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政策不僅僅是「治理」——重塑社會經濟,就靠這隻手

2018.07.18
瀏覽次數:

政策法規讓你聯想到什麼?管制、保守、礙手礙腳?要讓社企新苗成長茁壯,也得先有肥沃的土壤,而想打造適合社企發展的環境,政策確實是重要的一環。究竟政策面和社企有什麼關聯?彼此又能激盪出哪些火花?亞洲公益創投網絡(AVPN)之亞洲政策論壇總監 Patsian Low 和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聽眾分享,透過模擬案例工作坊的討論,帶大家探索社企和政策的互動消長。

文:梁元齡

「政府是非常重要的利益關係人(stakeholder)。」亞洲公益創投網絡(AVPN)旗下亞洲政策論壇總監 Patsian 表示:「政策法規影響社會組織的作法及效率,同時也會影響資本流動。」也因此,思考政策及法規的定位尤其重要,如何讓政策發揮的影響力超脫管制的角色,達到社會目的,也是一大學問。

社會經濟好遠?就在身邊!

要透過政策打造蓬勃的社會經濟,得先了解社會經濟中的關鍵角色。Patsian 指出,社會經濟由社會企業家、社會大眾、出資人及仲介機構等所建構而成,讓社會經濟持續運作。她特別提醒,這裡定義的社會經濟,僅限於社會服務相關的範疇,其他舉凡如財政、貿易甚至國土利用等事項都並非討論對象。

為社會經濟體系下好定義,可以發現,「退一步看,你所處的任務、社群、城市、國家,都是社會經濟運作的一環」,生活周遭無處不存在著社會經濟的元素,Patsian 再進一步要聽眾思考:「政策怎麼影響社會經濟?社會經濟又是如何影響你?」

政策不僅僅是「治理」

「當我們提到政策,並不只是和治理有關,政策會影響到社會經濟存在的系統。」Patsian 強調,除了扮演監管的法規角色,政策也能凝聚政府官員,強化彼此合作,用更好的方法解決問題及挑戰,因此「政策實是社會經濟存在的一個系統性關鍵要素」,維繫社會經濟及其他互動關係,更能帶來結構性的變動。

政策在不同體制及社會中,會採不同模式去影響社會經濟的樣貌,她舉各國實例,如香港採行「市場驅動模式」,也就是不立法,全由市場自訂規則、讓經營者和投資人協調出動能;又如韓國採「法規制定模式」,透過全國觀點思考,改變社會經濟成長的方式,從社會價值、社會企業、社會投資這些角度切入,催化社會經濟中不同的活動。

政策 72 變——這樣改造社會經濟

「政策通常以修法的形式出現,但也不僅止於此。」Patsian 說,除了法規,政策角色其實 72 變,也會以「領導者、環境創造者」角色出現,建立橋樑、將不同的市場相互連通,凝聚利益關係人,激發更堅強的發展動能。

她舉出具體實例,比如由政府投資孵化器(incubator)或加速器(accelerator)、提升基礎建設、鼓勵與社會經濟有關的學術研究發展,甚至由政府協調資金流向,如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投資成功的商業模式,或直接用政府資金投資社企,達到最大影響力等,都是政策介入社會經濟體系的方式。因此,即便政府對市場和資本的影響力不見得那麼直接,仍能透過其他管道,成為至關重要的一員。

Patsian 麾下的亞洲政策論壇,宗旨就是催化出更有效率的政策參與,進一步促進亞洲社會經濟的發展。從新加坡出發進軍各大市場,在亞洲 9 國皆設有代表,會員包括社會經濟中各階成員,也有少部分的政府相關組織,範圍遍布全球超過 20 個國家,透過跨部門參與、知識培育及合作性行動,促進政策參與和企業成長。例如,舉辦各式論壇,讓社會經濟中的不同角色交流,並給予資源、協調投資、提供務實的學習機會,創造出有利社企的環境。

實地演練:兩條法規,竟能「興風作浪」

釐清政策與社會經濟間的關係後,Patsian 端出精心設計的題目,在工作坊上讓聽眾演練實際案例,看看兩條法規能如何在社會經濟中「興風作浪」。背景設定是針對一處災害重創地區,兩家社企和一家非政府組織有意投入當地建設。此時政策改變,祭出兩項修法內容如下:

  • 社會企業得向主管機管依法註冊登記,於一年內完成。
  • 依法登記為社會企業者得接受投資,免稅優惠辦法比照非營利組織,6 個月後生效。

參加者須思考:這樣的法規修訂會對社會企業、非政府組織、企業、仲介機構,甚至投資人造成哪些衝擊?並將建議所有組織如何因應?另外還會對立法單位提出哪些建言?

