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Wesley

蔡業中,如果姓戴就變成「待業中」,姓施就變成「失業中」,不過最熱愛的還是「創業中」精神。

也可以販售世界風情的公平貿易巧克力

2014/01/05

文:蔡業中 10年前,當時占據世界手機市場的兩大品牌Motorola與Nokia,如何能想像最終動搖他們的對手竟是Apple與Google?商業優勢都是短暫的,從認知、動機、能力三方面來找出競爭者並進行動態博弈,是出身台灣的陳明哲博士-同為國際管理學會(Academy of Management)主席-著名的動態競爭(Competitive Dynamics)理論。 要確保其所創造出的社會、環境效益不打折,並能在財務面上存續,對於社會企業來說已經是個挑戰;還要進一步找出競爭者來決定商業策略,對於社會企業而言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語言。不過,市場競爭的確是社會企業推廣理念時需要兼顧的範疇。 社會企業的競爭對手是誰?在那些同類產品間也訴諸社會價值的主流企業。以英國的公平貿易巧克力為例,Cadbury的Dairy Milk、Mars的Maltesers,以及雀巢旗下的Kit Kat,這些包裝上載有公平貿易標誌的巧克力品牌(備註),都是由重量級公司出產的。 受惠於公平貿易的可可農人(圖片來源) 愈來愈多大企業開始投入公平貿易市場已是事實,在這種環境下社會企業能否從動態競爭理論的啟示中找到突破點呢?在思索更靈活的應用之前,可先看看麥當勞奶昔的例子。 麥當勞奶昔的部分重要客群,看中的是奶昔可以迅速、便利地帶來飽足感,又不像小點心可能吃得滿地碎屑。因此麥當勞奶昔看待對手的範疇,應該跳脫其他速食店的奶昔類商品,而把競爭眼光放在餅乾和甜甜圈等甜點上:把奶昔調配得更濃稠、更能帶來飽足感,甚至放入小果粒來讓增加嚼感,都是正確的策略。 從奶昔回到公平貿易巧克力,就知道在推廣公平貿易的同時,也該思索其他有助於加分的元素。舉例來說,愛樂活推廣公平貿易巧克力的活動,其中也有部分巧克力經過了FLO國際公平貿易認證,而且愛樂活為活動下了值得思索的標題:給西非兒童的希望巧克力。抽掉哪個部分會讓標題的獨特性下降最多?兒童、希望、巧克力?我相信是西非!雖然個人見解不代表生意金頭腦,但我認為異國風具有商業市場的關鍵字眼。 市面上不乏來自五湖四海,身世顯赫的巧克力,例如比利時皇家巧克力Godiva。但不管是飲食還是各類產品,西非風的商品在市場上的稀有性,對於喜歡旅遊,卻被工作綁住的白領雅痞,或是阮囊羞澀,湊不出旅費的學生族群而言,帶著非洲元素的產品有張生猛的面孔。 公平貿易精神始終是最核心的議題,就好比麥當勞奶昔不論再怎麼創新,也不能不盯著肯德基奶昔的一舉一動。但是保持動態的戰略,不斷找出對的競爭者,並隨時調整應對策略,才是公平貿易巧克力,甚至是社會企業突破格局的關鍵。 備註:文中原先提到公平貿易認證的部分有些缺失,非常感謝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來信指正。在此補上公平貿易認證的官方標準,讀者也可點擊連結進一步了解相關規範:市面上有些公平貿易巧克力是屬於組合產品(composite product),而根據Fairtrade International (FLO)的定義,若要獲得公平貿易認證標章,則產品的重要原料(例如巧克力中的可可粉)必須完全來自公平貿易可可豆,且這些原料需占組合產品乾燥重量(dry weight)的20%以上。在此雙重保證下,商品才能取得國際公平貿易的認證標籤。 延伸閱讀 祕魯公平貿易之旅(四):雨林裡的巧克力夢工廠 敢做夢的非洲農民巧克力 贏得英國佬的心 Divine Chocolate

