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hollyyeh

穿戴式裝置打造3D「音景」,讓視障者聽見城市的聲音

2015/04/22

編譯:葉靜 編按:「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這樣的一句話在當今邁向智慧科技生活的時代中,似乎聽來更有感。就來看看一項創新穿戴式裝置,如何透過結合路燈、商家和公車的位置資訊,轉換為音景(soundscape),協助視障朋友在日常生活中行遍城市吧! 對於視障朋友來說,出門前往城市的另一處赴約,是一趟充滿壓力的路途;從找公車站牌、確認公車準時到站與否,直到順利走出車站閘門,這樣一趟路途充滿了各種障礙,甚至連離開家門買日用品也可能極為挑戰。這樣的情形讓許多視障者經常難以自在外出。 (圖片來源) 儘管智慧型手機已能協助指引,微軟(Microsoft)新開發的一項穿戴式裝置,藉由在配戴者的耳邊打造3D音景,提供更進一步的帶路指引。此項穿戴式耳機裝置配戴於使用者耳朵上方,透過骨頭傳遞聲音,因此不會影響使用者聆聽周圍環境的聲音。 裝置傳出的微弱喀嗒聲告知你正在直行,噹噹聲則提醒你正走入街道;而當經過一些有趣的地點時,例如左手邊有一家新開的咖啡廳,裝置也會告知使用者。 (圖片來源) 有別於一般智慧型手機的地圖app仰賴GPS或Wifi來進行定位,難以完全精準,此項裝置的設計則透過路燈、商家、移動中的公車等實體物體所發出的訊號,獲取位置資訊來定位,並且與資料庫結合,如公車的班次表。 「透過這些信標(beacon)資訊,此裝置可以告訴使用者相當精確的等車位置,甚至能通知公車即將於十分鐘後到站」,Future Cities Catapult執行總裁Dan Hill如此說明。Future Cities Catapult為一城市創新組織,與微軟(Microsoft)和行動組織Guide Gog合作,一同打造此項裝置的原型。 此項裝置除了指引外,更能進一步向使用者解釋路途中經過的地點。Hill表示,透過這樣的方式,能夠為視障朋友帶來更高的自主性。「對我們來說,在搭車的路上,想轉往巷子裡的店裡逛逛是一件輕鬆自如的事情,但對視障朋友而言則需縝密規畫如何能順利抵達,因此少有機會能自在地四處逛逛。」 (圖片來源) 此項裝置的開發團隊日前已在英國完成了裝置原型的測試,在雷丁到倫敦的路程中,進行公車、火車轉乘的試乘,甚至在雜貨店裡測試商品條碼的讀取。Guide Gog的策略及研發總監Jenny Cook表示,測試結果顯示「此項裝置能協助視障人士減少在路途中的焦慮和壓力感。62%的試用者表示感受到更多的安全、自信還有彈性,讓他們更為放鬆地享受路途」。 儘管此項科技仍在開發的階段,微軟表示將持續精進系統,包括探究如何進一步供非盲友的大眾使用。企業雲端服務部門技術總監Dave Campbell表示,微軟正努力探求創造通用性,思考如何讓「為1%大眾所設計的服務,進一步為99%的大眾帶來卓越的創新服務」。 隨著此類穿戴式裝置的發展,未來城市及建築物的設計也可能發生改變。舉例來說,若在未來我們穿戴的裝置上已有購票資訊,那車站內便無需設置票閘。 正如Hill所分享,現今一些建築物的設計如車站,都已開始考量與創新科技結合,而像這樣的開發計畫,也可作為想像未來智慧城市的參考依據之一。他認為儘管近日關於智慧城市的討論十分熱門,但多數還是停留在抽象的概念上,尚無具體運作方式;但這項計畫可說是「致力於讓智慧城市的想像成真」。 資料來源 This Device Creates A 3-D Soundscape To Help Blind People Navigate Through Cities 延伸閱讀 讓視障朋友「看得見」的OrCam眼鏡 「和合」手錶開啟視障者新視界 智慧手機盲用APP 視障生活更便利

