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只修不丟的咖啡廳」:這間維修咖啡集眾人之力,使珍愛物品重生

2017.02.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編譯:琪拉

如果你曾經想要趕快把壞掉的吸塵器修好,或是找出家裡檯燈不亮的原因,這裡有希望。全世界正興起一個活動,轉變人們「壞掉即丟」的個性成為「壞掉即修」。

活動是由維修咖啡(Repair Café)發起,這是由地方上的一群人帶著自家壞掉的物品聚在一起,也有擅長修東西的自願者參加。這樣的活動在全球將近30個國家都有,包括荷蘭。發起人名叫Martine Postma,自從第二個孩子出生後,她開始思考如何減少廢棄物,於是2009年她在阿姆斯特丹組織了這樣的活動。

無論是衣服、書本、洋娃娃、填充玩具、腳踏車、電器用品、椅子、珠寶、電子產品,只要是壞掉,無法操作的東西,只要你能拿到維修咖啡,就會有維修專家來解決。一位維修咖啡的工作人員說:「最有挑戰性及最有趣的地方是,你不會知道人們會帶什麼東西來修。」

不同地區的維修咖啡有不同專長的維修專家,像Paltz是位全國知名的洋娃娃專家,專門修補壞掉的洋娃娃。有些駐點還有「傾聽角落」,在那有心理學家駐守,因為傾聽也是一項修補的藝術。

維修咖啡聚集的地點通常是教堂的地下室、圖書館、社區活動中心、或是年長人聚會中心,他們鼓勵人們帶著一切珍愛但是壞掉的東西來修補,儘管並不保證一定會修好。偉克曼先生說:「我們可以保證的,是你在這裡一定會度過很愉快的一天。」

事實上,他們吸引了不少專家、退休人員、或是藝術收藏者前來當義工。「這是人的天性,人們喜歡讓別人知道他們的強項。當珍愛之物被修好時,你可以看到人們臉上感激與得意的表情。」偉克曼說。

對麗滋來說,維修咖啡是給人們一個機會抵擋用過即丟的消費文化。她說:「看到一個東西被創造出來的命運就是要丟棄,這讓我很難過。」她還說:「現今,很多產品並不提供在市面上可以替換的零件,因此只要東西壞掉,大家就只好丟棄。」

皮卡特女士,這位有四個小孩的單親媽媽,她的孩子分別是17歲、14歲,還有兩個11歲的雙胞胎。她很感激維修咖啡延長了她小孩的手機及手提電腦的使用壽命。「小孩東西壞掉,我不可能馬上就幫他們買一個新的,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她說。

在維修咖啡裡,除了幫人修東西,也讓人分享東西背後的故事。像曾經有個女士帶著一條銀色項鍊來找人修。項鍊上繫著一個小小的銀罐,項鍊的鎖鏈斷了。當工作人員告知那女士說專門修項鍊的人今天請假時,她竟開始哭了起來。原因是項鍊的銀罐裡有她過世的孫子的骨灰,他孫子在22歲時去世了,從此後她每天都帶著這只項鍊。

最後當她的項鍊被修好時,那女士終於破涕為笑,對他們來說,維修咖啡裡不僅修的是物品,還維修一個人破碎的心。

參考資料
At Repair Cafes, ‘Beloved but Broken’ Possessions Find New Life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只修不丟的維修咖啡

延伸閱讀
>> 千禧世代準備退休,永不嫌晚
>> 未來世界的工作方式
>> 風行歐洲 「修理咖啡館」首現台灣
>>「不需年年換手機」:Google模組化手機明年上市,讓你壞什麼修什麼!
>> 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博威鳥控用生態知識和管理工具,讓人類與野鴿和平共處

2017.02.14

「博威鳥控」是第二屆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博威鳥控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林冠吟

隨著杜昆盈的腳步,我們走進台中一間民宅,在裝潢新穎而氣氛明亮的大樓公寓中,卻有一個角落被野鴿糞便覆蓋著。公寓的主人向我們說明,以往他都是請清潔公司來,用水沖洗打掃此角落,但是這回他想嘗試不同的解決辦法。

