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我才80歲,有自己的生活要過」齊邦媛在養生村一住 10 年不曾孤單,更活出獨立的樣子

2017.08.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2017 年 7 月 31 日)

2003 年,80 歲的齊邦媛獨自一人來到桃園龜山村,勘查還只是樣品屋的長庚養生村。那時,銀髮族住養老院是「子孫不孝」的象徵。載她前往的計程車司機不忍,問:「兒子呢?」齊邦媛回答:「我才 80 歲,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6 年後,齊邦媛出版傳紀「巨流河」,震動華人世界。這是她獨排眾議、不畏世俗眼光,住到養生村一筆一畫寫下的「生命之書」。最近她出版散文集「一生中的一天」,書中收錄她在養生村寫作「巨流河」的  5 年日記,記錄她寫作「巨流河」的心路歷程,也娓娓道來這一代的「新養老觀」。

齊邦媛形容自己是「舊時代的女子」,大學畢業 1 年便嫁為人妻、3 個孩子陸續出世,「一直在人堆中生活」。2003 年,先生臥病住院,3 個孩子散居美國、台灣,她被迫獨居。某次颱風夜她擔驚受怕,開始思考未來,「自己的生活怎麼過?」。

齊邦媛曾到美國兒子家中住了半年。她說,兒子希望她留下來,但「我有我的生活,也知道三代近距離生活的艱難,不希望喜怒哀樂家人都要管。」她在美國看到長庚養生村的廣告,回台後一人前往勘查,決定住下。

養生村就是養老院。10 年前的社會氛圍,銀髮族住養老院代表「沒人要」。從親友到學生,每一個都反對齊邦媛的決定。她卻發揮「東北人的牧野精神」,堅持住進養生村、當起一輩子沒當過的「自了漢」(一個人只顧自己了此一生)。「這就是我獨立的樣子!」說到這段回憶時,她挺起胸膛。

齊邦媛出版 5 年養生村日記,娓娓道出她這一代的「新養老觀」。

2005 年 3 月 16 日,齊邦媛提著「基本行李」,住進長庚養生村的廿坪公寓。這座占地卅 5 甲、706 間的老人公寓中,她是第 17 位住戶。

一住 10 年,齊邦媛從未感到孤單,因為有一輩子的記憶相陪。她說,一生從未看過這麼多日升月落,也從來沒有這麼多可以自主安排的時間和空間。「在這裡我不再牽掛、等待,身心得以舒展安放、俯仰自適。在明亮的窗前或燈下,開始一筆一畫寫我的生命之書『巨流河』。」

華人的觀念是「在家養老」,視「三代同堂」為家庭幸福圓滿的象徵。但作家齊邦媛認為,現代人已沒有組成大家庭的空間與經濟條件,「沒有大家庭的房子、院子和經濟,何必去扯大家庭的糾葛?」不如找一個適當的地方養老,自己締造理想的晚年生活。

她找到的長庚養生村,構想來自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王永慶探望美國親友時,發現養老機構環境不理想,萌生打造養生村的念頭。他認為,「在家養老」的文化不一定是最完善的,讓長者依自己的意願及條件選擇最後「養生」之地,也許可以創造更理想的晚年生活。

齊邦媛說,王永慶理想的長者安養服務,不但要有優美環境,最重要的是「一人一戶」的設施,讓每位長者都擁有獨立小公寓,得到「永久屬於自己的家」的自立之感。這也是養生村和傳統「養老院」不同之處─它給了長輩個人尊嚴、減少依賴和負擔,「完成一種雙全其願的養生文化。」

養生村的環境優美,一人一戶的空間給老人自立感。

剛入住長庚養生村時,齊邦媛坦言內心「惶然無助」。當時養生村還是荒涼山村,入住率不到兩成,新挖的土地上草木都是新種,聽不到蟬鳴鳥叫。每當最後一班接駁車離去,「村民」彷彿遺世獨立。她在日記寫下心情:「在一個原不曾夢想的孤獨世界裡,面對自身不可知的結局,孤獨走向虛空。」

這樣的孤獨,卻也是面對記憶最好的時空。齊邦媛在這輩子第一次擁有的獨立空間中,一字字寫下「巨流河」。「在生命中有餘燼之火的晚年,找到自己真正的書房、寫半生想寫之書。」人生也許也只有走到這個階段,才有如此清明的人生檢視。

談到生死,齊邦媛從容豁達。她不諱言自己曾經抱著「等死」的心態,「等也不死,很麻煩,就不等吧。」心境一轉,「不等」讓她打開另一個世界。人生至此,她不再等待任何人與事,每天讀書寫作,每一刻都是永恆。

「一生中的一天」以詩人席慕蓉的油畫「月夜」當封面。齊邦媛說這幅畫「雖是夜晚的色彩,光影流轉湧動,卻滿是生命的盼望」。說的彷彿是她此時的人生心境,暗夜中流轉燦爛色彩,充滿對生命的期盼。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原文標題:齊邦媛養生村日記 「我才80歲,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延伸閱讀
>>「記憶空了,但生活滿了!」丹麥首座為失智症打造的小鎮,讓患者在自由中重生
>> 美國安養機構「安樂居」:我們成立的目的 是讓老人不要住進來
>> 翻轉台灣「養兒防老」的觀念,借鏡國際打造「青銀共榮」的高齡社會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日本這間高齡咖啡廳,為我們上了「活到老,工作到老」的 4 堂課

2017.08.24
合作轉載

文: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鄭清霞

什麼是友善高齡者持續勞動的場域?什麼是高齡者持續勞動的動機?

