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5/02/14
    文:張正 我們要發起「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運動。 什麼書?主要是東南亞文字書籍,類別不拘。新書好,二手書也很好。 為什麼要這麼做?讓台灣的東南亞移民移工有書可讀。至於讀書的好處,就不在這裡多說了。 張正你幹嘛不自己去買?一、我的確已經託朋友從東南亞買回一些了,不過財力有限,買的也有限。二、我覺得這是好事,邀請大家一起幫忙,就是所謂的共襄盛舉囉。 (圖片轉載自獨立評論專欄)photo credit:Mary(n_n)West (CC BY-ND 2.0)  有人笑我:「外勞外配不讀書啦!」我不同意。他們未必不讀書,而是沒書可讀。台灣有五、六十萬的東南亞移...
  • 2014/11/26
    肯定是因為英語教育普及,加上英語補習班推波助瀾,台灣這幾年很熱衷萬聖節。一起吃飯的兩個小姪女興奮地說,晚上要去找鄰居要糖果:「不給糖、就搗蛋(Trick or treat)。」 我問她們,如果你們有很多糖果,要不要分給沒有糖果的小朋友? 「不要!」兩個小女生笑嘻嘻地說。 「可是很多吃不完呢!」 「吃不完丟掉。」 追問了幾次,她們還是寧願丟掉也不給別人。我生氣了,訓了她們一頓。母親說我太小氣,她們還是小孩子呀! 我氣呼呼地回家上網,想找找萬聖節到底什麼來路,結果找到這支「父母假裝吃光小孩萬聖節糖果」的短片。短片中,許多父母假裝吃光了孩子前一晚從鄰居家討來的糖果,稚齡孩童聽...
  • 2014/08/23
    有座城,長年風調雨順、豐衣足食,大人買樂透必定中獎,小孩打GAME一定過關。怪哉,天底下豈有此等好事? 原來關鍵在於,城的地窖裡關著一位小女孩。小女孩並沒有犯錯,但是只要關著她,別理會她的哀號哭泣,城裡的人就可以繼續幸福美滿。反之,一旦放出無辜被關的小女孩,這座城就會恢復常態,偶爾天災人禍,樂透未必中獎、打GAME未必過關。 城裡的人該怎麼辦?應該放出小女孩而犧牲自己的幸福,還是關著小女孩繼續自己的快樂?難以抉擇。 這當然是一個比喻,來自哈佛教授桑德斯(Michael Sandel)的大作《正義》這本書。我覺得故事裡的角色,很像台灣社會與東南亞社福移工,而我們這些城裡人,也面...
  • 2014/05/05
    常常被問到:「《四方報》一開始的時候很辛苦對吧?」 也許是吧,開始總是難的,要把資源兜攏,要無中生有。但是,開始也並不那麼難,至少沒那麼大的成敗壓力。反正這件事情沒人做過,就算搞砸了,也不過是回歸現狀。幸運的是,所謂「人有善願天必從之」,《四方報》得到各方面的幫助,獲得意料之外的成功。 但其實,繼續更難。《四方報》不斷擴張,發想創辦的社長成露茜重病、繼而辭世,我面對各種內容、人事、通路、財務的疑難雜症,以及方向的掌握,覺得漸漸超出自己的能力。 這幾年流行「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這個詞,《四方報》也一直被掛上「社會企業」的頭銜。 社會企業有個朗朗上口...
  • 2014/03/10
    古時候的人,對於顏色的分類很簡單:黑色、白色、紅色。比較暗的都稱為黑色,比較亮的都屬於白色,至於鮮紅、粉紅、白裡透紅,一律算紅色。漸漸的,黃色、橙色、綠色、藍色、紫色等等稱呼,才陸續被獨立出來。例如在發明「青紅燈」的那個不久之前的年代,我們現在所熟知的藍色和綠色,都還在「青色」的麾下:明明是藍色的「青天」、明明是綠色的「青草」,一律以「青」名之。 如果顏色的「演進」很難理解,想想台灣路邊隨處可見的手搖飲料店。從前買飲料,比個一杯或者兩杯的手勢,銀貨兩訖即可。現在則得面臨大抉擇:正常冰、少冰、微冰、去冰,正常糖、少糖、半糖、微糖、無糖……選擇的多樣性,常讓我買...
