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2/12/12
    2007年,夏天,我在柬埔寨實習,做一些別人會說很有「愛心」的事情 ― 我在幫一個非營利組織做微型貸款成效分析的研究,隨同一組當地人,訪問了300多戶接受微額貸款的客戶。從另一個角度看,似乎又不是那麼有愛心,因為這個實習工作,是支薪的,因為是美國機構贊助,剛好又在一個生活水準不高的地方,所以算起來薪水不低,老實說有點汗顏,因為兩個月的實習薪水,大概是台灣畢業大學生4-6個月的薪水。 我住的地區屬於一個非營利組織密集的地區,走在柬埔寨這樣一個發展中國家,這樣一個地區,看起來卻像個觀光客集散地,有酒吧、美式早午餐店、口味西化過具有東南亞風味的特色餐廳,到處可以碰到來這裡做義工的西方人。我在...
  • 2012/11/17
    和一般人聊天時會講到我讀經濟學,但是說來也汗顏,我其實不懂股票全球金融危機或者歐債市場,因為經濟學到了博士階段分工精細,我專攻的領域為發展經濟學,簡單解釋是研究和貧窮或發展中國家有關的議題。好學一點的人,可能會追根究底地問:「什麼是發展經濟學?」,再深一點點有人會問:「是經濟發展嗎?」 在好多次淺嘗輒止的聊天中,我發現我不能夠在短短時間內將這個學門解釋的很好,甚至連很多台灣經濟系的教授都不太瞭解這門子領域,因為大家比較常聽到經濟學裡分門別類的專業(就是老師網頁裡面專長裡面的那個項目)是計量經濟學、總體經濟學、個體理論、勞動經濟學、財政學,稍微小眾一點的如環境經濟學、實驗經濟學等。...
  • 2012/10/22
    每每來到發展中國家,總會感受到很不一樣的生命力:路邊叫囂的小販、到處和你熱情打招呼的司機、招攬生意的餐廳老闆以及他的兒女們。在發展中國家旅行時,動不動就有人問我是不是來自Japan。 很典型的景象,讓我回想到2005年的夏天,我同樣踏上一塊貧瘠又充滿生命力的土地-印度。路邊也到處是叫賣的小販,獨自一人時總是不得安寧,不是有人和你招攬生意,就是有人和你要錢,你不給他們錢或生意,他們不會對你擺臉色,頂多笑笑的和你約定說"Later"或"Next time"。當時的我總是迷惘,為什麼在越是貧窮的村落,人類看起來比較純真,反而是在大城市裡,犯罪率比較高,不時還會碰到惡司機或有人東西被搶。...
  • 2012/09/17
    窮人的銀行家 - 淺談微型貸款(Microfinance) Part I 微型貸款在近幾年得到許多的關注,比方說美國的很多基金會大頭、美國國際開發援助署(USAID)、世界銀行等,紛紛把大筆錢投入這個因為尤弩斯創立的葛來敏銀行成功的扶貧方式 - 微型金融。順著這股熱潮,許多微型金融的非營利機構,集合起來辦了推廣微型金融高峰會運動,目標是藉著推廣微型金融,幫助世界上所有弱勢的家庭跳脫貧窮線。  大家看到微額貸款,顧名思義,會覺得就是小額的貸款,除了金額比較少,到底和一般的貸款有什麼不同呢?以下我大至歸納一下微額貸款的特色與機構服務要點。 貸款 (Loans...
  • 2012/08/12
    經濟學裡講取捨(trade-off),也就是說每件事情有好一定會有負面的犧牲,選了一樣就不可能得到另一個,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 今天接到一封很長的站上信,大意是一個年輕的大三、大四生看到我分享的留學資訊與部落格,生起了想要念公共政策探索貧窮與發展的夢,接下來問了生涯規劃相關的問題,這個情節和當時的我很類似,不同的是我當年更懵懵懂懂,也沒那麼早就找到自己的生涯目標,也找不到可以問的人,因為台灣似乎沒有人在念類似的東西,我只能靠著自己亂闖亂撞,走到現在這一條路。 過了這麼多年,我仍然堅持在做我想做的事情,只是方式變了。當年的我想要在國際非營利機構工作,回當年啟發我的印度做實習,或到其他...
  • 2012/07/20
    又到了選舉的季節,許多候選人紛紛祭出「拼經濟」這個口號。身為純種經濟系出身的我曾經認為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台灣四小龍也是最讓人驕傲的經濟奇蹟。但是,受了公共政策學院一年多以來的薰陶,接觸了很多更批判性的思考之後,我不禁反問自己:到底拼經濟是不是台灣現今最重要的一件事?到底拼經濟的本質是什麼?是讓富著恆富、貧著恆貧?是開放市場自由化?是補貼竹科企業讓台灣產業競爭力更強? 我的疑問是:經濟成長的本身是拉大貧富差距的話,這樣算是正義的社會嗎?經濟不斷成長的背後我們得到了量的成長,但是質的快樂呢? 針對這些問題,我今天想來談一下快樂經濟學。關於快樂經濟學,我不太確定要怎麼下一個定義,基本...
  • 2012/06/20
    今天想談的是為什麼我會走上國際發展扶貧的這條路。  為什麼說是巧合呢?因為我不像有些從小註定要做慈善事業的孩子一樣,生長在模範極有愛心的家庭,媽媽假日三不五時就去社區做義工,或者整理舊書資源回收,爸爸是做社會研究的教授,常常提醒著我們要關心弱勢族群。也或者,爸爸媽媽都是教授,從小就在不同的國家長大,接觸多元文化的洗禮,長大後立志要漂流四海幫助世界各個角落的人。亦或生長在農家社會裡,看到抓牡蠣種田人的辛酸,還要半工半讀才能供應弟妹的學費,所以立志以後要為這些最基層的草根發聲。 都不是,我生長在平凡卻幸運的白領階級的家庭裡,媽媽在銀行工作,爸爸在中小型高科技產業創業,從小爸媽...
  • 2012/05/14
    今天來寫寫:我之前的工作-扶貧方法的隨機實驗(Randomized experiment in poverty alleviation tool)在做什麼。先做名詞解釋。因為之前和朋友聊天的經驗發現,就連在我本科領域的基本名詞,大部分的人都會有誤解:做自然科學的人不知道什麼是扶貧;文科的人沒做過實驗,更別說「隨機」這個外太空來的碗糕。 扶貧方法:所謂扶貧就是幫助貧窮的人。而何謂貧窮的人?幫助是指到什麼境界?有什麼方法?這些都是我碩士在念的東西,既然都有人在念這樣的碩士了,當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的名詞或定義。如果真要簡略來說,就是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小時候爸爸媽媽會說:「飯吃不完...
  • 2012/03/25
    (此圖攝於2007年夏天,於柬埔寨一個叫Battambang的城鎮。圖中婦女為我服務的NGO的小額信貸借款者。) 因為2007年暑假的實習,是幫美國一間蠻大的微額信貸非營利機構工作,而這之後的一整年,又幫他們做了很多資料的分析報告,所以讓我興起和大家談談微額信貸的念頭。 微額信貸(Microfinance)是近年來十分火紅的話題,第一個創辦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提供窮人微額信貸的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在2006年得了諾貝爾獎,自此之後,許多微額信貸的機構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微額信貸也成了近年來頗具認同的除貧方法。 在資本主義沒有觸及...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