開發金字塔底層市場 創業家必上的10堂課

2015/03/16

編譯:葉靜 英國衛報前陣子在網站上,發起了關於開發金字塔底層市場的討論串,談到此類商業模式應如何運作,以及成功與失敗的經驗分享,以下將十大重點彙整如下。 (圖片來源) (編按:以下將「金字塔底層」簡稱為BoP,base of the pyramid的縮寫) 1. 須以核心事業為依歸 多數企業在規劃BoP事業時犯的最大錯誤,就是BoP計畫與核心事業完全不相關。針對金字塔底層顧客,由於企業已面臨高營運成本,以及消費者較難產生信任的低規模經濟等挑戰,此時若像在一般市場上經營那般,過度專注於達到營運數字目標,反而較難獲利。 同時,若僅著重在社會影響力的商業模式也較難成功,企業須將社會影響力視作良善事業的副產品。有許多BoP事業無法成功,是因為以「企業社會責任」的方式運作,卻期待能夠帶來利潤營收。 2. 商業模式的拓展具挑戰性 「可拓展」和「可複製」的概念並不同。可拓展代表的是在特定時間內可達到目標投資報酬,因此僅達到損益兩平的企業並不能算是具備可拓展性,若只有一個事業單位獲利同樣也不是,利潤必須夠高且獲利夠快才足以支撐一項事業計畫具備拓展性。企業需要多點耐心,並跳脫傳統注意短期績效的思維。 3. 了解目標市場的需要、需求和限制十分重要 了解金字塔底層顧客的需求與渴求,需投資相當多的時間。企業可透過與社區緊密合作,並且依據當地環境和理解客戶財務需求來調整商業模式。要潛在的金字塔底層客戶對一項不太熟悉的產品買單,意味著企業需要針對行銷、通路及財務策略進行客製化調整。 來自哈佛的Jane Nelson則認為在服務金字塔底層的客戶前,要先全面地了解低收入製造商或消費者所面臨的限制。企業也可考慮彼此合作,以加強對於低收入的製造商及消費者所處體系運作型態的了解。 4. 設立當地辦公室是必須的 多數BoP面臨最大的挑戰在於公司要設立在哪裡。Eric Simanis表示,每個商業計畫都需要在市場的所在地設立公司,就像你無法單用法國辦公室來管理在肯亞的事業。 5. 公共發展部門扮演重要角色 國家的公共發展部門的角色十分重要,特別是對於一些起步階段的實驗性商業計畫。例如,英國國際發展部(DFID)便提供初期資金贊助Safricom和Vodafone的企業社會責任團隊,發展及測試其商業計畫,該計畫最後發展為手機銀行服務M-PESA。不過很重要的是,國家公共發展的協助,並非限制商業計畫一定需要和NGO合作,或者一定要帶來某種社會影響力,因為這樣又會將動機歸回企業社會責任的範疇。 6. 持續調整與精進產品 多數成功的BoP企業,是會不斷地改良產品,因應顧客的需求。以Barefoot Power此家公司為例,他們發現客戶對於公司生產的太陽能產品,偏愛白色電線而非黑色,而進行調整。 7. 鎖定金字塔底層,不等同剝削貧窮社區 服務低收入族群,使他們以消費者、生產者或經銷商的角色參與在價值鏈中,為其生活帶來可負擔的選擇,和剝削是大不相同的。在提供較低收入的人們商品時,重要的是顧客同樣擁有選擇的自由及被尊重。企業需要展現帶給此目標市場的價值,對於提供的產品有信心,並尊重他們的顧客。 8. 商業計畫並非僅止於產品銷售 整個價值鏈上,企業可透過許多不同的方式參與金字塔底端的消費市場。例如,有日本企業透過增加其有機棉產品的產量,以提升印度農夫的生活水平。另外,在印度也有企業聘用拾荒者服務家戶回收垃圾。 9.分攤消費者的風險 對於BoP的顧客來說,免除風險的投資是關鍵。舉例來說,當許多人在太陽能產品上的經驗不佳,則其對於太陽能的信任便相當低。以Off Grid Electric為例,該公司採取的策略為將太陽能視為服務而非產品的方式銷售,因此若系統停止運作時,顧客也無須付費。 10. 觀摩BoP事業的成功案例 現今已有許多企業在金字塔底層市場打造成功商業模式,可作為案例參考。以歐舒丹(L'Occitane)為例,其致力於改善採收及處理乳油木果的女性工作環境,包含提供識讀計畫、微型貸款以及教育訓練等,協助其增加收入。 資料來源 10 lessons for doing business with base of the pyramid markets 延伸閱讀 金字塔底層的商機 用一雙鞋創造金字塔底層的新商機 翻轉金字塔底層的營運創新─World Bicycle Relief

