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走出孤立,社會企業全「緬」萌芽

2014.01.26

編譯:簡佩吟

在緬甸,社會企業尚屬起步階段,而未來,社企可以扮演什麼角色,促進緬甸經濟與社會發展?刺激這個新興產業成長的重要項目與優先順序為何?國際經驗又如何應用於緬甸?

(圖片來源)

緬甸正從數十年的孤立中走出,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日前發表全球第一份緬甸社會企業研究報告「社企地景」(The Social Enterprise Landscape),內容蒐整超過50份訪談資料,包括與經濟學者、政策制定者、社會企業家以及其他重要人士的對談,刻畫出緬甸社會企業面臨的機會與挑戰。

英國文化協會的緬甸計畫(British Council’s Skills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負責人Tristan Ace根據「社企地景」的主要發現,針對緬甸及其他新興市場的社企發展,提出五項重要見解:

1. 多元型態、無須定義

緬甸國內有許多組織致力於創造社會影響力,而這個新興產業的特質之一便是組織的多元型態。在亞太區域及全球各地常見關於社會企業型態的辯論,但社企產業無須在起步階段就過度關注於這類辯論,以免分散注意力。現階段緬甸的社會企業應專注思索「如何帶來改變」。

一個對社會有影響力的組織可能登記為非政府組織(NGO)、私人公司、私立學校或是合作社,甚至根本未向政府註冊;而其中有些已創造營收,有些則否。無論如何,這些組織以企業的型態試圖解決社會底層民眾的問題,進而發揮影響力。當企業扎根穩定後,自然必須面臨組織型態定義議題,但在那之前,應允許產業自由摸索,並發展出屬於自己在地的「緬甸特質」。

2. 投資創新

高風險與低報酬率是致力於改善窮人處境的社會企業難以募集資金的兩個重要原因。因此,透過創新思考,建立完善機制來分散捐款者與投資者的風險就顯得格外重要。有了良好的投資環境,就成了當地最佳的宣傳實例,可以吸引更多投資人注意,這對缺乏質性影響力評估資料的緬甸,加分不少。建議第一步可嘗試吸引國內外的慈善投資家,再將慈善事業及企業社會責任的運作方式,帶入目前慣行的商業經營策略,使資金投資運用更靈活,也能利用商業技術協助社會企業解決發展階段的重大挑戰。

3. 學習成功範例

長年以來,民間組織在提供社會服務方面扮演要角,而社區組織亦根據當地需求提供適宜服務。這些社群的技能知識應善加整合管理,並適時適地複製應用於國內企業。修道院學校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提供基礎教育給緬甸最貧窮的孩子,且通常頗具規模,它們的運作系統可供社會企業學習,提升服務的品質與規模。

4. 建立信任與理解

社會企業運動最重要的資產之一便是「多元性」。它具備與各產業部門連結的能力,也是培養文化關係的媒介。它能結合民間、政府與企業,激發創意,促進信任與理解。

緬甸由於歷史因素,社會普遍對商業企業失望且不信任。在此脈絡下,社會企業提供一個機會,開啟民間、政府與企業之間的正面對話與交流。緬甸商業執委會(Myanmar Business Executives)就是個成功範例。這個組織是由一群自仰光經濟學院(Yangon Institute of Economics)畢業的成功企業家組成,在Cyclone Nargis風災後,這個組織開始投入國內人道救援行動,現在已經成為民間與商業界的重要橋樑,也喚起緬甸商業界對遵守「聯合國全球盟約」(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註一)的意識,當然它們也運用專業知識來支持有助改善貧窮問題的企業。

5. 找尋定位

在緬甸國家改革階段下,社會企業應被視為是確保國民生活得以改善的眾多方法之一。雖然社會企業並非「魔術萬靈彈」,但足以為許多問題帶來解答。社會企業家需要與投資者及捐款者合作,在適切時機以創新方式來發揮影響力。雖然社會企業的模式不見得能在緬甸各領域成功運作,但只要有機會以市場機制解決社會問題,並能鼓勵純仰賴捐款的組織轉型,朝永續發展的目標努力,社會企業就值得獲得支持。

註一:「聯合國全球盟約」旨在促進企業與聯合國、勞工和民間社會合作,共同支持人權、勞工和環境。盟約共有九項普遍原則,包含尊重國際人權、保障勞工集會結社之自由、消弭所有型式之強迫性勞動、廢除童工、消弭雇用歧視、善盡企業環境責任、鼓勵研發環保科技等。


 資料來源:

Myanmar: lessons from social enterprise in a frontier market

訂閱電子報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