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南機場的「翻轉老爹」方荷生:在地深耕18年,用設計師的思維重造舊社區

2016.09.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蔡欣潔、謝萱、林翊涵

方荷生,南機場長大的孩子

方荷生是南機場在地人,自出生到成家立業至今已52年,擔任臺北市中正區忠勤里里長18年,大家耳熟能詳的「南機場」便位於忠勤里。

根據2016年3月中正區戶政事務所統計,忠勤里有6950位里民,是台北市弱勢族群比例最高的社區,超過65歲的長者達1195人 (17%),其中66位長者是獨居,社會局登記的中低、低收入戶達328戶,還有500多名身心障礙者、400人以上的新移民。

簡言之,南機場,一個住商混合的都會型老舊國宅社區,老人多、中低收入戶多、新住民多。社區裡的忠義國小,高達40%的學童來自弱勢、低收入、新住民弱勢家庭,屬高風險家庭占了7成。如此棘手社區,方荷生里長面對了18年,一路碰撞,終於慢慢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故事之初,要從方荷生的求學時代講起。

52年前南機場國宅剛落成,方荷生一家是第一戶入住的家庭,對於南機場有很深厚的情感。方荷生家中有五個兄弟,養育五口孩子生活很不容易,母親在他唸國中時突然去世,芳齡不到四十,當時除了爸爸,許多鄰居主動照顧這一家人,雖然失去母親,但社區為這個家提供不少溫暖。

在方荷生的成長過程,生活中的經濟壓力,慢慢磨練出他的生存能力。

「我沒有讀大學,高職而已。因為家裡沒錢,那時代沒錢哪可能讀書,國中畢業就出來工作了。送報、餐飲、外銷、養魚我都做過,做過很多種工作,所以現在我會辦社區廚房,也是當時在餐廳學的。」方荷生談起當年往事,日子雖然辛苦,小小年紀嘗盡生活滋味。

問題百百種,方荷生都「看到了」

故事開始,都是因為「看到了」。身為在南機場長大的孩子,方荷生發現幼時照顧自己的鄰居長輩一個個凋零老去,有如南機場的興衰 —自日據時期開始興盛,民國50、60年代曾經是台北市最現代化的集合住宅,民國70年代選舉蓬勃發展,各種勢力進駐,再加上南機場夜市開始營運後髒亂也跟著來,如今已淪為最弱勢的老舊社區 。

也因此起念成為忠勤里里長,希望再現社區鄰里彼此互相幫助、關係友善的光景,並為社區裡的老人、低收入戶及身心障礙者謀取更好的照護與福利。

心慌奶奶的故事

從獨居老人在家孤獨死,屍體發臭才被人發現,因此方荷生在南機場社區陸續提供獨居及弱勢長者送餐、取餐、共餐服務。送餐之餘,更是主動關懷訪視獨居長輩在家的情形,並透過共餐,讓長輩走出家門,在社區交到朋友。

「你有沒有看過70歲的奶奶光著下半身跑出去?」方荷生淡淡的問到,接著說:「她不是失智,她是慌了。因為老公死掉,兒女要幫爸爸辦喪事,辦了120萬,挖到老人家身上沒錢,老人家慌了。一個70歲的奶奶光著下半身跑出去,你說看到會不會哭?」

我桌子一拍,大罵:『把奶奶牽過來,天天在我這裡吃飯,中午、晚上都在這邊吃飯,我們的社工跟社區孩子陪她聊天,心開了,就好了,沒錢就沒錢嘛!孩子不顧我們來顧,里長會顧!』

「奶奶現在每天都會來,拄著拐杖,不再走失了。她沒有失智,只是心慌。南機場就這種有的沒有的事特別多。如果不幫那個奶奶,她怎麼辦?走出去真的會被車撞死,如果被車撞死了,撞的那個人,又是一家子,對不對?那家人也可憐。」

言情之間,我們的眼眶有些濕了。對於社區中的長輩,一家有一家的故事,這位里長鐵漢柔情,他只說:「長輩的照顧就是陪伴,我願意在這裡做是因為看到了,想幫他們。」

有人問:「里長你為什麼願意幫這些人?」方荷生答到:「只有三個字,看到了。你不解決,他的問題怎麼辦?」

翻轉老爹,以設計師的思維重造南機場

南機場社區生態百樣,老弱婦孺病殘窮,每家每戶的問題盤根又錯節。問題要解套,需有打破框架的思維與勇氣。

然而,台灣社會福利礙於經費申請的框架限制,孩童、婦女、老人、身障、外籍移民…雖同屬社會局處的業務,但分屬不同科室,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多為垂直式作業,若要為不同類別族群申請資源,必須找上相應的公部門機關,導致社會福利工作者少有跨界合作的思考方式。

「看到太多孩子、長輩需要照顧,我小時候也是這樣苦過來。」方荷生因為深刻的同理,所以願意承擔,做久了,找到出路,做熟了,找出綜效。

聽了里長許多故事,讓我非常好奇,他怎麼培養資源整合的能力?

