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尋找社企獲利藍圖」工作坊全記錄:跟著紐西蘭資深社企顧問,為自己的商業模式做健檢

2018.06.06
瀏覽次數:

創業需要顧慮的面向有很多,打造社會企業需要顧慮的則更多;經營瓶頸、理念與營利的拔河總讓人無所適從。資深社企顧問 Alex Hannant 曾指導多個社企萌芽茁壯,也投身循環基金,為社企解決營運問題。他這次從紐西蘭飛來台灣,參加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透過工作坊幫社企「做健檢」,助社會企業找出理想的商業模式。

文:梁元齡

「一切都從願景開始。」Hannant 劈頭直指核心,要社企明確定義成立的「願景」,也就是社會目的。「所謂的社企,只有兩個元素,一是社會目的(social purpose),一是永續的商業模式(viable business model)。」這兩項元素缺一不可,少去任何一項便僅是慈善組織或純商業團體,無法稱為社企。

3 種社企模式比一比

工作坊上,Hannant 先介紹了 3 種社企商業模式,再讓聽眾動動腦,身邊有哪些社企、各屬哪種模式?接著進一步思考,這些模式的優缺點為何?Hannant 指出,商業行為和社會目的之間,依據重疊程度的不同可分為 3 種,即「純捐助模式」(Donation Model)、「肩並肩模式」(Side-by-Side Model)和「直接影響模式」(Direct Model)。

1. 純捐助模式

純捐助模式把企業作為創造社會影響力的引擎,將營收轉予弱勢族群,但營利型態與社會目的之間並無直接相關。例如啤酒商 The Good Beer Co. 捐出部分利潤復育大堡礁;另如知名懶人鞋品牌 TOMS 的「買一捐一」(buy one give one),也屬這種模式。

2. 肩並肩模式

相較於純捐助模式,肩並肩模式的商業活動與社會目標關係更為緊密,意即商業模式本身即具社會影響力。例如越南的 Koto 廚藝學校,協助流浪青少年習得餐飲技能、順利進入社會,而其就業培訓過程本身就能提供餐飲服務、與外界交易進而獲利;又如紐西蘭的石榴廚房(Pomegranate Kitchen)提供中東風味的菜餚,向移居當地的難民伸出援手,協助他們適應社會、學習語言,並培養一技之長。

3. 直接影響模式

直接影響模式,其企業和產品就等於社會影響力,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幸運小鐵魚(Lucky Iron Fish),因為小鐵魚本身的銷售就能直接解決缺鐵性貧血問題;另如鄉村銀行(Grameen Bank)微型信貸,在社群間建立團結組織,使貸款人互為保證人,利用社會連結作為抵押成本、確保還款,使貧窮階級也有貸款的權利。

Hannant 表示,3 種模式各有優缺點,「純捐助模式」操作簡單、無須擔心企業體質轉換會衝擊社會影響力,較有彈性,但也因為如此,企業本身須具極高獲利性,才能持續支持捐助費用;「肩並肩模式」能藉概念本身傳遞價值,也不必累積大量資金才能起步,不過往往受限於人力,有其發展上的限制;Hannant點出,最後一種,也就是「直接影響模式」,是力量最大、影響力傳播最快的模式,但也因此最難發想,要接觸到受眾也較難,起步時更得投注大量時間與精力。

Hannant 認為,沒有最好的商業模式,但有「最適合你使命」的商業模式。他建議透過混合模式的方法,彈性套用以達永續經營。「像幸運小鐵魚,本身就是很好的混合模式例子,除了販售鐵魚解決營養問題,他們也捐出部分收益、更廣納弱勢族群作為員工人力。」

健檢一下!用帆布圖剖析商業模式

談完 3 種模式,接著進入健檢程序。Hannant 請聽眾展開社企模式帆布圖,分別從每一個項目檢視自身社企的模式,有哪些盲點需要突破?Hannant 表示,社企模式與一般商業模式的差異,在於多出兩個項目需要定義,即創業的「願景/目標」,以及審視社企能帶來什麼「影響力」。

接著得定義出服務的「目標客群」(提供服務給誰),以及服務對象面臨哪些「問題」?隨後帶入社企的「價值主張」,針對受眾想出「解決方案」(提供什麼服務),並訂出「推廣與銷售通路」(如何提供服務),釐清接觸受眾的方法。

有了基礎架構後,便開始考慮營運層面,審視預期「收益」(如何營利)能否支持社會企業永續發展?同時列出「成本結構」等經營花費。最後訂定自我衡量的「關鍵指標」(如何認定模式成功),並審視企業自身的「獨特優勢」,問問自己,「為什麼這件事由你來做,能做得比別人更好?」

