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盛夏也得「抽籤」才能買到的手織毛衣

文:邱韻芹

Kesennuma Knitting是一家位於日本東北大地震重災區的手織毛衣工坊,今年八月,她們展開新一輪的販售活動。即便日本正值酷暑,商品仍然供不應求,販售者總是必須以抽籤的方式來決定哪位幸運兒能購買一件訂價超過日幣七萬五千元(約台幣兩萬兩千元)的手織毛衣。

(圖片來源:気仙沼ニッティング

東京、不丹、氣仙沼

到氣仙沼創業是在東京都出生長大的創辦人御手洗小姐未曾預料到的生涯轉折。自東京大學經濟學部畢業後,她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麥肯錫(McKinsey)東京辦公室。由於被指派參與一個於日本東北地區駐點的零售管理顧問專案,她才接觸到這個僅有六萬人口的漁港城市。

當時她並沒有為氣仙沼駐足,反而接下遠在不丹的工作,協助當時新成立的民主內閣推廣觀光產業。幾個月後,日本發生了三一一大地震,當御手洗看著不丹人民驕傲地為了自己的國家努力時,她自然想著:國難當頭,我為甚麼不回日本貢獻自己的能力呢?

於是在一年的契約履行完畢後,她便辭職來到東北,為地方政府籌劃重建方案。「重建的意義,並不只在於硬體設施的復原,而是要讓當地居民都可以安居樂業、重返日常生活。」御手洗這麼解釋道。她發現,政府官僚雖然有較強的執行力,但若要在既有體制中展開新計畫,卻是困難重重。此外,她相信產業再生是東北地區重建的重要基礎,可是站政府政府的角度,卻只能提供間接協助。所以她便決定與日本知名文化人糸井重里合作,開啟氣仙沼編織(Kesennuma Knitting)計畫。

從手作中贏回自信與尊嚴

被問到為什麼選擇編織作為創業主軸時,御手洗笑說,其實「文化傳統」、「同心協力」或「織進溫暖」的意象,都是後來才發想並建立的品牌形象。震災後,漁港設施被摧毀,社區百廢待舉,其實她們所能想到的唯一營生活動,大概就是女性的手工編織技能了。

御手洗對商業、特別是零售事業的洞察力也在決定生產品項時派上用場。為了增加就業,讓居民從工作中重獲自信與尊嚴,她設想,主軸活動必須有一定的勞力密集程度。而手織衣著在消費端方面又擁有市場潛力,能夠設定相對高昂的訂價,是個合適的創業起點。

然而尋找編織者並不容易。御手洗一開始完全是社區裡的「陌生人」,打著新創事業的旗號,難以被當地人接受。前來洽談的編織者也往往是迫於介紹者的人情壓力敷衍了事,並非真的喜歡編織,更遑論加入計畫成為工作者。

後來,她靈機一動,在社區四處張貼編織教室(workshop)的海報,以「學習流行花樣的織法」為號召,吸引編織愛好者。在編織者的練習過程中,御手洗也仔細留意技巧出眾的編織者,並請她們留下來,與她們分享自己的創業理念。終於,她透過編織教室找到最初的四名夥伴。

(圖片來源:気仙沼ニッティング

發掘企業存在的意義

現在,氣仙沼編織的契約工作者已經達到三十六位,也在計畫開始後的一年之內達成損益兩平,脫離震災復興的專案階段,正式獨立成為股份公司。當她向編織工作者宣布公司要開始繳稅給地方政府的時候,大家都感到相當振奮,「那是一種終於能夠抬頭挺胸,覺得自己對這座城市有所貢獻的感覺。」

日本婦女一直習於與左鄰右舍一起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但御手洗認為,這些活動往往因為沒有和社區意識連結,而變得保守。通向嶄新未來的企業活動充滿挑戰,但以法國經典品牌愛馬仕(Hermès)為榜樣的御手洗相信,只要堅持產品品質,總會有識貨人欣賞。在消費與生產的過程中,不僅只是工作者獲取報酬,消費者得到滿足;同時,也是對在地社區作出貢獻。御手洗笑咪咪地說,於此,她終於體會到企業存續的真正意義。

訂閱電子報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