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夜看

2013.03.04

將心比心很難,設身處地更難,不過,這對子雯同學來說,一點都不成問題。

去年我在大學兼課,子雯是班上的同學。本來並不認識她,直到我請同學們把採訪作業丟上Facebook,發現有位同學竟不厭其煩、甚至有點苛刻地替大家「校對」。在這個通行火星文的地球上,竟然還有講究文字的古典年輕人,真少見!

我找子雯來報社兼差,第一個任務是跑田野,去認識台北大大小小公園裡的東南亞籍看護工,寫點深入的故事回來。她這一跑,跑成了達人,也真心和公園裡的看護工成了朋友。而且不只是朋友,還真的幫上了忙。

有回,公園的一群印尼看護遇上詐騙。詐騙者同為印尼看護,得手後不知去向。受害看護有的被騙幾千、有的被騙幾萬,求助無門,仲介和雇主說是妳們印尼人自己的事,不願插手。那幾天,子雯剛好不在台北,等她再次出現在公園,印尼朋友們像是遇到了包青天,一擁而上,攔路喊冤。

其實,警察局和公園就隔著一條街,只是印尼朋友不敢進去。於是十九歲的台灣小女生,生平第一次進了警察局,陪著她的印尼朋友報案、做筆錄,也通知了移民署和印尼駐台代表處,萬一詐騙者要出境,千萬要攔下。雖然到現在還沒抓到人、錢還沒要回來,至少讓受害者多了一點點討回公道的機會。

前兩天,她又幫了一位印尼朋友,這次更是紮紮實實。

原來,這位印尼朋友照顧的老爺爺失智症狀加劇,連續幾個晚上不睡覺,甚至想用打火機燒房子。老爺爺不睡,印尼看護也連續幾天不敢睡,精神恍惚、瀕臨崩潰。有情有義的子雯看不下去,決定犧牲自己的睡眠,換得朋友一夜安睡。隔天,子雯在Facebook上留言:「一天一夜的戰鬥,累癱。」

子雯的義舉,絕不輸行之有年的「飢餓三十」,也很像前些日子幫老人家抬行李的「臨時孫子」,真是台灣年輕人的驕傲!功德無量!如果你原本要花一整夜去「夜唱」、「夜衝」,不妨考慮這個更難也更酷炫的選擇:「夜看」,當一夜的「臨時看護」。一方面能體會外籍看護工一個月15840元的工作有多辛苦,另一方面,也讓絕大多數沒有週休、晚上必須警醒地陪著病人同睡的看護工,有一夜好眠。

(原文刊登於2013年2月26日聯合報繽紛名人堂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