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給新手父母:機器人世代來臨! 4 種新概念設計讓你提前預備孩子迎接未來世界

當代的孩童生活已被智慧型手機跟 iPad 等行動裝置環繞,而未來,我們的下一代很有可能會成長於一個充滿著機器人的世界。 

編譯:林梅兮

「養育機器人世代」( Raising Robotic Natives )這項新計畫,由設計師們提出 4 種實驗性產品,以便在機器人普及化前,協助孩童形塑對於人工智慧的想像。該計畫的德籍設計師Stephan Bogner提到:「我們希望在機器人世代降臨前,先引起大家關注議題。我們相信如果能盡早提出討論,也許可以將未來發展引領到一個更好的方向。」

當代科技發展影響了年輕一代的生活方式,嬰幼兒將紙本雜誌誤認為是壞掉的iPad,9歲的孩子盯著螢幕的時間比睡覺的時間還多,青少年為了聊天傳訊息而徹夜不眠…。

「我相信有很多家長會想了解接下來將面臨什麼狀況」,Bogner接著表示:「許多家長只能勉強跟上科技跟孩子們的腳步,但其實本該由他們扮演指引孩子們善用科技產品的角色。」

不過現在依然有時間預備自己迎接機器人時代,設計師們認為現在正是時機引入一些「孩童友善」的機器人產品,並帶動人們思考應如何與機器人共存。

「護士機器人」可取代人力協助哺育嬰兒15到30分鐘,設計師希望藉由這項設計,促使人們去思考是否願意讓機器去取代這些親密時刻。另一項設計則是將機器人包裝為恐龍玩偶的布套,Bogner說到:「機器人世代將會成長於充斥著機械裝置的環境,我們想讓他們所接觸到的第一個機器人,保有童年玩物的樣貌」。

還有連孩童都可以輕易使用的緊急關閉裝置(kill switch),能一鍵關閉所有的機器人,設計師希望這款設計未來能像煙霧偵測器一般普及。而「我的第一個機器人」這本書,將闡述機器人歷史及其未來可能發展,其旨在引領思考學校該如何教育下一代有關機器人的知識。

除了緊急關閉裝置之外,其他設計皆公開授權使用,任何創客都可以在家自造給孩子們。他們認為藉由這些產品,能翻轉機器人世代面對機械的態度。Bogner表示:「多數人還是害怕周圍充斥著機器人的未來,其實一旦我們習慣了它們,或享受它們所帶來的便利,接受度就會提高。並不是說電影裡描繪有關機器人所帶來的災難情節都是錯的,但我們也不相信日後會是與機器人和樂共存的烏托邦,現實世界應該會是在這兩者之間所調和出的第三條路。」

資料來源
How To Get Your Kids Ready For A Future Filled With Robots

延伸閱讀
>> Baymax(杯麵)變身毛絨絨熊寶貝、現身兒童醫院?
>> 這個機器人將帶給重症病童超能力!不需出病房,也能「身歷其境」探索世界
>> 科技只帶來疏離感?3種陪伴型機器人,與你聊天排解孤單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想在屋頂裝太陽能,租屋族也辦得到!德國創新策略讓房客、房東、投資者都獲利

2017.09.01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2017 年 8 月 25 日)

德國漢堡一座綠藤攀爬的白色公寓 FRISE,40 多名藝術家租下公寓在此創作與生活,並打成藝術工作室與展示畫廊。屋頂上裝設的 32 塊太陽能板,裝置容量雖僅有 8.32 KW,卻是租屋族也能加入再生能源的指標。

德國長期鼓勵再生能源,鄉間屋頂到處可見太陽能板,但用電多的都市反而不常見。原因就在德國房屋自有率很低,法規限制讓房東裝設意願更低。為了讓綠能之路通往廣大的租屋族,德國政府與民間正積極打破關卡,FRISE 模式正是一個創造多贏獲利的一個嘗試。