老人版Uber:讓年輕人化身為阿公阿嬤的貼心司機 

2015/02/08

編譯:葉靜 上了年紀的長者,通常害怕年邁到無法自行開車四處跑的那天到來,因為這代表著他們必須更依賴他人或者是被外界孤立;而當這天到來,須扮演稱職駕駛的兒女們,也面臨更大的壓力。 (圖片來源) 新創企業創辦者Jay Connolly創立Lift Hero便是基於自身家庭的類似經驗。學生時期看著爸爸和姑姑為了排班接送年邁的祖母到外地做復健,每周耗費一小時的車程,在那時,他便認為需要有一項服務來協助減輕家屬的負擔,但這服務不應像一般計程車那樣冷冰冰。Connolly回想起過去時這樣說到:「那時,我看到了問題所在。我想有很多像我一樣在修習醫學院預備課程的人,會正好有些空檔,並樂意兼差幫助像我祖母一樣的長者。」 Lift Hero的網站上,讓擁有自用車的駕駛們自行登記註冊,被稱作是「老人版的Uber」,但Lift Hero所提供的服務不僅是叫車而已。有不少註冊的駕駛來自醫學院學生,或健康照護的專業人員,因此對於長者的病痛及心理多少有些了解。此外,註冊的駕駛至少需要擁有急救證書,或通過相關訓練課程。 除了載老人家到目的地,有時Lift Hero的駕駛還會陪伴阿公阿嬤一起購物或是用餐,「這提供了另一層的信任感。許多計程車司機認為載老人會耗費較多時間,因此多數會想避免這樣的顧客」Connolly說明到。 (圖片來源) 相較傳統的計程車,Lift Hero的費用雖然較貴,但並非無法接受的價格。乘車的計價方式為每小時35美元,額外的陪伴時間則每小時計價25美元。另外,長者也可指定鄰近的駕駛,這樣每小時僅需花費20美元。 目前註冊的駕駛則大約10~100位,運作的區域範圍則從加州的舊金山到帕羅奧圖一帶。創辦人Connolly則希望能進一步拓展在加州的範圍,現正積極尋求駕駛。他表示「共乘分享十分令人興奮,因為它的成長是可以越來越快的,且須預付的資本較少。」另外,他也提到:「由於駕駛可以運用閒暇時間來工作,因此可以找到很多並未考慮全職投入的優質駕駛夥伴。」 然而,組織及分派一群兼職的駕駛員,也是一項挑戰,而如同Uber,Connolly也仍有許多法律規範的議題需要克服。但顯而易見的是,他的點子確實成功滿足了一項需求,提供子女們照顧上一代的實質幫助。 資料來源:This Ride-Sharing Service Is Like Uber For The Elderly 延伸閱讀: 輪子上的創新—六個讓你省油省錢的社會企業 一顆按鍵救了上萬獨居老人 誰說老年生活只能病殘慘,來社企流四周年論壇聽台灣與荷蘭美國的銀髮創新者的真實故事,用創新服務與友善設計提升銀髮生活品質,現在就開始設計你的老後生活!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廢棄腳踏車變成「迷你花園」 為東京帶來不可思議的美

2014/12/21

編譯 葉靜 在每個城市中,廢棄腳踏車都是城市景觀的一大挑戰,但全球應該沒有其他城市像東京一樣,平均每年有高達兩百萬台腳踏車被丟棄在街上。 儘管數量可觀,但當地居民似乎也習以為常,因此日本的公共自行車系統公司Cogoo決定執行一項計畫,讓大家多留意廢棄腳踏車的問題。Cogoo蒐集了數十台廢棄腳踏車,在椅墊上種下植物種子,讓其幻化為盆栽,再擺放回街道上。                                      (影片來源) 與Cogoo合作的廣告商TBWA/Hakuhodo的Kenta Ikoma在受訪時表示,客戶希望藉此將這個大家「視而不見」的問題,轉變為「輕易可見」的存在。他說:「我們知道,人們會欣賞街道上美麗的花朵,但卻無視於廢棄腳踏車的存在,這個現象造就了將腳踏車轉變為『座上綻放(Saddle Blossoms)』的行動藝廊概念。」 (圖片來源) 事實證明,這個實驗性計畫成功了。人們駐足欣賞這些迷你花園,且進一步閱讀每個椅墊上的說明條,理解計畫的想法。進而,越來越少腳踏車被棄置於街道上。 Ikoma表示,這一個活動在兩家大學執行,過去這兩所學校曾運用張貼海報或在腳踏車上黏貼標語等傳統方式,鼓勵人們不要隨意棄置腳踏車,卻一直苦無成效。然而,在此次行動計畫過後,兩家學校的棄置腳踏車數量大幅縮減約四成左右。 此活動更促使當地政府開始投入資源,清理城市中成堆的廢棄腳踏車。若這樣的構想在東京行得通,在其他城市為什麼不行呢? (圖片來源) 資料來源:By Planting Miniature Gardens On Abandoned Bikes, This Project Helped Clean Up Tokyo 延伸閱讀: 市長候選人必看:五個改善城市的創新構想 世界最大都市紐約 即將變身為大型城市農場? 黃埔江畔的空中花園

