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Wesley

蔡業中,如果姓戴就變成「待業中」,姓施就變成「失業中」,不過最熱愛的還是「創業中」精神。

日本社企魂系列報導:前言

2013/02/14

文:蔡業中 日本茶道中有個用語叫做「一期一會」。由於每一個當下與每一次相聚都是一生中獨一無二的,因此每一回茶聚都值得極致用心地進行。如果延伸這個觀念到生活中的每個角落,人生將罕有憾恨。 舉一個例子,當義工。有聽過以卓越為標竿的義工嗎?在工作之餘成為遠在柬埔寨的社會企業的社會投資者、創立日本第一個投資微型貸款機構的基金、或是為29個組織建立媒合志願人力的網路窗口。這些,都是親身在日本探訪後,將藉由一系列文章分享給妳/你的故事。 社會企業精神展現的熱忱只有一種,手法卻有千千百百款。這次在日本尋訪到3個組織:ARUN、Living in Peace、Social Marketing Japan,他們都需要成員在本業的工作之外奉獻熱情,卻各自有獨特的組織型態:有限責任公司(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非營利組織(Nonprofit Organization,NPO)、以及尚未正式登記註冊的團體。這明白指出社會企業領域追求的是靈活彈性,而非僵固的定義,它標榜的是探索的衝勁,而非走別人走過的路。    (圖:本系列報導的三個主角) 如同「一期一會」既品茶,更鑑賞內涵。我不但欣賞這些日本友人闖蕩出的社會企業路徑,他們在細微處展現的風範更是在我心中濃郁發酵。例如他們的本業工作已繁忙無比,但即便只是為了與我磋商細節的魚雁往返,也是一絲不茍,讓我收到日本當地時間平常日半夜兩點發出的電子郵件。 這一路下來的受訪對象各有千秋,有的風格精練、掌握步調,讓我暗自慶幸有先做功課,頗有對招快感。有的細細思索、緩緩道來,精緻的思路值得讓人再三回味。還有的本業工作就與公共關係相關,如今繼續發揮所長,為自己志願服務的組織接待我這個遠道而來的取經人。 最值得深思的是,依憑參與者熱忱起家的組織比比皆是,如何永續經營卻是個永恆難解的習題。基本的要求像是維持出勤率與降低流動率,進階的議題好比追求組織績效,在在都是不容忽視的挑戰。這些日本組織的經驗正好驗證了執行力在社會企業必須扮演的關鍵角色。 如果成員有共識,願意正式開拓社會事業,就必須有組織執行力。組織執行力要到位,就得有再具體明確不過,最好還能量化的目標。投資社會企業或是微型貸款機構的這一類高遠目標似乎入手不易,至少也要有像舉辦論壇或是國際學生社會企業競賽的這一類專案,以利於擘畫年度策略、時間表、以及績效管理指標。這趟我從日本組織帶回來的感受,就是個發條始終上緊、螺絲不易鬆動的印象。 「一期一會」,希望這一系列來自日本的報導,能引領妳/你沉思在生命獨一無二的這一刻裡,他們所選擇的價值,以及妳/你的價值選擇。

