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使用綠電不用投資幾百萬:「陽光伏特家」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萬元便可成為合夥人

2017.03.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台灣第一個太陽能廠募資平台「陽光伏特家」說,不只機率遠比想像的低,最低投資門檻也只要1萬元出頭,目前內部報酬率維持6%以上,歡迎大家一起來成為太陽能電廠的合夥人。
 

數位時代/吳元熙 (2017年3月20日)

群眾募資並非新概念,舉凡家電、遊戲、交通工具、廚具、軟硬體商品,皆可集眾人之財換取新商品出現。如果今天募資是為了蓋「太陽能電廠」,這又會是什麼概念?

自己的太陽能電廠自己蓋

陽光伏特家是一個專門集資蓋太陽能電廠的專案平台,消費者能在網站上自由挑選喜歡的電廠標的,以每片太陽能板為單位購買,成為電廠合夥人。

由於太陽能板需要蓋在建築物屋頂上,以平台裡的「苗栗油桐二號」為例,總共可分割成40片,每片最低價格13,630元起。消費者購買太陽能板後,就會從募資贊助者變成真正的「投資」者,等待每2個月1期的電費回收,直接進到指定銀行帳戶內。

「鼓勵生產綠電不應該有資金門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拿幾百萬、幾千萬出來。」

陽光伏特家執行長馮嘯儒說,過去參與太陽能廠建置方式,都是直接買「一整座」,如果連土地、設備一起買的話,花費經常破千萬,甚至上億元都有可能。因此,他心想若要讓更多人參與,或許可以將太陽能板逐片募集資金,用最小單位的方式加入,才會誕生陽光伏特家這樣的平台。

2016年10月起,陽光伏特家正式上線,截至目前有6件專案正在走,1件等待開案。其中4件已經開始分配電費,內部報酬率預估都在6%以上,平均在10年左右回收完成本,之後就能開始獲利。

「雖然投資太陽能不像股票市場這麼容易大賺,但是比起定存和儲蓄險,我們的投資報酬率還是很高的。」馮嘯儒認為,當消費者有賺錢,發現綠電跟自身的相關性之後,就會有更高的意願,推廣給身邊朋友,但他也坦言,「政府必須要有貫徹能源政策的決心。」

因為這也跟陽光伏特家的商業模式有關。他解釋,由於台灣正在大力推廣綠色能源,因此台電會跟太陽能電廠簽訂20年合約,依照能源局公布的電能躉購費率買回生產出來的綠電,「假設今年用一度電7塊錢收購,即使明年調整費率,也必須20年都用原價格收購。」

換句話說,除非政府不願意鼓勵民間生產綠電,否則投資太陽能會是相當穩定的理財方式。參與太陽能廠募資的民眾可以隨時透過網站追蹤發電情況,陽光伏特家則會從各專案中收取服務費。

找贊助者相對容易,空屋頂才難

不過截至目前,這樣的太陽能募資平台仍然尚未損益兩平。「我們是希望在6個月內達成這個目標。」馮嘯儒強調,雖然目前只有150多位募資客戶,但大多反應良好,目前都是免費口碑行銷的人選。相較之下,比起人的問題,「屋頂難尋」才是他真正擔心的事。

「尤其是北部屋頂非常難找。因為很多大樓屋頂產權分散,一個屋頂要說服40幾個人同意蓋太陽能板,光是時間成本就划不來。」馮嘯儒表示,要建置太陽能板有幾個條件:屋頂至少要有25坪、旁邊不能有更高的大樓遮住太陽、頂樓不能是違建。光是要同時滿足這3項,「有時候真的只能靠緣分。」

因此儘管北部地方政府的太陽能板建置補助比較高,會讓回收後的電價有較多利潤,目前仍然一屋難尋。

他強調,陽光伏特家以前都是自己提案找屋頂,雖然毛利高,可是推廣速度太慢了;現在他們找太陽能系統廠商配合,等於多了十隻手幫忙。「一般募資平台不會自己提案,但正這是我們最大的不同之處。」

太陽能變趨勢,只是時間早晚

馮嘯儒表示,等待空屋頂蓋好太陽能板,需要約半年時間,募資者卻只需要動動手指,不需擔心維修、設備損壞等風險,就可以變成太陽能電廠合夥人,雖然推廣很辛苦,但看到越來越多人加入,「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在他心中,太陽能發電的趨勢還會不斷向上。「石化燃料是會減少的東西,會少就一定會貴,太陽能一定會越來越便宜,黃金交叉點一定會很快來到,就是沒有賣電,未來自己省電也可以阿。」

儘管現在陽光伏特家只有為數不多的天使投資,但他們並不著急擴大現金流,反而希望能寫下里程碑。「我們的目標是在台北市擁有第一座小型太陽能電廠,名字就要叫天龍一號。」馮嘯儒笑著說。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定存不如買太陽能板」,台灣首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陽光伏特家

