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2/02/06
    前幾年我離開企業,轉戰Social Enterprise時,身邊的朋友不管是不是真的搞得懂我的新工作是在幹啥的,但只要一聽到我跟「公益」這兩個字掛上邊,她們臉上的表情就好像我的頭上多了一個小光環似的,彷彿捨下前途和高薪,去從事「本來應該是退休時候做的事情」,是何等浪漫及偉大的決定。 三年後,我的朋友們對於我的工作還是沒有搞的很懂,偶而還是會把企業社會責任(CSR)和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混為一談。但至少,我們已經可以把「公益」當成一件嚴肅的事情看待和討論,而不是一廂情願的浪漫情懷。 為什麼說是「一廂情願的浪漫情懷」呢? 從近來庇護工廠的薪資爭議乃至2年前的黑...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