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4/12/12
    隨著社會企業的概念愈來愈夯,許多有志者都投身進入這個領域,每每看到年輕的朋友思考如何透過實際的行動改變這個社會,心中便對未來充滿了希望。我相信如果他們能夠得到更好的支持,必然能夠為台灣的未來找到新的可能。然而在此同時,我也不禁反思,台灣真的有這麼多社會企業嗎?真的有必要有這麼多社會企業嗎?自許為社會企業的從業人員,為了組織的生存,我們會不會愈來愈遠離社會企業的初衷?當初為了熱忱而創業,會不會因為被他人貼上了社會企業的貼標,或是期待自己能夠成為社會企業,而愈來愈遠離自己的使命與夢想? 這些疑惑隨著愈來愈多質疑聲音的出現而日益變大: 剝削生產者的叫黑心企業,公平而不剝削的就叫社會...
  • 2013/10/19
    一個夢可以做多久? 我們又怎麼夢想「夢想成就的過程」? 當我們站在已發生的夢想中,我們應該怎麼走下去? 再做一個更大的夢,或是努力讓變成真實的夢不會變成黃粱一夢? 維繫夢想需要激勵,實踐夢想需要行動力,而維繫已實踐的夢想則需要毅力。 2013年9月,光原社會企業成立屆滿五週年。五年不短,能夠達成損益平衡也算是小有所成,然而這五年的努力,卻只是團隊夥伴十幾年來從巨大的困境中一步一步摸索所開闢的一小段路程。未來,路還長遠。為了朝夢想繼續邁進,我們選擇在此刻踏出下一步。 還記得六年前,為了協助部落發展經濟,我們思考創立社會企業來銜接與市場之間的距離。當時,我們以曙光計畫提出了我...
  • 2013/06/05
    前一陣子因著一些不同的因緣,和幾所學校的同學們分享了在參與社會企業工作的過程中的一些學習。在回應同學們的提問時,忽然發現不同學校、不同課程的同學,提出的問題清單有著很大程度的相似性,就如我們從學校課程中學習得來的架構一般。然而,在我開始回答同學的疑惑之後,話題就漸漸遠離提問清單原本的設計,而進入到我們所面對的真實問題上。 也許,某個程度上這個現象源於我們很少在外披露相關的訊息,但是也可能是因為我們採取的方式和思維邏輯與教課書上統整的管理理論有些不同。從一開始我們就是站問題之中,不斷地思索解決之道,一切的組織、策略或是決策都本於我們在境遇中的選擇,而非依循著某種理論性的框架。...
  • 2013/05/11
    很久以前在新竹影像博物館學習紀錄片與剪輯課程時,有幸聆聽剪接大師陳博文先生(註)的分享。還記得那時大師問了我們一個問題:「如果一個剪接師可以完全依照導演的交代剪接出導演所要的影片,這樣算是幾流的剪接師?」 同學們議論紛紛,有人覺得這樣已經很厲害了,有人則覺得似乎還可以更好。我們問陳大師他的答案,他爽快地分享了他的觀點:這樣只能算是三流的剪接師。 「唉!」同學們不禁驚奇,於是詢問在大師的眼中,二流為何,一流又為何。 大師分享,二流的剪接師有審美的批判能力,能夠區分導演的想法什麼地方很棒,什麼地方又會有問題。大師舉出一個例子,在拍攝、運鏡、演技等方方面面都很好的影片中,卻出現了與事...
  • 2013/03/03
    二○○七年,曙光計劃團隊參加一場社會企業創業大賽。之後,夥伴們一路努力來到決選,並成為決選唯一留下的團隊。接著,在經歷超過半年的時間與創投磨合後,我們並沒有如眾所預期地得到投資。夥伴們在討論之後,毅然決然地向銀行借貸成立了光原社會企業。從接觸比賽到創業,我們已經花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年間,我們所面對的社會困境每下愈況,而我們並沒有為了等待結果而停止步伐。我想,站在第一線現場解決問題,和在辦公室裡埋首分析謀劃,同樣重要,卻屬於不同型態的戰場。 翌年,在某個活動中意外地遇到了當年也曾參與該比賽的青年朋友。一個年輕的男孩知道我們沒有得到投資後放聲大笑。我好奇地問他原因,他開心地對我說:...