有聽眾從社企和 NGO 彼此資源共享的角度切入,指出如果投資額度定量,勢必代表 NGO 分得的資源減少;也有聽眾表示,這樣的法規會促使 NGO 將人力資源挪用於發展社企形式部門,但成效如何仍在未定之天,有畫蛇添足的疑慮,且一年緩衝期恐怕過短。不過,樂見此政策修訂的聽眾也不在少數。

NGO 一定比社企更須保護?

支持修法的聽眾指出,如果建構出社企營運模式,那麼 NGO 也將能夠自給自足,若進一步促成企業與 NGO 有效合併,更可以創造出互利的經營模式;也有人強調,NGO 未必優於社企模式,因此不必然得採完全保護主義,倘能藉此引導非政府組織,由收受款項轉為效率較高的營運型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有聽眾則針對投資人和企業角度回答,表示投資人為避稅,可能更改原先資金流向,有人則特別指出,「社企」標籤在投資圈內不見得是加分牌,反而因此嚇跑著重獲利的投資人。此外,所有組別也都異口同聲提到,關於「社企」的定義規範須更臻明確,有人更提議採用嚴格審查,讓真正的社會企業受惠,以防不肖廠商「暗度陳倉」,打著社企口號卻鮮有作為,使得宣揚理念成為一具空殼。

Patsian 在工作坊尾聲指出,以上案例確有其事,是針對部分實際內容微調改編,經由討論也讓聽眾更明白政策對社會經濟的舉足輕重。她也十分認同部分聽眾對社會經濟組織須提升經營效率的看法,點明「提高社企參與社會經濟,就是為了能讓模式轉型」,使社會服務更加多樣化,也更能生生不息。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社會企業將納管,3 種修法版本初整理
>> 推動社會企業,為什麼要修公司法?6 個關鍵問題,帶你了解修法重點與爭議
>> 改變世界之前,先找到自己的陽光、空氣和水——為社會企業創造一個永續生態系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雙城對談:看社會創新如何驅動首爾與臺中,邁向共好社會

「同是不滿於現狀,但打破現狀的手段卻不同:一是革新,一是復古。」魯迅在白話文運動時點出了社會變革的兩個方向,點出了人們在遇到困境時常做出的直接反應,而社會創新正是位於「革新」的那一端,試圖為難解的社會問題找尋突破框架的新方法。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特別舉辦了「雙城對談」,邀請到來自韓國首爾市就業與社會經濟局局長曹仁棟以及臺中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局長呂曜志進行對談,和參加者分享兩個城市面對社會問題時所使用的創新方法。

文:黃培陞

「社會創新究竟與城市發展有著什麼樣密不可分的關聯?」主持人逢甲大學公共政策暨社會創新研究所所長侯勝宗教授,在開場時就代替參加者向兩位城市的代表提問,究竟城市為什麼需要創新?面對舊的問題,有什麼新的方法可以解決?侯勝宗教授以天下雜誌專題分析城市治理的 6 大面向,包括智慧交通、智慧醫療、智慧零售、智慧生活、社會設計、地方創生等層面,邀請大家思考這些新事物如何改善人們的生活,又如何成為城市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用智慧科技促進城市創新

首爾市正如同許多已開發國家的城市,正面臨經濟成長停滯、人口快速老化、房價攀升等嚴峻問題,但韓國首爾市就業與社會經濟局局長曹仁棟指出,首爾市政府沒有打算逃避問題,而是決心將首爾建設為智慧城市,結合科技以及「以使用權取代所有權,以社群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新方法,正面迎擊當代城市發展面臨的挑戰。

「首爾市的智慧型手機普及率目前在全球僅次於盧森堡,讓所有民眾都能夠以最低成本取得各種資訊,成為智慧分享的基礎。」

曹仁棟說明,促進城市創新,首爾市政府做的第一步便是打造一個友善的智慧分享環境,運用 IT 科技的普及促成城市內的資源分享,並且透過覆蓋整個城市的網路連結讓民眾能夠採取即時行動。擁有全市的網路覆蓋以後,首爾市開始了一系列的城市改善計畫,曹仁棟以停車位的議題為例,說明首爾市如何善用這項易於共享的優勢。