靈感來自麥當勞 全世界CP值最高的開刀房

2013/01/04

文:蔡業中 (圖片來源) 「社會創新」這個詞彙總是帶來大開大闊、大破大立的迷人氣魄,比較起來,流程標準化的成本管控功夫,聽起來就是小處著眼、細節入手的小鼻子小眼睛。但是打一個比方,若有兩間社會企業供人押注,一間期待驚人創新,另一間計畫實踐已被驗證無數次的成本管控工具,以減輕市場既有產品或服務的價格負擔甚至免費,後者或許是個相對務實的選擇。 印度亞拉文眼科醫院(Aravind Eye Hospital)已是研究社會企業的經典案例。以2011年4月至2012年3月的這一年為例,亞拉文醫院執行了349,274件眼部手術,其中178,984件為免費,佔比超過一半。若有收費也是採取差異化策略,例如針對在1天平均收入1美元貧窮線的病患,只需約半個月的收入即可支應一切醫療開銷。 即便如此,亞拉文醫院長久以來絕大部分的財務都能自給自足。1976年創立時還是間僅有11個床位的小診所,到近來已是個年營收2200萬美元、EBITA 39%(息前、稅前、攤銷前淨利),擁有6家分院的龐大醫療體系。 亞拉文醫院卓著的成本管控秘訣之一,在於標準化流程下的高度分工,這是人稱V醫師的亞拉文醫院創辦人Dr. Govindappa Venkataswamy從麥當勞標準化作業得來的靈感。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從以下影片3分22秒至3分45秒的片段可清楚看到,醫生還在處理上一名病人,下一名病患已在隔壁手術檯上作好術前準備,只待醫生轉過身來動刀,如此一直交替延續。   外科手術本身是種侵入性操作,避免接觸傳染導致的交叉感染很重要,因此一般醫院的外科手術房通常不會一次擺進兩床開刀病人。不過亞拉文醫院評估眼科病人在其他方面大致健康良好,發生交叉感染的機率很低。因此在嚴格的管理之下,亞拉文醫院模式的術後併發症比率,不會比英國皇家眼科學院統計全英國眼科手術後所得到的結果差,甚至還更出色。 讓醫生專注於只有醫生可以執行的關鍵醫療步驟,人人各司其職,結果是產出效率的大幅提升。在亞拉文醫院一位醫師一年大約可以執2,000次刀,印度全國平均值只有大約400次。 亞拉文醫院的眼科手術流程聽起來像不像工廠的流水線生產管理?1913年亨利福特(Henry Ford)開創世界第一條大型流水生產線時,大概很難想像這種以生產為本,以及鼓吹消費為宗旨的系統工具,可以被後人昇華成捍衛金字塔底層視力健康的好幫手。 亞拉文醫院已經是世界級的眼科醫療機構,它的成功還可歸因於其他許多要素,例如藉由差異化收費以進行交叉補貼,並透過自製人工水晶體等醫療必需品的垂直整合,進一步控制成本等等。社會企業雖然不以競爭為宗旨,但想造就以公益為目的的產品或服務,這些方略具有很高的參考價值,其中即包括以成本為導向的流程標準化分工。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蔡業中,畢業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喜歡帶著烏克麗麗邊出國邊當義工,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目前在一間傳產公司的永續發展部任職,從事企業社會責任的工作。 「想穩定只能當公務員嗎?來看看如何建立永續經營的社會企業。」 「這些故事離你並不遠,他們也曾是一顆顆懷著夢想的種子。   你也有改變世界的理想嗎?   From idea to action 2/3開始發芽。」 按此進活動網頁

