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以青年培育回應世界的變動

2012.02.06

文:Will Kao(2011-12年度AIESEC台灣總會人才管理部門副會長)

以前小時候念書時常從歷史課本裡讀到全世界的人們紛紛追尋「美國夢」的年代,總是很好奇為何大家要一窩蜂的往同一個地方跑,但是在07年所爆發的次級房貸風暴所衍生的全球性金融危機,似乎象徵著以資本主義為底所建構的社會及價值觀慢慢遭受挑戰,美國夢似乎不再如過往般吸引人。最近我們也可明顯地感受到世界急劇的變動,歐債危機越演越烈、埃及和利比亞等威權政府一一接受挑戰,另外近幾年來從書局裡頭的書名慢慢多了一些元素我們也可以有所體會,像是「環境危機」、「西半球到東半球」、「中國崛起」等等,把任何一個活在三十年前的人用時光機帶來這裡,可能都會驚嘆人面桃花(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或許得更正一下,事實是他可能連景物(我們的環境)也認不太出來了!

我們總是要透過很多教訓和事實提醒我們,世界是一個不會停止變動的有機體。

面對不斷變動的世界最好的解決方案,可能是積極的了解我們世界的需求,並且親手打造我們的未來吧!培育青年這一個領域本質上是如此的,因為我們希望我們的青年們都可以提早「預視未來」,或是具備「形塑未來」的能力,消極來說是用以面對世界多變的挑戰,積極說的話就是培育有責任感的世界(地球)公民,以確保世界的動態平衡及永續發展。

作為一個以青年為根基的全球性學生組織,AIESEC在台灣已約有48年之久,雖說稱不上像麥當勞或星巴克一般眾人皆知的品牌,在學生的圈子裡也算是小有名氣,但是問問至少已經畢業10年以上的學生,大家對AIESEC的印象大多像是「商管導向」、「培育商界人才」等等,稍早一點的前輩們應該很難想像AIESEC開始與其他非營利組織或是公民部門(Citizenship Sector)慢慢產生連結,在近幾年尤其愈甚頻繁。但是試著以組織經營的角度來詮釋,此種變動產生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世界在變動,所以我們做為一個以培育青年領導力為使命的組織,也必須要透過積極的調整培育青年的資源以及做法,來回應世界的變動。

AIESEC經營海外研習計畫(送台灣年輕人出國、接國外年輕人進台灣)已有一段時間,過去以商管及科技等在公司研習的機會為主,近幾年多了很多在非營利組織和學校等機構的研習,從一個外在環境且相對巨觀的角度來詮釋,大約以10年做為分水嶺,10年以前的世界正面臨快速的全球化,跨國企業的經營為領導及維持世界運作的重要力量,企業部門中跨國人才的移動(Talent Mobility)固然扮演重要的角色,AIESEC對當時的回應是促進青年商管人才的流動,支持跨國人才的需求以支撐快速全球化的世界。反觀近10年來,在全球化日益平凡後,我們認知到在此過程中我們也對世界創造了很多問題,於是「公民部門」快速興起,全世界各地的非營利組織風起雲湧,如雨後春筍般的成立,以抗衡政府和營利部門,共同維持世界秩序,在此刻AIESEC這類青年組織本著青年培育「跨領域」、「高彈性及可塑性高」的本質,自然也多了很多與非營利組織合作的機會。

從組織經營的角度來說,我們期待經營一個完善的青年領導力培育平台,我們希望可以透過培育青年回應世界對領導的需求,以創造影響力,當然希望可以讓更多的青年來參與,於是除了外在環境的變動外,在此青年平台的經營策略上我們也希望可以讓參與的人、以及參與的方式都更加的多元,就海外研習計畫從商管類型發展到志工及教育類型為例,後者相較於前者有較低的進入障礙,讓我們計畫的「跨文化」以及「體驗式培育」等本質可以有機會讓更多輕人所享受,搭配上一段所提的外在資源的豐富,自然而然的,我們便慢慢倒向將社會資源與青年培育做結合,也創造了更多青年與現在最真實世界之對話。

我想「社企流」的成立,也是在回應著世界的變動吧!在公民部門興起後,遊走在營利和非營利領域間的「社會企業」概念出現,我們於是意識到了可以透過社會企業做資源及價值鏈的整合,以面對當前政府、營利部門都無法回應的世界需求,我想不管我們處在哪一個行業,都不可以忘記我們都有責任維持世界的順暢運作,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做一個常常關心周遭問題,並且採取自己能力範圍所及之行動以讓改變發生,是做為一個活在快速動盪的時代裡,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良好公民心態。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