「好點子」不是創業成功關鍵

工作坊上,參與者紛紛提出自己的社企模式,期待獲得講者的回饋。來自東海大學的 Oliver (化名)就分享,自己正和朋友試圖打造「教科書回收計畫」,透過回收教科書、打造販售平台,減少大學生每年浪費金錢與資源購買新書的問題。Hannant 對這個點子很感興趣,同時使用帆布圖要素,提醒 Oliver 需仔細思索每個環節,才能使模式有效運作。

Hannant 更一針見血地指出:「創業成功的關鍵不只是好點子,更是解決問題的能力。」最後更向聽眾拋出疑問:「你的商業模式中,最大的風險何在?又該如何測試風險?」他提醒創業者必須不斷解構假設、找出癥結解決問題,「如此,你的社企才能永續發展。」

如何同時創造社會和經濟價值,是社企最難也最核心的問題,往往需要長久思忖。但 Hannant 說,經營社企本身就是個不斷「假設、推翻」的過程,「計畫和現實常是分開的,現實永遠不如計畫。」因此 Hannant 鼓勵參加者不要花費太多時間去規劃,應該架構好想法就開始動手,接著再一面實踐、一面調整,因為「打掉重練」是永續經營的必經之路。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活下去才有影響力」看 4 個成功「活下去」的社企,揭露永續發展的秘密
>> 不是有理念,消費者就該買單——3家成功社企:打從一開始,就要以高於同業的標準要求自己
>> 想幫助茶農,不只是幫忙賣茶葉這麼簡單——「用田野調查找出真正的問題,才能發展出差異化」

遠大的夢想,先從小吃店開始——「嗎哪廚房」培力新住民就業,帶來身心靈飽足

2018.06.04
合作轉載

「我們明天再來,還有什麼是你沒吃過的嗎?」衣著休閒的爸爸,對著身旁的小女孩說著。「嗎哪廚房」乍看之下相當普通,僅掛著一條簡單的紅布作為招牌,店裡也沒有特別吸引人的裝潢,乾淨樸素,就像每個人心中都有那麼一間「家裡附近的小吃店」,普通卻讓人一再回味。

文:社企流

放眼望去,對外的開放式廚房中有 3 個人忙進忙出,負責送餐和結帳的是老闆單薇;手中握著鍋鏟的是來自越南的小春,也是嗎哪廚房的共同創業者,在熱氣騰騰的鍋爐邊與另一名正在洗菜的夥伴用越南語聊著天。晚餐時刻,客人陸陸續續前來,5、6 張桌子沒有空過;點了碗蛋花湯、蛋炒飯再加一盤越式春捲,食物一入口,馬上明白為何單薇會說「我們的常客很多。」

過去 10 年輔導他人就業,現在自己創業提供就業機會

開設嗎哪廚房並非偶然,單薇笑說:「我小時候的夢想其實是開一間工廠,那時看到路邊大拍賣現場有幾個小朋友在跳脫衣舞,我覺得好可憐,於是想我可以自己開工廠,請他們通通來上班。」隨著年齡增長,單薇其實從未離這個夢太遠,她在大學畢業後來到花蓮擔任社工,長期輔導弱勢女性就業,如今在她社工之路邁向第 10 年之際,她不忍新住民姐妹常在就業時遇到不合理的對待,於是決定自己微型創業,與小春共同開設這間以販售越南料理為主的嗎哪廚房。

提供新住民就業機會只是嗎哪廚房的一小步,單薇的終極目標,是希望能培力新住民生活及就業的能力,「嗎哪廚房由我負責出資、營運和店內大小雜事,小春擔任店長負責掌廚,再加上一位姐妹負責中午的班,她們很專業。」談及姐妹們的廚藝,單薇讚不絕口,「姐妹們是廚房裡的專家。」

然而,要經營一間店光憑好廚藝是不夠的,還必須學會如何控管成本、運用資金,而這些正是新住民姊妹所缺乏的能力。創業初期,單薇參與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微型創業鳳凰」計畫的課程,學習店舖經營之道;姐妹們也藉由婦權會的新住民創業加速器習得基礎的成本概念。

一邊上課,一邊從實際經營中不斷學習,「我會帶著她們一起記帳,也讓她們慢慢學著如何叫貨。」多久要叫一次海鮮、豬肉在哪裡買 CP 值比較高,這些都是經營上最重要的小事,不得馬虎。