為窮人帶來就業希望的網路「微工作」

2014/01/01

編譯:蔡業中 Thomas L. Friedman的暢銷書《地球是平的》認為現今世界人人都能爭取同一份工作,但是鮮少有人能從競爭以外的角度詮釋這個概念,例如社會影響力外包(impact sourcing)。社會影響力外包是以全球為範疇,將可透過網路完成的工作外包給能夠勝任的弱勢者。 Samasource是社會影響力外包的著名機構,「sama」在古印度梵文中代表平等,Samasource的理念是,一個人出生於貧困或富裕儘管只是純粹的機運,但是人人都應享有平等的工作機會與尊嚴。 1982年出生於美國水牛城的Samasource創辦人Leila Janah,在17歲就靠著獎學金,一腔熱血地前往西非迦納擔任英語教學志工,但是到了那裏她才訝異地發現大部分迦納人都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她的學生甚至能如數家珍地報出美國參議員的姓名。 Samasource創辦人Leila Janah (圖片來源) Leila原本以為缺乏教育是貧窮的根源,但是迦納的經驗讓她體認到,在許多發展中國家裡即便受過良好教育也不是脫貧的保證。更大的問題是,國際援助機構耗費了大量資源教育窮人,但事實上他們念到中學畢業還是很難找到工作。 從此Leila立定志向,在哈佛大學攻讀非洲發展研究,且周遊亞洲、非洲以進行觀察與思索。短暫在世界銀行的工作經驗,讓她對於傳統取向的國際發展工作感到很失望。灌注大筆資金給政府與大型機構,工作人員一年卻只花兩個星期在田野與受助對象對談,執行窮人不需要或不想要的計畫。因此比起從上而下的經濟改革,Leila更關注由下而上的就業創造模式,提供社區有尊嚴的工作機會。 儘管Leila熱衷於志工服務,畢業後償還就學貸款的壓力還是讓她到紐約的Katzenbach Partners顧問公司工作。她的第一個客戶是印度的一間大型外包公司,把原本屬於美國人的就業機會轉移到海外,這讓關注就業議題的Leila心情很複雜,但同時也使她認識到如何透過網路來外包工作,以及將機會帶給偏遠村落與都市貧民窟的潛力。 這家位於孟買的外包商為英國的保險公司與航空公司處理秘書性質的庶務。有一天Leila在客戶公司那邊遇見一位客服中心的年輕員工,他來自孟買的Dharavi貧民窟,這個貧民窟因為電影《貧民百萬富翁》而變得有名。他告訴Leila,印度有數以百萬計像他一樣有技能,卻被困在鄉村的無業勞動力,就在那個當下Leila靈光一閃:與其將工作外包給像她客戶那樣的大型企業,何不將這個外包模式運用在解決貧窮問題上呢?如果外包商機可以造就幾名生意人成為億萬富翁,當然也能為金字塔底層的數十億人口帶來每個人幾塊錢的收入。 2007年Leila辭去工作以便全心投入這個理想,她決定創立一個非營利組織來爭取外包合約,並將工作機會導引給窮人。這個組織原本命名為Market for Change,最後在2008年9月以Samasource這個名字成形。 Samasource將公平貿易的概念引入外包業,從超過兩千億美元的外包行業產值,撥出一小部分工作給發展中國家的弱勢者。它著眼於原本僅在大型企業之間流動的資金,同時也滿足客戶既有的資料服務需求。這不僅為窮人與企業,甚至為政府創造多贏,因為如此有助於減輕依賴或更善加運用國際援助資源。 早年的狀況十分艱辛,當Leila在2009年花光於顧問公司工作的積蓄,她開始當SAT測驗的家教來維生,懷抱著矽谷美夢撐下去。在2009上半年,她一個月賺400美元,睡朋友家的沙發,當時一位捐款人很幽默地在捐款用途上註明:「補充蛋白質」,因為那時Leila往往只能下麵條果腹。 到了2009年夏天,Samasource被選為fbFund的兩個非營利成員之一,fbFund是創新使用Facebook的科技創業育成平台。自從fbFund的兩位顧問成為Samasource的理事與捐款人後,Samasource開始柳暗花明。同年洛克斐勒基金會也提供一小筆款項給Samasource在肯亞Dadaab難民營的計畫,儘管這項計畫後來因為當地安全問題一直無法開展。 起飛後的Samasource從頂尖企業與機構獲得超過500萬美元的合約,包括Google、eBay、Linkedin、微軟與史丹佛大學等。因此,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加勒比海地區及南亞直接雇用了3,500人,並嘉惠超過10,000名的邊緣人口,包括難民、年輕人與保守社區內的女性。 Samasource開創了「微工作」(Microwork™)的外包模式,經過二至四星期的培訓,透過其SamaHub平台將客戶服務需求拆解成一個個簡易的小單元後,受僱者即便原本是門外漢也能勝任。工作內容包括產品分類、圖像標籤、資料挖掘、轉譯等電腦尚無法準確自動完成的工作,需要人類操作來填補落差的瑣碎、巨量作業。作業員完成工作後,SamaHub再合併每個小單元並且管理品質,最後交回給客戶結案。 這個模式依Leila的說法,就是數位版的生產線。好比說一個人製造不了汽車,但是拆解成生產線上一個個重複性的簡單動作後,幾乎人人都能成為汽車工人。再加上網路日漸普及,即便在發展中國家也是網咖遍佈,等於提供更多人加入全球數位生產線的機會。 雖然批評者表示,Samasource提供的是容易被取代,而非長久的工作機會,但是數位產業原本就是瞬息萬變,不能期待一招吃一輩子。更重要的是,Samasource交出了漂亮成績單,受僱人的平均收入在短短幾個月內成長一倍,75%的受僱人在1年內獲得更好的工作或接受更高層次的教育。 Leila的新目標是讓Fortune 1000大企業加入社會影響力外包的行列,呼籲它們撥出百分之一的外包預算給能夠勝任的窮人。5年前Leila才26歲就創立了Samasource,因此這個新目標只是恰好反應了她的魄力,一點也不為過。 資料來源 Samasource official website TEDxSiliconValley - Leila Chirayath Janah - 12/12/09 Where 2012, Leila Janah, "The Microwork Revolution" Leila Janah - Wikipedia 延伸閱讀 LabourNet:為印度臨時工打破貧窮惡性循環 繭裹子 兩建築師 第三世界築夢