  • 2014/02/20
    執著 大企業家叫年輕人要熱情、要執著,終將成功。 佛家要人放下執著,凡一切相,皆為虛妄。 執著,是好是壞不一定,聰明也取巧的說法是「擇善固執」。但,何者為善何者為惡,又是另外一大篇了。 雲章有個「執著」。當大家都趁暑假帶著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小孩子出國時,她執著地想帶父母去自助旅行。是善是惡我無法判斷。雲章是領導人,我的「執著」是跟隨領導人,奉陪到底。 雲章的爸爸,我的岳父,也有所執著。 岳父大人,粗茶淡飯,省吃儉用,是一位實事求是的黑手知識份子。一世辛苦,換得幾間不豪之宅和滿宅子「無價」的書籍和古董(可能是「無價之寶」,也可能真的「無價」)。岳父大人的執著,是拒絕配合商業...
  • 2013/12/21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樣嗎?台灣的社會(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真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怎麼想的!」 「想當年,我們……」 這些倚老賣老的句子,未必要等年紀真的很大了才會掛在嘴上。社團裡大二的學長姐教訓起大一的學弟妹,就是一副歷經滄桑的模樣。我姪女也常常老氣橫秋地說:「我小時候……」我聽了,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妳不是才在上幼稚園嗎?小時候是哪時候? 時光一去永不回 在時間的篩選淘洗之下,對於往昔,我們難免感情用事。真正的「當年」,往往都被美化、或醜化、或遺忘。 就像遇到大風大雨或者大熱天,咱不經意地脫口而出:「今年...
  • 2013/12/10
    四十七萬的東南亞移工之中,一般人平常最少接觸到的,莫過於漁工。他們在異鄉的船上漂呀漂,勞動強度高,活動空間狹隘,家鄉遙遠。 曾經有一則新聞,說海巡署救起一位落海的印尼漁工,問他為什麼掉到海裡。印尼漁工說,因為太想家,想要游回去。 海巡隊員又好氣又好笑,說:「你以為你是海豚呀!」 是怎麼樣的想念,會誤把自己當成海豚,以為朝著家鄉的方向一直游一直游,就會到家?我無法想像。 台東成功漁港 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東南亞漁工,在兩年前的台東成功漁港。 《四方報》菲律賓版主編Asuka,先前在台東成功漁港的海巡哨所當兵,整天穿著橘色的制服。我們出差到台東,Asuka算準時間,興...
  • 2013/10/09
    「你第一次來台北,我來火車站接你吧!」 「好呀!謝謝學長!」 「火車站很大,我們就約在『台北火車站』的『火』字下面囉!」 「喔,好!『火』字下面!謝謝學長~~」 在電話中,學長與大一新鮮人相約見面。「學長人真好!」新鮮人心裡想。 新鮮人背著大包提著小包,又焦慮又興奮地搭火車來到台北,出了火車站,抬頭一看,臉上三條線,嘴裡三字經:根本沒有「火」字! 這是大學時的笑話,學長吹噓著怎麼整學弟妹,但願沒有哪個學弟妹真的被整到。 不論是火車站、公車站、捷運站、高鐵站,交通最便利的車站,永遠是兩地相約見面的第一站。在第一站見面之後,口袋有錢,或者真有必要,才會去第二站、第三...
  • 2013/08/14
    越南河粉店,是台灣大城小鎮少不了的街景。先前多半開在路邊街角,小本經營,掌廚的是越南新移民,或者早期來台的越南華僑。現在,則出現不少時髦光鮮的河粉店,甚至在百貨公司美食街佔有一席之地,經營者包括因為愛上這一味、特別去越南拜師學藝的台灣老闆,或者在美國吃慣越南菜、專程回台投資的華人。 我吃過不少越南河粉,不過,當學弟洪銘謙說要帶我去吃「素」越南河粉時,還是吃了一驚。素的?牛肉河粉也是素的嗎? 這間位在埔里、可能是全台灣唯一的「素」越南河粉店,乾淨整齊,幾位戴著白色帽子與口罩的女性服務人員,個頭兒嬌小但手腳俐落。「素牛肉」河粉上桌,我夾起肉片仔細端詳,大小、厚薄、紋理,都維妙維肖呢!一...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