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美國安養機構「安樂居」:我們成立的目的 是讓老人不要住進來

2015.09.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銀享全球/楊寧茵

結緣40年 老人醫學專家Dr. Luxenberg心繫安樂居

接掌安樂居(On Lok)醫務長一職才四年,但Jay Luxenburg醫生和安樂居的結緣,早在40年前就已經開始。

1970年代初期,老人醫學還是個罕見概念的年代,美國除了東岸紐約就只有西岸舊金山有所謂的老人醫學實習課程,當時還在東岸念醫學院的Jay,特別跑到西岸來實習一個月,地點就是安樂居。

「我還記得到安樂居的第一天,就被下了一個馬威!」當時的負責人是瑞士裔的社工Marie-Louise Ansak女士,她老實不客氣地對Jay說:「我們不要醫生!我聽了真嚇了一跳,心想:哇!他們對醫生還真不友善!」

其實,Ansak女士所謂的「不要醫生」,並不是和醫生有什麼過節,而是和安樂居的緣起有很大的關係。

安樂居醫務長羅森柏格醫生( Dr. Jay Luxenberg)接受銀享全球專訪,並帶領參觀安樂居位於美國矽谷的一個中心。(楊寧茵攝)

安樂居緣起口號:「我們不要醫生!」

回溯安樂居的歷史,它最早是舊金山中國城的一個長者日間照護中心。當初是由Ansak女士和華裔牙醫 Dr. William Gee共同發起,設立的構想是因為社區裡有很多身體日漸殘弱的華裔獨居老人,因為語言、文化、飲食等種種隔閡,無法適應美國一般的安養院生活,因此一群華裔醫師和社區人士就決定發起一個計畫,希望成立一所提供全華語服務的安養機構。

雖然因為種種因素,最後這所純華語的安養院並沒有蓋成,但在討論的過程中,大家卻逐漸找出日後安樂居的服務模式和精神 — 以英國的日間醫院(Day Hospital)為典範,透過連結各種服務,帶給需要的人;「因此安樂居從成立的第一天開始,就是希望盡量不要讓參與者上醫院和住進安養院。所以他們才說,我們不要醫生!」Jay笑著說。

現在的安樂居,當然已經不會讓人有對醫生不友善的印象了。事實上,身為醫務長,Jay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管轄安樂居各個設施中的診所(On Lok Clinic),這些診所提供的正是安樂居得以維持參加者身體健康和提供預防治療的核心服務。

「因為透過On Lok Clinic的例行檢查和防治活動,我們可以一方面讓參加者繼續住在家裡或現在所屬的生活空間中,但又可有效地觀察他們的健康狀況,目的是盡量延緩他們必須住進須人24小時照顧的安養院,或是因為疾病而必須住院的可能。」

期待科技創新,可銜接到府醫療服務的不足

40年來一直在舊金山灣區行醫和教學的Jay,也以不同的方式參與安樂居的發展,從當年的實習醫生,到現在的醫務長,中間也擔任志工或是董事。提到他最希望改進的服務項目,他說是提供更多更即時的「到府醫療」服務。

不管過去自己開業,還是擔任大型安養機構的醫務長期間,他都認為到府醫療對於長者來說有很多的好處,也身體力行,但他承認這件事是「知易行難」。例如,在都會區,醫生花非常多時間在解決交通和停車等問題,「你都不知道我行醫數十年,拿了多少張罰單!」而在偏遠的鄉間,醫生也得花大量的時間在交通上,因為一個醫生負責的範圍實在太廣。醫療科技的發展讓遠距醫療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並創造出許多可能。他認為如何善用這些科技達成整合照護目標,令人期待。

舊金山灣區人口與文化多元,也反應在安樂居的參與者上,從接駁巴士的外觀設計可以看出。(楊寧茵攝)

PACE計畫,美國以社區照顧體弱長者的最佳典範

安樂居現已成為一個提供整合高齡照護的組織。他們深知長者、家屬及其他照顧人員要面對許多問題,包括前往約診的交通、藥物管理、與不同的專科醫師協調醫療護理、缺少社交互動,以及獨居等。因此於1986年率先提出名為PACE的整合照顧計畫,目的在結合長照和醫療服務來解決照護體弱長者所面臨的許多問題。

PACE全名為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中文可譯為「長者護理全包計畫」。從All-inclusive這個英文字就可以想像PACE的服務,類似於「全包式渡假中心」,針對參加者收取固定費用(可能由保險給付),之後進到中心後所有的服務、設施和飲食幾乎都是免費的。

PACE模式的中心思想相信:對有長期護理需要的長者和其家屬來說,令長者感到幸福,同時也是較好的照護方法是盡可能讓長者在自己的社區中接受服務。PACE參與者在他們的家中接受個人護理,並有專車接送往返PACE中心接受基本醫療護理、社交和康樂活動以及其他成人日間照顧服務。

在Jay的眼裡,On Lok PACE計畫是「美國現行醫療體制下,體弱長者所能得到的最佳服務。」(The best you can get for those who are nursing home eligible.)