資源少卻弱勢多,反成整合的契機

方荷生輕描淡寫的回到:「欠錢啊!如果你像我一樣常常在欠錢,你就會想辦法弄出來了。狗急會跳牆,人到絕望的時候,你就會想儘辦法找到資源,不是嗎?」這句話的背後,方荷生為了社區,其實欠了銀行五、六百萬,常常在跑銀行下午三點半,用的,都是自己的帳戶。有了太太、孩子與里民們的支持,這位里長就這樣做了18年。

方荷生還打趣的說:「我常說這屆做完就不做了,看有沒有人要來接手,有人要接手就讓給他!所以每次我都是全中正區最晚去登記的里長。

選舉時,很多人說:『里長我要出來跟你選!』我說歡迎歡迎,所以每次都最後去登記,傍晚區長就會打給我說:『胖子你可以來了,快五點要下班了。』」

方荷生解釋:「因為選舉罷免法規定,必須幾點前登記才能成為候選人嘛,而且要本人簽名,每次所有證件里幹事都幫我準備好,我只要去簽個名就好,所以我一到他們都好高興,說:『里長來了!我們都可以下班了!』還給我熱烈鼓掌哩。」

方荷生擔任里長以來,陸續提供獨居及弱勢長者送餐、取餐、共餐服務,以及弱勢兒少國中小課輔班,將南機場社區裡荒廢成為垃圾場的將軍宅邸,打造成適合老人、小孩學習與走動的「南機場樂活園地」。

社會福利資源有限,方荷生積極開發不同的財源,這兩年,成功爭取到「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與「法藍瓷想像計畫」的首獎肯定,讓社區的「捐贈物資」與「書屋咖啡非行少年免費教學教室」得以系統發展 。

前者讓物資透過「南機場幸福三ㄕˊ銀行」,有效分配給需要的弱勢居民,學習自食其力,達到弱勢照顧、社區互助、自給自足的目標;後者讓社區弱勢孩子藉由「飛行少年的咖啡夢工廠」習得一技之長,並幫忙社區咖啡食堂運作,包含提供社區弱勢長輩共餐及推廣南機場歷史文化,讓老幼於社區一起生活,並且傳承文化與歷史。

有如社區裡的設計師,方荷生打破社福界慣有的垂直思考,跳脫框架積極找各種新的可能,並且將老弱婦孺的需求重新設計,打造了一個互助自助、有機共存的社區生活網絡。

因為里長方荷生,台北市南機場,正在翻轉新生。

想知道更多南機場社區以及方荷生里長的故事嗎?那您可千萬不能錯過…
2016/10/14 銀浪新創力國際週 — 設計我們的第三人生:社區力 x 科技力


作者簡介:
蔡欣潔,銀享全球專案經理,曾任職社團法人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2014年夏秋之際,二度探尋歐洲長照實況,花了107天走訪法國、瑞典、挪威、丹麥、芬蘭、荷蘭、瑞士、德國、英國,展開「建構台灣以人為本的老人照顧想像之旅」專案,同時拍攝「八十歲的想像」紀錄片。夢想將資源整合,創造適合長者的生活環境及照顧模式,為人類的晚年生活帶來幸福。

謝萱,成功大學老年學研究所碩士生,畢業於臺北醫學大學高齡健康管理學系。每一道皺紋背後都蘊含了太多故事,全是歲月留下的寶藏,在走訪日本與台灣各地後,更加確信、義無反顧沉浸於銀髮領域,期待能擁抱長輩生命無比幸福的每一時刻。

全文轉載自銀享無國界,原文標題:【國際週專欄】翻轉老爹,設造南機場 — 專訪方荷生里長。

延伸閱讀
>> 「醫療不是為了醫生而存在,而是為了大眾」:日本「酒醫院」和行動超市用服務,實現在地安老
>> 這間銀髮食堂打破制度規範,讓「照護」回歸最重要的聆聽、陪伴和守護
>> 學校改造成老人樂園 未開幕已有數十人報名

「台灣有不老騎士,美國有不老設計師」:她翻轉社會既定成見,雇用高齡設計師,欲掀起銀色浪潮

2016.09.21
合作轉載

文:楊寧茵

「大叔早退」現象引發社會熱議,是福是禍?

