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5/01/08
    文:魏華星(Francis) 很多人都會問社會企業相比一般的非牟利機構或慈善組織有甚麼分別。在我而言社會企業比其他更加強調自身的可持續發展,運用商業模式去解決社會問題。商業模式強調資源的有效運用,減少對捐款的依賴。社企也更注重跨界別的合作,和「創造共同價值」(create share value)。不僅可以讓資源能更有效被利用,也能運用創新的方法、持續地解決現時存在的問題。社會創新將社會問題轉化成為「商機」,將「福利」轉化為「服務」,「開拓」市場上原本被忽略的金字塔底層的「消費者」--(Bottom of Pyramid)。 而在香港社會創投基金裏,最想達到的目標是「系統性的轉變」...
  • 2014/12/19
    文:魏華星(Francis) 一提到扶貧,大部分人都會先想起社會福利或政府政策,卻只有甚少人會想到以商業手法解決貧窮問題,甚至有人會將商業歸究成貧窮的其一成因。 但,商業與貧窮是否真的如此對立呢? 英國就有一所名為《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的社會企業推翻了這個假設。他們使用露宿者作為雜誌的銷售渠道,既能擴大販賣的網絡,也能為露宿者提供一份既有尊嚴又可持續的收入,達至雙贏。 而且,這個例子也提醒了我們:扶貧或許並不止於提供物資上的幫助,更需要各種輔導和信心重建的工作。若然只單純給予金錢支援,的確,露宿者可以繼續生活下去,然而卻不能像《大誌雜誌》的「銷售員」一般...
  • 2014/06/10
    文:魏華星(Francis) 香港的貧窮問題嚴重嗎?香港特區政府公布首條官方貧窮線,推算香港貧困人口131.2萬人,佔整體人口19.6%,扣除福利補助後仍有101.8萬。國際上用以量度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香港是0.537,在已發展的經濟體系中,排名第一。還是沒有什麽感覺?(對,光靠數字的描述就是我們對貧窮問題的盲點所在) (照片授權:Edwin Lee) 不少貧窮家庭生活在少於7-10平米的板間房、劏房,部分廚厠合一,除去租金、水電,家裏只剩下一半的收入,基本的食物都成爲生活挑戰。單親的媽媽跟女兒每天活在惶恐之中,因爲鄰房有精神問題的男人半夜喝醉會敲她們的門大吵大鬧。而每...
  • 2014/06/10
    文:魏華星(Francis) 「行動」是始 數學題:夢想+行動=創新+改變,但假若方程式的左方減去了「行動」,那又如何?答案:夢想=空談。沒有行動的創意、夢想或策略,無論有多絕妙,都只是空談。那為甚麼大部分創新意念,只停留在空談(或稱「吹水」)狀態? 一、太多恐懼(Fear): 愈聰明的人愈懂得計算,他們也更知道離開羊群有多危險、離開「安全範圍」(Comfort Zone)要放棄多少,失敗事少、別人的批評與目光事大。 二、太少熱忱(Passion): 要是真心對某個夢想或社會議題有極大的感召(Calling),根本很難去迴避而不行動,問題只是你是否真正愛上你的夢想。...
  • 2013/04/10
    文:魏華星(Francis) 去年6月,與友人共赴戈壁沙漠挑戰250公里超級馬拉松;今年再接再厲為社會企業Green Monday(綠色星期一)遠赴北極參與號稱世界上最cool(酷)的馬拉松,朋友問:「你甚麼時候上月球?」 可能當每個人真正愛上一件事之後,都會不能自拔地越踩越深吧。12年前開始愛上馬拉松,除了因為這是最簡單、方便的運動(只要一雙跑鞋和不怕悶的性格)外,更發覺它是世上最公平的運動,不管你是來自非洲的窮鄉或歐美專業訓練的體育學院,都可以在場上一較高下,關鍵只是刻苦的鍛煉和堅毅的意志,其他都是次要。 而且,它不像高度競爭的短跑,只有一個冠軍;參與長跑的運動員都是...