編輯隨筆:沒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只有尚未發掘的創意

2012/12/12

文:蔡業中 看到一個問題想一個解套法叫做有心意,從問題中挖掘問題、從解法延伸出解法叫做有誠意,連看來不像問題的議題,都能主動想方設法地去提升它,才叫做有創意。只要具備發揮創意境界的本領,就算沒有名氣做為社會資本、欠缺高門檻的研發技能、或找不到雄厚資本當後盾,人人仍有機會成為傑出社會企業家。 想了解自己的社會企業創意潛能嗎?倘若請妳/你提出方案讓烏干達與尚比亞的孩童有鞋穿,以避免赤腳遭受沙蚤導致的感染,請問妳/你會怎麼做? 募捐鞋子送到烏干達與尚比亞,是個很直接的做法。在經濟狀況不極端惡劣的地區,販賣保養良好的二手鞋還可成為微型創業的題材,Soles4Souls就是個值得參考的案例。不過,這叫做直覺型,而非創意型的行動家,尤其募捐而來的鞋子不論在鞋型還是尺寸都很難確保契合在地需求。 特別訂製鞋子再送去這些國家或可解決問題,只是,問題解決到位固然好,卻不過是符合基本要求罷了,全方位思考解決方案所帶來的價值才能造就獨特的社會企業模式。 既然要做鞋子,何必假手傳統商人,輔導當地婦女製鞋,既提升就業又增加收入,豈不一舉數得。這還不夠,社會企業甚至該走向供應鏈的全球化。例如Sole Hope竟想到將鞋品生產線延伸到美國人的家庭之中,提供「Cutting Party」工具包教人將家中二手衣物裁剪成車縫鞋面所需的布料,送到烏干達與尚比亞婦女的手中加工成鞋子來預防因沙蚤而導致的感染。 環保、放出新鮮感、提升參與度,這才是一手漂亮的解決方案。 圖:Sole Hope所出品的鞋子(圖片來源) 再來假設一個情境,倘若妳/你的任務是在越南鄉村地區提倡閱讀,請問該怎麼辦呢?建圖書館,甚至依據在地語言與文化編撰讀物,這個策略讓微軟出身的John Wood藉由創辦Room to Read造福了許多地區,還入選富比世雜誌的Impact 30來表彰他的社會企業成就。許多故事的成功模式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似乎得有炫麗背景才能幫社會企業家的故事加分,事實上名校或科技巨擘教不了妳/你的事情可多了。 Nguyễn Quang Thạch鼓勵越南鄉村同胞閱讀的切入點即大開你我眼界:他鎖定規模50至200戶的宗姓村,與村長磋商在村內祠堂裡設置圖書舘,於是出現了牌位桌前擺了一架子書的有趣景象。 圖:設在宗祠牌位桌前的圖書舘(圖片來源) Nguyễn Quang Thạch發現資源匱乏的村落若有本事增設閱讀設施,會成為該村的驕傲。鄰村看到別人的祠堂有圖書舘時,會自動想跟進,甚至引發圖書收藏量的競賽。 Nguyễn Quang Thạch的行動哲學是,受惠者必須在能力範圍內有所付出,才能確保受惠者認真思索需求與維持成果。因此若想從他命名為Bookifization Group for Rural Area of Vietnam的組織獲取支持,條件是村落得自籌對等款項、空間、書架等等。 宗祠圖書館的故事告訴我們,從在地觀點找出利基,才會有事半功倍的成效。Melinda French Gates曾以「非營利組織可以從可口可樂學的事情」為題在TED發表演說,其中一個要點就是仰賴在地人才。 讓烏干達與尚比亞的孩童有鞋穿,或是在越南鄉村地區提倡閱讀,都需要好點子,卻與社會企業家是不是媒體寵兒、具不具備研發癌症疫苗的過人才智、或有沒有中到樂透的財力都無關。等待社會企業家來開啟的那扇大門只有一個名字:創意。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作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9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部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編輯隨筆:為手作質感與人性溫暖打造的精實思惟

