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日本媽媽將醜蔬果製成「可以吃」的野菜蠟筆,讓孩子一起減少浪費、認識食物最原始的顏色

一位住在日本青森縣的設計師木村尚子,在成為媽媽後,發現菜市場有許多蔬果只因賣像不佳就被丟棄,於是,她便利用自身的設計專長為這些醜蔬果大變身。

文:陳怡臻

回想一下,我們是否常在菜市場看見許多黃掉、爛掉的蔬果被棄置一旁?殊不知這些看似無用的醜蔬果,其實還有大用途。

在日本,就有位年輕媽媽突發奇想,將菜市場或家中的廢棄蔬果再製成天然、無毒且不會過期的彩色蠟筆,才推出一年就熱銷3萬份,讓廢蔬果重獲新生,也減少了對大地資源的浪費。

年輕設計師當媽,發揮天分將「設計」帶進廚房

青森縣是日本的農業大縣,每年產出的山藥、油菜、大蒜、櫻桃等特色農產品,數量都高居日本國內前2名,糧食自主率排名第4,僅次北海道、山形縣和秋田縣;但相對地,該縣的糧食報廢率的排名也是數一數二。

2013年,一位住在當地的設計師木村尚子,在剛成為新手媽媽、到市場買菜時察覺這個問題。她發現市場有許多因賣像不佳就被丟棄的蔬果,但這些蔬果不僅還能吃而且非常新鮮,於是她開始思考如何透過自身專業,喚起消費者對食物浪費的重視。(延伸閱讀:你會大排長龍買過期食品嗎?丹麥「剩食超市」讓顧客省下大筆錢,同時減少食物浪費

於是身兼設計師與母親雙重身分的木村,決定把「設計」帶進廚房。她發現,這些蔬果醜歸醜,顏色卻非常繽紛,很適合製成蠟筆。她將各種顏色的蔬果磨成粉,再加入廚房常見的米糠油,製成百分之百還原蔬菜顏色與氣味的「野菜蠟筆」。這些蠟筆因為製作原料原本就能吃,即使孩子誤食也不怕危害身體。

比起市售以固定顏色量販的化學蠟筆,天然的野菜蠟筆會因每次蔬果熟成狀況不一,隨機展現出如青蔥色、南瓜色、胡蘿葡色、栗子色等各種少見的蔬果顏色。不只顏色新奇,氣味也是,孩子們塗鴉時更會聞到不同蔬果的氣味,進而更認識食材,並從中理解珍惜資源的重要。

初登場就獲廣大迴響,進而與在地老文具店合作、成立品牌

有了產品,木村決定到市場試水溫。2014年她先是參加了「東京國際禮品展」,並推出少量商品試賣,沒想到這項創新竟成為展場亮點、獲得許多媒體關注,所有蠟筆也在兩週內銷售一空,對剛起步的小品牌而言,算是交出一張不錯的成績單。

這些迴響,加深了木村持續研發野菜蠟筆的心念。

為了實現理想,她在同年9月成立了「水色有限公司」(Mizuiro),除了繼續使用當地的廢蔬果製作蠟筆,也找到在地老店「東一文具行」合作開發、協助銷售,將天然的野菜蠟筆的計畫發揚光大,也讓原本經營不善的傳統文具行找到發揮空間。(延伸閱讀:食在揪甘心!這家餐廳不僅化「即期蔬果」為桌上美味,也照顧社區弱勢的三餐溫飽

加入新生力軍後,野菜蠟筆持續受到市場歡迎,推出1年就銷售超過3萬份,並連續推出多款不同系列的蠟筆組。同時,這些產品也屢獲獎座肯定,3年來橫掃了日本8項商業設計、農業與環境永續獎,叫好也叫座。

堅持只用廢蔬果製作,讓使用價值大於販售價值

隨著銷售量與知名度提升,也出現部分質疑聲浪。有些人認為,木村將能吃的食材拿來做成蠟筆太浪費。

面對質疑,木村重申「所有回收蔬果都是『規格外』的作物,多來自被丟棄的歪裂、醜陋或因損傷而無法流通販賣的蔬果,減少浪費的初衷不會變。」同時,她也繼續透過這個模式開發符合理念的新品。

她的回應能否被接受,看市場的反應就知道。目前野菜蠟筆仍持續推出不同系列的產品,甚至還推出了像是野菜印畫紙、可種出植物的種子筆記本等商品,她的理念不僅被大眾所接受,且持續發酵中。

