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 應實踐小而重要的事

2014.04.18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怡臻(2014年4月7日)

社會企業尚未能明確定義,學術背景深厚的王福裕指出,社會企業應「像社運一樣思考,像企業一樣運作」;他說,社會企業不需追求規模,應透過小、穩定且可複製的系統,讓人人都能參與其中,共同實踐微小而重要的事。

王福裕說,台灣教育通常只訓練為服務大型企業的菁英,但真正的知識份子應肩負社會責任,運用專業所學服務人群與社會。

王福裕定義,社會企業應「像社運一樣思考,像企業一樣運作」;社運教育人們關懷周遭環境,企業運作能讓它永續發展;他說,社會企業家職責,就是提供被市場經濟排除的人工作,否則就僅是賺人熱淚的慈善家。

王福裕強調,小型經濟系統才是國家穩定發展的關鍵;台灣過去不斷倚賴外部出口,試圖要發展大型自由貿易,但大型企業一旦倒閉,底層員工將瞬間無法生存。

他分析,一般企業運作模式,通常不斷地擴大規模,雇用專業的菁英員工,將社會底層排除在外,試圖創造無可取代的大企業,但社會企業不需追求大規模;他說,偉大從來就不等於巨大,而是因為它小、穩定且可複製。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