2012/12/01

文:蔡業中 將去人性化的工廠管理工具導入社會企業,是不是對社會企業的背叛? 代工製造業點點滴滴努力淬取利潤的過程中,光是想擺脫人權面與環境面的負面形象似乎就已焦頭爛額。但在態度上若僅把不為惡當作最大的善,實在太消極了。即便不談社會企業,代工製造業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也可享有大膽的想像空間。 什麼樣的CSR層次可以超越捐輸資源作公益的範疇?結合核心能力的作為是個衝撞你我思路的答案。代工製造業最擅長的就是生產管理,為了QCD(quality, cost,delivery/品質、成本、交期),使命必達。再加上往發展中國家移動的逐水草而居模式,本身就享有地利之便。只要不與本業相衝突,何不分享生產管理知識給處於萌芽期的在地產業呢?基於管理工具的共通性,分享它其實是與本業產品無涉的。但它又是如此地關鍵,一間願意分享壓箱寶的公司,還可能是間惡質公司嗎? 回到社會企業的角度,將卓別林的電影《摩登時代》(Modern Times)搬入社會企業似乎背叛了以關懷為本的社會企業靈魂。但看不出是社會企業的社會企業才算高竿,明明以改善環境或社會做為企業核心價值,服務或產品卻精緻到讓顧客將淑世面視為額外的驚喜,這才是社會企業的極致境界。 銷售端可以精良到讓人不去想這是間社會企業,製造端當然也可以有績效到讓人想像不出這是間社會企業。畢竟再怎麼講究手作質感與人性溫暖,也不代表生產現場可以零亂,或是生產流程容許浪費。 以我在越南參訪為Mekong Quilts / Creations經營生產基地的Thiện  Chí  Centre  for Community Support and Development為例,不論是手工被子還是藤製手工藝品的手作坊,都已深入鄉村且歩上軌道,不過值得持續改善的討論空間總是有的。 (圖:Thiện  Chí  Centre所支持的鄉村婦女手工被子手作坊) 借用豐田生產系統(Toyota Production System/TPS)的概念,我與Thiện  Chí  Centre討論如何識別與分類生產場所真正用得到的物件、工具歸定位、維護整潔,以及如何標準化並保持上述程序的5S準則:整理(Seiri)、整頓(Seiton)、清掃(Seisou)、清潔(Seiketsu)、躾(Shitsuke,日文裡教養的意思)。 另一個討論焦點是無駄(Muda,日文裡浪費的意思),也就是豐田生產系統極力避免的7大浪費:等待的浪費、搬運的浪費、不良品的浪費、動作的浪費、加工的浪費、庫存的浪費、製造過多(早)的浪費。Thiện  Chí  Centre的藤製品手作坊位於南越,原物料供應商卻在北越,訂購商品的客戶甚至遠在法國,因此不論是供應商管理、交通運輸、淡旺季調配、還是良率掌控都須環環細緻相扣,才能避免浪費。 人人對於社會企業的想像各有不同,一間與員工交心的社會企業可讓人人把公司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在豐田生產系統的理想中,員工有權為了品質管理議題停下整條生產線,這是因為員工真心看待這份工作,而非委屈地當一名生產異化下的犧牲者。在社會企業的成功故事裡,這是不可或缺的一篇章節。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作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9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部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編輯隨筆:良心建議顧問公司