  • 2013/01/30
    2013年一月中,參加了由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所舉辦的「2013藝文社會企業發展論壇」,聆聽台灣現階段藝文機構朝向社會企業發展的努力,以及各種想法的對話與碰撞。身為社會企業的工作者,同時也是民眾劇場的工作者,我覺得很開心,因為任何可以讓藝文團體實踐使命同時永續經營的努力,都值得讚賞。 然而,在論壇中也有一些朋友針對是否要使用社會企業這個概念提出不同的想法和疑慮,這也有助於我們更進一步的思考,所謂的「社會企業」究竟為何?在真正邁入經營的過程中,又會遇到什麼困難和挑戰?當價值和利潤之間產生衝突或是難以取捨時,究竟怎麼樣的做為才稱得上是「社會企業」的選擇? 社會企業有許多不同的可能...
  • 2013/01/30
    2010年底,光原的夥伴們受邀參加香港民間社企高峰會的台灣案例發表,在發表前一天晚上,我們在旅館的交誼廳開會討論,並做發表最後的調整。隔天要上台發表的雅楨問我,我們和其它的社會企業,在本質上是否有差異之處?我想了想,便說:「也許,差異處之一在於我們正在培力每一位農民成為一個小小的社會企業創業家。」當時夥伴們覺得很有趣,果真如此我們不就成為育成機構了嗎?這一點好像又不完全符合,雖然育成確實是我們整體計劃的一部份,但是光原是為了支持育成的系統而成立,而非自己成為一個育成的機構。 2013年初,社企流來到光原訪問,問到了光原創業的動機。鵬超形容我們是被「問題」推著走。確實,當時光原是為了解決...
  • 2013/01/07
    本文原係2008年3月6日筆者參加中彰投區就業服務中心所舉辦的「多元就業開發方案--民間團體發展社會企業研討會」,針對「社會企業的創業規劃與營運策略」議題所分享論文的部份內容。原論文同時收錄在該次研討會的論文集中。近來因為參與多元單位轉型社會企業的相關活動與輔導,覺得相關的經驗對有志於此的朋友可能具有參考的價值,因此特別整理並稍加修改潤飾,在此與大家分享。 光原社會企業創業之初,由於幾位團隊成員主要的服務經歷是在非營利組織的領域,因此從非營利組織的經營轉換到社會企業,對我們而言可說是一項「全新」的挑戰。在這個過程中,團隊曾經經過激烈地討論、辯證和溝通,而以下四個概念或是心態的轉換,是我...
  • 2012/10/28
    套用某種簡單的說法,社會企業是運用經濟手段,解決社會問題的一種事業體系。對我來說,社會企業是一種建立在角色轉化、共同成就、價值創新和系統永續或自主的基礎之上的新的可能性。 角色轉化 社會企業的本質是一種角色轉化並藉此帶來新的可能性,而這種角色轉化的過程可以是重新定位(re-positioning)、新關係的建立(new relationship)或是培力(empowerment)。舉例而言,培力「弱勢」或是「被照顧者」成為有能力服務他人的人;重新開發金字塔底層的商機;將第三者付費的系統轉成受益者付費。 對非營利組織而言,受服務者轉化成為有能力者的過程,就是一種培力。相對地,如果...
  • 2012/09/10
    八月十二日下午,我到台大集思會議中心參加了由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泰山職業訓練中心主辦,社企流協辦的「Talnet論壇:當行動服務遇上社會企業」活動。會議的過程中,聆聽五位專家學者對於行動服務和社會企業的分享,有許多收穫。就一個社會企業參與者的立場,我很開心職訓局具有如此的格局和遠見主辦這個論壇活動。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的商理事長、社會經濟專案辦公室的施淑惠副主任、交通大學的林崇偉教授、台灣農夫的王順瑜總經理和社企流的Sunny總編輯,每一位分享的來賓都有獨特見解,同時也分享了他們這些年來的投入、專業與熱情。 這場論壇先由每一位與談人分享了自己以及組織在相關領域的服務和經驗,然後再彼此...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