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濁水化醇酒」:政府與民間協力整治河川,用昔日污水釀出今日新酒味

編譯:邱子容

在今年8月,位於美國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的自來水科技公司Desalitech,從波士頓(Boston)的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取出4千加侖(約15000公升)的河水,將其淨化後,輸送至當地準備參與釀酒大賽的6個啤酒工廠。

「查爾斯河是波士頓的重要象徵之一,而飲用河水正能展現這個城市的象徵。我們公司發明獨家的淨水再生處理系統,幾乎能完全消除水資源的浪費。」Desalitech公司的執行長Nadav Efraty說。

為了有效淨化和處理水資源,公司提升傳統的「逆滲透技術」(reverse osmosis),使用特殊薄膜過濾出鹽分和污染物,有效集中污染物並順利產出純淨的水。(延伸閱讀:澳洲衝浪客花十年研發「海洋垃圾桶」 用泳池濾水原理淨化海洋

Efraty解釋,一般的「逆滲透技術」可以達到約75%的處理效能,也就是每產出75加侖(約283公升)的淨化水,將會消耗25加侖(約95公升)的水;然而,查爾斯河釀酒計畫所使用的創新「逆滲透技術」,可以達到98%的處理效能。

98%來自查爾斯河的污水可以被淨化,製成啤酒

重獲生機的查爾斯河

查爾斯河流域協會(Charles River Watershed Association)的執行長Bob Zimmerman表示,以前從未聽說有人在這條河裡游泳或是划船,更別說是喝這裡的水了!

「協會在50年前成立,當時由於當地工廠排放大量廢棄物,使得查爾斯河受到嚴重污染,上頭流著各式各樣的顏色。如果有人在1970年代時,給我1瓶以查爾斯河水釀的啤酒,我的反應會是:『絕對不可以喝!』因為那是死亡之酒。」Zimmerman 說。

他回憶,在1996年代,河川污染相當嚴重,在一整年之中,有高達8成的時間無法達到適合游泳的水質標準。

於是,當地政府開始在整治河川上投注大量心力,包括保育濕地、興建污水處理廠、減少污水的排放,以及實施「1972年淨水法案」(1972 Clean Water Act)。

由於協會和當地政府不間斷的努力,在2015年,美國環境保護署(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給予查爾斯河B+的等級,遠高於1995年的等級D。

查爾斯河水資源管理機構(Charles River Conservancy)的創辦人Renata von Tscharner表示,這些年投資在清理河流上的經費有高達5億美元(約台幣160億元),希望能將乾淨的水域帶回居民的生活中。

「雖然目前仍有問題,但就現階段而言,人民已經可以在河裡安心划船和游泳,而我們將努力解決剩下的難題。」Zimmerman說。

1966年男團Standells的歌曲「Dirty Water」記錄著河流的轉變,曾經是描述憂鬱城市和黑暗河流的歌曲,現在成為慶祝波士頓紅襪棒球隊(Red Sox)在芬圍球場(Fenway Park)勝利的光榮歌曲。Zimmerman 認為這是一首代表這座城市重獲生機的頌歌。

用河水釀出新酒味

在今年9月,約1千人參加波士頓的創新慶典「HUB week」(為啟動查爾斯河成為永久適合游泳水域的活動之一),一同品嚐用查爾斯河水釀製的啤酒。(同場加映:把氣候變遷喝掉!荷蘭企業Hemelswater用雨水釀啤酒,有效運用水資源

贏得人氣獎(People's Choice Award)的「城堡島嶼釀酒大廠」(Castle Island brewing company),以美國馬薩諸塞州的Quabbin水庫作為啤酒水源,創辦人兼總經理Adam Romanow表示:「我們從查爾斯河取得的水,水質比一般水龍頭流出的還要好。」

試喝者對啤酒的由來感到好奇,卻也完全不害怕嘗試,試喝者Rachel Motz說:「為何我要擔心?它嚐起來好棒!」

「1950年代以前,一直都有人在查爾斯河裡游泳。而現在,那些人能夠重拾在河裡游泳的回憶。」查爾斯河水資源管理機構的創辦人Renata von Tscharnevon Tscharner 說。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資料來源
Boston's once-toxic river flows to your beer mug

延伸閱讀
>> 比起油價波動 我們更需要正視全球水資源危機
>>「史上最大淨化海洋計畫」將於明年啟航,清潔速度快上7千多倍 成本只要3%
>> 鯊魚出沒?這隻「Waste Shark」在鹿特丹港口巡遊,一天蒐集500公斤的海洋垃圾!

全民救剩食:台灣有望立法設「實物給付」專章

2016.12.22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賴品瑀(2016年12月9日)

「食物銀行」可以同時滿足減少食物浪費、照顧弱勢,在國際與國內民間都已經開始行使。據衛福部統計,國內已有54萬人曾經受益。不過,目前卻還沒有相關法令來規範,在食安考量下,仍有不少賣場業者與社福團體不知能怎麼做最好。因此上屆立委開始有打算立專法或專章,而這一屆也有徐永明、陳亭妃、林麗蟬、洪慈庸、蔣乃辛,紛紛從社會救助法、食物銀行法、公益實物銀行法,要進行修法立法來提出明確規範。

「食物浪費是生鮮最大宗,但食物銀行的運作上,卻最難處理的就是生鮮。」如親民黨立委李鴻鈞所言,目前衛福部傾向在〈社會救助法〉中設立「實物給付」專章。

要用以救助弱勢者的物資來源中,並非打算以即期生鮮為主,也不認為弱勢者就必須接受剩食,但強調此可能完整食物銀行在社福上的功能,將間接改善食物浪費的環保問題,與家暴、犯罪等社會問題。