2012/11/09

文:蔡業中 在社會企業的蓬勃榮景還在蓄勢待發的今天,討論社會企業可帶動的周邊行業與就業似乎還有些遙遠。不過內涵畢竟比定義重要,不論究竟是哪些組織可被稱為社會企業,已經可以想見它們有些共通的需求,因此討論以服務社會企業為宗旨的社會企業顧問公司,並非虛幻的命題。 治理社會企業的竅門 社會責任投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已是一門顯學,摩根史丹利資本國際公司(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 Inc., MSCI)推出的MSCI全球社會責任指數即是以環境、社會、公司治理3個面向做為評比指標。因此,如果社會企業自我期許以企業的紀律來推動公益的話,除了在環境與社會面上致力建構令人振奮的發想外,拿放大鏡檢視自己也是社會企業的義務。 良好治理所涉及的範疇很廣,諸如公司內部的勞動人權、勞資協商、反歧視、與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的對話等等皆是。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公司,因此我也敢假設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社會企業,針對這麼多治理層次的議題,透明度是一以貫之的關鍵。唯有開放眾議,才可能有公評所帶來的進步。因此掌握工具來促進社會企業的透明化,將是社會企業顧問公司的使命與機會。 社會稽核 倘若想提升社會企業的透明度,可以參考企業界已經行之有年的做法。超過8成的全球500大企業已主動出版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或永續發展報告書,這些報告書遵循的架構以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提出的框架為主流。此外,也有機制促使企業被動接受評核,例如總部設於美國華盛頓的公平勞動協會(Fair Labor Association, FLA)於2012年2月進入富士康(Foxconn)的廠區進行稽查。 比照企業界的現況,社會稽核將是社會企業顧問公司提供服務的切入點之一。Jamie Oliver的15餐廳於2007年付款委託社會企業JustAssurance依據AA1000的原則來審查15餐廳的社會報告書,並於報告書末尾加註審查意見。AA1000是跨國組織AccountAbility所提出的標準,檢視這份社會報告書時所採用的AA1000版本,是根據報告的完整性、實質性、回應性進行全面的質性分析與說明。 客製化捐獻 除了社會稽核服務之外,以社會企業模式走入顧問業的方法還有很多元的選擇。我於越南胡志明市拜訪過LIN社區發展中心(The LIN Center for Community Development),它所推行的服務項目即非常有參考價值。 (圖:LIN社區發展中心團隊/照片提供:Ms. Nguyen Thi Thanh Truc) LIN分別代表傾聽(Listen)、啟發(Inspire)、培育(Nurture)。自我定位為非營利組織的LIN提供眾多的服務,別具特色的項目包括為高技術志工及其他非營利組織進行媒合,還針對捐獻提供客製化的顧問服務。簡單來說,LIN革新了捐獻的概念。傳統上捐獻者主要是被動瀏覽各組織擬好的計畫與需求,從中做出選擇與決定。LIN則是幫助形塑主動的捐獻策略,像是編有CSR預算但欠缺人力與經驗的公司,就很需要這一類服務:透過了解捐獻者所關懷的領域來幫助媒合合適的受贈者、協助或代表捐獻者訪視現場、追蹤進度與評估成效、促進內部溝通與對外公關、還有捐獻在財務面的執行與紀錄。不論是單一面向還是端到端,LIN可以提供一應俱全的服務。 社會企業投資顧問 LIN的模式可以激發出相當寬廣的想像空間,例如,社會企業的投資服務。當愈來愈多投資者不以財務報酬而以社會影響力做為投資考量時,客製化的社會企業投資訊息與服務將會愈來愈有價值。 除了上述的MSCI全球社會責任指數外,企業界還有卡爾弗特社會指數(The Calvert Social Index)等工具做為指標。即便是在光譜另一端的非營利組織,雖然在衡量時相對有流於主觀的疑慮,也出現了百大非營利組織排行榜(2012 Top 100 Best NGOs by The Global Journal)。因此針對光譜中間的社會企業,以資訊透明化為基礎,將來倘若出現以「全球社會企業指數」做為產品的社會企業投資顧問公司,也不令人意外。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作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9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部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跳出邏輯陷阱的社會企業

