些可以按小時出租的汽車,叫作 nanum car,就是SoCar與首爾市政府合作設立的汽車共享系統。

使用這樣的共享汽車非常簡單,你只需要下載SoCar的手機應用程式,然後到指定的地點利用手機即可爲汽車開鎖,用完將汽車駛回原地即可。

於是SoCar開始從濟州島發展到首爾。首爾是一座有超過1000萬人口的大都會,由於急速的都市化,引致許許多多的社會問題,包括住房、交通、就業、環境污染等。但這些問題本身也包含了許多機遇。Jimahn 引述《城市的勝利》這本書裏的一句話說,「合作是人類文明得以致勝的法寶,也是城市得以存在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汽車的共享只是整個共享經濟圖景當中的一小部分,因爲共享經濟的系統還多其他的成員,例如,停車位的共享,服裝的共享,資訊的共享,房屋的共享,等等。

韓國有一個叫 ShareHub 的網站,這是由 Creativecommons Korea 設立的一個網站,上面彙集了關於共享經濟方方面面的信息。CC Korea上個月更是舉辦了Creativecommons年會,邀請了世界各地的共享經濟代表到首爾共同分享經驗,尋找更多共享的可能。

關乎經濟、環境以及社會效益的共享經濟

有些人也許會問,到底共享汽車可以帶來多大的效益?

Jimahn給出了以下的數據:

  • 假如每週只是使用兩天的共享汽車,與擁有自己的私家車相比,每年可以節省256萬韓元
  • 平均每年私人汽車的行駛里程可以減少40%
  • 碳排放可以降低
  • 每多一輛共享的汽車,就可以減少15輛私家車

正因爲SoCar不僅僅實現了經濟方面的效益,而且也實現了環境方面的效益,因而它被評定爲一家 B Corporation,也是汽車業界第一次有企業獲得這一認證。同樣獲得 B Corp 認證的還有美國的服裝品牌 Patagonia,食品公司 Ben & Jerries,以及網上手作商店 Etsy 等。

香港跟首爾一樣,都是大都會,都因爲都市化而面臨類似的挑戰。而共享經濟似乎可以成爲解決這些挑戰的一劑良方。經歷了佔領運動之後,我們是否應該思考,我們怎樣擁抱新的思維,重建人與人的連結,重構尊重社區、回饋社區的經濟?

全文轉載自The Good Lab好單位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