有人想要白吃的午餐嗎?共享經濟把剩飯變正餐

2014/12/05
leftover

編譯:葉靜 (圖片來源) 整份披薩還剩一半吃不完,又捨不得丟怎麼辦? 自美國西雅圖源起的APP─Leftoverswap專治這種剩菜飯的困擾。當用戶在上頭發布有剩菜飯可分享給當地居民時,其他註冊者便會收到通知,知道有免錢食物可共享。 Leftoverswap共同創辦人Dan Newman表示:「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個概念有點噁心,但也有些人很喜歡」。「食物共享經濟」的概念正當道,Leftoverswap也漸被大眾接受並持續發揮效用,在紐約、舊金山、澳洲及歐亞地區均可見成長的趨勢。 Newman提到雖然目前食物分享仍非主流,但人們已開始在Airbnb這類的平台上踏出分享住家的第一步,因此他認為仍有群眾樂意分享自身資源給他人。 據統計,已開發國家的食物浪費情形超過四成,以英國為例,平均每個家庭所購買的食物約有兩成會被丟進垃圾桶,且有更多食物是在未上架前就被丟棄。由此看來,公眾彼此分享食物可為解決之道。 任職於德國慕尼黑Foodsharing.de 的Barbara Merhart指出:「糧食浪費是當今的熱門議題,而分享經濟概念也正蓬勃發展,這兩者剛好可以結合。」 Foodsharing.de為一非營利組織,與Leftoverswap有著相同理念:把剩餘食物的提供者和需求者串聯在一起。Merhart提到,這項服務的使用者並非都是缺錢的人,許多人只是不想浪費食物,或認為既可以免費取得,何須再花錢購買? 她表示,網站原先創立目的是讓人們可以發布想要送出的剩餘食物,但現在有越來越多商家、麵包店和餐廳也一起加入。一開始,有的店家會擔憂贈送即將到期的食物可能會引發法律糾紛,使得商家的投入比想像中困難許多。但總體而言,贈送食物除了對環境友善,對於社區關係也是一大利多,因此許多社區雜貨店,甚至連高級飯店都開始與Foodsharing.de合作。 食物共享可說是共享經濟中最「社會化」的一環,由於食物易腐壞的特性,贈送者和接受者通常都住得很近。人們可以在網站上確認社區中有哪些多餘的食物,並和提供者約好見面地點。根據Foodsharing.de的統計,目前他們擁有4萬名會員,範圍橫跨德國、奧地利、瑞士、墨西哥、以色列和英國等地,總計約省下33公噸的食物。 擔心拿到壞掉的食物嗎? Foodsharing.de的Merhart表示她從未收過無法食用的食物。然而,衛生和品質的疑慮仍舊是一大挑戰,因此,Leftoverswap未來也計畫成立會員評價機制。 在加州的Cropmobster則是提供不同形式的食物共享,該網站讓農民張貼本要作為堆肥的過剩作物,由志工認領並提供給需要的慈善組織。而倫敦的Eatro則是主打食物共享以減少剩菜飯,其目標對象為願意提供菜餚給社區居民的家庭主廚。透過網站,顧客支付一般付給餐廳外帶的費用,而網站則從每筆交易收取15%手續費。其最重要的分享概念在於,食物的運送全由家庭主廚親手包辦,他們會將煮好的菜餚親自送至在一哩內的住家。 食物共享經濟學正夯,但關鍵的問題猶存:是否有足夠的人群願意克服「覺得噁心」這一點,正如人們願意克服分享空房給陌生人使用的疑慮呢? 資料來源:Free lunch, anyone? Foodsharing sites and apps stop leftovers going to waste 延伸閱讀: 稀少與過剩,問題與機會 分享經濟:我的,就是你的 共享經濟正夯!跟不上小心被淘汰 雲端運算也可以是食物銀行好管家