前一陣子媒體曾出現一篇報導,談到台灣「大叔」從職場「早退」似乎越來越嚴重。文中提及,在台灣勞動力因為少子化原本就將減少的情況下,這群原本屬於勞動力的中堅份子,若又比預期更早離開勞動市場,無疑是雪上加霜,令人憂心。文章並未對這個問題提出解答,政府也說了解這個現象需要更多的數據。

這個現象的確值得我們深究,從我周遭的人觀察起,做一個不科學的調查,我倒是發現,50歲世代的早退,也未必都如我們想得那麼不得已與悲觀。

有位朋友50歲那年離開服務了20餘年的穩定工作,嘗試做一個自由工作者,還到山上買了塊地種多肉植物。他說自己到山上種植物,不完全是因為這些植物未來有可能變成收入來源,其實也是興趣。

到了知天命的年紀,更在意的是生活品質和自我實現,「既然身體和心靈上,都還沒有到退休的年紀,那就按照自己的心意放手試試看吧!」

也有位住在矽谷的高薪工程師朋友,為了能多陪伴在台灣年邁的父親,放棄了在軟體公司當副總的大好機會,選擇了可以讓他遠距工作、自由來去、以亞洲為市場的新創公司工作,「我並不覺得這是後退或妥協,一方面可以照顧家人,一方面可以把我在矽谷學到看到的最新技能和台灣的年輕朋友分享,我覺得還挺有成就感的。」

中壯年需要更多自我實現的機會,重寫職涯發展

今天要介紹的這一位來自矽谷知名設計公司IDEO的葛芮琴(Gretchen Addi)女士,也是這樣一個案例。

建築和室內設計專業背景出身,葛芮琴的人生一路順遂,50歲時,她已經是知名設計公司的合夥人,收入頗豐、工作內容得心應手,客戶同事老闆都很信任她,這樣的環境不就等著做到退休就好了?但葛芮琴不這麼想:她做了一個職涯上的重大轉變 — 放棄了優渥的收入和得心應手的工作,她跑到矽谷新創設計公司IDEO重新做起。

IDEO雖然也是設計公司,但葛芮琴在這裡做的事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以前她只需和少數人溝通,而且這些人基本上和她說著同一種設計語言,一個案子一個案子地做,她不需要想太多關於設計以外的事。

來到IDEO之後,她的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地改變,她的工作以設計研究為主,雖然還是做設計,有些甚至是她所熟悉的產品設計,但IDEO的思路和作法(approach)非常不一樣,葛芮琴發現:她必須針對每一個設計進行大量的議題蒐集,要找到既廣泛又深入的方式來進行使用者的需求探索,必須從很多不同的層面來思考問題,並和形形色色不同背景的人進行反覆的驗證和討論。

50歲以後轉換跑道,更能結合志趣與經驗,闖出一片天

「這其中有很多是我不懂的事,因此我每天都在學習新知、接受新挑戰。」這樣的環境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很有壓力(intimidated), 但葛芮琴不甘於現狀的個性,來到鼓勵創新的IDEO ,真可謂一拍即合。

自從2000年加入IDEO以來,她參與的計畫非常多元,也很具有前瞻性,例如設計未來的工作環境和場景、從病人和家屬的角度來重新設計未來的醫療服務、專注於實現在地安老和退休規劃的產品和服務、透過和世界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人士對話及進行觀察來重塑傳統的汽車、醫療和居家照顧產業。

她的角色和工作內容加入了大量的研究成分,需要對需求的探源和與社會的脈動進行更多的連結。結合自己以往的設計經驗,葛芮琴也逐漸在IDEO找到了自己獨特的定位。葛芮琴過往的歷練和見識,讓她在參與IDEO的創新計畫時,逐漸展露長才:她可以從品牌和服務的雙重層面,提出兼具實用與策略、個人風格強烈的觀點。

引入芭芭拉等多位高齡設計師,讓年輕人學習,也讓社會看見

6年來,葛芮琴樂此不疲。近幾年,她負責帶領IDEO的高齡設計部門,最知名的案例,當然是雇用了高齡92歲的芭芭拉(Barbara Beskind)來當設計師,媒體對芭芭拉的高度興趣,不但讓高齡設計受到重視,也讓IDEO的年輕設計師們因為和芭芭拉並肩工作,對銀髮設計有了更直觀和深刻的理解。