而PACE模式的成功,得到美國其他70幾個組織和30餘州的仿效,聯邦政府於1997年認可其為聯邦老年健康保險(Medicare)的給付項目;而各州則可透過貧民健康照護(Medicaid),以論人計酬(Capitation)的方式支付給提供服務者 。

PACE模式因為發展歷史悠久,又始於美國舊金山中國城,因此台灣的學界和業界對這個模式並不陌生,歷年來相關的介紹和討論文章很多。即將於10月舉行的銀浪新創力國際週邀請到羅森柏格醫生擔任主講人,他將帶來安樂居最新的發展狀況,也會以PACE為案例,介紹以社區為主的整合服務該如何實現。

全文轉載自銀享無國界

更多訊息,請參閱:銀浪新創力國際週官網


作者簡介:楊寧茵是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銀享全球是一家為銀髮相關組織和企業提供國際交流、培力與行銷服務的社會企業。銀享全球的創立理念來自兩個概念:「活躍老化」和「在地安老」,為了落實這兩個概念以因應全球人口快速老化的趨勢,我們希望創造國際化平台,以工具加速知識的分享,鼓勵並協助台灣銀髮健康照護產業業者提供更好的安老養老服務,協助打造台灣成為亞太區銀髮創新的基地。


延伸閱讀:
>> 老人版Uber:讓年輕人化身為阿公阿嬤的貼心司機
>> 以色列的老人政策核心:以尊重代替同情,為銀髮族找回尊嚴
>> 他46歲才創業,卻用社區照護模式翻轉荷蘭居家護理產業!「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讓專業的人自己來」

獸醫師阿嘉用一生志業改善臺灣乳品業,讓我們的早餐牛奶 終於有三大品牌之外的優質選擇

文:范熒恬

巡迴30多個牧場守護6000頭乳牛的健康,他是全臺少數的大動物獸醫師龔建嘉「阿嘉」,是什麼原因開啟了鮮乳坊的創業之路,讓他挺身而出為酪農發聲,更在食安風暴下,站在第一線為全臺的牛乳品質把關?

「社會企業你我他」系列活動第六場於16日在社企聚落展開,邀請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擔綱講者,分享從獸醫生涯到創立鮮乳坊的歷程。

從獸醫工作環境,看見乳品產業問題

「在牧場裡,你會看見我把整隻手插進牛的肛門裡,我和一般人印象中的獸醫師有著極大差距,要一個人穿梭牧場,為大大小小的牛隻做直腸觸診,還要包辦所有開刀程序—像這樣具有挑戰性的工作,有誰願意來做?」龔建嘉不諱言地說,這是一條獸醫師的冷門出路。

乳牛獸醫的養成時間長、訓練不易皆造成牧場醫療的缺乏,也對乳品產業的品質帶來衝擊,龔建嘉指出,

「當沒有專業獸醫團隊在醫療現場做把關,如何提高酪農的飼養水準、生產出更優質的牛乳?」

綜觀臺灣鮮乳產業市場,除了大動物獸醫師人才斷層問題,臺灣每年在生乳收購上幾乎被三大乳品廠壟斷,在供給大於需求的情況下,酪農也無力和大廠議價、對抗,只能忍痛倒掉過剩的乳汁,而消費者,相對於日本架上有五花八門的在地牛乳品牌,在臺灣的選擇卻少的可憐!

號召群眾的白色革命,串起酪農和消費者網絡

「如何降低酪農對乳品廠的依賴,做出本土差異化?」,龔建嘉表示這是臺灣的酪農戶首要面臨的挑戰。為了讓酪農能獲得合理報酬,亦讓臺灣的消費者能有更多優質乳品的選擇,龔建嘉於今年1月在群眾募資平台上發起「白色的力量:自己的牛奶自己救」後,正式成立鮮乳坊-小農鮮乳直送,希望作為酪農與消費者的橋梁,協助酪農成立自有品牌,並透過網路將安心優質的鮮乳,從產地送達消費者手中。

為回歸產地信任,重新建立酪農價值所在,鮮乳坊與豐樂牧場聯名,採用單一牧場溯源,輔以乳牛獸醫團隊的輔導,從基層做好品質把關。而經消費者市場調查後發現,鮮乳的選擇如今打破了「價格」、「品牌」為優先的局面,反之,鮮乳的品質好壞更獲消費族群重視,這也為鮮乳坊帶來新的機會,讓更多消費者願意用行動支持,而消費者的力量將逐漸讓公平交易實現。


從大動物獸醫師化身為臺灣乳業公平交易的推動者,提到創業的初衷他說:「我並不是為創業而創業,而是藉由參與產業發現問題,並透過聆聽改變現狀。」

龔建嘉連結眾人的力量,讓專業醫療團隊、優質酪農戶及廣大消費者之間形成良好的循環,環環相扣,也相助。現在,除了超市貨架上不脫離三大品牌的稀少選擇,我們終於有了新的管道品嚐天然、安全的優質鮮乳,而用心、堅持的在地酪農品牌,也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舞台。

延伸閱讀:
>>你聽過義診,但你知道「義築」嗎?義築團隊全台跑透透,讓偏鄉建築跨越財富的門檻
>>史上第一次社企聯合招募全記錄:暑假結束了,但社會企業的「實習人生」 才正要開始!
>>為90%的人而設計!台大社會系與機械系教授演講精華 帶你認識「社會設計」與「生產力4.0」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