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資本主義到社會企業 – 我的社會企業第一堂課

2012.02.06

以前在香港工作時會寫一點與工作相關的抒發文,但回台灣後,還沒有寫過任何關於我在做「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social entrepreneurship)方面的文章。

沒有寫,是因為很多學習、很多感覺、觀察,都是在演進的過程,每天的感受與心得都不太一樣,但都是一個「流動」的狀態,好像沒有真正的答案在心中,就算寫下,過一段時間之後,也肯定要被自己否定或檢討。

在這個領域兩年多,雖然聽起來不長,但就一個還剛起步、還沒有很多人瞭解的概念來說,我覺得自己至少知道「門」在哪裡,就算還沒踏進去、也還沒爬上高樓,但是光找到「門」這件事情,我覺得已經是我人生一大收穫(我是用「人生」,不是用「事業」、或「職業」、「工作」的角度)。

我曾經一隻腳踏進在這個領域裡(另一隻腳還在門外做腳底按摩),但光是這樣的過程,我就已經學習到很多。其中一個我可以分享的是:謙遜(humble)。老實說,這個字眼,在我以前打打殺殺的「商業環境」,不管是私募股權基金投資、MBA、或者策略諮詢顧問,都不是一個「主流」的字眼。在商業環境裡,多的是有八分實力的人說十分的話,多的是有兩分證據的人說十二分的分析,我在那個環境要學的、要趕上的,都是要更「積極」aggressive 、更「肯定」assertive。這在競爭激烈、變動快速的商業環境裡,絕對是生存的招數,你要aggressive,你要準備,但是等你完全準備好的時候,你再出手,很多時候就錯失了商機,而商業環境裡就是講究機會;你要assertive,因為你永遠也不可能有完整資訊讓你做決策與判斷,有的時候錯的決策比不做決策更好,而且assertive常常要用在與客戶的溝通上,因為你的客戶通常會對你說的話打折扣,畢竟你是賣產品、服務給他的人,你要是不「展現」出100%的信心,你要是自己就不肯定,他就很難買你的帳,雖然虛實只有你自己知道。不過,這兩種招數要是學得不紮實,沒有基本功當底子,就像周芷若學九陰真經的武功,為求速成而練成陰毒的九陰百骨爪,就不如張無忌的九陽神功,那般廣納百川、博大精深。所以aggressive、assertive只是變成了擴張自己ego的方式,你很積極表現、要求績效、要求成長、要求「看得見」的東西,不管是數字、利潤、或掌聲;你也很獨斷,你過去的鐵血與判斷都是對的,你喊水會結凍,你相信自己有本事,畢竟你可以推動一個兩百億美金的跨國合併案、你投入了一個十億美金的私募基金收購案、你一年達到200%的產品銷售成長、你讓一個CEO大刀闊斧地採納了你的策略建議…你自以為是一個沒出過書的大前研一!

你的積極與獨斷,讓你在商業環境裡無往不利、屢戰屢勝!你以為所有事情要在短時間內就看到成績,你以為所有事情都可以有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你以為只要利用分析與溝通,萬事皆可達。這樣的氣魄也是好的。

問題就出在,你衡量事情的標準。你是不是只用成長速度、只用金額大小、只用利潤來衡量成敗?在你的字典裡(我知道沒有放棄),成功的定義是什麼?包含了一個人的笑容嗎?對你來說,一個人的笑容,真心的笑容、甚至笑到魚尾紋都擠滿了臉的那種,價值多少?

在社會企業的領域裡,第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衡量成功?衡量所謂的績效?很多會賺錢的人,到了社會企業領域,施展不了身手,因為他們的招數是在商業環境有用,社會企業是不同世界。在社會企業的領域裡,「錢」很少是問題,多數人有錢,但不知道怎麼花。

在純商業環境裡,如果你把客戶需求擺在第一位,理論上你也可以學會謙遜與傾聽, 但有時候,你可以不管客戶還是可以賺錢,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金融業。你的產品未必為客戶創造價值(例如創新的結構型金融商品,金融風暴的要角,連動式債券),但肯定為自己帶來價值。你也許會說,如果金融從業人員不為客戶帶來價值,只顧帶給自己的價值,這只會是短期的價值,長期還是會露出馬腳。理論上是沒錯的,但你去問問那些金融從業人員,有多少人打算要做到六十歲、七十歲?誰不是想撈一票就走?誰管長期?(我有好多金融業的捧由,不管你們是不是想撈一票就走,還是想創造長期客戶價值,你們都是還是我的捧由啦)

但在社會企業裡,謙遜是基本的。因為謙遜,所以你必須要傾聽。在商業環境,一旦你成為「品牌」,例如LV,是不用謙遜的,你要bold(大膽的),你要樹立標準、樹立時尚指標。但在社會企業裡,那些都是空的,因為所謂的時尚標準、潮流指標,對那些連乾淨的水都沒有的人來說,是沒太大意義的、對於我們要保護的氣候或水資源來說,時尚是一個無比短視的事情,地球存在幾十億年,時尚能維持多久?去你媽的時尚!「自然」可以「流行」幾十億年而歷久不衰,你一個時尚包,比地球一棵榕樹還不如!

在社會企業裡,沒有太多「自我」,所以要謙遜。你不要想樹立標竿、讓你的顧客來追隨你,應該是你要追隨你的顧客!因為你的顧客是地球。你不要想騙你的顧客,因為他們的笑容不會騙人,但是錢會騙人。如果你的顧客是邊緣青少年,你可以用錢騙她、用iphone騙他,但是你要是不傾聽、不陪伴,他們也不會追隨你,他們還是只會追隨錢或者iphone。你要是不肯蹲下來聽那些跌倒的人說的話,不肯與你對面的人站在一起,你頂多可以證明自己比他們優越,但無法改變他們。而證明自己比較優越,實在無法解決任何社會問題。在社會企業的環境裡,你沒有太多自我,因為標準不是你定的,標準不是你公司裡每年的成長指標,標準也許來自一個孩子對自己的自信,但你無法說,這個孩子的自信成長了35%。

甚至我這麼說,來做社會企業的人,很多人不光是為了助人,還是為了成長自己。他們厭倦了成長一間公司,他們覺得自我也需要成長,而自我的成長方式,是透過協助別人的成長。一個想要成長自己的人,是不可能驕傲的。驕傲的人無法成長。驕傲的人以為只有他的世界是世界,只有他的標準是標準,其他都是異類與還沒被解決的「麻煩」(troubles)。

所以驕傲的人也會用文明展現蠻橫,最近最紅的一句話之一:「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驕傲的人就是自以為文明,所以要他們眼中的野蠻卑躬屈膝。

在商業世界裡,你要學張無忌所學的九陽神功,那不但護體,而且學成之後學什麼武功都特別快,所以可以再學乾坤大挪移、太極拳,即使那與九陽神功有本質上的不同。你謙遜,所以容納,所以不斷成長、進步。你不要學周芷若所學的九陰真經裡的旁門左道,因為你會以為自己太厲害,厲害到你覺得自已可以橫行天下、以為你自己就是名門大派,而張無忌的明教則是邪魔歪道。

商業世界的生存伎倆,有很多可以應用在社會企業,但是商業世界裡因為弱肉強食而帶來的自大與高傲,或許可以在商業領域裡得意好一段時間,但在社會企業裡幾乎寸步難行,如果只是憑藉商業世界裡的不可一世而想複製成功在社會企業領域,很可能就會像美國用戰爭來解決中東問題一樣,兩敗俱傷。

道德經:「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是故虛勝實,不足勝有餘。」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