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造全新的市場,讓友善農法成為農民的最佳選擇

2018.06.28
瀏覽次數: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第一天的平行論壇,接連進行了 3 場食農議題討論,不只找來頂尖的社會創業家分享來自各國的經驗,也將視野拉到執行面,帶領參加者深度思考如何在傳統農產品市場中找到自己的競爭力。在食農論壇第二場,邀請泰國知名農業社會企業 Siam Organic & Jasberry 執行長 Peetachai (Neil) Dejkraisak、菲律賓小農募資平台 Cropital 創辦人 Everett Ubiadas,以及臺灣直接跟農夫買創辦人金欣儀,一起從通路面探討農業社會企業在推廣產品時面臨的挑戰。

文:趙浩宏

「在生態鏈上,小型製造者多半是最容易受傷害的,所以社會企業該如何幫助小型生產者,讓他們被看見非常重要。」此場次的主持人,生態綠公司創辦人、現任立委余宛如用過去的經驗為今天的討論開場。

讓泰國小農作物走進紐約超市

「泰國是全球最大稻米出口國,但農民收入一天只有 40 分美元,而且都生活在貧窮線下。」

建立泰國友善稻米品牌 Jasberry Rice 的 Neil 在 6 年前就學時就立下宏願,希望能成立一間公司改變世界,並且以農業為改變的起點。泰國是全球最大稻米出口國,卻有高達 1/4 總人口的稻農一天賺不到 40 分美金,生活無法脫離貧窮,甚至負債累累。於是他開始研究農業,試圖改善通路情形。

畢業後,Neil 和朋友一起成立公司 Siam Organic & Jasberry,創辦有機農民合作社幫助農民開發產品,並且在第一年就協助 60% 的農民降低了 24% 的成本,利潤也增加一倍。其中他們開發出的新品牌 Jasberry Rice 擁有的抗氧化素比其他稻米多出 3 成,超越藍莓與其他食物,成功成為禮盒精品,成為許多泰國大型企業送禮的首選,為 Siam Organic & Jasberry 帶來每年 55 萬美元的獲利。

此外,Neil 也和紐約的通路商合作,至今已經有 6 萬 2 千戶美國家庭成為訂戶,甚至有不少名人使用他們的米,並且在網路社群上拍照分享,蔚為風潮,讓 Jasberry Rice 快速進入美國市場。Neil 説「關鍵就是要有好的產品與新的行銷創意。」

成為菲律賓小農的最佳靠山

「菲律賓有 1 千 1 百萬農民分佈在 81 個省份,這是一個農民國家,其中 2/3 都在貧窮線之下。我們發現他們沒有資金、無法融資,都去借高利貸,30% 的利息和不科學的生產方法讓他們陷入困境。」

來自菲律賓的 Everett Ubiadas 看到許多農民的生活困境來自於資金與通路,於是和好朋友在 2015 年合作創辦 Cropital 小農募資平台,試圖重塑供應鏈,為農民找到更穩健的出路。

Cropital 是一個幫助農民進行小額募資的網路平台,贊助者可以支持小農,並藉由網路看到種植現場的影片,而農民使用資金以後,也能透過平台把盈餘拿回來支付平台費用以及股東的股利,創造一個平衡的生態系統。

除了幫助菲律賓小農創造友善供應鏈,平台也媒合不同國家的投資者認識當地農民,也會請農業專家提供耕種建議,幫助農民改善耕種與獲利模式。目前平台已經擁有 200 民菲律賓農民參與這個計畫,未來 Everett 希望能繼續推廣,讓合作農民增加到 560 名,幫助菲律賓農民以從事農業為榮。

除了交易公平,也要對環境公平

「在台灣,我們的農民所使用得農藥遠超過世界的平均值,所以如何將友善農友推上主流,是改變台灣農業的關鍵,也是直接向農夫買目前努力的方向。」

早期以幫助農民說故事出發的平台「直接向農夫買」創辦人金欣儀,一直以來都特別關心農夫在產業中的主體性,希望藉由幫助友善環境的農友被消費者支持,鼓勵農民使用對環境更好的耕種方式。從 2011 年至今,已經與超過 80 位農友合作,並且藉由網路販售增加 20% 的收入。而這些農友中,有 75% 都認為「自己的耕種是否友善對待環境」是最重要的事情。