富山市這家開了 41 年的咖啡廳,為我們展現了因應高齡社會所常見的幾個概念:尊嚴(Dignity)、自我滿足(Self-fulfilment)、獨立(Independence)、參與(Participation)、照顧(Care)。

一、客隨主便的氛圍

先生負責內場、太太負責外場,內場外場一目了然。太太得空時就跟客人閒話家常,偶爾也共同評論一下電視正在上演的節目。輕鬆自然的氣氛顯見這就是社區的咖啡館,進出來往的客人多是熟客,79 歲的老闆、76 歲的老闆娘,還有 7、80 歲的客人們,無論是店主人或客人,這都是最自然的活力老年。主客之間也不是那麼截然二分,客人自自然然地順手幫忙倒水拿餐點,主人備餐、送餐的節奏緩慢卻不馬虎,主客之間界線模糊,餐飲原本是講求服務品質精準到位與效率的場域,但此時卻呈現「客隨主便」氛圍。也許揚棄消費者至上的邏輯對待勞動者,是友善高齡勞動的第一個元素。

二、「職人精神」,只為做好一件事

先生負責內場,太太負責外場,內場外場一目了然。先生做好餐點,輕輕喚一聲「媽媽」,太太就過來將餐點送給客人。隔著吧檯,我不時觀察先生的工作。打著領帶的他,水煮蛋、火烤土司、製作三明治、虹吸式沖調咖啡…..,現場手作過程就像是一場展現職人精神的即時秀。雖是千篇一律的動作,但他表情專注而愉悅,動作雖不快,但一點都不馬虎。不經意抬頭與我眼神相觸時,報以我略為靦腆實為燦爛的微笑,我想也許「緩慢」的勞動才會有這樣的篤定與悠閒吧。

太太說,這菜單 41 年前設計出來後,內容、做法沒有改變過,她細心介紹餐點所用的食材與作法,新鮮、安全與現作是他們的堅持與特色,店名取為「Cafe Mercado」,意思是咖啡市集,用咖啡聚集了人氣與人情,「職人精神」應該是友善高齡勞動的元素之二。

三、平衡的工作與生活

我想這在 41 年前的富山應該也是相當時髦前端的咖啡早餐店吧,現在眼前所見頭髮灰白的主人與客人們,在咖啡店裡展現了青春洋溢的歲月,什麼工作可以讓人持續 41 年呢?能夠願意持續勞動參與,那麼這份工作的意義就不只是養家活口的薪資而已吧!應該是一份能夠與生活平衡並存的工作,這份工作是不血汗的,不能吞噬人的生活,否則顯少有人可以持續勞動至生命盡頭,血汗的勞動只會讓人殷切盼望倒數退休之日。換言之,除了對於這份工作的熱情之外,「能夠與生活平衡的工作」應該是友善高齡勞動的元素之三。

四、以「獨立」為核心的長照支援

太太有些明顯的駝背,移動有些緩慢,他說他的脊椎開過刀,也是介護保險的使用者,被評定為需支援第二級。進一步問她使用哪些服務,她指著最後方的椅子,並操作給我們看,這個電動的復健椅子,是照顧經理媒合她租用的,工作空閒的時候,她就可以利用這個椅子做做復健。換言之,勞動者與需支援者這兩個角色是不衝突的。長期照顧的各式各樣服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補足他「不能」的部分,讓他可以繼續執行他「能」的部分;所謂的「如常」,當然也包括他的「勞動」:有酬的勞動以及無酬的勞動。要能夠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咖啡情」,以獨立為核心概念的長照支援應該是友善高齡勞動的元素之四。

全文轉載自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原文標題:【在宅專題】友善高齡勞動 4 元素 在日本富山市巧遇 41 歲的咖啡廳 Cafe Mercado

延伸閱讀
>>「在宅醫療是『支援生活』的醫療」他把社區茶屋兼作診所,讓長者看診兼聊天、說自己的故事
>>「老人最大的不安全感,其實是來自健康問題」4 個創新方案,讓長者老得有活力、有價值
>>「醫療不是為了醫生而存在,而是為了大眾」:日本「酒醫院」和行動超市用服務,實現在地安老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