茁壯行動:以商業方法促進國際發展的新途徑

2013/08/20

文:蔡業中 商業顧問公司通常以大企業為服務對象,因為中小企業往往負擔不起這類服務,更不用說是發展中國家的微型企業了。英國NGO茁壯行動(Grow Movement)為烏干達、盧安達與馬拉威的微型企業媒合一對一的遠距商業顧問志工,企業主透過行動電話即可定期享有客製化的諮詢服務。這一個打破營運規模藩籬的創新服務,好處多多。 茁壯行動於2009年由英國的一位新興市場基金經理人Chris Coghlan所創立,且由一位年輕的烏干達女性Violet Busingye領導來自47國的200名茁壯行動遠距志工團隊。茁壯行動在所服務的社區裡,招聘在地專案經理來領導遠距志願顧問,目標是在未來3年給予1,200位微型企業主免費的營運建議,並提升38,000人的生活水準。以下是Chris Coghlan在TED分享他與Violet Busingye創辦茁壯行動的經歷:     與微型企業主約定好後,在3至5個月的時間內茁壯行動的志工須完成12次,每次2至3小時的電話諮詢服務。電話費由志工負擔(倘若使用國際電話卡,可便宜到每分鐘0.08美元)。此外,每位志工必須符合專業背景的門檻要求,例如正式的商業能力資格(像是MBA、會計師執照)。 首先值得分析的是遠距志工服務所節省的金錢與時間成本。經濟學家Jeffrey Sachs在《The End of Poverty》一書中大力鼓吹擴張國際發展援助的必要性,他表示現有援助規模不足的原因之一,在於相當比例的援助預算須用在派遣專家至海外服務的人事費用上。雖然管理學家Jim Collins在著作《Good to Great and the Social Sectors》裡也說了,人事行政費用高未必代表組織績效差。 人力資源在國際發展工作裡是個複雜的議題。派遣顧問或義工至海外不但產生人員生活與交通的費用、不易進行長期的服務、還有當地文化與環境的落差調適需要克服。有鑒於實際派遣人員須面臨的挑戰,遠距顧問志工成為高效益的另類方案。 依賴捐款的茁壯行動雖然不算是財務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但它的成本優勢是永續營運的強力後盾。尤其它直接提供給非洲微型企業的專屬商業顧問服務,恐怕是這些企業過去連想像都不敢想像的。茁壯行動算是走出一條以商業方法促進國際發展的捷徑。 我自己也是茁壯行動的遠距志工,每星期與盧安達的一間小藥房老闆通話討論如何提升她的店舖營運。透過拆解優勢(strengths)、劣勢(weaknesses)、機會(opportunities)、威脅(threats)的SWOT分析,擬定出提升買氣前應先提升人氣的策略。由藥房護士提供免費健康諮詢服務給上門的社區民眾,且製作與張貼海報宣傳這項免費服務。為了了解策略成效,藥房必須每日紀錄上門人數以及尋求免費健康諮詢的人數。 領導47國200名志工的Violet Busingye,也是志工的我與她的合作很愉快。 (圖片來源) 一間又一間地提升微型企業的營收獲利,並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是非常實在的國際發展指標。再加上遠距形式等於讓國際志工的服務機會變得更親民,即便是上班族也能輕鬆上手。一次以一個小行動來茁壯這個世界,不輸給熱熱鬧鬧、轟轟烈烈的公益壯遊。 延伸閱讀 有意義的長假:Technoserve的志願者諮詢顧問計畫