如今的首爾市跟其他人口密集的城市一樣,面臨了市區停車位難尋的問題,尤其在寸土寸金的精華區,每個停車格的設置成本高達每月 10 萬美金,在巷弄間越來越難找到車位。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首爾市政府開發出一款 app,利用地理感測技術來幫助車主即時得知鄰近的可用車位,減少車輛茫然找車位的現況。此外,公寓大樓用戶也能夠藉由這項技術,將用不到的車位出租給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以賺取額外收入。

除此之外,智慧 IT 科技也同樣可以使用在其他交通問題上。首爾市政府為了同時解決公車司機夜班過勞、耗費成本的問題,利用科技收集路人的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藉由夜班計程車的常用動線軌跡,規劃出能精準解決乘車需求的 9 條公車路線,成功解決每個月 10 萬名乘客的夜間返家困境,讓城市的資源能準確放在最需要的地方。

「智慧共享城市的關鍵在於,它能讓居民真正擁有權力管理這座城市,我相信智慧共享城市的提案,能有效增加經濟效能與城市產能!」曹仁棟代表首爾市的行政團隊說明了當前城市發展最主要的目標,往後更會持續透過科技網路拓展服務內容,加強城市裡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互助。

善用製造業優勢,為臺中找到新的社會創新模式

臺中市政府目前正在推行臺中市社會產業發展計畫,主要以老人服務、食安剩食、弱勢族群就業、翻轉舊城區等 4 個議題作為主軸,試圖尋找社會創新方法解決各種社會問題。

經濟發展局局長呂曜志指出,社會企業目前在臺中的發展其實遇到了一些困難,主要原因在於臺中的產業結構以製造業為主,其中有實際製造工廠的企業高達 4 萬間,對於社會創新還不熟悉,但這是阻力也是助力。呂曜志認為「社企無論大小、形式都有機會去和各個產業合作,」只是在初期需要政府跳出來進行宣導與媒合,協助這些製造業參與社會創新,或是與其他社會企業合作。

「未來希望臺中市政府能更具體地媒合各種中大型企業一起,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支持社企。」呂曜志從過去協助產業發展的經驗中發現,社會企業在臺灣時常會有品牌辨識度太低,無法讓民眾快速識別的問題,所以未來臺中市政府經發局會以協助社企品牌行銷為目標,在幫助各個企業主認識社會企業的概念以後,媒合關心類似議題的不同企業進行合作、共同品牌行銷、共享同一份價值,創造臺中特有的社會創新模式。

不同的城市,找尋各自的社會創新模式

面對城市的發展,主持人侯勝宗教授認為像兩位局長一樣的社會經濟設計者,對於城市的發展非常重要,他們代表政府的角色,透過各自不同的專業視角思考如何建構城市的社會經濟體系。

以首爾為例,政府選擇以「從科技平台的建構,促成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為宗旨,以科技發展智慧城市當作目標。而在臺中,則是看到了擁有大量中小企業的優勢,「建立社企生態系,與微型企業、大型企業、中型企業共創價值」,嘗試讓傳統的企業認識創新的方法、參與新的產業生態系,為臺中找到一個屬於製造業城市的發展方向。

在未來,無論是臺中還是首爾都還有許多挑戰需要面對。在論壇尾聲,兩位局長也同時提到了人口快速老化的問題,曹仁棟提及,自從戰後嬰兒潮結束後,約有 150 萬名高齡人口居住於首爾,而政府為了讓這些退休人口可以重新成為社會的力量,首爾市政府成立了一座高齡工作訓練中心,替年長者媒合各種工作機會;在臺中也同樣面臨了大量年長者需要照護卻資源不足的困境,呂曜志則表示政府會持續與各個層面的學者與專家進行合作,分別從長照、醫療、輔具等面向規劃合適的政策,結合跨領域專業為臺中市找到一個全新的出路。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解決社會問題,必須由公私部門協力」看韓國政府如何「錢」進社會企業
>> 台中「青田食堂」從餐桌出發,打造長者、照顧者與專業照護者的充電平台
>>「要讓台西重生,應該先推綠能」與六輕僅一水之隔的小村落,欲打造全台首座「綠能村」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