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無盡的公平貿易之旅

2013.09.12
合作轉載

文:郭品妤

斑白的鬈髮、專注的凝望著咖啡的眼神,是我對狄恩.賽康(Dean Cycon)先生的第一印象。

2011年9月,翻開假日版的中國時報,我偶然瞥見了關於推動公平貿易的賽康的報導,毫無預警的對他的創舉有了初步的認識,更意外發現他即將在離我家不遠處的星巴克進行演講,從此,我成了他旅程的一環,也走上了屬於我的旅程。

賽康原為美國的人權律師,長期提供原住民法律服務,在一次朋友的邀約下,他開始關注非洲咖啡農的生活,並投入咖啡產區的發展工作。他首先與星巴克等大型多國企業合作,創立名為「咖啡兒童(Coffee Kids)」的非營利慈善組織以幫助咖啡農,但他後來發現,「慈善」並不等於「社會正義」,「慈善」只是給予,而不能改變現狀。目前咖啡的價格由紐約期貨市場的專家掌控,他們完全不了解咖啡產地的真實狀況,純粹為了利益而操弄價格的漲跌,摧殘農民的生活,在1993至2003年間,甚至有上億名農民失去了他們賴以維生的土地。

於是賽康成立了以公平貿易為目標的「狄恩豆子(Dean’s Beans)」公司,在產地成立咖啡合作社,以團體身分向農民直接購買咖啡豆,避免中間商哄抬價格,並訂出收購價的下限,保障農民的生活。他想證明,在公平貿易的前提下,公司仍然能獲得利潤並繼續發展下去。

我走入飄揚著咖啡香的星巴克,冀望自己能更了解賽康的所作所為。甫坐下,星巴克的店長即開場示範如何享用一杯咖啡,在他身後的賽康也幽默的大口啜飲。店長開場完畢後,賽康即走到台前,再嚐一口咖啡,他說:「從這一口,我喝到了女人的人權問題。」又一口,他說:「我喝到了經濟議題,從每一口咖啡我都可以喝到全球化還有社會正義的問題。」

賽康以投影片展示他走訪各咖啡產地,包括衣索比亞、肯亞、祕魯、哥倫比亞、瓜地馬拉、墨西哥、薩爾瓦多、尼加拉瓜、蘇門答臘及巴布亞紐幾內亞等地的照片,作為一位咖啡旅人,他到處和農民建立夥伴關係,教導農民如何種植有機咖啡,並針對當地的狀況,提供村民所需的資源。比方說,在瓜地馬拉,他訓練當地的女人營運微型貸款以及健保系統,他指著一張他和一位黑人女性的合照說:「我最初見到這名女士的時候,她非常害羞,說不出什麼話來,而今,她成為微型貸款的領導者,她能走訪美國,與希拉蕊大談她們的理念。」在衣索比亞,賽康則協助沒有乾淨飲用水的農民挖掘水井。而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由於當地沒有道路,因此農民在採收咖啡後,只能苦苦等待運送咖啡的飛機到來,而咖啡豆在等待的過程中往往早已腐爛,使收購價更加低廉,於是賽康在當地設置了一台簡易的手動去皮機,如此一來,不只能延長咖啡的保存期限,還能提升咖啡的品質及價格。

賽康也深入了解咖啡產地的文化,他還藉著他與原住民共舞的照片,以及他和農民裝扮成海盜的照片,向我們說明:「社會正義不全然是嚴肅的,它也可以很創意、很有趣。」

在演講的尾聲,一名先生提問:「您和星巴克的關係是什麼?您對於他們獲取暴利有什麼看法?」賽康說了一句永遠無法從我的回憶中抹滅的話:「社會正義是過程,而不是準則(Social Justice is a process. It is not a formula.)。」雖然他長期與星巴克有激烈的爭執,而星巴克只使用3%的公平貿易咖啡豆,但至少星巴克的部份成員有心想幫助農民,目前也有其他的企業以他們的方式量力而為。

我則私下詢問賽康:「請問您如果當初不是律師的話,您一樣能達成現在的作為嗎?」他幽默的回答:「當然!這真的能賺錢,雖然我們不像星巴克賺得那麼多,但至少我買得起我身上的襯衫。」我問:「我也能從事你們的工作嗎?」「公平貿易是一個概念,它不只能用在咖啡上,甚至還有『公平貿易婚禮公司』!目前台灣已經有兩家公平貿易公司,也許未來我再來台灣,可以看看到時的妳在做什麼。」

「讓你的光芒成為這一叢光芒的一部份吧。」這是一名印尼農夫鼓勵賽康的話,也是賽康用來鼓勵他人的話。十七歲的我,還不知道微小的自己究竟能做什麼,但我能以消費者的身分支持公平貿易的商品,也能持續思考「公平貿易」的概念如何應用,以及各式各樣實現「社會正義」的方式。

蓋里.湯林森曾說:「意義與價值源自與他人持續不斷的對話,而我們獲得的意義與價值,只是那不斷對話中的短暫駐足而已。」從與賽康的對話,我成了他旅程的一環,也走上了屬於我的旅程。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