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第一款用「海洋塑料」製作的洗髮乳瓶罐,讓你清潔頭皮也同時清潔海洋

編譯:郭潔鈴

如果你不喜歡一頭躁髮、掉在肩膀上的頭皮屑以及海洋中的塑膠垃圾,現在你能於洗澡時一次解決這3個問題。

美國的消費日用品公司P&G(Procter & Gamble)於今年1月宣布旗下產品—海倫仙度絲洗髮精的瓶子將能夠回收,且製造瓶子所需的塑膠有多達25%是從沙灘、海洋、河流等蒐集而來的「海洋塑膠垃圾」。

P&G宣稱這將會是第一個由回收的海洋塑膠垃圾所製成的洗髮精瓶子。

跨國企業一同對付海廢危機

「了解海洋中的塑膠帶來多大的災害是很重要的,因為塑膠會困住動物或被動物吃下肚,我認為人們不知道這是多大的危機。」與P&G合作製造洗髮精瓶的回收公司TerraCycle,其創辦人Tom Szaky如此告訴赫芬頓郵報。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至2050年時,海洋中的塑膠垃圾將比魚還多。每年至少有8百萬噸的塑膠垃圾排放進海裡,這就如同每分鐘倒入一台垃圾車的塑膠。(同場加映:海灘遊俠RE-THINK:用淨灘守護海洋,3年來清理逾32噸垃圾

海倫仙度絲的「海洋塑膠」瓶將於今年夏天在法國上市,未來P&G計畫將此產品推廣至其他國家,並將「海洋塑膠」技術應用到旗下其他護髮品牌,例如潘婷。

P&G每年售出5億瓶的護髮產品,並計畫於2018年時,讓每個塑膠瓶的25%由海洋塑膠垃圾組成,若這項承諾成真,預計每年將用掉2600噸海洋塑膠垃圾。

海廢回收應用廣 能做野餐桌或運動鞋

儘管大部分洗髮精和潤髮乳的瓶子已能被回收,甚至有些瓶子也是用回收塑膠製成,但「海灘塑膠」瓶是第一個用回收的海洋塑膠垃圾製造的洗髮精瓶。Szaky表示,海洋裡的塑膠垃圾非常難以回收,因為它們散落在各處,且塑膠中時常裝滿其他垃圾。

根據Szaky的說法,將海洋塑膠垃圾再製成塑膠瓶是個相當繁複的過程--先是由數百名非營利組織的志工從海灘、港口或其他水源收集塑膠垃圾,TerraCycle再將收集而來的塑膠垃圾分類,將高密度聚乙烯(HDPE)交給P&G製作成塑膠瓶,剩餘的塑膠垃圾則交給非營利組織製作長椅或野餐桌。

P&G並非第一家試著用自家產品解決海洋塑膠垃圾的公司,主打環保清潔用品的美則(method)已用海洋塑膠垃圾來製造洗手乳的瓶子多年,而Adidas也在去年推出由海洋廢棄物製成的運動鞋。(同場加映:世界首雙「回收運動鞋」年底在台上市:運動品牌與環保團體合作,以創新呼籲海洋保育

任何人都能為減少海洋中的塑膠垃圾出一份力。「確保你做好回收,並且參與在地的海洋保護協會,為清潔海洋付出努力。此外,更要在消費前三思,只買必需品,因為消費主義是許多環境問題背後的主因。」Szaky表示。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 第一款「環保洗衣袋」誕生!超細網目,防止塑膠纖維流入海洋
>> 海底垃圾竟比預估多10倍:「海洋吸塵器」創辦人延長計畫,預計10年清除太平洋垃圾帶
>> 市售的環保水壺真的「環保」嗎?來自荷蘭的Dopper水瓶,從裡到外都落實環境永續