這幾年全球糧食危機頻傳,出現各種解決剩食問題的討論。我們在青森縣野菜蠟筆的案例中,看見木村打破專業者只為特定產業服務的侷限,將設計帶進廚房、帶進畫室、也帶進孩子們的生活,用創新的產品來回應社會問題。

她的創新除了表現在產品設計,也滲透在民眾的日常生活裡。消費者購買蠟筆後,不論是透過陪孩子畫畫認識自然蔬果,或是讓民眾重新造訪在地文具行、讓老店家重生,每個過程都富含教育意義。

野菜蠟筆的熱銷與好評,與其說是木村精準地切入市場缺口,倒不如說,她觀察到的是一種更終極的社會需求,讓商品的使用價值遠超過販售價值,同時也成功為品牌建構能被社會接受的永續循環。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不浪費剩食 愛爾蘭食物雲行善解餓
>> 醜蔬果的溫暖變身: 以「不浪費」的思維,打造新的獲利鏈
>> 你會大排長龍買過期食品嗎?丹麥「剩食超市」讓顧客省下大筆錢,同時減少食物浪費


民以食為天,吃飯皇帝大,「吃」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但是除了美味,從產地到餐桌的各種環節,都正面臨著挑戰。透過尋找「食農教育」、「友善通路」、「搶救剩食」的創新模式,我們一起探索食物和農業的問題解方。

食農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超級早鳥 33 折優惠即日起至 3/20 截止,點這裡購票去

 

「為老一輩的故事存檔」:這家新創公司記錄失智者故事,讓護理師和家屬更了解失智長輩

2017.02.06
合作轉載

你有和失智者相處的經驗嗎?照顧失智者,最困難的,是在於他們沒有辦法表達想要什麼;我們也沒有辦法猜到他們要什麼,這會另照顧者感到非常沮喪。本文將介紹一家新創公司,它們透過故事,協助失智者溝通,讓他們得到更好的照顧。

文:戴羽

2014年8月11日,喜劇泰斗羅賓·威廉斯在家中自殺,享年63歲。他的死震驚了全世界,讓無數的影迷傷心落淚。當時,一般都認為威廉斯是因為罹患憂鬱症而選擇結束人生。但是,威廉斯的遺孀之後在接受專訪時表示,導致威廉斯選擇走上絕路的,不是憂鬱症,而是失智。

很多人認為失智是一種自然的老化現象,但實際上,它是一種腦部疾病。失智導致思考力和記憶力逐漸退化,進而影響患者的個人日常生活功能。根據 2015 年國際失智症協會統計,全球失智症患者已達4680萬,而且平均每3秒鐘就新增一名患者。

前紐約時報記者 Jay Newton-Small 由於自己的父親也深受失智症的所苦。決定提供自己的技能,協助療養中心為失智患者提供更好的照顧。

1. 從協助自己的父親,看到別人的需求

Jay Newton-Small 的父親 Graham Newton-Small 來自澳洲,在新南威爾斯州長大。在1950年代,他搭乘郵輪到倫敦。為了生活,Graham 在酒吧擔任調酒師的同時,也兼職當司機。他其中一位乘客,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英國首相邱吉爾。

Graham 由於愛到處旅遊,因此,在熟悉邱吉爾後,便請他推薦一份能夠有機會周遊列國的工作。結果,邱吉爾為他寫了一份推薦信,向聯合國推薦了他擔任外交官。因此,Graham 離開了酒吧,擔任了 20 年的聯合國外交官。在那段期間,Graham 被派駐到非洲,協助非洲國家建造公路、礦廠、甚至國家公園。

Jay的父親Graham。

退休後,Graham 帶著家人移居到美國的弗羅里達州。而在那裡,他不幸的患上了失智症。

當 Jay Newton-Small 帶 Graham 到失智療養中心時,發現他雖然需要填寫長達20頁的病患問卷。但是,這些問卷都無法讓護理師真正的了解父親的背景。而且,Jay 認為就算這些問卷有效,大部分護理師都不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去閱讀。於是,Jay 建議由他來為父親撰寫一篇小故事,將 Graham 的生平介紹給護理師們。

結果,Jay 的小故事大受好評,而且護理師們也透過他的故事,更了解他父親,進而知道什麼會令他沮喪或開心。而 Graham 也因為這樣,而得到了更完善的照顧。看到自己的付出有著明顯的結果,Jay 決定將這個服務帶給更多有需要的人。

2. 貢獻自己的專業,說出失智者的故事

一開始,Jay 只是因應朋友的要求,為他們失智的長輩撰寫故事。但是,在需求變得更多後, Jay 和兩位夥伴一起創立了為療養中心提供失智病患資訊的網站;MemoryWell。網站中不但用文字紀錄了患者的生平故事,也附有患者的照片、影片、甚至最愛的音樂。