來趟小島旅遊 「看見」地球暖化

2013/06/10

文:蔡業中 「現在再不去,以後就看不到了」的心態,帶動了全球暖化所造就的「末日旅遊」商機。捕捉也許不再長久的壯麗美景,也是省思暖化議題的最佳時機。除了兩極與冰川外,汪洋中的島嶼也是「末日旅遊」的焦點之一。 如同許多大洋島國,位於夏威夷西南方約3,200公里,全國面積181平方公里約等於三分之二個台北市的馬紹爾群島共和國(Republic of Marshall Islands),舉國最高點只有海拔10公尺,嚴重受到全球暖化與海平面上升的威脅。 位於馬紹爾的日商MJCC(Marshalls Japan Construction Company)以建材為主業,此外多角化經營零售以及觀光業。MJCC希望藉推動外國觀光客到馬紹爾旅遊的同時,讓遊客親眼觀察太平洋島國的地貌在暖化趨勢下的脆弱性,以提升相關議題的能見度。 馬紹爾的總統助理部長今年2月才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大聲疾呼正視暖化議題,他表示隨著潮汐的變化,每14天海水就會淹過馬紹爾的道路。由此可見MJCC企圖藉由旅遊業來喚起大眾對馬紹爾處境的認識,是很有意義的嘗試。 比起帛琉、長灘島、甚至夏威夷,馬紹爾雖然名氣不響亮,卻保有尚未過度開發的熱帶海洋風情。若是熱門度假勝地,由於人為干擾太多,潛水遊客往往只能看到稀稀疏疏的珊瑚礁。我曾在馬紹爾待了兩年,浮潛過非常多次,困擾卻是珊瑚礁太過高聳茂密,被笨手笨腳的我碰觸受損,讓我很過意不去。 兩年前《我可能不會愛你》的大仁哥帶動台灣的烏克麗麗(ukulele)風潮。其實烏克麗麗在包括馬紹爾在內的太平洋島國向來非常盛行,街頭巷尾輕快的彈奏聲不絕於耳。置身在這樣的音樂國度裡,遊客的心情不好也難。以下影片是馬紹爾人信手拈來便是一曲的例子,表演人是位國中生。     我始終懷念住在馬紹爾海邊小屋的那段歲月,每天早上睜開眼看的是海水映照在天花板的波光,耳朵聽的是波濤聲的旋律抑揚。有這麼棒的天然環境,只可惜馬紹爾是一個全國人口不到7萬人,還散居在多座環礁島上的經濟體。加上距離多數國家遙遠,例如台灣到馬紹爾首都光是來回機票就超過5萬台幣,因此雖有過其他服務外國遊客的旅行社,卻以結束營業收場。 MJCC秉持使命感,於2010年開始經營旅遊業,創造約20,000到50,000美元的觀光業務年營收,已屬難能可貴。尤其馬紹爾與美國締約而來的直接經濟援助預定於2024年中止,資源有限的馬紹爾需要把握時間發展可仰賴的經濟模式,MJCC的旅遊生意算是起到示範作用。 在馬紹爾擔任海外志工的那兩年,我嘗試過數種服務,包括與馬紹爾環保署合作近半年,舉辦首都每月淨街活動。也見識過讓首都淹水的大潮,把島民隨意丟入海中的垃圾沖回整片陸地。在我的眼中,馬紹爾所面臨的暖化危機與台灣的關係並不遙遠。倘若有一天海平面上升到淹沒整個馬紹爾,8.8%的台灣土地也會沉入海中,台北盆地、嘉南平原、蘭陽平原將首當其衝。 關心暖化議題的方式很多,從掌握旅遊商機進而營造機會教育的角度切入,台灣也有「末日旅遊」的好去處。如果馬紹爾不見了,代表澎湖群島裡超過半數的島嶼也會從海平面上消失。澎湖旅遊業者若懂得標榜這個「亮點」,想必能營造出行程的末日情懷,並激發遊客對暖化現象的思索。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蔡業中,畢業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喜歡帶著烏克麗麗邊出國邊當義工,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目前在一間傳產公司的永續發展部任職,從事企業社會責任的工作。

手機簡訊也能幫你戒煙

2013/04/28

文:蔡業中 (圖片來源) 簡訊是很常見的提醒工具,像是信用卡刷卡通知、宅急便貨到通知等等,但是這些都侷限於單點、被動、附加的服務,簡訊提醒的服務其實可以營造出更大的商業潛力與公益效果。 根據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ITU)的估計,全球使用中的手機數目在2014年可望達到73億支,近似於全球人口規模,因此手機有相當廣泛的影響力值得挖掘。橫跨美國、印度、奈及利亞、盧安達4國營運的Voxiva公司就是個很傑出的例子。 Voxiva採取深化既有功能的策略,擴大了簡訊服務的用途詮釋。針對多項長期性的健康議題,例如產育健康、兒童成長、減重、戒煙、與糖尿病,藉由傳送簡訊提供頻繁且適時的保健提醒。 透過簡訊服務,Voxiva傳達指定的健康知識、門診或健檢提醒給用戶,設計相關的趣味問答與用戶互動,並搭配電子郵件與網頁以進行紀錄與追蹤。有的項目需要收費,例如收費29.99美元的text2quit戒煙服務為時4個月,以簡訊協助用戶跟進自我設定的戒煙進度、傳達戒煙訣竅、並分享其他癮君子的戒煙動機。有的項目則接受美國政府、企業或第三部門的補助與合作,提供免費服務,例如關照產育健康的text4baby,和控制體重與鼓勵運動以預防第二型糖尿病的txt4health。 如今各式簡訊氾濫,Voxiva的簡訊服務可以獨樹一幟的原因之一,在於它的整體解決方案。首先是客製化,像是提供預產期給text4baby,即可依產育時程按時收到衛教簡訊。txt4health也能依據用戶回應的健康指標,設計相對應的飲食及運動建議,藉由簡訊分享給用戶。 服務完整涵蓋用戶生命週期的視野,更是Voxiva整體解決方案的創意精髓。Voxiva推出connect4health統合了3項產品,分別是針對出生前到1歲的text4baby、為新生兒到18歲設計的text4kids、還有適用於成人的txt4health。完整看顧用戶一生的健康,真正發揚了簡訊服務的長處。 不論是市場表現還是社會影響力,這套簡訊服務模式都經得起考驗。雖然Voxiva 2012年的財務數據還不可得,不過它在2011年創造了256萬美元的營收。Voxiva官網上方的統計數字量化了它的努力,每隔數秒就更新1次累計傳送的簡訊數,如今已超過4千萬則。服務的高接受度可以拿text4baby為例,推出兩年就吸引到超過33萬名用戶訂閱text4baby的簡訊服務,整體表現不俗。 身為稱職的社會企業,即便是免費服務,用戶也回饋給Voxiva不錯的評價。text4baby的122位受訪婦女中有67%因而記住門診與預防注射的時程,73%學習到原本不了解的健康警訊,64%會與醫師討論她們從text4baby讀來的訊息。以手機為媒介,好處是可延伸到其他醫療諮詢服務較難接觸到的族群,例如未婚或未成年媽媽。以下的Voxiva影片分享了16歲當媽媽的情況下,如何受惠於text4baby的故事。       txt4health也有顯著的貢獻。分析txt4health的用戶滿意度,肥胖者(obese)裡有79%,和過重者(overweight)裡有92%,因為txt4health而設定了理想體重目標。在簡訊內容方面,85%的受訪者表示txt4health的訊息清楚且易懂。 Voxiva的厲害在於延伸對既有工具的想像,創造市場與社會都受用的價值,讓人期待除了保健提醒外,未來服務擴展到其他領域的可能性。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蔡業中,畢業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喜歡帶著烏克麗麗邊出國邊當義工,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目前在一間傳產公司的永續發展部任職,從事企業社會責任的工作。