葛芮琴也發掘了另一位83歲的退休醫師June Fisher和青年設計團隊合作。透過這幾位「高齡設計師」,IDEO落實了高齡設計要「與長者共同設計」、而非「為他們設計」的信念。

葛芮琴(右)和她的摯友、人生導師和工作上的好搭檔 — 高齡設計師芭芭拉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看到銀髮人士的貢獻;Barbara、June絕非少數,我們的社會需要擺脫對銀髮人士是弱勢的傳統印象。」

她最新的計畫是擔任跨國計畫The Powerful Now的聯合帶領人,「這對IDEO來說,又是一個startup,一切從零開始、從摸索中去創造新的可能!」

The Powerful Now — 重塑社會價值,體現長者價值

The Powerful Now 結合了Kyu 、SYPartners和IDEO等日美頂尖設計團隊,他們認為傳統的社會組織架構已經無法因應全球高齡化浪潮的來襲,「我們希望透過政府部門、產業界、非營利組織和新創產業間的合作,從源頭來重新思考高齡化議題,以及因應之道。」這個聯盟從2015年夏天在紐約成立以來,希望和全球不同的組織和城市合作。目前則正和美國堪薩斯市進行密集的討論,希望建立實驗型計畫。

在台灣,我們提到老年就想到長照,葛芮琴卻不怎麼想,她說:「銀色浪潮對於世界來說,絕對是機會。這一代『老人』,是歷史上學歷最高、經驗最豐、財富累積最多的一群人,而且人數還居各年齡層之冠。」

但這樣的一群人,「卻往往被用『65+』一言以蔽之;他們的需求,顯然沒有受到重視;這樣的發展也代表了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

因此,The Powerful Now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打破既有想像、改變傳統關於「老年」的論述並重新啟動話語權。葛芮琴不諱言,亞洲因為諸多國家和城市都快速進入超高齡社會,使得推動這樣的「數位運動」要比美國容易許多。

她說,根據皮尤研究(Per Research)最近的一個調查,當被問到你認為高齡問題有多重要時?高達8成的日本受訪者回答重要或很重要;但在美國,只有26%的人認為這個問題很重要,「其實,只要看看美國今年兩個總統候選人的政見,也可以感受到這樣的不重視。所以需要更大的努力!」

第三人生是什麼?「我正在享受人生中最棒的職場生涯!」

聽完葛芮琴的故事,或許你會說:「那是因為她在全球最棒的設計公司工作。」(沒錯!但這也代表競爭的壓力很大。)

或許你還會說:「她當設計師應該收入頗豐,又沒人管,當然開心。」(其實她現在的專案The Powerful Now是新創部門,一切從零開始,沒有資源,還要到處飛來飛去,並不輕鬆。)

但這也說明了葛芮琴的人生哲學:永遠在尋找新領域、學習新東西,「如果現在叫我退休,我應該會瘋掉吧!」

葛芮琴用想像力和行動力,活出自己精采的第三人生。65歲,當許多人開始想著要怎麼過退休生活時,IDEO 葛芮琴說:「我正在享受人生中最棒的職場生涯!」

之前曾經數度造訪亞洲,今年十月應銀享全球之邀來演講則是葛芮琴首度踏上台灣,「我看過紀錄片『不老騎士』,對於片中長者的精神和能量十分佩服。」她對於可以親自來看看 「一個願意不斷為長者創造空間、打造夢想的社會,充滿了好奇與期待」。

2016年銀浪新創力國際週國際論壇將於10/14隆重登場。葛芮琴將擔任首位國際主講人,結合她的個人經歷和IDEO的專業,透過他們最新的計畫,和您談談「如何設計我們的第三人生」。


作者簡介:楊寧茵是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銀享全球是一家為銀髮相關組織和企業提供國際交流、培力與行銷服務的社會企業。銀享全球的創立理念來自兩個概念:「活躍老化」和「在地安老」,為了落實這兩個概念以因應全球人口快速老化的趨勢,我們希望創造國際化平台,以工具加速知識的分享,鼓勵並協助台灣銀髮健康照護產業業者提供更好的安老養老服務,協助打造台灣成為亞太區銀髮創新的基地。

全文轉載自銀享無國界,原文標題:【國際週專欄】50歲轉換跑道, 一切從頭開始學起— IDEO高齡計畫帶領人葛芮琴專訪。

延伸閱讀
>>「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醫療不是為了醫生而存在,而是為了大眾」:日本「酒醫院」和行動超市用服務,實現在地安老
>>他46歲才創業,卻用社區照護模式翻轉荷蘭居家護理產業!「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讓專業的人自己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