「其實要做防治,最好是從預防開始。因為等到鴿子築巢後,要處理的就會更加複雜了。」來自「博威鳥控」的杜昆盈說,在環視周遭一圈後,他便從箱子裡拿出清潔工具,擦拭陽台,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野鴿防治。

從看蝸牛的小孩到創業者

這位有著黝黑皮膚,出場時總是穿著大地色系的衣服,腳踩運動鞋,一副隨時可以入山去進行生態調查的大男孩,是自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畢業的杜昆盈。他因為在校時期參與過孫元勳教授帶領的「鳥類生態研究室」,而開始接觸動物管理和野鴿防治,畢業後在教授的建議下創立博威鳥控,目前是團隊的執行長。而杜昆盈每次出任務時,在一旁與客戶溝通的是工業設計背景出身的林靖淇,目前負責博威鳥控的產品設計。
 
從沒想過要創業的杜昆盈,在接受採訪,談起組織營運面和未來展望時,語氣仍略顯生澀,時不時發出「唉,我不太知道如何表達,」然而一旦提到生態和鳥類知識,他就彷彿立刻變了一個人,侃侃而談各類猛禽和其生活習性的知識。
 
「我從小就很喜歡動物,我媽說我幼稚園時,其他同學都已經去排隊了,我還在看蝸牛,」杜昆盈說,從小就著迷於動物世界的他,自高中到研究所,皆以學習野生動物的知識為目標。從前想做的都是動物保育工作,接觸到動物管理後,他才發覺解決人與動物之間的衝突,其實更為重要,同時這項工作可以運用他以前所學的各種專長,因此決定踏入野生動物防治的領域。(同場加映:日本Bird Research設計「鳥類友好墊」:保護鳥寶寶又能讓便便不落地

用生態知識,為都市的鳥類尋找一條生路

博威鳥控原本的英文名稱是Bird Away Bird Yield,「Bird Away意思就是鳥走開。」杜昆盈言簡意賅地說。他進一步說明,以廣場上常見的野鴿為例,「全世界許多城市都有野鴿管理的問題。」
 
回頭看台灣的野鴿來源,其實與早年的賽鴿歷史相關。賽鴿在競賽時,必須飛行遙遠路程才能返回鴿舍,一場比賽下來總會有約1/3沒有順利返回的鴿子流落在外,成為城市或鄉村裡的野鴿。再者,「鴿子的原始生活環境是懸崖峭壁,因此都市大樓就是牠們很好的棲息空間。」杜昆盈補充。
 
雖然鴿子素有和平的美好象徵,但另一方面也為人類的生活帶來一些困擾。比如說,鴿群糞便中含有的新型隱球菌,會有造成相關傳染疾病的疑慮。「比起其他鳥類,鴿子的排泄量很大。」他曾接過一個板橋區大樓的案子,住戶家裡的冷氣機長年遭受野鴿糞便的襲擊,當住戶開窗通風時,空氣中總帶著排遺異味和鴿子的羽絨,嚴重影響到住戶的居住品質。
 
「除此之外,鳥禽身上帶來的禽蟎可能會造成人類的過敏現象,」杜昆盈回憶道,團隊曾接過一個小家庭的案子,因為有八哥在臥室裡冷氣機和建築物的縫隙中築巢,而禽蟎藉由冷氣風力散佈臥室中,導致小孩子陸續長出紅疹的過敏現象。

無論是造成傳染病或是環境衛生品質低落,甚至是鄉村地區的農業損失等,杜昆盈提及,過去台灣社會在處理這種動物與人類間的衝突時,因為追求執行率高,多半以防疫的心態來「滅除」。
 
他舉例說明,像是農損方面的防治處理,過去相關單位會用毒餌來滅除老鼠和禽鳥,間接影響到其他非目標動物。「但是這種做法是無效的,因為個體被殺死,還是會有其他個體來取代。」杜昆盈以過去所學的生態知識回應道。由於知道過去激烈的方法行不通,他與團隊提出一種和緩的管理辦法:

「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

 團隊使用國外常見的防鳥刺和防鳥網等動物管理工具,因地制宜地鋪設在鳥禽常出沒的區域,「不是用打或殺,而是物理性的隔絕,讓鴿子明白這不是適合牠生存的地方,」杜昆盈說。
 
至於防治效果的程度,則分成短中長期三種。短期是解決客戶眼前可見的問題,比方說把鳥巢移除和裝設防鳥刺;中期則是預先解決問題的潛在發生地區;長期的作法則是對未來的鳥群移動做預先的規劃管理,例如藉由野鴿節育,讓族群的數量下降。(你可能會喜歡:護鳥不用農藥 「老鷹紅豆」開賣

生態人的創業挑戰

團隊成立5年來,目前的業務仍有9成是處理野鴿防治,「因為民眾的需求其實很大,但台灣做這種較友善動物防治的公司很少。」杜昆盈說。博威鳥控的客戶不僅是大樓住戶,現在連大型的公司也找上門,例如高雄的台鋁生活廣場就曾經請博威鳥控協助執行野鴿防治,團隊也協助民間航空公司處理機棚的鳥禽問題。

業務的規模越來越龐大,但杜昆盈認為團隊目前依舊人手不足,需要同業及相關跨領域的人才投入參與。再者是,鳥類防治過程中需要使用到各種材料或是工程施作的專業能力,都是過去在生態領域的他所陌生的,因此他認為「如何在時間有限的狀況下請教專家,又把工程執行完善」都是挑戰。

「因為過去沒想過要創業,所以在接手後必須重頭摸索『何謂創業?』」杜昆盈說,為了獲得更多的創業經驗與資源,他參加了第二屆的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他認為,雖然目前坊間創業課程很多,但是內容幾乎大同小異。「像我這類必須短時間內學習如何營運公司的人,其實需要更直接的經驗傳遞。」杜昆盈表示,進到iLab的課程後,像是財務和行銷方面,都有更多講者面對面的經驗分享,讓他受益良多。

除此之外,杜昆盈坦言自己過去經營公司時,多半獲得的資訊是財務報告和營運資料,加入iLab後才有機會進一步接觸到社會企業的資訊圈,以及認識到社會影響力評估。這個經驗讓他感受到,「社會企業不僅是簡單的名號,」而是可以用謹慎的數據計算出影響力,並解決社會問題的企業。

從「鳥走開」到「鳥的道路」

提到博威鳥控接下來的發展,杜昆盈說短期會以野鴿防治和產品服務為主,未來會逐漸專注在規劃和研發,將勞務性的安裝工作與其他廠商分工合作。他期待藉此讓更多跨領域的工作者,例如水電師傅和室內設計師等,都能對友善的動物防治方法有所認識,如此一來便能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博威鳥控原本的英文名稱是Bird Away Bird Yield,意思就是鳥走開。之後,我希望能變成Birdway,鳥的道路。」杜昆盈認為,生態工作者應該要有更寬廣的思維,來解決動物與人之間的衝突,以打造一個共生的環境。這或許是他不同於大多數的生態系學生,畢業後到政府相關單位或是動物保育的非營利組織工作,反而選擇了創業這條路的原因。

特別企畫:社企創業者的一日都在做什麼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圖表製作:郭潔鈴、黃思敏

社企流第二屆「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由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等贊助設立,提供種子獎金、培訓課程、諮詢輔導、交流媒合等資源,協助剛起步的創業者驗證想法和持續成長,站穩其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哩路。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現場:建築師、科學家、性別運動推手都在這,什麼成就了半農半X的新農村人文風景?
>>「為什麼要在澳門建威尼斯、在花蓮打造小希臘?」看烏干達如何運用旅行,達到在地經濟與社區的雙贏
>> 優質概念零售商 推動環境教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