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夏季嚐鮮!波特蘭手工冰品推出「剩食冰淇淋」,預計每月搶救2000磅食材

2017.05.20
瀏覽次數:

波特蘭手工冰淇淋品牌Salt & Straw常與當地農人合作,推出以在地食材為靈感的冰品。今年6月,他們即將以「剩食」征服饕客的味蕾,讓那些看似「沒有用處」的食物重返主流。

整理:黃詩絜

想像一球淋著棉花糖醬的巧克力冰淇淋,或是一客草莓冰淇淋佐蜂蜜陳醋和黑胡椒……千萬別懷疑,這些新奇的口味都是來自波特蘭的手工冰淇淋店Salt & Straw的傑作。

Tyler和Kim Malek共創的Salt & Straw,每個月會結合不同性質的食材,製作成季節限定口味。舉例來說,你可能會看見發酵口味、老麵、魚露和發酵蜂蜜的組合,而這也吸引波特蘭人挑戰自己舌尖上的舒適圈。(同場加映:吃一口冰、配一個環境故事——台南老冰店第三代創業,讓冰淇淋化身「環境代言人」

今年6月,Salt & Straw決定以他們要呈現的,以「剩食」為亮點,推出以會被丟在垃圾桶為食材的限定新口味!

拿即將推出的蘋果醬佐香料萊姆冰淇淋為例子,蘋果醬的香料就是來自當地酒商製作香料酒的食材。Salt & Straw會將曾經浸泡在萊姆酒的摩洛哥乾胡椒、錫蘭肉桂、墨西哥香草和加州橙皮再次混入奶油,加入蘋果醬中。不只如此,蘋果醬的蘋果也是以因碰傷而差點被丟棄的醜水果製成。

除此之外,熱愛開發新口味的Salt & Straw也在號稱精釀啤酒之都的波特蘭回收釀酒後的穀物和麥芽,取出甜味,碾碎成粉狀,再與當地農場合作,將豬隻加工成培根,製成由糖漬培根及糖漬麥粕混和而成的巧克力餅。

「我們真的很訝異原來在美國就浪費了40%的食物,但這座城市卻仍然充斥著沒東西吃的孩子。」Salt & Straw的共同創辦人Kim Malek在受訪時對Fast Company這麼回答,如果能有效利用食物,就能解決人們挨餓的狀況。

這次他們與致力於挑選剩食,分送食材給挨餓民眾的非營利組織Urban Gleaners、Portland Fruit Tree Project密切合作。 「如果能運用在6月的菜單釋出訊息,傳遞剩食和合作組織的故事,就能讓消費者和社區更加支持這些組織和他們所致力的事物。」

另一位共同辦人Kim Malek這麼說。「我們想要表達的是,醜蘋果雖然在外觀上不吸引人,卻不代表它不美味,或是應該被丟棄,我們還是能有效運用這些蔬果。」

如果天氣暖和的時候,Salt & Straw每個小時大約有100個造訪人次。這家獨立的小型手工冰淇淋品牌預估6月就能救回大約2000磅重的食物。(同場加映:日本媽媽將醜蔬果製成「可以吃」的野菜蠟筆,讓孩子一起減少浪費、認識食物最原始的顏色

「我們現在就是與許多公司合作,證明這是可行的。Salt & Straw會以合理的價格跟農人購買過熟的草莓,證明這些食物真的能被利用,而且跟消費者說,使用差點被浪費的食材是可以做出有趣又好玩的食品!」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別辜負賣不完的美味!丹麥惜食App:以平價販售餐廳剩餘美食
>>「用肚皮救地球」:她將賣不完的食材化為創意料理,來客隨喜付費共享剩食
>>「蔬菜版」醜女大翻身:兩個女孩將歪瓜劣棗做成美味點心,帶人們挖掘食物的「內在美」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人們想被葬在冰冷的棺材,還是美麗的樹林裡?美國「綠色喪葬」讓亡者成為環境的守護者

2017.05.15

編譯:黃思敏

大部分的人對於自己的後事也許不會想得太多,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綠色喪葬」組織與新創的出現,人們也開始意識到:「如何被埋葬」與「如何活著」同樣重要。

「當親屬往生後,那些需要爭取後事決定權的人們,通常會考慮較多的(喪葬)選項。」綠色葬喪委員會(Green Burial Council)的執行長Kate Kalanick表示。

現今人們有越來約多元的喪葬選項,以火葬為例,自從火葬於60年代被天主教會認可後,選擇火葬的人口持續穩定成長。

根據荷蘭2011年的一項研究,不同種類的喪葬皆對環境造成諸多影響,包括:碳排放、甲烷排放及土地使用等。然而,火葬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大約是傳統喪葬方式的一半。

傳統的喪葬方式對環境造成許多長遠的負面影響。

讓亡者成為森林的守護者

一間創立於2015年的美國新創「Better Place Forests(意譯:森林樂土)」結合了火葬來保育森林,團隊在北加州的海岸買了一大片紅木森林,並讓有意願的個人或家庭將骨灰安葬於此。

「我們的目標是找到這座城市附近最美的一塊土地,然後保護這塊土地。」森林樂土的共同創辦人Sandy Gibson表示。(同場加映:不讓「龍貓森林」成為逝去回憶:搶在財團前買下森林,他們守護故鄉長達半世紀

森林樂土不在森林裡建立墓園,僅在森林裡灑下亡者的骨灰。客戶花625美元(約2萬元台幣)就可以預訂一棵紅木旁的空地,或者花更多的錢替全家人買下一整棵樹。

其他新創組織則是發展出更高科技的喪葬選項,例如一間義大利的新創「Capsula Mundi(意譯:膠囊世界)」則是設計出可生物分解的蛋型膠囊來容納大體,膠囊埋入土中後可於上方種植樹木。雖然他們的概念還在研發階段,但即將先試行骨灰膠囊的版本。

讓往生者的大體滋養樹木。

安葬亡者,別讓環境陪葬

同時,另一種「生態葬(natural burial)」也興起,與火葬不同的是,生態葬主張保留完整的大體。安葬亡者時,則不使用防腐劑、棺木或水泥葬坑等,提供人們同時保有傳統土葬與火葬部份優勢的選項。(同場加映:靠大自然吃飯:日本「里山500選」,替子孫存下自然資本

「綠色喪葬並不是什麼新事物,在美國內戰(civil war)前人們都是這樣安葬大體。然而內戰開始後,我們開始需要保存大體,讓往生於戰場上的男孩們可以被送回家鄉。」Kalanick表示。

生態葬除了致力於減少傳統喪葬過程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外,也提供了更實惠的價格。根據統計,美國傳統喪葬費用平均落在7千至1萬美元(約22萬至32萬台幣),生態葬則是5500美元(約18萬)。

然而,火葬或生態葬都面臨了一定的困境。火葬時,燃燒遺體時釋放出的汞會污染空氣及土地,再者燃燒遺體也耗費大量的能源。而生態葬也須面對運輸、冷凍及安置完整遺體的成本,使其難以規模化地執行。

「有許多取代火葬的好方法正在發展中,我們非常支持這些想法,當他們成為市場標竿後,我們也很樂意採納。」森林樂土的共同創辦人Jamie Knowlton表示。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A California Startup Is Using Ashes to Protect Forests

延伸閱讀
>> 如果今天就是人生的最後一天,你想說什麼呢?網友架平台,讓民眾練習告別
>> 執子之手,不與子偕老:日本「死後離婚」風潮盛行,終結無限上綱的妻職
>> 返鄉青年留埔里 創造心中的森林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