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 2014/12/16
    文:韓燕 公信力被社會公眾屢抓屢中,直接折射出中國公益這五年所面臨的溝溝坎坎。公益圈在一次次突圍,而公眾也在如剝洋蔥般一層層的剝,有的坎翻了過去,有的還在翻,有的依然在原地苦思並沒有質的突破。 沒有人能夠想到,一個叫郭美美的小女生會引發中國公益信任的持續震蕩。僅事發當年導致深圳紅十字會2011年7月的社會捐款同比下降高達97%——甚至進一步影響到全國範圍內的捐贈熱情,使全國慈善組織6~8月接收捐款額與此前三個月相比下降了86.6%。 「郭美美」一個爛熟於心的名字,如今再次拿出來,只成為人們的一份談資。飽受「郭美美」事件影響的中國紅十字會似乎已從影響中走出,不久...
  • 2014/11/27
    文:SEI 王璇 寫在前面的話—— 此文的誕生,緣於前段時間一位公益界朋友的約稿。他希望我作為一名30歲左右的公益人」,分享自己這些年的公益心路。當時反復讀了幾遍約稿的內容,除了「30歲左右」這點符合,其他我都覺稱之有愧。自己掐指算了算,雖一只腳邁進公益圈七年多,但真正接觸公益實質性的工作也只是在近兩年,充其量只能算是個「學習『公益』的人 」。因自覺資歷甚淺,所以稿子一直拖著,不敢貿然動筆,後實在經不起自己內心分享的渴望和朋友的鼓勵,我終於在33歲生日那天將自己七年來的公益心路梳理成文。 支教是個浪漫的事兒 時光倒回12年前—...
  • 2014/10/29
    今年七月,恩派攜手第一財經,在上海公益新天地園舉辦了一場「首席責任官公開課」。恩派副主任丁立,面向200余位來自多家企業的市場、公關及CSR部門負責人,主講「論CSR中的戰略公益:以公益基金會與公益創投為例」。期間憑借一線經驗及豐富案例,充分呈現了公益使命與商業模式跨界相融,匠心獨具的社會問題解決方案。下文引用《第一財經日報》的專題報道,便是基於丁立此次講授內容。 丁立女士現任恩派公益組織發展中心副主任,擁有11年外資企業和9年公益組織的管理從業經驗,曾在達能集團、歐萊雅公司、聯合利華等世界500強公司擔任高級產品經理、市場總監等職。 丁立女士2005年加入山水生態保護中心,任企業...
  • 2014/10/29
    文:韓燕(恩派社會創業家學院  總監) 近期全球最大的開源技術廠家Red Hat(紅帽公司)的CEO Jim Whitehurst 在坎貝爾大學法學院的畢業典禮上表示:「領導者的一個關鍵作用是賦予員工工作的意義。當你進入你選擇的領域時,引導員工認識到自身能力所帶來的影響,將是帶動團隊工作激情的非常有效的方式。」 百多年前社會學家古斯塔夫·勒龐也曾做過類似的表述:群體是情感的奴隸,找到可以讓他們動心的事情和能夠誘惑他們的事物,可以讓你事半功倍。 也許有人會說「賦予工作的意義」是為了適合80後、90後甚至00後年輕人特質的領導力新方法。其實這是早就被論證且不...
  • 2014/07/03
    2014恩派(NPI)社會企業論壇於6月23日召開,150多位國內外專家、學者、社會企業的踐行者、公益屆專家學者、媒體,以及其他各界人士濟濟一堂,共同探討“社會企業在中國的興起及其實踐”,掀起了一場關於公益與商業的有效結合之道的大討論。 本次論壇由恩派社會創業家學院(SEI)主辦,邀請了來自十余個國家的20多個團隊的專家前來,攜手國內學者與社會企業踐行者共同呈現社會企業最前沿的學術成果與實踐成果,並就社會企業的國際理論與中國實踐進行深入探討。 論壇從上午9點開始,首先由Dr. Marieke Huysentruyt(i-propeller比利時創始人)...
  • 2014/04/15
    文:丁立 不知不覺中,我投身公益行業已經九年多了。上周末,有同事向我約稿,希望我以一位經驗豐富的公益從業者的身份,對剛剛走出校園,為了心中的理想加入公益機構的公益新丁們寫一篇文章說幾句話,當下受了恭維,我不假思索就快樂地答應了,可真到提筆時(不對,應該說是敲打電腦鍵盤時),還著實有些犯難。畢竟我已是人到中年,作為一個七零後,對於九零後的同學們來說,已經有很深的代溝啦,倚老賣老式的說教回想我自己年少時都不愛聽,現在的年輕人聽了估計更反感。況且說實在的,我也根本算不上什麼成功人士,既然離李開復先生的水平差了十萬八千裡,哪裡有資格在這裡教誨年輕的朋友們呢?思前想後,決定還是以我自己的人生經歷...
  • 2014/03/08
    文:呂朝 近年來,「社會」這個詞熱門的很,社會建設、社會創新、社會組織、社會企業等等。社會學者們也終於迎來了「顯學」時代,然而對「社會」的界定卻再次成了問題,它是和「自然」相對,和「市場」相對,還是和「經濟」相對呢?政府一直在倡導「和諧社會」,民間一直在要求「公民社會」,他們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呢?……看來專家們還要著實忙活一陣子。 這個問題其實和普通人更加息息相關,在「意見領袖」們還未有標准意見之前,我們大可對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社會做一番憧憬,但此時,我們突然發現自己幾乎已經喪失了改變社會的興趣和能力,在高房價、低保障的生活重壓下,在「整齊劃一」的功利價值...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