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3/04/11
    當人們說起「高齡化」這個字眼時,總是伴隨著憂國憂民的感嘆,無奈地說公車、捷運上的博愛座不夠用,全是老人家,誰讓誰坐呀!接著,「少子化」這個詞也冒出來,說現在幾個年輕人養一個老人,未來一個年輕人養幾個老人,該怎麼辦呢? 雖然我距離65歲還有一陣子,但聽到這些話還是很刺耳。「祝你呷百二」、「祝你長命百歲」,這些不是大家掛在嘴邊的祝福嗎?怎麼一回頭,又把高齡當成欲除之而後快的妖魔鬼怪? 僵化的、不合時宜的東西很多,其中之一,就是當前困擾台灣的高齡化「定義」。我不是說「高齡化」困擾台灣,而是「定義不當的高齡化」困擾台灣。 沒錯,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高齡」的界線是65歲。但是隨著醫...
  • 2013/03/04
    將心比心很難,設身處地更難,不過,這對子雯同學來說,一點都不成問題。 去年我在大學兼課,子雯是班上的同學。本來並不認識她,直到我請同學們把採訪作業丟上Facebook,發現有位同學竟不厭其煩、甚至有點苛刻地替大家「校對」。在這個通行火星文的地球上,竟然還有講究文字的古典年輕人,真少見! 我找子雯來報社兼差,第一個任務是跑田野,去認識台北大大小小公園裡的東南亞籍看護工,寫點深入的故事回來。她這一跑,跑成了達人,也真心和公園裡的看護工成了朋友。而且不只是朋友,還真的幫上了忙。 有回,公園的一群印尼看護遇上詐騙。詐騙者同為印尼看護,得手後不知去向。受害看護有的被騙幾千、有的被騙幾萬,...
  • 2013/01/30
    Lucie社長離開三年了。三年前的一月底,社長病逝。我私心地想以這個新專欄的第一篇,作為紀念。 然而該怎麼寫、寫什麼?寫她過世前後眾人的不捨與悲痛?寫與她相處十五年來的某一段小故事小心得?寫三年來我曾經做過與她有關的夢?社長對我來說,實在太巨大,巨大得無法描述。太親近,近得看不清楚。她是我的老闆、是我碩論指導老師,是把我當作朋友的長者。只能說,如果不是社長,我不會是現在的我。 (圖:成露茜社長(中戴墨鏡者)與四方報同仁合影) 對社長最清晰的記憶,是立報還在舊大樓時,催她下班、開車送她回家。 社長的住處離報社不遠,走路不用五分鐘,但是報社的下班時間是午夜,於是,有開車又...
  • 2012/09/10
    我的老師、《四方報》創辦人成露茜社長曾說:「《四方報》的成功就是,不是我們變得很大,我們變得很厲害,而是我們倒閉的那一天,其實就是我們成功的那一天。」我的理解是:當台灣社會已經對移民移工夠友善、提供足夠的閱讀材料時,《四方報》便可以功臣身退、關門大吉了。 我之所以尊敬成露茜的原因之一,就是她總有出人意表的洞見。大家都愛談「永續」,生態要永續,生意要永續,國家要永續。但,這就像臣子對著皇帝喊「吾王萬歲、萬萬歲」,或是江湖術士煉製長生不老仙丹,自欺欺人。《四方報》不喜歡被騙、也不喜歡騙人(就像永遠把印刷數量印在封面),幸虧,「永續」從來就不是《四方報》存在的目的,甚至可以說,《四方報》是「...
  • 2012/07/29
    二○○六年試刊號的《四方報》封面,刊登了一張越南舞團在二二八公園表演的照片。沒多久,我們收到一封字跡娟秀工整的越文信,是這個舞團的召集人范草雲(Pham thao van):「…...拿著朋友送來的《四方報》,我非常非常開心與感動。自踏上臺灣土地的那一刻起,我就問過自己,為什麼在這樣擁有眾多越南人聚集的地方,卻沒有一份屬於我們自己的報紙?有時候,我到各個書店去找越南報刊,卻只能失望而歸。少量越南報紙與雜誌在朋友間傳閱,傳來傳去,都已經破爛而且字跡模糊了。然而看到那些熟悉的越南字,我還是感到很開心,就好像有至親好友在身邊。如今,《四方報》的出現讓我的願望得到滿足。屬於越南人的聲...
  • 2012/07/03
    眾聲喧嘩的媒體,無遠弗屆的網路,觀看世界的管道多不勝數。但是,我們看得比過去更清楚嗎? 看見東南亞 大約十年前,我的已故老闆、台灣立報社長成露茜給了我上下兩冊《東南亞史》,摧毀我建構於影視與偏見的東南亞刻板印象。是呀,東南亞山海縱橫、文明豐饒、恩怨情仇層層疊疊,我怎麼一想到東南亞,卻只想到越戰、人妖、椰子樹?尤其,台灣明明距離東南亞這麼近,而且,明明已經有這麼多東南亞朋友和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座島嶼上! 當然不能以媒體人的身份抱怨媒體沒給我正確的消息,只能怪自己沒認真做好「媒體識讀」,對各方湧來的資訊未經思考、囫圇吞棗。也只能怪自己原以為是「放眼全世界」,其實只是遠眺歐美日,卻漏掉...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