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流年會演講紀錄:余志海Q&A

2013.02.18
瀏覽次數:

文:呂家睿/圖:鍾敏豪

「第一次看到有人把Steve Jobs跟金正日以這種幽默的模式相提並論,創新真的無時無刻藏在安豬的身上。」主持人許毓仁與安豬相識多年,甚至安豬還曾在自助旅行中,借宿許毓仁的沙發,這段訪談帶有點「哥兒們」之間的相互調侃與幽默。

許:現在你們的服務比較著重於直接面對客戶的B2C模式上,將來有沒有考慮,將它擴展至B2B,讓更多企業也接觸到你們的創新產品,創造更多營收?

「其實我剛剛提到過去的三個案子,都是為大企業公益活動做的設計。雖然從中學到很多經驗,但畢竟這跟我們的核心業務有點差距。今年我們會試著將兩者整合,讓能夠幫助到偏遠地區學校的產品,以及完整的志工培訓計畫提供給企業。」

許:有很多觀眾好奇,在這麼多幫助偏遠地區學童的案例中,是如何衡量為他們所帶來的改變?

「其實一開始我也會假定,一定要帶來些什麼改變。但現在我的觀點比較是,改變不是我們一定能創造的,我們只能改變自己,做出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奉獻出最好的想法、服務。而關於改變,我們只能順其自然。」

許:中國市場對於社企的認同,與政府、民間的看法為?

「社企在中國仍是一個較新的名詞,其實不要說社企,關於NPO、NGO的了解都比較少。目前社會也還在爭論,NPO工作者,到底該不該有工資。而做為一個社企實踐者,要做的事情,仍是很多的。」

許:目前經營「多背一公斤」上,經濟上可持續性的模式如何?未來又有何調整方向?

「不斷反思後,其實必須承認,我們仍是很不成熟的。就像剛剛說的,社會服務跟核心業務仍處於分離,接下來的工作,就是把這兩塊做整合。」

許:除了相信自己的願景外,是什麼讓你度過前五年的創業摸索期?你會給年輕的社會企業家什麼建議?

「首先,必須要有很大的準備,就像如果我今天告訴大家,做社企可能要熬十年,熬五年可能心安理得一點。我實在無法再給更具體的建議,因為創業是每個人必須自己去摸索的一條路,每個人遇到的,也可能很不一樣。」

許:當初「多背一公斤」的名字怎麼來的?大家很好奇,是不是真的是「一公斤」?

「不完全是真的『一公斤」。這個名字其實我花了很短的時間就想出來了,白天我想的叫『多背一點點』,但晚上睡覺時想,『一點點』好像不是那麼具體,於是就『多背一公斤』吧!沒想到就一炮而紅。』

許:在中國,年輕人對於投入社會企業的傾向如何?是想直接做社企,還是投入到網路創業?

「其實你不了解大陸年輕人,現在最多的是想進入政府、國營企業。相對來說知道社企的人還是很少,因此也需要更多推廣,但也同時必須要經營出更穩健的系統,讓年輕人放心投入這行業。」

許:有沒有考慮將「多背一公斤」帶到台灣?其中又需要什麼資源?

「我認為每個社會都有自身在地的社會問題,想要用社企模式解決,絕對不是套入哪一個外國模式就能成功,而是應該更了解在地問題。因此,「多背一公斤」所能提供給台灣只是借鏡,而不是複製。」

許:幫助這麼多小朋友的過程中,最感動的案例為?

「2005年時候,我到了個偏遠的村子當三天的老師,三天後帶著已經啞了的嗓子離開。沒想到第二年春天,村子的老師寄了封電子郵件給我,說村里小朋友在作文上寫道,將來長大後想到廣州找安豬哥哥玩,當天恰好是我生日,我真的非常感動。這些感動,也一直是我持續下來的動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