勇闖海外創業:奇姆娃手作坊

2013/03/20

文:蔡業中 創業大不易,如果創業地點還不是自己的國家,更是難上加難。例如Motherhouse的創辦人山口絵理子女士在社會企業領域享有傳奇色彩,與她當初隻身闖蕩孟加拉生產包包的故事有很大的關係。台灣人其實也有自己的社會企業異地創業經驗談,那就是奇姆娃手作坊。 在緬甸少數民族甲良族(Karen)的語言裡,奇姆娃(Chimmuwa)意指該族女性的傳統白色連身服飾,這個品牌由從事國際人道服務已有超過20年資歷的林良恕女士所創立。足跡曾深入肯亞、柬埔寨、泰國等國的林良恕女士,最後選擇在泰國與緬甸的邊境進行深耕,於9年前創立奇姆娃。這個品牌標榜以泰緬邊境的傳統手作紡織,設計與生產符合大眾市場需求的配件用品像是包包與手機套等等,並將部份販賣收益回饋給當地社群。 奇姆娃產品製作與團隊,中下圖左三為創辦人林良恕女士。 奇姆娃的營運中心在泰國靠近緬甸邊境的美索(Mae Sot)。由於緬甸邊垂地區數十年來的內戰至今仍未休止,泰緬邊境沿線長期座落了多座難民營,於是美索在因緣際會下成為國際人道援助組織的集中地。在這個風格獨特的城鎮裡,9年前林良恕女士也創立了身兼奇姆娃通路功能的邊界創作集社(Borderline Shop)。 邊界創作集社目前為包括奇姆娃在內的13個在地組織展售手工藝品,收取兩成的寄賣收入來維持營運。同時開設咖啡廳、緬甸畫家作品藝廊、與推廣販售在地有機食用日用品的邊界創作集社,已被評選入Lonely Planet介紹美索時的造訪點之一。 行銷面除了美索的邊界創作集社之外,奇姆娃同時在清邁參與市集販售以及拓展寄賣點。台灣市場的販售價格更佳,因此奇姆娃也尋求在台灣扎穩腳根的策略。除了林良恕女士回台灣舉辦展售會之外,在以下地點也找得到奇姆娃的產品,一步一步地探索市場:簡單喜悅、唐青古物商行、找到咖啡館、房間咖啡館、口迌咖啡。 奇姆娃系列商品(圖片提供:黃婷鈺小姐) 林良恕女士返台辦一次展售會約可創造20多萬台幣的營收,利潤大約占5成,所得主要用來支持泰緬邊境的移工學校、在地非營利組織、或是泰國默劇團在移工學校的演出等等。但無可否認的是,奇姆娃長久以來依靠手作品的故事性以及公益目的來當作亮點,有模糊商品本身特質的隱憂。 為了彰顯產品的競爭力,奇姆娃一直在積蓄能量以尋求突破點。在泰緬邊境從事過7年難民人道服務,同時也是《邊境漂流:我們在泰緬邊境2000天》一書的作者賴樹盛先生領銜,贏得第六屆「Keeping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的100萬台幣獎金(扣税前)挹注後,奇姆娃決定加強採購有機棉花來做為紡織原料。 棉花生產是個日益受重視的世界性議題,因此奇姆娃從有機棉花下手是很有見地的切入點。舉一個例子,巨型通路商如Walmart與Tesco,以及高度依賴棉花做為原物料的IKEA、H&M、Nike、adidas等品牌商已共同組成Better Cotton Initiative,尋求限制種植棉花時的殺蟲劑使用、強化水資源以及土壤管理、維護周邊的生物多樣性、還有保障棉花農的勞動人權等等。 由此看來奇姆娃選擇有機棉花做為使力點,十分吻合永續發展的消費論述。只是泰緬邊境固然享有孕育有機棉花的自然環境,但是欠缺大規模耕作做為後盾,對於奇姆娃後續穩定採購有機棉以保持商品特色的計畫是一項挑戰。 標榜國際發展與自然有機的路並不好走。當社會或環境面的貢獻需要規則以提供消費者辨識時(例如公平貿易認證),就形成另一道成本門檻,不是每一間社會企業都可以輕易跨越。奇姆娃不尋求認證有它的無奈,但也因而展現出它獨立營造品牌與經營口碑的特殊調性。 奇姆娃是個值得關注的個案,因為它實證了做為社會企業先決條件的可持續經濟模式。從我擔任海外志工而第一次認識奇姆娃以來,已看著它溫和、穩健地茁壯了6年。知道它經得起考驗的潛力,讓我很看好奇姆娃的前景。