「川普輸給了企業社會責任」:穆斯林禁令使社會倒退,卻激起企業CSR的大躍進

2017.03.09

編譯:黃思敏

近10多年以來,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以下簡稱CSR)逐漸受到主流消費者的重視。然而犧牲利潤,曾是站在前線帶動這波趨勢的企業,必需付出的代價。時至今日,我們見證CSR領袖們屢屢在商業與社會環境之間,優雅、高明地創造出雙贏局面。

自今年1月底,美國總統川普宣佈暫停7國穆斯林公民入境的行政命令。這項行政命令攸關企業最重要的人力資產,因而激起了新一波革命性的CSR演進。

抗議川普禁令的民眾高舉海報。

大部分的公司都強調自身的企業文化使人成長、工作環境友善正向。然而,當政府威脅要阻撓特定員工正常工作,CSR頓時成了焦點,同時被賦予新的意義。許多公司不得不採取緊急的行動,為的不僅是社會利益,更是為了企業自身的利益。

科技產業站上了這新一波企業運動的前線,包含Google、Lyft和數百家企業,迅速的表態反對美國這項本質為宗教歧視,更直接深遠地影響商業運作的政策 。(同場加映:這款澳洲手遊將玩家設計成「受害者」,真實感受種族歧視帶來的傷害

在過去,CSR是為了幫助企業以外的人事物而產生;然而這次,企業卻是被迫主動回應這項突如其來的政策。若企業選擇隔岸觀火,那麼他們很可能會因失去最有價值的員工,而損失慘重。

若你在1月底上網搜尋大企業聲援難民的相關行動,其中TripAdvisor是最容易浮上檯面的企業之一,其承諾每年捐出上百萬元,以支援全球各地的重災區。

我們看到上百家企業CEO在一夜之間,為基本人權挺身而出、反對宗教歧視,並且集體要求政府撤回該項行政命令。一直以來身為「自覺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註一)」領頭羊的星巴克,目前也承諾將僱用1萬民難民員工。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30000572@N03/16311586215/in/photolist-qRp9i6-CGnw

不久前,多數的企業領導人都選擇與公共政策保持距離,以示中立,避免得罪與企業持相反意見的消費者。雖然川普的行政命令造成了許多負面效應,但是看到科技產業的巨頭紛紛化身為難民忠實的擁護者,仍是值得欣慰的。

當美國的企業極有可能失去其最有價值的員工,CSR和政治運動間分明的界線瞬間模糊,使國家首要的企業主在政治議題上,遠比以往更活躍。

然而在這歷史性的敏感時刻,與這波CSR新趨勢逆行的企業將付出代價。以Uber為例,當紐約計程車司機聯合會於1月28日在甘迺迪機場停運,以行動抗議川普禁令時,Uber卻在該區照常運作,因此引發了用戶「刪除Uber(#DeleteUber)」的運動。

社群媒體掀起了一波刪除Uber的風潮。

美國總統川普明顯輸給了CSR,他的行政命令也無心插柳地造就了美國史上,也許是業界領袖最大規模、聲浪最大的一次反動,更催生了企業責任邁向新紀元。(同場加映:「想要在宇宙中留下刻痕,就要改變世界!」B型企業 在亞洲打造良善經濟

傳統CSR計畫多半侷限於幫助社會上的弱勢族群,然而新一代的CSR則是更進一步地支持使公司得以成功的那些幕後推手。

也許我們要感謝川普總統,喚醒了沈睡中企業巨頭,而CSR也將進入歷史新頁。

註一:自覺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主張企業經營不應以獲利為唯一目的,應考量顧客、員工、供應商、投資人,乃至社會、自然環境等各方利害關係人的利益。(來源:哈佛商業評論

核稿編輯:陳怡臻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跨性別者也有權利在寺內禱告」這個組織不畏壓迫,創立巴基斯坦首座友善「LGBT」的清真寺
>>「B型企業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共好才能走得遠
>> 成為「亞洲矽谷」之前,台灣科技業不妨先效法Google、蘋果、微軟三巨頭,點亮身心障礙議題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