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吃一口冰、配一個環境故事——台南老冰店第三代創業,讓冰淇淋化身「環境代言人」

「1982法式冰淇淋」是第二屆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1982法式冰淇淋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林冠吟

台灣俗諺說:「第一賺去賣冰,第二賺做醫生。」這句話用在近幾年的台南可說是相當合適,例如正興街的冰淇淋店,假日時總吸引大量觀光客前往購買,同時有越來越多的冰淇淋店也正加入這個市場。

但在這股賣冰風潮裡,有間冰淇淋店堅持走不一樣的路──強調為環境代言,所使用的食材都要友善環境。

祖孫傳承:從爺爺的「藍鷹冰菓室」說起

走進位於台南巷子裡的一間透天厝,「1982法式冰淇淋」的創辦人吳書瑀正在準備製作冰品,她從冰箱裡拿出雞蛋,細心地分離出蛋黃與蛋白,接著加入砂糖後快速攪拌。

在廚房忙進忙出的她,同時不忘向我們介紹這些食材,例如:雞蛋是來自人道飼養的蛋雞場,鮮奶則採用鮮乳坊的小農鮮奶 ,而添加在冰淇淋內的水果也大多購自採用自然農法的農民。(同場加映:從不喝鮮奶到共同創辦「鮮乳坊」:郭哲佑用「破壞式創新」,打造獨一無二的鮮奶品牌

為什麼製作冰淇淋,還要兼顧到環境呢?

吳書瑀表示,這一切可從爺爺的冰店「藍鷹冰菓室」說起。「我從小成長在相當重視食物的大家族,爺爺自1970年代引進冰淇淋機器,開始製作歐式冰淇淋。」她說,後來小學畢業那年,爺爺的冰店也結束營業,她發覺自己並不喜歡吃市面上的冰淇淋,長大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其他的冰品多了化學添加物的因素。

除此之外,大學時代經常擔任環境志工的她,發覺身邊的人總會把環保與嚴肅畫上等號,這個觀察讓她開始思考,如何才能讓環保變得有趣。

2011年,當她再次返回台南,著手整理當年爺爺留下的空間,她心想:何不利用這個空間,把自己想做的環境保護與冰淇淋串聯起來呢?

守護環境,從食材的選擇做起

吳書瑀認為,農夫是最靠近土地與環境的職業,因此只要農夫願意以友善環境(不使用農藥與化學肥料)的方式耕作,就可以讓生態系恢復,達到環境永續、農夫身體更健康、消費者也能吃的安心的三贏局面。
 
「4、5年前,當時市面上提供友善環境食材的供應商並不多,所以找不到材料的時候,像是果醬,我就自己動手做。」憶起當年創業心情的吳書瑀說。

直到近幾年台灣社會開始關注食物安全的議題,有越來越多農民和供應商投入參與,現在吳書瑀挑選食材的選擇比以往更多元。吳書瑀表示,她在選用蔬果時,會以有機、無毒、或綠色保育標章這3類為原則,不僅會看產品標示,更會花時間去了解農夫耕作背後的理念。

由於她對於食材的堅持,也吸引到理念相同的夥伴,例如秀明自然農法的農夫就曾稱讚她的冰淇淋,能夠把水果的原味保留起來,也有台南知名的甜點店指名要與她合作推出抹茶口味的冰品。

然而,吳書瑀也坦承以友善環境的水果為食材,確實將成本提高許多,「甚至曾經做過一種口味是賣一個、賠一個。」問她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經費在購買友善食材,吳書瑀則反問:「你要把錢花在看醫生,還是吃飯上面?」為此,她想用行動支持以友善土地耕種的農民。

環保,就是要好玩!

吳書瑀觀察目前台灣許多組織在談論環境保護時,在方法和語言上多半與大眾較有距離感, 而她認為,老少咸宜的冰淇淋正是拉近距離的好媒介。

舉例而言,今年她與另一個關注友善動物防治的團隊「博威鳥控」(註一)合作,推出「獼猴愛吃」的冰淇淋口味。當他們在一個研討會的現場端出冰淇淋時,便立刻吸引許多參加者駐足。

她解釋,表面上這只是一個以水蜜桃和柳丁製成的水果口味冰淇淋,但它的特殊之處在於,食材中的柳丁是來自雲林一家果園的「猴子柳丁」,相較於其他果園處理猴害的方式,「這家果園標榜先讓山坡附近的猴子飽餐一頓後,農夫再來採收剩下的柳丁去販售。」

「其實消費者一開始只是想吃冰,但接著會覺得名字很有趣,進而思考什麼是獼猴愛吃的水果?」吳書瑀就這樣利用一球又一球的冰淇淋,啟發讀者思考環境議題。

冰淇淋對她而言,是一個傳遞環境知識的媒介,「我們希望與長期投入議題的環保組織合作,將他們的知識用淺白的方式呈現,讓更多人可以觸碰到這些議題,」最終希望翻轉大眾對於「環保等於無趣」的想法。