2012/09/23

文:蔡業中 我們來玩一個角色扮演遊戲,假設妳/你是聯合國的國際發展顧問,任務是強化某發展中國家的鄉村手工藝品生產,並且銷售到已開發國家,妳/你會怎麼做? 建立線上交易,或通過公平貿易認證以打進已開發國家的通路,是個不錯的選項。倘若逆向思考的話會如何?如果不千里迢迢主動出擊,世界上會有市場主動過來找你的這種好事嗎? 本文所採訪的組織,以中南半島的生命之母湄公河為名,營運範圍已經跨越越南和柬埔寨。它所憑藉的企業邏輯不僅是讓市場自己靠過來,生產策略還包括容許童工。因為社會企業不是政府或其他有能力改變結構性因素的組織,容許在學未成年子女在家時適度協助父母的家計,才是避免他們因為貧窮而更早輟學的務實做法。 鐵三角營運分工 Mekong Plus身為母組織推行鄉村扶貧工作已有近20年的歷史,以發展農業與家畜飼養為主軸。Mekong Plus的扶貧哲學是僅資助發展計畫的部分預算,其餘部分由社區自行籌措。儘管該組織也營造社會行銷來協助社區拓展財源,但Mekong Plus深信唯有社區自己擔任主導者,才能動員全社區的資源並構成社群的監督壓力,以確保計畫的永續性。 Mekong Plus自1996年至1998年間開始探索另類的收入來源例如製作手工藝品,進而建立生產手工被子的Mekong Quilts。以複製Mekong Quilts的成功經驗為基礎,再成立以竹、藤等材料製作各式產品(例如竹子單車)的Mekong Creations。Mekong Quilts/Creations的收益不僅用於改善生產者的生計,也會撥出一定比例來資助社區發展計畫。 (圖:攝於胡志明門市的Mekong Creations招牌產品竹單車,詳情請參閱型錄) Mekong Plus目前約有220位人員,其中約100位是在地村民,包括受益於發展計畫而成為同儕推廣者的在地先行者,其餘120位還包含具備大學畢業素質的人力。Mekong Quilts大約有350人,Mekong Creations約有200人,由門市銷售人員、生產端的全職人員(例如品管)、以及以件資計酬的鄉村生產者組成。銷售人員與生產端的工作人員是這個模式所仰賴的兩大支柱,因此彼此間磨合出符合社會企業宗旨的團隊意識是很重要的。 容許童工 儘管Mekong Quilts/Creations從源頭的設計、提供原料,到末端的行銷都一手包辦,它與鄉村生產者之間的關係比較像在市場做買賣。生產者計件領酬,只有在通過品管、及時交貨、且樣式嚴格遵照客人訂購需求的情況下才能領錢。在生產端只有品管等人員才會正式受聘。 在偏遠且謀生機會有限的鄉村地區推展計畫,不僅符合扶貧的初衷,也有助於生產的穩定。在大城市或相對富裕的鄉村固然有更為充沛的人力,不過一旦有更為優渥的工作機會或到了農忙時節,就有脫離生產的風險而影響交貨。 以未成年子女可以正常上學且不必負擔繁重工作為前提,容許童工是Mekong Plus的顛覆性觀點。越南勞動律的法定工作年齡為15歲,為何Mekong Plus相信允許低於此年齡的子女協助家計,才是尊重當地生活型態與家庭需求的作法呢? 儘管在Mekong Plus服務的貧困地區,居民完成小學教育的比率超過99%,但後續的受教率卻不甚理想。由於沒有足夠的教室與老師,學生只能分批上半天課,因此在課餘時間充足的情況下幫忙父母,在當地是很自然的現象。 貧窮是輟學的重要原因,只要未成年子女可以繼續求學,且確保工作內容無礙健康與身心發展,Mekong Plus相信容許他們協助家庭生計才能避免輟學更早發生。Mekong Plus優先協助子女仍在學的家庭,倘若發生家長執意中斷子女學業的狀況,Mekong Plus也會中止對該戶人家的援助。 何必去巴黎,讓巴黎自己找上門來 Mekong Quilts/Creations的產品仰賴親身體驗質感後的選購,與標準化大量生產的產品不同,因此不適於網購。Mekong Quilts/Creations有熱心的義工來來往往地在自己國家推廣銷售,在歐洲有少數通路據點,目前也考慮在澳洲、新加坡、吉隆坡、或曼谷擴充銷售據點,方式可能是設立海外門市,也可能是找當地代理商。雖然如此,出口並不是Mekong Quilts/Creations主打的銷售策略,因為考量運費、關稅與在目標市場營運門市的成本後,並不划算。與其特地跑到巴黎去賣,倒不如讓巴黎自己找上門來跟你買,因此在生產所在國的觀光客聚集地展開門市,鎖定外國觀光客市場才是上策。 在越南河內,如今已有3家門市,胡志明市也有2家門市。柬埔寨方面,金邊與暹粒各有一家門市。策略的擬定與執行也以這個市場定位為基礎,例如由外國設計師擔鋼設計(以義工的身分或是領取當地水準的薪酬)、可以客制化、嚴格要求品管、而且不打削價戰。 儘管如此,Mekong Quilts/Creations產品的價位仍屬平易近人,因為提供鄉村婦女勞力密集且穩定的工作機會才是這家社會企業的目標,有了穩定的銷售,她們才能待在村落就近照顧家庭,不必赴外地找工作貼補家用。 社會企業難唸的經 追尋公益目標與商業壓力之間的平衡點並不容易,不論是外國觀光客聚集地的店租還是廣告費用都是沉重的負擔。Mekong Quilts花了5年才開始獲利,Mekong Creations至今仍處於虧損。困難點包括產品原物料供應不穩定,有時甚至得請客人妥協接受相似的替代材質。 此外,雖然關鍵技術人員(如設計師)的本土化有助於社會企業的永續發展,可是偏高的離職率阻礙了培養本土優秀人才的進程。由於在薪資福利上沒有打肉搏戰的本錢,因此只能透過鼓勵工作人員多與計畫所在的村落互動,希望建立起情感上的連結與驕傲,藉此留住人才。 為了妥善迎接這重重的挑戰,Mekong Quilts/Creations的願景是尋求為社會企業打造的法律地位,越南官方為了鼓勵社會企業的發展,也有意願朝這個方向進行努力。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作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9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部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社會企業價值鏈的指揮家

