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2/09/23
    以前在做社會企業投資評估的時候,常會接到這樣的疑問:為什麼不優先幫助台灣的社會企業、再來考慮國外的組織?做國際志工的朋友,也會受到這樣的質疑,台灣有這麼多人需要幫助,為什麼妳們要拿妳們寶貴的時間、精力與資源,先去協助外國人?這不是新鮮的問題,總是不斷被提起,我沒去研究其他人的答案與論述,雖然我猜測一定有人已經提供了非常深刻的見解。 被問到這個問題,我總會想回問,如果都用這種親疏遠近來劃分我們什麼事情該先做,什麼事情該後做,是不是只要還有「人類」在受苦,那些動物甚至你家的寵物,是不是都可以先擱著不管?如果「幫助」與「付出」,應該依循某種規則,那麼這個規則應該是什麼?當有人捐助日本海嘯災民...
  • 2012/05/03
    感覺,常常是許多行動前的第一步,也許為的是延續、回饋、或撫慰那些「感覺」。有過某些體驗,自己可以更容易地從過去的經驗裡去理解、並且影響自己對某些事情的態度與行為,而不是憑著想像與他人的描述。 我若有小孩,我可能就會注意小孩的整體環境教育問題;我若是單親媽媽,我不但可以理解單親媽媽的甘苦,也會想幫助其他單親媽媽。如果我是小三,我就會明白其他小三的心酸;但我若被劈腿,我也會知道原來在愛情裡,不被愛的才是小三。 這是簡單的道理,所以許多做社會或環境工作的人,都常常透過這個方式:「傳播體驗」,來擴散他們的理念並發揮影響力。例如知名的社會企業黑暗對話,便是讓參加的人來體驗黑暗,這不是只為了讓...
  • 2012/03/18
    社會企業,聽起來多吸引人的名詞?!用企業的方法來解決社會問題!哇,這個標題如果第一次出現在臉書上的名人塗鴉牆,都可以吸引幾百個讚(雖然現在名人臉書塗鴉牆就連名人放屁也有幾千個讚)。我當初也是這樣被吸引的:新穎的觀念、崇高的理想,又具備實際的解決方案(企業方法)。 用企業方法來解決社會問題,聽起來真的很酷,讓我不由得會聯想到,哪天也有什麼專業領域是,用藝術的方法來解決工程問題,用愛情的方法來解決課業問題、用數學的方法來解決台灣記者國文問題(但這聽起來只會讓記者的國文與數學都很糟)、用林書豪的方法來解決美國牛問題…總之把兩個看似沒有交集,甚至矛盾的兩個概念(例如商業與公益、學...
  • 2012/02/06
    以前在香港工作時會寫一點與工作相關的抒發文,但回台灣後,還沒有寫過任何關於我在做「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social entrepreneurship)方面的文章。 沒有寫,是因為很多學習、很多感覺、觀察,都是在演進的過程,每天的感受與心得都不太一樣,但都是一個「流動」的狀態,好像沒有真正的答案在心中,就算寫下,過一段時間之後,也肯定要被自己否定或檢討。 在這個領域兩年多,雖然聽起來不長,但就一個還剛起步、還沒有很多人瞭解的概念來說,我覺得自己至少知道「門」在哪裡,就算還沒踏進去、也還沒爬上高樓,但是光找到「門」這件事情,我覺得已經是我人生一大收穫(...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