美國這間健身中心,聘請自閉症健身教練 帶領上百位身障者「動茲動」

2014/11/29

編譯:葉靜 Sam Smith有著如廣播員般宏亮的聲音,這位陽光型男外表看來像是一位啦啦隊長或馬拉松選手,其實是一位29歲的健身教練。當他喊著:「歡迎來到Spirit Club!現在舉起你的雙手拍掌!」時,你也會不自覺地把雙手舉起來。 (圖片來源) 無疑地,Sam所帶領的課程值得掌聲。SPIRIT是由6個單字的字頭所組成,分別代表Social(社交)、Physical(肢體)、Interactive(互動)、Respectful(尊重)、Inclusive(包容)、Teamwork(團隊),而Spirit本身也是「心靈」的意思,Spirit健身中心專門協助身心障礙人士發展肌肉、訓練伸展性、以及提供調整飲食的方法。Sam表示,身障者對於健身的選擇不多,且多數也需要更多的社會互動。 究竟Sam是如何成為這樣的健身專家?他是一名合格健身教練,且自身也患有自閉症。Spirit的創辦者Jared Ciner認為,相較一般教練,山姆更能使學員沉浸其中。Jared Ciner自己也同時在Sport & Health和Jubilee Association of Maryland分別擔任教練和輔導員。 Jared在Jubilee輔導的過程中,發現有些身障者無法在一般的健身環境中感到自在,因此Jared為他們在Sport & Health健身中心另外開設專屬課程;每堂課包含配對訓練、分組活動,並以較慢的步調確保擁有足夠的提問時間,最後加上回家作業:指定練習項目及飲食須知。授課兩學期後,Jared 便成立Spirit Club並專職投入,從2013成立後的一年以來,總計已教授超過百名學生。 其實,Spirit Club的教室過去是間二手書店;儘管資金有限,但在Jared、Sam和其他團隊成員的巧手打造下,加裝了地板、鏡面牆、拳擊台、重錘吊架和音響系統,蛻變成一間歡樂且讓人感到親切的健身中心。 但比設備及地點更重要的是參與者。每堂課的開始,參與者圍成圓圈進行自我介紹,並自由提議運動項目,這一類的互動建立了學生間的連結,也讓他們更有活力。通常學員們有著不同的障別,但只要大家在課程中有參與感,就很容易克服這些障礙。 對於Jared來說,Sam也是他的一大幫手,就像個天生的健身教練。Sam患有自閉症,但他是一位天生運動好手,三、四歲就會踢足球和騎腳踏車。儘管成功考取專業教練執照,卻一直無法被任何一家健身中心聘用。他的母親Sara Sonet在受訪時也說到,過去曾擔憂Sam無法克服健身教練所需的社交能力,但看到他一年來在課堂上的成果後開始改觀。Sam對學員越來越有耐心,且能夠理解什麼時候需要重複講解,而他的健身專長也越發增長。近日,Sam與Jared還獲得尊巴舞(Zumba)的授課執照,準備將此加入新課程。 在這樣的環境中,無論是否為身障者,學員都能夠自在地運動。若學員認為課程的形式太簡單或不適合自己,健身中心也提供相當多元的選擇,例如Spirit Plus是專為需要有家人或輔導員陪同的學員所設計,另外也開設一對一訓練課程,或是以健康生活習慣為題的量身輔導課程。 學員們在跟Sam相處時都感到特別振奮,因為他總是說著正面、肯定的話:例如在伸展時說道:「別擔心,你的雙臂會保護你」;提到飲食時建議學員:「你可以多吃那些蔬果,讓你更健康強壯」,跑步時鼓舞學員:「擺動你的臀部!」。 然而,從他口中說出最為激勵的話,則是提到Spirit為他的生活帶來的影響:「它完全改變了我的生命,因為我活在其中」。 資料來源 Spirit moves them: Fitness program is tailored to people with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延伸閱讀 馬術治療中心 造福罕病病患 逐夢亮點/無障礙旅遊 拚200億商機