政院版的實物給付專章草案已在9月送入立院,不過李鴻鈞評估本會期處理機會不大,可能得展望下一個會期。親民黨黨團9日為此召開公聽會,找來社福團體與賣場業者討論。

生鮮時效短 業者盼統一規範、釐清責任

剩食問題近年已受全球關注,各方也嘗試展開食物銀行,但就其中最大宗的生鮮食品,卻面臨時效短、如何確定安全與責任如何釐清的困難。

賣場與超商業者皆表示有意願,但是需要先訂定統一規範、與釐清責任。超商業者如統一超商與全家表示,他們的即期食物分成兩類,一是飯糰、三明治這些壽命僅有3天左右的食物,因為食品安全的考量,目前皆以是廚餘回收來處理,絕對不能離開店鋪;另一則是包裝食品,但也規定門市在一定的時效內若未販售就得退回給供應商,這些即期食品也非超商業者有權處分。

大型賣場大潤發則解釋他們的生鮮食品成為廚餘的過程。在「冷藏蔬果」部分,在剩下1/3有效期限時一律下架報廢作廚餘;「包裝肉品和魚」則是,第一天正常販售、第二天打折促銷、第三天下架;「熟食」則是當日沒賣完就當廚餘。

大潤發郭建志指出,目前已有不少民間團體及地方政府積極邀請合作,但業者仍擔憂「捐贈即期食品,出了問題要找誰?」郭建志表示,目前中央與地方政府還沒有規範,對於剩食,每個業者、社福團體、地方政府的定義與處理方法不同,卻向業者要求「先捐再說」,滿口「不會有究責問題」,但他們仍不知可否相信。對於業者來說,在流程還沒統一起來的狀況下,他們卻得花很多心力、時間與人力成本在處理每個受贈單位的不同需求,簡直可說是變相懲罰。

全聯顧問盧志山也認為,即期食品在業者交出時都還是沒問題的,但運用的社福團體是否有完善的設備與流程確保生鮮食品安全則較不明。盧志山認為,應有規範,並有一個平台確保捐贈與受贈雙方無虞。

台灣全民食物銀行理事長劉宜中表示,其實在民法的捐贈部分,就已經有相關的免責條款,也稱「善良撒瑪利亞人法」,如果善意救助造成損害,提供救助者是可以免責的。當然,他也理解業者擔憂的不只是法律上的免責與否,更在意的是商譽。

在台中市推動食物銀行多年的紅十字會支會總幹事陳玠甫認為,個別的捐贈的確讓企業會很困擾,因此他也正在推動社福團體組成聯合會,一起去跟企業談。陳玠甫更以南機場里長方荷生的行動為例,認為生鮮食物應朝向社區食物銀行的作法,直接在地分配。

剩食是全民責任 非一味推給弱勢者

雖然此次修法仍關注社會救助,解決廚餘問題淪為間接受益。但不少團體與業者也都認為剩食問題是全民的責任才對,並非皆由弱勢者來承受,甚至面臨食安疑慮。

主婦聯盟基金會專員沈寶莉便提醒,比起設法處理剩食,讓食物不要淪為廚餘才更重要。在討論「實物給付專章」如何給予捐贈的業者減稅優惠時,也應注意是否反而讓通路不思檢討如何減少食物浪費,反而浪費食物還可以減稅?

沈寶莉強調,剩食減量並非只有捐贈一途。盧志山更指出,剩食問題不是社會救助的一環而已,也是社會全體應該檢討生產過剩,也是業者的企業責任。至於社會救助,也不該是用剩餘的東西來救助,而是企業在源頭便所有規劃,提出部分物資作為社會救助。

郭建志表示,一般民眾印象都是量販店就是賣大包裝,但以大潤發而言,以大數據分析等品項研究,研究不同客群的實際需求量,開發適當包裝,例如50元一份的肉類,就是要讓小家庭與單身者能在一兩餐之間食用完畢。他們售的商品數量,已經減半且刪減的多數都是大包裝。

食安辦公室「剩食管理行動」普查中

衛福部社工司司長李美貞澄清,此次立法的主軸方向其實是「實物」給付,來源不只即時食品,也可以是其他包裝食物、甚至其他物資。

目前食物銀行不管地方政府或是社福團體都已經在做,全台54萬人受益,法治化是為了把拼圖拼起來。此舉也將打擊貧窮與犯罪。當家庭不再貧窮,家暴等悲劇就將減少,而小孩子若能吃飽,也能有較好的認知能力,也減少走向犯罪的機會。

至於食物浪費的問題,李美貞仍是回歸廢清法,當然,此舉也可能帶動企業減少食物浪費,間接達到環保效果。對此環署廢管處處長蘇國澤則表示,政府的「食安辦公室」中,環署、食藥署、農委會也跨部會啟動剩食管理行動,計算即期、過期,或可能的食物廢棄量,更將訂出大量剩食流向和去處的管理方式,目前已經進行到第二批的普查。

蘇國澤認為,業者將剩食捐贈給食物銀行雖然必要投入人力去整理,但也少去了剩食成了廢棄物之後的處理費用,兩者相比之下,應是前者較為有利。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解決剩食問題 「實物給付」專章可望登場

延伸閱讀
>> 別把「過期但還能吃」的食物丟掉!美國議員提案改革食品日期標籤,盼大幅減少食物浪費
>> 別辜負賣不完的美味!丹麥惜食App:以平價販售餐廳剩餘美食
>>「用肚皮救地球」:她將賣不完的食材化為創意料理,來客隨喜付費共享剩食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