2012/06/20

文:蔡業中 營造社會企業的夢想應該既能深入又能廣,即便無法像尤努斯(Yunus)「將貧窮送入博物館」那般狂野,視野上至少也該以價值鏈的指揮家自許才夠格局。當然,量秤社會企業的格局自有一套尺規,不能因循老路。 先舉一個例子,我個人非常推崇Ricardo Semler所著的《Maverick》,堪稱參與式管理的神話,即便出版已近20年,讀來還是很勵志。 書中的一個場景很令人發噱:有次幾個大老闆聚在一起,先輪番自我介紹,講著講著每個人的嘴裡都只剩自己公司營業額與員工人數兩個重點,講贏了前面的人就趾高氣昂,聽到別人的數字比自己高就垂頭喪氣。姑且不論這在傳統商業上恰不恰當,但這絕不是社會企業經營者該有的內涵。衡量社會企業的成敗是個非常細緻的議題,因此回到一開始所討論的,僅純粹移植「垂直整合」或「端對端服務」這些供應鏈管理概念的話,恐怕成就不了一位稱職的社會企業價值鏈指揮家。 Philippine Federation for Environmental Concern,簡稱PFEC,就是個經得起考驗的舵手,它在菲律賓以推動香茅精油產業進行鄉村扶貧工作。PFEC的策略是以香茅做為農人的補充性作物以增加收入,並將終端產品的獲利回饋產地社區,像是擴充製油設備,並讓農戶負擔得起社會保險。 PFEC的模式對於產業鏈的關照很全面,因此有辦法在香茅種植地附近設置希望之油(Oil of Hope)小屋展示香茅油製成的終端產品,例如按摩精油、香皂、精油蠟燭、天然驅蟲產品等等。PFEC關照的環節很繁複,先推廣香茅的種植,採收後經過香茅風乾室、萃取香茅油的蒸餾鍋爐、並藉由無水硫酸鈉去除水分後,才得到香茅純油。再尋求將純油精製成終端產品以及銷售的合作夥伴。 既然這是項富有社會使命感的計畫,PFEC思慮周全且步驟不馬虎。因為蒸餾鍋爐的熱源來自柴薪,香茅風乾室旁就闢有樹苗園圃以進行森林復育。此外也很注重品管以避免純油中的水分去除得不徹底,讓買家吃了虧。因此就數字面上該項計畫的規模或許不驚人,但是經營哲學絕對具備永續的成效。 我與PFEC相會於2011年10月,在菲律賓擔任義工的我嘗試就PFEC現有的社會企業架構進行觀念交流。比方說,既然PFEC已在鄉村地區營造出完整的生產鏈,我於是拋出生態觀光的想法。不論是從旁一路由種植觀察到提煉,或親自參與操作,都是深富吸引力的觀光甚至公益旅行素材。不過站在社會企業的角度,我們的討論被引導至如何預防導入觀光業後對當地的潛在負面影響。 回到PFEC本業的討論,我以Alta Gracia Apparel的道德行銷為題進行個案探討。當顧客夾帶良善動機從事消費時,他們買的不僅是一項產品,也是一個故事。因此一瓶PFEC銷售的香茅製品不也能效法Alta Gracia的衣服別上一張故事標籤,告訴大家某一位生產者的家庭如何因為消費者的支持而脫貧嗎?我興致勃勃地拋出一項一項想法,PFEC的夥伴也友善熱情地回應我,但經過數天的互動與深入產地的行程,PFEC的深耕與草根反而讓我質疑起自己的不足。 讀著他們贈送給我的書籍,甚至包括一本快速評估鄉村社區型企業發展潛力的工具書,內含問卷與評分表,可迅速量化出一項鄉村創業計畫的可行性。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志願服務之旅的原因,一趟趟下來總會轉化出各式面貌,帶給我不同的人生意義,這一回,成了社企遊學之旅! (圖:與PFEC工作人員的合照)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8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小組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社會企業,愈陳愈有勁道