(同場加映:「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博威鳥控用生態知識和管理工具,讓人類與野鴿和平共處

「環境代言人」尋求志同道合的夥伴

創業6年的過程中,團隊也試著發展出其他服務,像是空間租借、和秀明自然農法合辦農夫培訓課程等。但憶起創業的過程,她思索後表示,未來最迫切的挑戰,會是團隊經營和員工招募,「因為在台南社會企業的風氣並不盛行,要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並不容易,」而這也是她在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中學習最多的地方。

吳書瑀對於社企流舉辦的創業營中,要創業者們借眾人之力攀上高牆的訓練課程,印象很深刻。「因為我很怕高,所以那是我最不可能辦到的事。」而那次經驗讓她體會到,團隊間的信任關係,可以讓人有勇氣去做自己原本不敢做的事。

訪談接近尾聲時,我們一起走出透天厝,同條巷子還有幾間個性咖啡廳,談起下一步,她笑著說,接下來的任務是開始尋找有共同理念的夥伴,再來是把1982法式冰淇淋的空間經營起來,並且讓它成為消費者一旦提到好吃的冰淇淋,就會立刻想到的品牌。

註一:博威鳥控也是本屆社企流iLab培育的創業團隊。

特別企畫:社企創業者的一日都在做什麼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圖表製作:郭潔鈴

社企流第二屆「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由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等贊助設立,提供種子獎金、培訓課程、諮詢輔導、交流媒合等資源,協助剛起步的創業者驗證想法和持續成長,站穩其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哩路。

延伸閱讀
>> 顛覆剩食印象:七年級女孩創「扌合生態廚房」 推出零浪費美味
>> 日本媽媽將醜蔬果製成「可以吃」的野菜蠟筆,讓孩子一起減少浪費、認識食物最原始的顏色
>> 把剩食「賣光」的國民女英雄:5年來與全民合作,成功減少丹麥25%食物浪費

中國共享單車模式起飛?單車數量倍增,管理難題成企業隱憂

共享單車模式正從中國興起,許多新創團隊如「摩拜單車」、「ofo單車」,紛紛獲得大量的資金支持。但當中國創業家站在雄厚資本上,盼望成長機會時,單車亂停、或使用者破壞車輛的問題,正逐漸成為左右企業成敗的隱憂。

整理/林孟正、劉易軒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自從2015年「無樁型互聯網共享單車」(以下簡稱共享單車)概念(註一)在中國北京數所高校興起後,資本家紛紛開始投入這塊新興市場。

共享單車解決中國城市地大物博、尋找單車停放點不易的問題。根據壹讀報導,無樁型自行車租借方便,消費者僅需下載APP註冊後,找到離自己最近的共享單車,掃描二維碼後即可使用,每使用半小時僅收費人民幣1元(約台幣4元);而到達目的地後,使用者僅需將單車停放在路邊的單車停車格並鎖上,即完成「共享」,省去尋找固定停車點的時間。

便利的共享單車市場正快速成長。中國第三方數據研究機構比達諮詢日前發佈的《2016中國共享單車市場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共享單車市場整體用戶數量已達1,886萬,預期2017年用戶規模保持大幅增長,年底可望達5,000萬用戶規模。

根據澳門日報報導,目前ofo和摩拜2家企業瓜分9成共享單車市場,其中ofo單車投放量最多,達到80萬台,市場佔有率51.2%;摩拜單車則是60萬台,市場佔有率40.1%。

然而,根據北京新浪網報導,共享單車倍增造成管理不易。目前,共享單車行業較為常見的問題主要集中在車輛質量、押金延退還、車輛亂停放不便管理、人為破壞和安全風險等方面。例如,在一些城市的共享單車被人擅自侵占,如果使用者想用車,還需要先付給「管理者」1元人民幣(約台幣4元)看車錢。

此外,並非所有共享單車業者皆一帆風順,根據自由時報,中國新創業者Kala單車,在1月底2月初分批投放600多輛單車,供民眾使用,沒想到單車的丟失率達到了76.5%。Kala單車投資人更因此宣告撤資,該公司只好收回全部車輛,等待新的投資人。

根據每日頭條報導,共享單車雖然提升了大眾交通的便利性,但因為企業為了擴大自身市場的影響力,完全不考慮盈利情況大量投放車輛,將原來幾人共用1台車的共享概念,變成1人選好幾台的現狀。目前中國的共享單車產業發展,雖然資本的挹注對其幫助大,但其發展速度仍受制於產業自身的發展情況。

核稿編輯:林冠吟、郭潔鈴

註一:無樁型單車不同於台灣的U-BIKE需要定點還車,它可以放置路旁後離開,利用互聯網的概念,可隨時使用手機APP偵測離借戶最近的單車來騎乘,為另一共享的概念。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不塞車的都市網!Google用大數據打造智慧城市
>> 全球共享經濟趨勢:是創新、還是走回原點?
>> 共享取代購買! 倫敦「借物館」開張 家電、登山包百元借回家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