讓巴黎人找上門的越南手工品

2013/03/16

文:蔡業中 (圖片來源) 建立網購平台,或通過公平貿易認證以打進已開發國家的通路,是個不錯的選項。倘若逆向思考的話會如何?如果不千里迢迢主動出擊,世界上會有市場主動過來找你的這種好事嗎? 社會企業Mekong Quilts與Mekong Creations,以中南半島的生命之母湄公河為名,營運範圍已經橫跨越南和柬埔寨。同樣是瞄準已開發國家人民的口袋,光是前往東南亞的外國觀光客就足以支撐他們的大宗營收,反而不把主力放在親自運銷到國外。 主打高質感手工縫製棉被的Mekong Quilts,圖樣特色鮮明,專注於典雅風、現代俐落潮流、以及湄公文化象徵,有助於型塑品牌辨識度。其他能以紡織品呈現的商品,Mekong Quilts也都廣泛嘗試,像是桌巾、枕頭、手提包、玩偶。 Mekong Creations是Mekong Quilts的姊妹品牌,富有實驗精神地以竹、藤、紙、水葫蘆等素材,推出具備高度設計感的家用品與擺飾品。例如竹製碗盤、花瓶、甚至單車。藤與水葫蘆則適合製作各式容器如籃子、提袋、盒子。除了天然材質之外,Mekong Creations更使用回收紙張來製作多項產品,比如紙糊邊框的鏡子等等。 何必去巴黎,讓巴黎自己找上門來 Mekong Quilts/Creations的產品仰賴親身體驗質感後的選購,與標準化大量生產的產品不同,因此不適合網購。除了在歐洲有少數通路據點,目前也考慮在澳洲、新加坡、吉隆坡、或曼谷擴充銷售據點,方式可能是設立海外門市,也可能是找當地代理商。 由於Mekong Quilts/Creations的收益不僅用於改善越南和柬埔寨鄉村地區生產者的生計,也會撥出一定比例來資助社區發展計畫,所以有不少熱心的外國義工來來往往地幫Mekong Quilts/Creations在他國推廣銷售。 不過,出口並不是Mekong Quilts/Creations主打的銷售策略,因為考量運費、關稅與在目標市場營運門市的成本後,並不划算。與其特地跑到巴黎去賣,倒不如讓巴黎人自己找上門來買!因此在生產所在國的觀光客聚集地開展門市,鎖定外國觀光客市場才是上策。 在越南河內,如今已有3家門市,胡志明市也有2家門市。柬埔寨方面,金邊與暹粒各有1家門市。策略的擬定與執行也以這個市場定位為基礎,例如由外國設計師擔綱設計(以義工的身分或是領取當地水準的薪酬)、可以客制化、嚴格要求品管、而且不打削價戰。 儘管如此,Mekong Quilts/Creations產品的價位仍屬平易近人,因為提供鄉村婦女勞力密集且穩定的工作機會才是這家社會企業的目標。有了穩定的銷售,她們才能待在村落就近照顧家庭,不必赴外地找工作貼補家用。我曾親自拜訪他們的鄉村手作坊,因此目睹過,也很肯定他們的這層用心。 社會企業難唸的經 追尋公益目標與商業壓力之間的平衡點並不容易,不論是外國觀光客聚集地的店租還是廣告費用都是沉重的負擔。Mekong Quilts花了5年才開始獲利,Mekong Creations至今仍處於虧損。困難點包括產品原物料供應不穩定,有時甚至得請客人妥協接受相似的替代材質。 此外,雖然關鍵技術人員(如設計師)的本土化有助於社會企業的永續發展,可是偏高的離職率阻礙了培養本土優秀人才的進程。由於在薪資福利上沒有打肉搏戰的本錢,因此只能透過鼓勵工作人員多與計畫所在的村落互動,希望建立起情感上的連結與驕傲,藉此留住人才。 為了迎接這重重的挑戰,Mekong Quilts/Creations的願景是尋求為社會企業打造的法律地位,越南官方為了鼓勵社會企業的發展,也有意願朝這個方向努力。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蔡業中,畢業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喜歡帶著烏克麗麗邊出國邊當義工,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目前在一間傳產公司的永續發展部任職,從事企業社會責任的工作。