延伸閱讀
>> 人人都能參與的能源大計:台灣首家「綠電合作社」啟動,萬元即可入社
>> 印度將蓋全球最大太陽能電廠:從第三大碳排放國,變身第三大太陽能市場
>> 翻新屋頂對抗全球暖化:特斯拉推出「太陽能瓦片」,立志讓所有家戶擁有乾淨能源

當經濟學遇上社會學——以多扶為例,看社企面對市場的兩難

2017.03.20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多扶案例的迴響

新作坊36期電子報中,我們訪談並介紹了「多扶事業」這個案例。儘管創辦人許佐夫先生在訪談時指出,他並非刻意在經營一個名為「社會企業」的組織型態,然而毫無疑問地,多扶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是今日台灣社會企業的重要代表,受到許多的研究和討論(註一)。(延伸閱讀:「社會企業不一定是藍海、也沒有什麼神奇魔法」多扶接送用耐心堅守別人不做的虧本生意

多扶的社會企業特質,部分表現在報導中提到的一件事情:作為本業的復康巴士接送服務,實質上是在虧本經營的。多扶是在長期回應顧客需求、擴展各項服務,最終產生綜效的情況之下,才開始有盈餘獲利,用此來支持復康巴士的營運。在上次的訪談中許佐夫曾經提及,曾有國外企業有興趣資金挹注多扶事業,不過條件是多扶必須結束未獲利部門的業務,亦即包含復康巴士接送等項目。許佐夫先生表示,雖然條件很誘人,但是回想到創業的「初衷」,他還是拒絕了該項提案。

接下來兩個月中,我們和一些人討論了多扶的案例,收到各種不同意見。其中最有趣的異議,是來自經濟學的觀點。

一位企業管理博士指出「虧本經營」這一件事情,並不是企業該做的正經事;他認為多扶如果要盡到真正的「企業的社會責任」,反而是應該盡可能提高復康巴士服務的價格,讓它成為市場競爭的領域。


市場競爭:經濟學的進步理論

對於長期沈浸社會學等人文領域的我們來說,這樣的看法顯得相當突兀;而要理解這樣的觀點,我們必須探索經濟學的核心主張。

許多人都知道,經濟學自古典時期開始,就將市場競爭放在理論的核心。雖然在經濟大蕭條後凱因斯主義盛行,然而很快Hayek挺身而出,高舉自由競爭來對抗管制經濟,隨後Friedman更進一步試圖極大化自由競爭的市場理論,新自由主義晉身為主導的意識形態,塑造著今日社會的面貌。

經濟學如此鍾情於市場競爭,乃是因為經濟學者們深信,市場競爭是社會進步的核心動力。Hayek在他著名的作品《往奴役之路》一開始即提到,這是一種自發性的社會力量。經濟學構畫了這樣的圖像:為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存活勝出,個體就必須能夠做出創新、提供更好的服務。這樣便能讓消費者獲得更好的商品服務,提高生活水準、增進整體的福祉;社會因此得以前進,人類文明也向上提升。

相對地,在缺乏競爭刺激的情況下,商品或服務就會停滯不前,品質也是每況愈下。因此經濟學者強烈反對壟斷、補貼、計畫經濟以及社會主義,這些都不是透過自由競爭的方式來創造商品服務,也不會造成進步的效益。在這樣的觀點下,經濟學對於社會問題的一貫解決方案,便是「開放競爭」(註二)。

這即是前述管理學博士的批評。他認為多扶將其他部門的盈餘,拿來挹注、支持到復康巴士的核心業務上,其實也可以解釋成「削價競爭」的一種形式,阻止其他競爭者的加入。而就像經濟學理論所指出的,在沒有競爭又無利可圖的情況下,不管創業者懷抱多少熱情與責任感,復康巴士的服務也得不到提升。這樣的推論導出了如下的主張:多扶真正的「企業的社會責任」,應該是要讓復康巴士的服務能夠營利,創造出可以競爭的市場。自由市場的讓競爭機制取代企業主的個人價值,才能讓社會長期獲益。

多扶案例:經濟學的解釋

經過對話之後我們發現,與社會學注重「社會價值」的達成不同,經濟學則自「市場競爭」的觀點,來檢視社會企業的發展。社會企業進入市場之中,透過市場經濟來獲得達到社會價值所需要的資源,對此經濟學者傾向考察社會企業的運作,是否真的滿足市場競爭的基本模式。經由不同的邏輯解讀,多扶的案例即展現出不同的意涵。

復康巴士的概念,大約20年前便已經由劉俠(杏林子)女士自國外引入,台北市、台北縣(今新北市)政府委託伊甸基金會,開始提供定點公車與小型呼叫的接送服務,之後並擴展到全國各縣市。從經濟學的角度看來,公辦民營的模式其實限制了相關產業發展的可能性。