讓「嗎哪」帶領新住民走過困苦時刻

平凡的小吃店,也懷抱著改變社會的願景。單薇的創業初衷,從店名便能窺知一二——「嗎哪」來自聖經故事,當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曠野生活時沒有東西吃,上帝便降下食物,稱之為嗎哪。「從嗎哪的 logo 可以看到我們的創業理念,黑底呈現艱苦的曠野,就像新住民在台灣的處境,非常辛苦;而白色的部分就是嗎哪,希望能帶他們走過困苦的時刻、為他們帶來溫飽。」

嗎哪廚房除了能讓人飽餐一頓,也提供新住民交流聚會的場所,不定期在此舉辦聚餐活動,串連在地新住民彼此交流。最令單薇映象深刻的,是去年中秋節舉辦的聯合烤肉會,共有近百名新住民參加,一批烤完接著下一批,身在異鄉的寂寞,在這裡有了幾分歸屬與溫暖。

「我們和新住民中心接洽,希望嗎哪廚房能成為一個據點或是協力單位;今年我們就與婦權會共同協力辦理花蓮地區新住民的創業加速器,未來,我們計畫在這裡開設法律課程, 教授生活相關的法律,不只培力新住民工作,更培力他們生活。」

「同時我們也成立『培力生活發展協會』,利用嗎哪的營收固定挹注,服務社區中的弱勢團體,包含婦女、身障、老人和青少年。」單薇的目標是能「借力使力」,嗎哪廚房由新住民帶來營收,進而利用部份營收培力其他需要幫助的群體,將影響力擴及更廣、更遠。

談起工作日常,單薇分享,與新住民夥伴合作,「語言」是第一個面臨的難題,「其實姐妹們的中文都說得非常好,困難的部分是他們不會寫國字。」這個問題在嗎哪廚房決定提供外送服務時浮現,當客人打電話來訂餐,姐妹們雖然聽得懂,卻無法立即地紀錄下來,於是單薇想出了印製貼紙的辦法,讓姐妹只要認字即可,解決了外送的問題。

要做大事,得從小處著手

單薇多年來輔導他人就業,頭一次自己當老闆,創業的路上,她覺得最困難的部分就是籌措資金。單薇創業的第一桶金來自一部分的積蓄和保單貸款,當嗎哪廚房有了店面及基本的設備,確定落腳在美崙地區時,單薇向微創鳳凰計畫申請貸款,貸到 20 萬元,用於購置店裡的設備,減輕不少創業初期的成本負擔;之後,姐妹也從新住民創業加速器中獲得 15 萬獎勵補助,為這條創業之路增添了不少助力。單薇表示,台灣的微型創業多集中在零售、餐飲等民生產業,期待政府除了提供貸款優惠之外,也能提供針對民生類創業的獎勵補助,降低需還款的壓力。

「想不開才會做吃的!」單薇笑道,小吃店要賺錢實在不容易,嗎哪廚房自 2017 年 3 月開幕至今,逐步趨於穩定,「目前老闆不領薪,收支平衡沒有問題。」單薇悠悠地說:「經營還是要以利潤為主,才有餘力做其他事。」最終希望能朝著社會企業邁進。

身為初次創業者,單薇認為創業是一段持續學習的過程,若能在決定創業之前就先去相關領域觀摩,將有機會降低失敗的機會;而一但踏上創業這條路,就得不斷獲取專業的知識和技能以因應不同的難關。對單薇而言,參與政府舉辦的相關課程是一個重要的學習管道,如微創鳳凰計畫為創業者開設入門班及進階班,從構思想像、開店實務到行銷課程都有整套作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我在網路行銷班學到如何在 Google Maps 以及 Google 搜尋上建立嗎哪的商家資訊,因此省了一筆廣告費,非常受用!」單薇說道,「除此之外,也有輔導業師以及已創業的同學相互交流並分享市場經驗,這些都有很大的幫助。」

在嗎哪廚房小小的空間,乘載著單薇對弱勢的關懷與希望改變其困境的熱忱,「要做大事,得從小處著手。」語畢,單薇報以爽朗的笑聲,當年立志開工廠助人就業的小女孩,如今正一步步朝著目標前進。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這間餐廳匯聚來自世界各地的「奶奶廚師」,用文化和情感烹調最溫暖的家鄉菜
>> 需要幫忙時,就有人來「到咖手」:讓主婦們發揮照顧專業,成為職場女性的溫柔後盾
>> 專訪 One-Forty:「對事情有好奇心,你才會找到自己被需要的那件事」設計最貼近移工需求的服務,使每一位移工來台的旅程既獨特又值得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