日本社企魂系列報導:Social Marketing Japan

2013/02/14

 文:蔡業中 「日本社企魂」為社企流編輯於2013年1月至日本進行訪談之彙整。 平行線沒有交會的一天,平行的職涯(parallel career)卻能為生活激盪出無盡的火花。鼓勵人們在工作之外規劃出一條平行公益職涯的Social Marketing Japan (以下簡稱SMJ),本身的營運模式就是個最佳典範。 SMJ雖然還不是正式登記註冊的組織,仰賴的也都是來自各行各業的成員在工作之餘奉獻熱誠,但在本次訪問中SMJ展現出特有的彈性與活力。想來它能成功地以網路平台方式媒合服務志願人力,並且有系統地提倡社會企業家精神,也就不叫人意外了。 (圖:共有四位SMJ成員接受訪問,分別為才木貞治先生(左一)、玄道優子女士(左二)、有賀沙樹女士(右二)、角田友隆先生(右三)。右一為當天擔任翻譯的浅香美彩女士。) 最初只是3位年輕人憑藉一股聚集個人力量以正向改變社會的理想,於2008年4月組成了SMJ。之後一步一步地摸索具體行動,一名一名地招募支持者,於2009年1月正式推出SMJ的主要心血,也就是名為Monju(もんじゅ)的志工招募資訊平台。Monju是佛教中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薩,這麼有深度的命名,是在於希望匯聚一人又一人的知識與經驗,形成大智慧來正面影響社會。 目前已有29個組織透過Monju的平台公告志工需求,有興趣的人士可直接在系統上填寫與寄送申請書。Monju上找得到的組織訴求很多樣,包括環境保護、人權、兒童、國際合作與交流等等。由於平台的設計簡潔且邏輯性很強,因此使用者可輕易透過檢索志願服務的類型、有志工需求的組織類型、以及服務時間(平日、假日、彈性),來選擇適合自己的服務機會。 除了媒合志願人力的核心功能外,建構Monju的團隊也很用心經營網站的可讀性。它推出一系列的志工訪談文章來分享他們服務期間的所見、所聞、所想,讓有意願加入行列的人,在遞送申請書前先參考以進入狀況。 另一主打的訪談文章系列以日本優秀社會企業家為主題。其中不乏卓然有成的代表性人物,像是創立日本第一個投資微型貸款機構的基金的Living in Peace慎泰俊先生。也有任職於跨國社會企業的安東迪子女士,她所在的TABLE FOR TWO既供應健康膳食,消費者又可同時捐一餐給非洲兒童。 Teach For America號召美國大學畢業生下鄉教書兩年,受到這個模式啟發而投身推動Teach for Japan的松田悠介先生也接受過SMJ的訪問。此外還有時尚取向的社會企業家,像是為尼泊爾女性開辦美妝職訓的Coffret Project向田麻衣女士,與標榜公平貿易及環保回收的Hasuna首飾公司白木夏子女士。 訪談間身為SMJ創辦人的玄道優子女士表示,Monju注重呈現這麼多故事,是為了傳達多樣化的聲音給社會大眾。讓對於志願服務及社會企業家精神這些概念感到陌生的人們,從不同角度進行深度思索。 SMJ的平行職涯理念正在持續擴散,相信在SMJ的催化下,將會有愈來愈多的雙軌人生故事在日本精采問世。