首先,公辦民營代表政府單位與業者制訂契約、向業者購買服務,成為企業的獲利來源,政府基於治理與政策的考量,並非由供需雙方的立場進行採購,造成市場的扭曲。例如基於行政區的劃分,復康巴士在早期運作時限制了跨縣市運輸的程度,避免引起縣市間負擔經費的爭議;此外因政府採購以社會福利為目的,也必須將搭乘資格限制在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對象上。自政府的角度來看,這些都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卻與企業營利的目標不同,扭轉了經營的方向。同時政府是市場上唯一的購買者,業者成為市場的壟斷者,業者僅需要滿足政府的要求,沒有回應顧客需求的急迫性,降低了創新的誘因。

在訪談多扶的過程中,曾經提到關於「班次」的例子,是一個有趣的例證。為監督採購合約的確實執行,政府會檢核業者的載送「趟數」與「里程數」,避免有造假的情況產生;而為了確保「趟數」的真實性,復康巴士的服務最好採取預約制,也方便業者提早排班。然而,實際運作裡,預約的乘客可能因為種種原因,最後仍臨時取消班次,這時就會出現空有「趟數」卻沒有足夠「里程數」的奇特情況。業者為避免資源的空轉損失,此時最好的作法,就是在空車的情況下繼續完成預定的行程,滿足「里程數」的需求來向政府請款。

市場運作的邏輯,可以說是截然不同。企業沒法要求取消預約的乘客付費,它必須再去搭載其他的乘客,才能彌補損失的這趟行程。企業因此不能僅採用公辦民營的預約制,必須要能接受臨時需要搭乘的客戶;這進一步要求企業建立有效率的「排班」制度,可以快速調度閒置的車輛,盡可能地創造出利潤來。

這樣的差異貌似並不大,但是在現實中,卻已經足夠成為創業的契機。許佐夫先生即是因已經九十多歲的外婆跌倒受傷、需要輪椅代步,卻不容易預約到復康巴士,才創立了多扶接送,成為台灣第一間民營復康巴士的業者。

社會企業面對市場的兩難

經濟學根據效率的概念,解釋了多扶企業的形成;但是復康巴士接送服務仍然是倚賴創業者的熱情、虧本經營的事業,因而經濟學認為整個市場建立的過程依舊尚未完成,無法有效引入競爭的機制。

依照目前的營運狀況,可以預見一旦多扶事業如果真如前面所言,決定先自虧本的復康巴士抽身,專注經營能夠獲利的部門時,短期間很可能沒有其他的單位會願意接手市場,經濟學的批評因此是有其道理的。然而如果深入去探究相關服務產業的營運結構的話,我們也必須說現階段要求社會企業在這些服務的營運中獲利,明顯是困難重重的,關鍵在於政府以補貼的方式介入的福利服務。

以正在進行的高齡政策的補貼為例,當一般家庭要申請居家服務的照顧時,他必需支付一小時60元的自付額;若這家庭處於中低收入2.5倍、符合請領身心障礙者生活補助費的條件的話,一小時則需支付20元;最後,如果他是中低收入戶1.5倍至低收入戶的話,自費部分全免。然而政府實際規定的居家照顧的服務費用,其實是一小時200元,中間的差額由政府加以補助(註三)。

這樣的支付結構,讓台灣的社會企業陷入兩難的困境中。一個要投入相關服務的社會企業,它必然難以跟消費者收取全額的費用(政府的補貼也讓一般民眾對「服務」品的價格定位,產生很大的誤認);相反地,它必須大量依賴政府的補貼,將心力放在回應政府的政策條件,而不是全力傾聽社會的需求。如此一來該組織也就不是完整自市場獲得資源的「社會企業」,將會具備更多政府「外包單位」的特質。

引入經濟學的思維後,我們發現社會企業面對「市場競爭」這個議題時,有著更多值得探討的地方。在36期電子報中我們指出,創業中的社會企業不見得需要顧慮價格競爭的問題,更重要經由傾聽、回應需求,在社群中深入紮根。這模式的建立在創業者的初衷上,電子報也提出了「莫忘初衷」的呼籲。然而,經濟學則建議我們思考市場競爭、本業中利潤的必要性,不能一眛地依賴社會企業創業者的熱情直到最後耗盡。關於激勵機制的問題,恐怕是當社會企業站穩腳步之後,還需要更進一步思考的方向。

註一:青年創業圓夢網、社企流等網站都將多扶事業列為社會企業的代表。
註二:有一派對經濟學的批判認為,經濟學並不如他們所表現的那麼擁護自由競爭,反而是在創造各種阻礙競爭的障礙,實質地擁護壟斷。年鑑學派的Fernand Braudel便認為,資本主義其實是在自由競爭的市場之上,構建出來不透明的壟斷結構。
註三:本文內所引用之長期照顧的各項負擔表、簡單的支付分攤表等資訊,可點選連結檢視。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回應與對話:市場競爭才是「社會責任」?

延伸閱讀
>> 無障礙道/大甲媽遶境 專車服務輪椅族
>> 金融業也可以成為「良心產業」:用公益創投達到公益、投資、形象三贏
>> 給長者安全自由的晚年 長者安居協會结合科技提供創新服務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