除了幫助農民創造友善通路,他們也成為合作農友的形象經紀人,讓消費者從耕種者的角度出發,重新關注農業與生態的關係,並開始看見農民的重要性,不再用同情的角度看待站在產地第一線的農友。

「我們重新詮釋這個職業,讓大家重新看重這個職業,才能讓更多人投入農業。」

在金欣儀多年重塑農業印象的過程中,新的消費者也自然而然誕生。當這個社會中開始有越來越多消費者將「農民是否使用友善農法」列為購買蔬果的考量時,好的生產方式就再也不需要花很多功夫解釋,新的農產品市場自然而然開始成形。

創造新市場的道路,崎嶇但值得

對於農業社會企業來說,初期市場開拓無論在哪一個國家都是十分辛苦的,所以在論壇最後一個環節,3 位講者分別依據各自國家的經驗分享創業初期如何突破。

泰國的 Neil 一開始為了幫助農民的稻米進入美國市場,花了非常多時間尋找願意合作的廠商,但始終得不到正面回覆,所以在初期就直接不請自來,從泰國直飛紐約拜訪全食超市(Whole Foods)的產品部門主管,請求給他 5 分鐘聽簡報,雖然後來依然沒有成功合作,但 Neil 也因此了解到自己的品牌在當時不夠完善之處。

面對市場開拓的困境,菲律賓的 Everett 也感同身受,但他選擇較簡單的方法,善用自己既有人脈,將產品推廣到母校菲律賓大學,邀請校友支持他的產品,尋找同樣關心菲律賓農業、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為初期夥伴,然後慢慢擴張。

「一開始完全是個意外,直接跟農夫買從 2010 年成立時只是個臉書社團,只有 12 個志工。」對於金欣儀來說,初期遇到的困難是如何將一個介紹農夫的獨立媒體平台轉型成電子商務平台。不同於前面兩個創業家的經驗,直接跟農夫買是在先有了一群相信他們的消費者和缺乏電子通路的農民之後,才開始摸索平台的建立,然後慢慢優化。比起快速擴張市場,金欣儀更關心如何維持穩定的品質,拉近農民與消費者的距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不只顧稻米,還得顧鴨子:兩兄弟發揚無毒「合鴨米」農法,創小農自產自銷典範
>> 菲律賓青年創辦「農業版」群募平台:讓群眾和農民站在同一陣線,共享報酬也分擔風險
>> 兩個 MBA 畢業生用新品種「Jasberry Rice」翻轉泰國稻農困境:抗氧效果比莓果更好,還助稻農收入 10 倍跳

社會影響力評估並非絕對,「重要的不是比較數字大小,而是檢視影響力是否持續進步」

2018.06.27

文:黃培陞

「什麼是社會影響力評估?要如何應用?」從現場座無虛席、走道全坐滿的盛況,顯示大家對於此主題抱持著相當程度的好奇。來自亞洲公益創投網絡(AVPN)的 Ken Ito 於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他在社會影響力評估上的洞察。

關於社會影響力評估,你最感興趣的是?

工作坊的一開始, Ken 向台下的聽眾拋出問題,要參加者和身旁左右的人簡單討論,「你來這裡最想獲得什麼樣的知識?」有任職於政府機關的民眾表示,由於在業務上常需要跨部門衡量其中的影響力,為此她特地前來參考私部門的做法;另外一位民眾則點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一個社會企業同時影響了多個議題,且每個議題對整體社會的影響力程度不同,此時是否會產生價值排序的問題?社企應如何調整評估各議題影響力的權重?

如何衡量並理解社會影響力評估?