租屋族想綠大不易 法規多、利潤低、意見更複雜

德國的房屋自有率約 5 成,在歐盟中列為最低,都市房屋自有率更低。只要房東不想裝太陽能,廣大的租屋族就難以加入綠電生產與消費行列。

房東不愛裝設太陽能原因很多,法規限制是其中之一。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專案執行樂夫勒(Stefan Löffler)解釋,依據德國法令,房東裝設太陽能板並將電力賣給房客,房東就變成發電業者。除了需要辦理發電業登記並與電力調度業者聯繫,還會因此失去租金免稅的資格。

除了法規限制,德國近年對綠電的保證收購價格也降得非常低,安裝屋頂太陽能不容易回本,更別提房東、房客間複雜的意願問題。

FRISE 的藝術家們對於投入綠電毫不猶豫。不過,如何在法令與利益的夾縫中,尋得投資業者跟房客都能獲利,並且不損及房東權利的模式?FRISE 與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展開試驗計畫。

租屋族的綠能路: 找尋房客與投資者的共贏模式

這計畫的重點是要找到各方都不賠錢、甚至能賺錢的商業模式,如此才能將經驗複製到其它租屋大樓。

首先,為了避免房東失去免稅資格,太陽能板的產權不能屬於房東。在 FRISE 個案中,由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向 FRISE 租用屋頂,成為太陽能板的所有人。

其次,要找到投資方與用戶均能獲利的模式。以 FRISE 的個案,向電網買綠電每度約 27 歐分,使用自家屋頂綠電只要  22 歐分,等於每度電便宜 5 歐分(台幣 1.7 元)。對投資者而言,賣電給政府每度電約 6 至 7 歐分,賣給用戶反而每度電可賺 16.6 歐分(台幣 6 元),這個價差就可以用來支付太陽能的建置成本與屋頂租金。估計約 15 年回本(註一)。

這個模式比較特別的是,賣電給政府很難獲利,必須盡可能讓用戶使用。因此裝置容量是以用戶白天的用電量為基準去設計,而不是越多越好。所以,FRISE 裝置容量僅有 8.32 KW。

德國立《房客電力法》去障礙  房客樂於加入綠電行列

一般而言,大樓住戶人多意見多,要達到共識並不容易。不過,住在 FRISE 的挪威藝術家哈根(Ole Henrik Hagen)表示,FRISE 住戶大會開會時,大家一致贊同這個計畫。

多媒體創作家哈根在德國居住已經超過 10 年,他謙虛地說自己對太陽能技術並不了解,只知道這對環境好,對房客也好。

哈根說,裝設太陽能板後,不僅感受到自己變成發電者,也會在太陽大的時候打開洗衣機,好好利用太陽能。

FRISE 太陽能板於去年 9 月裝設完成,目前約 85 % 太陽能直接供住戶使用,多餘的電力仍是送回到電網。

對於鼓勵租屋族加入能源轉型,政府也在努力。德國 2017 年 6 月通過《房客電力法》(Gesetz zur Förderung von Mieterstrom),鼓勵房東架設太陽能或小型發電設備,每度綠電可以得到 3.8 歐分(約台幣 1.35 元)的補助。據德國聯邦經濟及科技部分析,近 380 萬件住商不動產將因此法受惠。

政府與民間的努力尚在起步階段,能否創造租屋族投入綠能的新商機仍待觀察。

註一:以 FRISE 的個案,住戶買公用電網送來的綠電一度電約需 27.1 歐分,用自家屋頂生產的綠電只要 22.6 歐分,便宜了 5 歐分(台幣 1.7 元/度);對綠色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而言,賣電給公用電網每度電 6 至 7 歐分,賣給住戶可收到 22.6 歐分,等於賺了 16.6 歐分(台幣 6 元/度)。在太陽能跟系統建置,綠色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投資近 2 萬歐元,還要支付屋頂租金,估計約 15 年回本。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租屋族也能裝綠電 德新創模式讓房客、房東、投資者都獲利

延伸閱讀
>> 芝加哥打造出世界上最大的屋頂溫室,朝城市農場邁進
>> 太陽能路面正夯!荷蘭太陽能自行車道SolaRoad繼續擴建中
>> 使用綠電不用投資幾百萬:「陽光伏特家」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萬元便可成為合夥人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