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活動報導:2013年亞太城市高峰會「青年社會企業論壇暨提案競賽」

文:陳玟成/圖:楊雅珺

高雄在今年度首度舉辦亞太城市高峰會,邀請102個國家的城市代表與會討論當今城市發展的各項議題。主辦單位為鼓勵青年參與國際活動,關注城市發展議題,也在9/10下午首度舉辦「青年社會企業論壇暨提案競賽」。

青年社會企業論壇的開場演講由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先生闡述王道精神。王道精神是必須運用創新為利益關係者(客戶、員工、供應商、股東)創造更大的價值,同時要平衡利益關係者之間的利益。

接著是社企案例分享,台灣TEDxTAIPEI創辦人許毓仁先生訴說自己的故事,從夜市長大的他,如何創立TED這個舞台,讓更多人的可能性被看見。他特別提到台灣人避免談到失敗經驗,但其實接受失敗是人生寶貴的一堂課。

南韓Yooja Salon創辦人李忠韓先生指出當前南韓青少年問題日益嚴重,許多青年沒有無工作也沒有接受教育或訓練,這使得他們漸漸與社會脫節封閉,成為“無重量”青年。Yooja Salon帶領這些青年玩音樂,參與團體活動,讓他們慢慢建立自信和人際關係,重新與社會接軌。

結尾的閉幕演說是由提出藍色經濟的Gunter Pauli先生致辭。擁有兩次創業失敗經驗的他,特別強調創業家不要試圖成為改變的浪潮,而是要成為抓住契機,順勢而為的衝浪者。他也說明創業家要打造一個多樣性的生態系統,收納各式各樣的人才,讓事業可以更加健全發展。


本次提案競賽吸引全球12城市,共60組提案報名參加。競賽分為國內組和國外組,國外組的決賽隊伍共六隊,國內組的決賽隊伍兩隊,各組優勝者可獲得一萬美元獎金。

來自澳洲的Bonding Group運用竹子作為紡織原料並且發展品牌,企圖改善中國鄉村產業匱乏和人力素質不足的問題。

新加坡的NDI致力於解決印尼當地電力不足的問題。他們訓練當地婦女販售太陽能電燈給當地居民,同時也提升當地婦女的經濟能力和自信心。

菲律賓的Bote Central目標打造富有公平貿易精神的咖啡連鎖事業,透過上下游供應鏈合作以及品牌經營,要讓更多菲律賓人可以享用到對環境友善的咖啡。

同樣是來自菲律賓的BagoSphere投身於青少年就業問題,他們提供一連串完整的工作和語言訓練,讓這些只有高中畢業的青少年成為客服中心的專業接線生。

印度的Social Cops發揮群眾外包的方式來解決當地環境髒亂問題,使用者一旦發現垃圾就可以用網路或手機通報主管機關清理,希望藉此提升清潔效率和呼籲大眾注意環境問題。

最後一組來自美國的Jibon Health Technologies研發出物美價廉的止血器,幫助發展中國家婦女產後失血身亡的問題。

國內組的部分,屏東縣地磨兒文化產業藝術協會以排灣族舞蹈作為開場,接著闡述八八風災之後族人如何發展生態旅遊產業復甦當地部落。

台北愛樂活的願景是要將台灣打造成有機之島,運用科技和行銷工具幫助小農拓展業務,並且建立永續發展的農業產銷系統。

最後評選結果公布,國外組由新加坡NDI獲得冠軍,國內組由屏東縣地磨兒文化產業藝術協會得勝。筆者在現場觀看各組發表簡報,對於這兩組優勝隊伍的計劃內容和簡報表現印象深刻,而其他入圍團隊也都實力堅強,為本次提案競賽增添不少光彩。未來希望能夠有更多關於社會企業的青年國際活動,讓各國青年之間能有更多交流和學習,彼此激盪出更多火花。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11/8179016.shtml

王道論壇/社企 要守住核心價值

2013.09.30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孫中英、王茂臻(2013年9月22日)

什麼是社會企業新思維?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說,以他的經驗看,無論是透過企業、或藉由企業經驗從事社會活動,都不能離開核心價值。

卅多年前中美斷交時,嚴長壽接下亞都飯店,他認定台灣應「與世界做朋友」,於是舉辦全球首場華人美食競賽,還請國外媒體報導,向全世界介紹台灣美食,其核心價值就是「觀光」。

王道論壇第一場論壇「社會企業新思維」昨天下午登場,引言人政大講座教授司徒達賢說,社企關鍵意義在於幫需要被幫助的人,創造社會價值,尊重消費者需求,追求效率及重視生產力。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11/8179016.shtml

圖片來源

司徒達賢提到,傳統企業被定義是吸收資金、投資獲利,在獲利的過程中,員工有就業機會、取得薪資;不過新思維趨勢下,社會企業定義更複雜。

嚴長壽說,社企應能整合「人才、物資及金錢」;南村落總監、作家韓良露說,社企可以是微型企業,會更有彈性。

朱宗慶打擊樂團創辦人朱宗慶說,台灣表演團體很難自力更生,他以朱宗慶樂團為例,一年經費一億,但票房收入只占百分之十四,政府補助雖已提升到百分之十五,還不夠,募款占五趴,其他就是貸款。

朱宗慶說,創立打擊樂團後,他一直在「企業組織和非營利組織間」求取平衡,非營利組織的經營也要引入企業手法,才能永續發展。

韓良露認為,企業應更有彈性,像南村落只是微型企業,像地下游擊隊,摸索各種可能性。南村落不是公司、不是非營利組織、更不是基金會,但有很大的主動性,若企業要南村落做的不是她要做的,「我們會說No」。她說,她不仰賴企業捐助,「利潤極小化,才會是個主動者,才有競爭力。」韓良露也說,社會企業的領導人不能太年輕,至少要四十歲,因為「四十而不惑」,之後人生才會產生不同的價值觀。

全文轉載自聯合理財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