你所不知道的馬來西亞社會企業十大特點

2014/10/27

編譯  葉靜 編按:Pioneers Post(英國一間報導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之媒體) 於今年前往馬來西亞探訪,深入挖掘此新興社會企業發展地區的十個趣味特點,就一同看看東南亞國家的社企發展到什麼階段,有何值得借鏡或反思的地方吧! 1. 不可穿鞋… 馬來西亞有在室內不能穿鞋的習俗,雖然只是文化習俗,但同時也能為企業帶來好處。一些社會企業,如教授都市居民園藝課程的Eats Shoots and Roots、協助青年行動的Myharapan及社會企業支持組織Social Enterprise Alliance(以下譯為社會企業聯盟),皆有員工在室內需打赤足的規定。從文化角度來看,打赤足是怕鞋子會將不潔帶入屋內,但對於企業經營來說,其實也不是件壞事。如此一來,清潔地板所需的時間和費用將可減少,且能在心理上創造更為平靜的工作環境,因脫鞋能讓人感覺將煩心事物都褪去在門外。 2. 年輕專家擔任領航者 在馬來西亞,社會企業領域的提倡者主要為年輕一輩的專業人士,對於他們來說,社會企業是一個誘人且吸引人的領域。其中一個原因是一些知名的社企支持組織,例如前段提到的Myharapan以及英國文化協會,皆積極協助發展由青年領導的企業。Myharapan執行長Nurfarini Daing表示,組織在任用新員工時,主要看重求職者能為社會企業帶入什麼專業技能,「你需要具備極佳的能力和技能與各方人群溝通合作,如此便能提升社會創業家的層次」。 3. 人才回歸 在馬來西亞可以逐漸看到人才回歸本土。當地創業家多是在英國受教育後回歸馬來西亞當地,運用其專業商務經驗,在地深耕社會企業。 4. 憂慮社會企業只是一時熱潮 馬來西亞的社企領域雖有新一代的熱情,但同時也擔心充滿抱負的創業家可能會失去興趣或無法實現承諾。因此,許多小型社會企業透過其他組織如英國文化協會或社會企業聯盟,得到財務及育成計畫的協助。但社會企業聯盟的內容總監Yen表示,目前成功率是十分難測量的。許多社會企業在中短期內透過與其他組織合作而獲取成功,但僅少數有辦法達到永續獲利。另外,英國文化協會的企畫經理Shamala Ernest也分享類似看法,現今在馬來西亞的社會企業浪潮下,組織是否能持續肩負責任及實現成長承諾,仍是一大問題。 5. 混淆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與社群媒體(Social Media) 由於社企的發展在當地仍在初期,當地對於社會企業的本質仍舊存有困惑。社會企業聯盟的Yen分享到,當談到在社會企業工作時,人們會因為相似的字義而誤認為你是從事社群媒體或是公關類的工作。而當進一步解釋所做的事情是和社會善因有關時,反應則是:你不該從所服務的貧困者身上賺錢。 6. 非政府組織(NGO)在國際捐贈縮減下,急於運用社會企業的模型 專門提供愛滋病教育相關服務的PT 基金會行銷溝通經理Raymond Tai表示,馬來西亞在經濟高速發展及轉型為高收入國家之下,當地NGO(非政府組織)所獲得的國際捐贈正急速減少。PT 基金會本身便主要仰賴政府資金,但缺點是緩慢且缺乏國際捐贈者能提供的專業及技術相關支持。許多非政府組織因而開始尋求能自行產生營收的方式,但像PT基金會這種提供被排除在主流社會之外的人群避孕物品、協助及住宿等服務的組織,因為缺乏足夠且穩定的收入來源,較難進行改變。 7. 政府支持未明 2013年,第五屆全球社會企業高峰會於吉隆坡舉辦,是首次辦於歐洲以外的國家。當時,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宣布將透過馬來西亞全球創新和創造力中心(MaGIC),提供2千萬令吉(馬來西亞幣)的社會企業資金。然而直到現在,政府仍未進一步說明什麼樣的對象具備申請資格,以及如何申請資金。 8. 需說服企業加入社企支持系統的一環 社會企業聯盟的Yen說明,目前其組織會針對一般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策略提供建議,並建立與社會企業的連結。然而,迄今關係都仍是建立在短期合作且較淺層。雖然Myharapan也積極和國際企業像是DHL及馬來西亞國營石油天然氣公司Petronas建立關係,但執行長Daing也表示希望能看到更多來自中小型企業的協助。 9. 小型企業和社會企業的合併是終極目標 馬來西亞許多社會企業支持組織的目標,是希望將社企與傳統的商業結合。Myharapan 執行長Daing表示,「我們不希望特別把社會企業從一般企業中分離出來」。他們希望達到的,是讓馬來西亞所有新興的小型企業,都能在商業模式中具備與「社會」扣連的面向。 10. 社會企業擁有極大潛力 Shamala Ernest表示,現今馬來西亞的社企網絡仍十分小,且多數的組織彼此認識、一同參與相同活動,又爭取同樣的資金來源。然而結合各項支持社企發展的方案,以及具專業技能青年的熱忱,再加上有許多國際組織樂於支持,馬來西亞社會企業的發展將指日可待。 資料來源 10 striking features of the Malaysian social enterprise landscape 延伸閱讀 「尤努斯效應」爲馬來西亞社會創業家開啟新的一頁