2012/05/09

文:蔡業中 與社會企業相關的十大關鍵詞中,「創業」絕對榜上有名。有點像背包客棧為志工旅行開個專門論壇那樣,在人力銀行為社會企業開一個專區的日子到來之前,社會企業還沒蓬勃到有志者可以等著被獵人頭。所以想實現夢想,還是創業比較快速與實際。 創業的同義詞不是成功(風險才是),不過有志者著迷於社會企業的精神,卻理不清創業契機來付諸行動的焦慮感,我也很能理解。聽了不少英雄出少年的故事後,或許該想想,資本需要耐心,創業家也需要歲月來厚植爆發力。南非Tony Elvin Associates(TEA)創辦人的故事就是個典範。 Tony Elvin,父母來自牙買加,自己是個道地的英國人,在青少年發展領域累積了18年的工作資歷,包括最後7年在英國名廚Jamie Oliver為需要協助的青年提供高級餐飲職訓的15餐廳(Fifteen Restaurant),擔任訓練部門的主管,並至阿姆斯特丹、墨爾本與英國康沃爾為15餐廳設立分店。憑藉著長久以來在相關領域累積的知識與能力,Tony如今選擇定居南非開普敦,從零開始以社會企業的模式,立志改造社經弱勢的黑人社區。 (圖:攝於15餐廳的Tony Elvin) 朗加區(Langa Quarter)計畫是Tony的起點。朗加是個距離開普敦國際機場不遠的黑人社區,歷史悠久。它是娛樂與運動界許多名人的故鄉,包括Brenda Fassie、Thabo Mngomeni、Nika Khumalo、Thami Tsolekile等等,在朗加的名人故居至少已有13個被辨認出來。 著眼於朗加目前的困頓,更基於對朗加潛力的信心,Tony找資源拉夥伴,並喚起居民的社區認同,體認朗加是個充滿歷史故事的地方,組織大家改善社區安全與環境。目標是營造朗加成為觀光重鎮,不僅有利於當地民眾創業,他還有街頭大使(Street Ambassador)計畫直接提供失業人口從事導覽、街頭巡邏、街貌維護的機會。 (圖:朗加區計畫logo) Tony把握住朗加區內聖路易士小學(St. Louis Primary School)結束營運的機運,爭取將它改造成社區企業發展中心,命名為陽光小屋(Solar House),因為「朗加」在Xhosa語中就是太陽的意思。陽光小屋將藉由提供諮詢與商業育成服務在財務上自給自足。這個以商業、觀光、社區為三大支柱的朗加區計畫倘若成功,Tony希望這個模式未來能推展到更多南非的社區。 我於2012年2月以義工的身分至開普敦與Tony合辦過工作坊,討論如何以即時資訊(real time data)做為朗加區計畫精進的指標,甚至讓即時資訊變成朗加區計畫的賣點。親眼看過Tony不放過任何機會,誠懇地與每一位社區居民分享他的願景,我深信這一個有血有肉的社會企業將為南非的黑人社區發展寫下經典的一頁。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8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小組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