  • 2013/04/10
    文:魏華星(Francis) 在今天功利的社會,童話式的故事只可能發生在小孩子的書本裏。就是在朋友之間講夢想,只會予人一個過於理想化、甚至是愚昧的感覺。負面新聞有市場,主要原因是沒有人相信世界可以有正面的新聞。這是真相嗎? 以下一個「愚昧」的故事:從前有一個六、七十年代在屋村長大的小孩,經歷了香港經濟的起伏,靠一雙手在社會不斷掙扎向上爬,亦不負衆望成爲了在商界擧足輕重的高級管理人員。可是機緣巧合下,他接觸到了社會企業,並開始思考這個以資本運轉為中心的社會,到底如何產生更多的社會問題、產生更多不公義的事情。有一天,他突然把工作辭掉,開展了一家叫「要有光」的社企,推出「光房」創效租務。...
  • 2013/03/03
    文:魏華星(Francis) 房協綠悠雅苑超超額認購,在五萬多個申請當中,有超過三分二是一人家庭單位,而本身是公屋戶的亦佔不少,估計最普遍的情況就是年青人追求更多獨立空間,預備遷入綠悠雅苑,繼續單身或結婚也好,最重要是有個可負擔而又真正屬於自己的安樂窩。 而不少父母為仔女撲申請表、衝缐交表,也有同樣的心願,只希望仔女將來不會「無處容身」,也不會怕日後兩老漸成獨居,留守公屋單位終老,甚至被不孝順仔女疏於照顧和離棄,這些現實情況也是存在的。 房協主席鄔滿海說,既然一人或小型單位受歡迎,日後在沙田的土地也會多起這些單位,即是說年青人跟父母分開居住的情況只會逐漸擴大。但同時,房協...
  • 2013/03/03
    文:魏華星(Francis) 政府在扶貧委員會架構下將推出5億的社會創新及企業發展基金,勢必再次引起各界對社會企業的定義或成效作出討論。但其實過去幾年,社會企業得以在民間結集力量、廣泛傳播,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社會沒有輕易地把它定義下來。 世界各地對社會企業的看法都存在差異,假如真要作出一個定義我們只能說:社會企業是以雙底綫為目標的社會創效機構(Social Purpose Organization)—雙底綫為社會目標和商業目標。而我們要意識到這個「全新」的界別擁有非常廣闊的頻譜,由非牟利機構的市場行爲,如庇護工場;到商界創立以社會為先的企業;到中間一大類擁有混合...
  • 2013/01/07
    文:魏華星(Francis) 爲了夢想,一個人可以付出多少? 你不一定聽過《不老騎士》,但就有可能看過台灣大眾銀行的一條感動人心的廣告片:內容講述幾個八十歲以上的老人,雖然身患癌症、高血壓,生活上受人唾棄,但爲了昔日摯友,重找青春時的夢想,開摩托車展開環島之旅。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這故事來自一套真實的紀錄片。 四年前,與《不老騎士》結緣,來自台灣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的執行長林依瑩,帶來了一個社會創新的項目,引起了社會企業界別廣泛的關注,因爲這項目大規模地改變了普遍民衆對老人的看法:長者不只是社會的負擔,而是一個一個有他們自己夢想的個體。 在香港,長者生活津貼的爭議中,...
  • 2012/12/14
    文:魏華星(Francis) 「貧窮不只是欠缺金錢,而是欠缺生活意義的感覺。」(原文自David Bornstein:Poverty is not just a lack of money, it is a lack of sense of meaning.)這對如何應對日益嚴峻的貧窮問題有很好的一個反思。 在第三世界,生活的大部分都聚焦在基本需要的滿足,解決貧窮用麵包、食水及短暫紓困措施,無可厚非。但在大城市,生活的意義變得複雜,需要包含能持續令人得到溫飽的工作、職業發展的機會;因競爭激烈,給予孩子光明前途的教育與培養,已不單是知識的攝取;城市的節奏、有限的空間,令老弱的照顧變得...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