全球10大創新群眾募資平台

2014/09/09

編譯:葉靜 編按:國內的太陽花學運日前運用群眾募資平台,於三小時內募資超過六百萬台幣,成功購買國內外主流媒體廣告,可看出群眾募資平台已從商品開發的贊助,拓展到社會議題的發聲,其快速集資的力量引發大眾關注。 群眾募資平台的影響力正在全球蓬勃發展,公益捐贈、出版業書籍開發等,都已是群眾募資平台影響所擴及的範圍。美國富盛名及具影響力的商業雜誌《Fast Company》今年評選出「全球10大創新群眾募資企業」,以下就來看看這些企業有著什麼不同的創新樣貌及想法! 1. DonorsChoose 自2000年創辦後,DonorsChoose已為逾40萬件學校專案募集達2億2千5百萬美元的資金,用於買字典、戶外教學等各種用途。近期DonorsChoose更擴大發展,透過尋求合作夥伴贊助,提供教授資優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或程式的教師課程經費,且雇用資料分析師觀察教師們的需求。DonorsChoose執行長Charles Best受訪時表示,「我們希望透過平台上的大量資料,讓贊助者更了解教育需求的趨勢,並為此貢獻資源」。 2. Patreon 多數協助藝術家作品銷售的群眾募資平台模式為,每當有新作品時,藝術家就得再重起一個新的募資專案,然而Patreon理念則是讓創意工作者減少募資的繁瑣行政作業。在平台上,贊助者可設定一筆固定金額,只要支持的藝術家有新作時便自動贊助,而平台在過程中收取5%的作業費用。Patreon的共同創辦人Jack Conte表示:「藝術創作者應得的,絕對超過一般銷售過程中,被層層出版商索取的費用。」 3. Dragon Innovation 過去有許多在群眾募資平台(如Kickstarter)成功募集大量資金的設計作品,最後卻無法實際規模化生產;因此Dragon Innovation便企圖進一步協助這些設計品後續的生產製造與配送流程,成功的案例如Pebble Watch。去年他們開始運作群眾募資平台,除了協助創新設計者募資外,也協助後續的產品計畫、製作及銷售。 4. Crowdtilt Crowdtilt協助群體募集各類朋友圈內的社交活動資金,如:旅行、禮物,或其他繁瑣的團體性費用。在平台上發起者邀請朋友加入後,直到所需募集的金額達標,這筆錢才會易手。 5. Experiment Experiment(原名為Microryza)讓科學家能直接和關注其專業領域的大眾溝通研究專案。每一個專案在網站上發表前,會先由一組科學家進行審核。不同於一般商品開發募資後贈送馬克杯、T恤,此平台上成功的專案給資助者的回饋為分享實驗計畫的進度更新。 6. Crowdrise Crowdrise協助個人為其所關注的議題向群眾募資。創辦人Ed Norton認為,現今社群網絡的新時代正影響著慈善捐贈的形式。新世代已快速地採用這些新工具,且越來越具獨創性,突破原先僅具社交的功能,使得新工具更加具備生產力。 7. Unbound 隨著出版業持續面臨挑戰,出版合乎通俗喜好的書籍壓力與日遽增。此平台提供讀者發聲的機會,讓他們決定想要看到哪些類型的書籍。在Unbound上,作家可出版任何他們得到贊助的作品。在達到募資的目標後,作家們開始進行寫作,而贊助者也在作家創作的過程中擁有與他們互動的機會。 8. Beacon Reader 此平台打造了以作家為中心的付費機制,Beacon號召讀者支持單一作者,而非整個網站。在平台上可以看見每位作者詳細地說明其專案內容,只要每月贊助5美元,便可閱讀作者的作品及瀏覽全站。近期,此公司開始試驗透過同樣的運作模式推出其他出版品。 9. Airbrite Airbrite曾是一間電子商務軟體公司,現在他們為群眾募資的企業提供便利的網路商務工具。起源於自己在既有企業中發掘客戶的困擾,Airbrite轉向在群眾募資的新創事業市場進軍,為這些企業量身打造名為Celery的專屬工具(編按:此工具協助企業在產品出貨前就預先接單,以測試水溫,出貨時再和買家收費,平台更協助預購訂單的管理、客服等)。Airbrite的共同創辦人Chris Tsai說道,起初公司發展很慢,但在他們跟上群眾募資以及商品預購和硬體的搭配等潮流後,公司的成長便開始顯著。 10. Fundrise 為改變商用房產投資市場的規則,Fundrise創造的公司讓群眾認購一件房產的股份。作為房產的股東,投資者可從租金及房產的升值當中獲利。 資料來源: THE WORLD'S TOP 10 MOST INNOVATIVE COMPANIES IN CROWDFUNDING 延伸閱讀 群眾募資,一起讓世界更「公平」! 群眾募資網站,社會企業家的圓夢平台 群眾募資新用途,窮人看病不再苦

一位社會企業家的創業日記:關鍵決策七步驟!

2014/08/25

編譯  葉靜 編按:3C Collective是一間英國的社會企業,專門設計及製造供印度郊區貧民使用的衛生用品。今年(2014)3月知名抗菌產品公司Byotrol才剛宣布要與3C Collective合作,將在缺乏乾淨用水與良好衛生條件的印度貧民窟,為居民提供手清潔產品。3C Collective創辦人之一的Helen Trevaskis撰文分享她如何運用關鍵七步驟,讓自己保持冷靜,並做出正確的決定。一起看看這位社會企業家和我們分享她面臨決策考驗時的自我對話,以及她有哪些獨門心訣!(作者用第一人稱撰寫) 當你要做一個從未有過經驗的決策而不確定該如何判斷時,你會如何下決定?當要做這類決策時,是否感到秒針滴滴答答的聲響都份外清楚,彷彿所有事物都需要暫停?心中不停自問:萬一我們做錯決定了該怎麼辦?周遭也有各種聲音:「該這樣做比較好!」、「該想想這個部份!」、「該考慮那個!」 常常我們擔憂可能會後悔做了某項決定,或怕後悔沒有採取該決定,因而跼促不前。在3C我們也正面臨要做一些重大的決策,或許你沒想到,這對我來說也是相當困擾,因為我正面對著自己最不喜歡的「跳脫舒適圈」挑戰。 我親身體驗到,舒適圈所涉及的層次包含生理及心理。當處於可能會改變很多組織基本面的討論時,我的肩頭感到沉重甚至僵硬,頭腦也一片渾沌。別誤會,我依然樂於走社會企業這條路,也很慶幸擁有著這些聰明的伙伴,很享受這種一同為所奮鬥事物感到興奮的團隊;我也想著若一切如我們規劃般順利地運行,組織將能加速前進,更加像一間「企業」。只是這一切的思緒都讓我感到疲累。因此,當下次再面臨「跳脫自己舒適圈」的決策時,我決定要給自己一些忠告,好免去這樣痛苦的過程。 我告訴自己,當再遇到重大決策時,要想起過往經驗所學到的七大步驟: 不要怕問笨問題:沒有什麼問題會比為了保護自尊,而放棄了解事物更加愚昧。 尋求適度的建議:適度的意見是很好的參考,但是當資訊過多時,能幫上的程度就不高了。 運用所知:盡量運用你所已知的資訊,去對尚未清楚了解的部分做出決策判斷。就如同買房子一樣,「你早就知道要怎麼做了!」。 了解何時自己是準備好的狀態:當準備好時,你不會一腳踩油門猛衝,但一腳又想著要踩煞車。 為更大的成功做好承擔風險的準備。 了解沒有一個決策是100%完美的。 最後,深呼吸! 資料來源 Diary of an accidental social entrepreneur: 7 steps to making the right decision 延伸閱讀 建立社群:領導者賦權社會企業的五種方法

