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擺脫負面標籤,讓社會創業成為青年對世界的想像

2014.11.20

文:林以涵

填鴨式教育、草莓族心態、高升失業率...這是年輕世代常被賦予的標籤。然而我們生活中的知識傳遞、價值判斷、經濟環境等正面臨巨大挑戰與反思,社會企業這個應時勢而誕生的創新經營模式,成為青年人對世界的另一種想像及參與可能,也獲得先驅們的支持。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加拉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常被稱為窮人銀行)創辦人尤努斯(Muhammad Yunus),認為社會企業結合了傳統企業的競爭與社會公益的創造,他在2011年成立了格拉明創意實驗室(Grameen Creative Lab),鼓勵年輕人構思創立社會企業的計劃,將他的影響力深汲到社會企業育成面。全球最大的社會企業家培育組織阿育王(Ashoka)創辦人德雷頓(Bill Drayton)也提出「青少年改變世界」的理論,他認為青少年是未來世界的承擔者,讓青年們學會獨立思考、參與社會服務,將促進社區經濟與社會企業的發展,事半功倍。

如何運用教育培養青年發揮創新思維、創業精神來改善社會呢?以下幾種管道可供參考。

一、社會企業育成機構走進校園

阿育王校園(Ashoka U)於2008年成立,透過類似建教合作的方式,將大學校園轉化成社會創新的育成中心。想申請成為Ashoka U合作夥伴的學校,必須證明他們有潛力推動變革,從老師到學生、課堂到社團、校內到校外,都需充分貫徹並實踐社會企業的理念。

英國最大的社會企業家支持平台UnLtd(讀為Unlimited),在2000年因政府決議將部份千禧信託基金用於支持社會創業而成立,總部設於倫敦。UnLtd每年發起多個獎項,提供資金、培訓、導師等資源給近千名社會創業家,扶助社會企業的啟動、擴張及轉型。UnLtd也與英國高等教育委員會聯手,與60個大學合作,讓學生們能接觸到社會企業的理念與實作機會。在星展銀行、新竹物流支持下,社企流也引進UnLtd到台灣成立「社企流iLab」,支持青年踏出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步。

二、研究中心與在地連結

輔仁大學的社會企業研究中心、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多年來致力於研究與推廣社會企業,更因輔導眾多社會企業時,發現其普遍缺乏銷售與推廣管道,於2012年成立台灣社會公益行動協會,與一群曾為輔大學生、目前不到30歲的夥伴們一起推動「17 Support」社會企業網購平台,鼓勵大眾用消費支持社會企業。中山大學的社會企業研究中心、中央大學的社會企業中心亦相繼成立,讓更多學生了解社會企業精神。

三、老師也是Change-Maker的社會企業課程

許多教授也開設以社會企業為主題的課程,台灣大學的陳東升教授,從社會學角度切入,啟發許多年輕學子著手進行社會創新的相關計畫,「好伴共同工作空間」、「響耕」團隊皆是陳教授的得意門生,教授的課堂儼然成為台灣社會創新的小型實驗室。台灣大學創意與創業學程主任李吉仁教授,長年深耕企業策略規劃以及替大型企業規劃員工培育的相關訓練,認為社會企業創新的利基在於商業模式,例如建立雙邊或多邊市場,使有能力或意願的消費者能夠負擔弱勢者無法全額支付的服務,消費動機不只因為善心也包含了創新的價值。其他如設計、建築、服務科學、人力資源、工業工程等不同學科的教授,也都開始將社會企業元素帶入課堂中,散播「Innovation for Good」的種子。

四、學生自發組織的社企力

除了研究中心、教授開課等管道,學生自動自發匯聚的能量也不容小覷。來自美國舊金山的Net Impact社團,在1993年由一群MBA學生成立。希望能培養學生以商業的思維,創造企業與社會的「共享價值」,並發揮影響力,實際執行解決方案。台灣大學於2012年率先成立台大不同凡響社(NTU Net Impact),清大微世代(WE Style)、交大創思社也是以社會企業為主題的社團。校園內的社會企業的主題競賽-從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的Global Social Venture Competition、星展銀行與新加坡大學合辦的DBS-NUS Social Venture Challenge、到台灣的TiC 100競賽,亦提供學生們實戰練兵的機會,測試自己的社會創新專案。

根據調查,70%的大學生表示工作是否能對社會產生影響力,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對於想要開創嶄新職涯、改善社會問題的青年而言,投入社會企業是一種新想像與新選項。除了滿腔熱血,穩紮穩打的執行力和堅持度也是創立社會企業的成功關鍵要素,透過以上四種管道,教育資源也可以為青年加把油、賦予新價值!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