針對聽眾的提問,Ken 並不否認價值評估與排序均有其主觀性,不太可能找到一個完美的公式套用於所有的議題,但他認為所謂社會影響力評估,是在社會價值創造的過程中,試圖尋找出可能的計算方式,幫助社會企業與外界建立共同的價值基礎,並為社企的影響力建立較客觀且能數據化的標準。

目前市場上常見的評估工具有兩種,分別為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與影響力報告及投資標準(Impact Reporting & Investment Standard, IRIS)。Ken 說明 SROI 的發展背景,是羅伯企業發展基金(Roberts Enterprise Development Fund, REDF)針對旗下投資或捐助的社會企業所研發的指標。

該基金發現在衡量慈善投資的影響力時,以服務街友的組織為例,光統計街友的用餐人數與賙濟的餐點份數,難以代表對街友造成的實質改變,更重要的是,這些投資是否能有效降低街友重回街頭的機率?該基金認為,透過實際拜訪庇護所,了解街友們在其資助下花了多少時間找到工作、擁有多少收入、能持續工作多久等各式指標,能協助非營利組織衡量自身的社會影響力。

第二種指標 IRIS 則是因應 2008 年金融海嘯後,許多基金會與非營利組織的財源大幅縮水,因此促使他們去思考究竟該如何說明自己的社會影響力。Ken 表示不同於 SROI,IRIS 能設計出一系列社會議題的指標,例如在性別平等議題上,就會仔細探究女性員工在整體公司中的佔比,以及同工同酬的達成率等指標。IRIS 希望在不同的領域上都有不同的指標組,讓各產業的組織皆有評斷的依據。

運用邏輯模型,評估專案的成效

Ken 表示社會影響力評估中有個普遍的思考框架稱之為邏輯模型(logic model),能幫助組織評估自身專案的成效。Ken 提醒,使用邏輯模型時需分成前、中後期來評估,雖然一般評估通常受限於時間、經費只能進行到前兩期,但因後期評估通常聚焦於個體是否因此而產生實質改變,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Ken 舉了一個日本兒童交通安全計畫的案例來作說明。他表示,日本政府推動例行性的兒童道路安全講習多年,評估的最終目標即是「兒童的道路安全意識是否增加」。套用先前提到的邏輯模型,政府前期的評估方式往往會參考活動本身的參與人數,但參與人數卻不一定能代表參與者的安全意識真正得到改善,因此中、後期評估會更聚焦在孩童的行為上是否有顯著改變,例如老師會站在馬路旁,記錄先看左右才過馬路的學童比例。

透過債券,投資者也能創造社會影響力

工作坊的最後,Ken 替聽眾們帶來了新穎的概念——社會影響力債券。他形容這是一種新的投資產品,讓投資者也能參與、支持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專案,並透過影響力的試算來評估投資與否。例如英國政府欲將再犯率居高不下的問題,外包給非營利組織來著手改善,但由於政府通常會等到執行成果驗收通過後,才會核發款項給該組織,使得影響力債券這類投資商品應運而生,幫助承辦單位在執行初期急需資金的情況下,透過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來取得資金。

Ken 在分享完各式影響力評估的積極應用之後,也不忘提醒大眾「SROI 仍有一定的偏誤,市面上的數值基本上沒有低於一分的。如果只看最終數值仍有其不足,例如服務輕度身障的組織可能較容易取得高分,服務重度障礙者則較容易取得低分,但這並不代表後者的影響力較小。」

Ken 強調,數值之間的比較並非 SROI 等影響力評估的本意,使用 SROI 的意義應在於檢視自己所經營的組織是否每年都不斷進步,期許未來社會企業與非營利組織能善用各式評估工具,在持續鞭策自己的同時,也讓大眾看見自己的影響力。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社會環境會計:用看得見的數字,算出看不見的「社會影響力」
>>「活下去才有影響力」看 4 個成功「活下去」的社企,揭露永續發展的秘密
>> 關於社會創業:難的不是創業本身,而是讓社會企業真正發揮我們期待的影響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