印度的革命新農法,讓你僅用10%的種子就獲得1.5倍的收成!

2014/05/07
印度大吉嶺區的孩童吃著米飯,攝影:Colin Spurway/Mercy Corps.

編譯:葉靜 印度目前有近半的孩童慢性營養不良,然而近期當地一項農業技術的改良可望協助生產更多的糧食。此項稻米栽培法為「稻作強化栽培體系(SRI)」,能夠提升稻米的產量。透過SRI的栽培技術,別於傳統栽作,農人種下更少的秧苗,並灌溉較少的水,藉此減少稻苗競逐養分、水及陽光,讓稻秧的根系成長更加健康。 透過此栽培法,全球農人播種量減少8到9成,卻能成功提升2到5成甚或更多的稻米產量;藉此也節省了一半的灌溉用水量。Duddeda Sugunavva,一位來自印度安得拉邦瓦朗加爾縣的農人,最初僅運用此法在她兩英畝農地的十分之一區域內,因為她說:「這完全違背我過去數十年來所使用的方法」。然而自從發現那個小小的區塊竟然能夠收成6大袋70公斤重的稻米一而不是以往的4袋之後,她開始將此法運用於全部的農地;使用SRI栽培法Sugunavva每英畝可以省下4,000盧比的費用。 儘管此栽培法近年來才在印度普及,但其並非一個全新概念。SRI是由一位法裔耶穌會神父於1980年代在馬達加斯加島發展而成;當時協助了當地農民增加產量,並減少該國對於稻米進口的依賴。早期SRI栽培法並未被重視,然現今全球估計約有4到5百萬左右的農民使用此種技術,而中國、印尼、斯里蘭卡、柬埔寨、越南及印度等國政府也大力推廣。 (圖片來源) 印度的比哈爾邦在2013年透過SRI顯著提升稻米產量後,預計 2014年將投入5千萬費用於農民教育推廣。但在政府大力支持SRI施行的同時,全球8億7千萬的飢民仍有4分之一是來自印度,因此印度仍需持續運用傳統方式對抗貧困,例如糧食補貼。為減緩慢性飢餓及貧困問題,印度政府於去年8月通過了《國家糧食安全法案》,提供印度12億人口中近7成的人民稻米、小麥及小米補貼;政府每年提撥40億元資金,將補貼的穀物分配至全國將近50萬個販售補貼糧食或其他非食品商品的「平價商店(Fair Price Shop)」。 為促使法案有效運作,印度當時需說服世界貿易組織(WTO)改變全球糧食津貼的限制,以使發展中國家的政府能擁有彈性,以高於市場水平的價格,和貧困農民收購糧食以達到糧食儲備。歷經一連串艱辛的談判後,去年12月世界貿易組織通過一項協定,允許印度此類型國家能夠以補貼的價格販售主要糧食予貧民。此項協議讓印度能夠順利執行其糧食安全計畫。 然而,糧食安全法案的批評者認為,此舉可能會傷害世界其他地區的貧困農民,因為糧食補貼規定不允許國內政策改變國際市場上的糧食價格,意味著印度境外的農人需要和受到大幅津貼補助的穀物競爭,生計恐受到威脅。 另外,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糧食安全專家表示糧食的分配也可能受到貪腐影響,若有中間商從中干預,則多數的津貼糧食可能會被違法銷售,而非經由原先計畫的公平價格商店。 SRI看來能夠作為印度糧食生產一個長遠、對環境友善且具成本效益的方案。每一個農作區增長三成的產量,十足能夠為印度的小農帶來更多力量,並減緩貧困。 然而,問題猶存:這樣的技術是否足以超越傳統的援助方式,並餵飽貧困的人民? 資料來源 Is Farming Rice Differently the Key to Ending Hunger? India Tries It 延伸閱讀 社會企業:糧食保障新工具 14歲華裔林心瑜 當選CNN奇才 蟲蟲奇蹟:利用有機肥創造女性就業 運用科技改善農業的餐桌小革命─厚生市集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