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5/02/06
    編譯:蘇怜媛 編按:在西方,螺旋藻是搶手的營養食品,但在開發中國家,它不僅能對抗營養不良問題,還能改善農民的生活。 (圖片來源) 螺旋藻向來被認為是對抗病毒、防老、抵抗癌症的超級營養食品,然而它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功用—解決開發中國家的營養不良問題。 螺旋藻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之一,由單細胞有機物組成,可將光、溫度、水及礦物質轉化成蛋白質、碳水化合物、維生素及其他重要的營養成分,形成世界上高濃縮營養的可食用菌類,能提供八種必要氨基酸、十種非必要胺基酸、beta胡蘿蔔素及礦物質。此外,藍綠藻低脂、低鈉、可抵抗重金屬汙染並易於消化,作為營養聖品當之無愧。 富...
  • 2015/01/19
    編譯:繆葶、Red Jacket 編按:本篇文章由Maggie De Pree與Alexa Clay共同撰寫,Maggie為League of Intrapreneurs的共同創辦人(編按:該組織致力於推動企業員工變身為「起業家」的全球性運動);而同時具備經濟史學家與「文化駭客」雙重身分的Alexa,為《The Misfit Economy》一書的共同作者,也是League of Intrapreneurs的共同創辦人。本文以第一人稱編譯。 對任何人來說,辦公室政治一向是棘手的課題,但如果你想由內而外翻轉你的公司,你就必須了解辦公室政治的遊戲規則。 我們訪談了一位與醫藥界高階...
  • 2015/01/17
    編譯:繆葶 編按:本文編譯自《經濟學人》觀點,作者嘗試指出一些道德消費值得深思之處,並提出制度面的改革建議。文中的論點社企流並不全然認同,也建議讀者對於有爭議的論點自行多方查證,但無論如何,不同的觀點仍值得讀者對照與省思。 如果你覺得透過消費能夠改變世界,再一起仔細想想吧。 (圖片來源) 「無須再等到政府行動,公平貿易的好處就是透過日常購物就能做出改變!」一位公平貿易運動的代表如是說;無獨有偶,紐約大學的營養學家Marion Nestle也主張購物時若選擇有機產品,就等於為地球發聲,帶來更豐足的土壤、更乾淨的水資源,以及更少的殺蟲劑。 把消費視為新形態的政治概念...
  • 2015/01/07
    編譯:簡佩吟 編按:此篇為《經濟學人》觀點。 (圖片來源) 在已開發國家,保險是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根據「大英保險公司協會」(Association of British Insurers)的調查,在英國等富裕國家,超過八成的家庭至少有一張保單;而遊說團體「歐洲保險」(Insurance Europe)亦推估,2011年時歐洲國家在保險上的支出已達到了GDP的8.2%,其中,荷蘭的保險支出更高達GDP 的13%。 然而,開發中國家的保險覆蓋率卻非常不均。近期研究顯示,居住於印度的窮人有九成毫無保險。 依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 2015/01/06
    編譯:王子瑜、高克瑋、金靖恩 編按:迦納的能源公司CEO Hugh Whalan,提出三個社會企業在財務上有機會成功的趨勢,希望社會企業能與一般創新事業一樣,享受IPO可帶來的益處。(本篇為作者個人觀點) 社會創業也逐漸邁向IPO潮流(圖片來源) 幾乎每個創業家都經歷過為了籌資而四處奔走的階段,因為對創業者來說,最終的成功就是要「被高價收購」或「首次公開發行」(IPO,註一)。在矽谷,這兩種退場方式可能在短期內就會發生,並為創業者帶來大量財富,例如臉書、推特及Groupon等矽谷知名新創事業。 當大量的矽谷新創公司成功退場之際,社會企業往往仍在一輪又一輪的募資拜訪中...
  • 2015/01/05
    編譯:蘇怜媛 名人形象往往被用於推動公眾參與有價值的活動,而事實也證明了這的確有效。已經至少有175位各國大使曾協助聯合國吸引各類群眾關注不同議題,包括解決貧窮及性別歧視等。然而這類的背書卻也引起全球部落客及主流媒體的爭辯,甚至出現 「celebrigod」、「charitainment」、「badvocacy」等負面辭彙。 社會企業家應該注意名人與慈善兩者關係所引發的批判性評論嗎?或者,應該藉由 celibrigod來吸引更多民眾關注慈善? 找到更多觀眾 Livity是一個協助企業與年輕族群溝通的組織,他們選擇與知名音樂人Plan B合作來打響somewhereto_pr...
  • 2014/12/30
    編譯:高克瑋、李英嘉 編按:Enabling Enterprise是由一群老師所組成的非營利組織,致力於提供年輕人各種職場所需的技能及經驗,透過開設創業教育課程,讓學生有機會親手企劃活動來解決實際的問題,以團隊合作的方式將點子付諸實踐。 本文為創辦人兼執行長的Tom Ravenscroft以第一人稱撰寫。    (圖片來源) 回顧創業之前,我在教授一堂14-15歲青少年企業研究課的過程中,發現課程缺乏與真實世界的連結,於是我開始推動一系列的實戰課程,把學生帶到企業實地參訪,親身觀摩職場的工作情況,回到教室後再應用所學到的東西,開始他們的小小創業歷程。...
  • 2014/12/29
    編譯:Red Jacket 社會企業的參與者都同意,影響力的量化是評估社會企業很重要的一環,但在實際面上,卻知易行難。會有這樣的結果,難道只是因為影響力評估難以完成?或是還有其他原因? (圖片來源) 評估社會影響力的方法很多。比方說,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SROI)就是一個用來衡量產品或服務所產生社會價值的量化方法。具體來說,SROI可以用來衡量1元的社會投資可以產生多少的社會收益。 SROI雖然有它的優點,但對許多組織來說工程十分浩大,或許我們應該另外尋找其他更為可行的衡量方法。舉例來說,由The Department of Heal...
  • 2014/12/24
    編譯:Red Jacket 編按:原文為On Purpose的Dimitra Tzigianni對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社會企業專案全球顧問Paula Woodman的訪談內容。訪談中,Paula不僅提及社會企業在高等教育中日漸重要的角色,也暢談大學如何幫助社會企業推向國際。本文以Paula Woodman為第一人稱進行編譯。 (圖片來源) 越來越多人認為,大學必須和社企部門並肩合作,多開一些社會企業的課。這不只是多開個社企碩士班,或是在MBA的課程中提供社企課程而已;還涉及跨校的課程規劃,以及如何讓各種背景的學生都能修社企課程,並且讓學生上完課後...
  • 2014/12/21
    編譯:黃喬邦、吳映瑾、金靖恩 編按:原文作者為Aaron Hurst,為知名創業家及社會創新權威,著有《目的經濟》(The Purpose Economy)一書。原文為作者第一人稱,本文以第三人稱加以精簡和改寫。 創業家需不斷留意機會,找出下一個產品或服務的明日之星。而在過去十年內,這樣的思考模式讓作者發掘專業志願服務(Pro Bono)的巨大潛力,並了解到過去十年間的公益趨勢,背後都是為了追求社會目標所趨動,也就是所謂的「目的經濟」(The Purpose Economy)。 有別於傳統衡量國家發展的GDP指標,著名的哈佛大學教授麥可波特也發起了《社會進步指數》 (Soci...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