患者的生平故事是由 MemoryWell 聘請的自由記者透過訪問患者家屬而寫出的。Jay 認為,如果交由家屬自行撰寫,會花費太多的時間,而且故事都會變得太過冗長,難以快速閱讀。因此,Jay 決定將這些工作都交給專業記者,讓他們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執行家屬面談並將重點整理成一篇精彩的小故事。

MemoryWell用文字記錄失智長輩的故事。

在訪談時 Jay 發現,家屬們都很享受和他人分享親人的故事。而且,家屬們也因此加深了對患者的了解。正如 Jay 自己在撰寫 Graham 的小故事時,才知道他父親曾經有機會代表澳洲參與奧林匹克跳水比賽,但是,卻因為耳膜受損而決定放棄這難得的機會。

3. 瞭解患者背景,提供更好的照顧

採用 MemoryWell 服務的療養中心表示,由於它們有著極高的員工流動率,因此,讓新的護理師快速的了解患者的背景資訊一直都是個難題。而 MemoryWell 的服務就能夠大量節省護理師的時間,讓他們只需要花幾分鐘閱讀,就能夠深入了解患者。這對護理師或病患都帶來極大的好處。

例如,照顧 Graham 的護理師在知道了他是來自澳洲後,遇到他情緒激動時,就懂得用袋鼠或無尾熊的照片來安撫他。另一位來自衣索比亞的護理師知道 Graham 曾經長期待在他的國家裡擔任聯合國大使,而且還見過他們的前任國王後,就對 Graham 更尊敬,而且願意與他一起聊天,討論衣索比亞相關的事。

另外,一位失智患者每次聽到吃飯的鈴聲都會變得十分緊張。護理師嘗試了很久都不知道該是什麼導致這個情形。一直到閱讀了 MemoryWell 上的故事,護理師才發現原來這名患者年輕時是名消防員。聽到吃飯的鈴聲會讓他誤以為有火警,所以會變得緊張。

透過MemoryWell的故事,讓護理師更了解患者。

透過 MemoryWell 的故事,護理師們可以更容易猜到什麼會刺激到患者,什麼能夠安撫他們。這不但減輕了護理師們的負擔,同時也讓護理師了解到,眼前的患者就和他們一樣,是有故事、有個性的人。 這樣護理師就更願意付出時間,讓患者得到更好的照顧。

「就算記憶消失了,我所過過的日子也不會消失;我失去的記憶,仍然會留在和我一起生活過的人們的腦海中。」──日本作家荻原浩《明日的記憶》

4. 兼顧個人隱私和使用便利,MemoryWell 為不同時代的故事存檔

MemoryWell 目前只在網站上公開少部分患者的故事。絕大部分的故事都因為家屬的要求,只開放給家屬及相關的療養中心使用。由於有些患者的故事可能會對家屬造成不安(例如:某位離婚的患者在一聽到前伴侶的名稱就會情緒波動)。因此,MemoryWell 可以為家屬隱藏這些訊息,但同時讓療養中心看到完整的版本。

另外,為了讓護理師們使用更方便,MemoryWell 的小故事都適合在手機上閱讀。這樣,護理師在需要時,很快的就可以透過手機或平板找到需要的資訊。

雖然 Jay 目前還不確定在患者去世後,療養中心或家屬要如何處理這些小故事。但是,他希望這些故事可以被保留下來,當成對患者的紀念。特別是40到50年代出生的人在網路上都沒有留下太多的足跡,因此,Jay 希望 MemoryWell 能為不同時代人的故事存檔。

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報告,台灣2016年失智症人口為26萬人,約每100人就有1人罹患失智症。再過25年,失智人口將增加到67萬人,約每100人就有3人失智。加上人口老化問題日益嚴重,如果沒有妥善處理方案,這將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因此,對台灣新創而言,失智患者不但是一個極需要協助的群體,還是一個擁有極大潛力的市場。如果能夠像 Jay Newton-Small 一樣,為失智患者提供嶄新的服務,不但能夠為社會盡一分力,更能夠開創無限商機,利人利己。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讓孩子與老人跨越世代:西雅圖「代間學習中心」把幼兒園搬進養老院
>>「用懷舊治療阿茲海默症」:這個握把能使失智患者重溫歡樂時光,減緩記憶力退化
>>「長輩的回憶不是消失,只是不曉得放到哪個抽屜」新活藝術以社工專業 帶長輩找回生命故事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為不同時代人的故事存檔!這家新創公司用文字提升失智者的照顧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