日本社企魂系列報導:Living in Peace

2013/02/14

 文:蔡業中 「日本社企魂」為社企流編輯於2013年1月至日本進行訪談之彙整。 生命只有一回,一個人卻能有好幾個人生,或同時有兩張名片:職場的名片與為公益價值奉獻所長的名片。日本NGO Living in Peace(以下簡稱LIP)就是個鼓勵人們在工作之餘發揮正面影響力,追尋不同人生的故事。 微型貸款的日本先鋒 LIP是由一群出身財務、管理等背景的人士組成,他們希望自身的專業能力能發揮在工作以外的公益領域。於是除了推出名為Chance Maker的日本本土教育計畫外,LIP以推動發展中國家微型貸款計畫著稱,目前服務範圍包括柬埔寨與越南。 微型貸款業務並不直接由LIP經手,它與提供財務服務的日本公司Music Securities合作,成立LIP Microfinance Fund for MDGs(MDGs是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的縮寫,也就是聯合國千禧年發展目標)。LIP Microfinance Fund for MDGs目前投資的微型貸款機構(Microfinance Institution,以下簡稱MFI)包括柬埔寨的SAMIC、Seilanithih Limited、以及越南的TYM。 LIP Microfinance Fund for MDGs的基金募集規則為收取投資人出資金額5.5%的手續費,做為維持營運的收入。透過名為Securite的群眾集資平台,Music Securities成功募集日本第一個投資MFI的基金Cambodia One(基金總額達52,920,000日圓)之後,又一系列推出Vietnam One、以及Cambodia 2、3、4微型貸款基金。 (圖:Living in Peace微型貸款運作簡圖) 與LIP的第三類接觸 本次接受訪談的LIP代表是飯山瞳女士,飯山瞳女士目前在一間網路公司的IR部門(Investor Relations,投資者關係)任職。訪談間討論了微型貸款的技術性議題以及LIP成員的生活規劃等等。 (圖:訪談完畢後與飯山瞳女士的合影) LIP如何維護微型貸款計畫的品質? LIP看似扮演不經手財務的支援角色,事實上卻是維護整個體系的樞紐。確保發展中國家的MFI善用遠從日本而來的貸款,妥善經營放貸業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MFI每個月必須繳交營運報告給LIP,內容包括管理狀況、財務數字、借款人的年齡與性別等等。LIP根據報告進行分析並分享資訊,讓在日本的投資人明瞭投資的現況。 飯山瞳女士強調LIP很重視風險管理指標,比方說PAR30 (Portfolio at Risk 30,30天逾期貸款比例)。舉例來說,SAMIC與Seilanithih這兩家柬埔寨MFI在2011年的PAR30都控制在1.5%以下。如果有某間MFI的PAR30達到10%的風險門檻,不但有呆帳的危機,更該深入了解借款人還不了錢的原因是什麼。 由於LIP成員無法長駐當地,即便透過報告發現問題,也難以親自執行MFI的能力建構工作。不過LIP不斷擴充與有經驗、有能力的MFI之間的合作基礎,像是與在菲律賓成功開設鄉村銀行的CARD(The Center for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 Inc.)建立夥伴關係。LIP期望藉MFI自己彼此間的互動與分享,營造整體的向上提升。 如何確保微型貸款利率維持在合理的範圍之內? 有些微型貸款工具被扭曲,為營利而服務,導致放款審核不嚴謹或利率過高。原本應受惠於微型貸款的族群,反而變成債務壓迫下的受害者。這些檢討聲浪也影響到LIP挑選MFI進行基金投資時的定位。在這麼多MFI中,相對於光譜一端接受大型機構如世界銀行資助的MFI,或甚至親自操作微型貸款業務的公立銀行與商業銀行,以及光譜另一端仰賴NGO捐獻做為資金來源的MFI,LIP鎖定的是位於光譜中央的中堅MFI。 雖然尚未經過充足的實際驗證,但是LIP認為若有足夠的中堅MFI在一個良性的競爭環境之下,為避免流失客戶,各家不會設定過高的微型貸款利率。只要尋求微型貸款的群眾具備充足的資訊來進行選擇,將可避免不良微型貸款工具的傷害。 成員如何安排生活以在工作與LIP服務之間取得平衡? 以LIP微型貸款計畫為例,目前參加者約30人,大約分布在30歲,至多40歲的年齡層。就個人職業生涯而言,這個階段只算是起步期,工作上能發揮的影響力相對有限,因此恰好是加入LIP發揮理想、營造影響的好時機。 促使成員嚴肅地看待這項服務工作,也有助於他們妥善調配時間,且可確保低流動率,因此LIP要求成員在加入時必須許下至少服務三年的承諾。目前微型貸款計畫的大部分成員正處於三年服務期的第二年。LIP的成員也想帶著成就感總結自己在LIP的服務,因此會希望在LIP至少能完成某些專案。 時間管理是個很細緻的議題,飯山瞳女士還分享LIP內部的電子郵件格式來說明該如何提升效率。例如寄送群組信時,郵件標題會寫明是全員閱讀或特定成員才有需要閱讀。關注點點滴滴的細節,既有助於組織效能,也展現對成員的關懷。 後記 由於探訪的時間點正好是LIP忙碌的時節,包括即將舉辦內部研討營以擬定2013年的策略規劃、撰寫財務報告、以及提出報告給政府等等。LIP的創辦人慎泰俊先生儘管很希望抽身前來打聲招呼,在採訪當天也因須主持向日本大眾推廣微型貸款觀念的活動,無法現身。不過這在在顯示LIP是個經營扎實,影響力日增的團體,值得投資人支持他們的微型貸款計畫,更值得專業人士投資自己的能力給LIP,賺取另一個滿意的人生。

日本社企魂系列報導:ARUN

2013/02/14

文:蔡業中 「日本社企魂」為社企流編輯於2013年1月至日本進行訪談之彙整。 曾引起紐約時報關注,撰寫專文介紹的Arjuni公司在柬埔寨以很特別的產業角度,接髮業,切入社會企業的領域。三分之一雇員來自人口販賣或家暴弱勢背景的Arjuni,標榜從收集真髮、縫製成品、到網路銷售一條龍作業以保障高品質,讓柬埔寨的品牌第一次在這一行的國際市場露臉。Arjuni背後的功臣之一就是慧眼獨具的日本ARUN社會投資機構。 ARUN的創辦人是功能聡子女士。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LSE)碩士班的功能聡子女士,曾透過NGO、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JICA)、世界銀行在柬埔寨從事10年的社會發展工作。也就是在柬埔寨與當地社會企業家交流的經驗,讓功能聡子女士決定創辦ARUN。 (圖:採訪後與功能聡子女士的合影) ARUN的前身是柬埔寨社會投資基金(Social Investment Fund for Cambodia,SIFC),早在ARUN於2009年12月21日正式成立之前,就已獲得豐田基金會亞洲鄰居計畫(Toyota Foundation Asian Neighbors Program)的肯定,得到款項的挹注。在營運模式上,它計畫藉由社會投資分配回給ARUN的利潤以及繳交的服務費來維持ARUN本身的營運。 目前除了Arjuni,ARUN還投資了另外3間柬埔寨的社會企業,包括農產品通路公司Sahakreas CEDAC、連鎖旅館Frangipani Villa Hotels、以及IT公司Perfexcom。在ARUN投資之前,這些社會企業不論是經濟的可持續性還是社會效益都已通過營運上的實證。 探索最適合從事社會投資的身分 相對於純粹追求獲利的傳統投資,ARUN同時講求財務報酬與社會面效益的社會投資是個新概念,由於目前社會通行的組織類型不敷使用,因此ARUN的組織型態也是個新嘗試。ARUN的全名是ARUN有限責任公司(ARUN,LLC.),不論投資的結果為何,此種公司型態可以保障ARUN的社會投資者免於承擔投入資金以外的負擔與風險。 有意願透過ARUN對發展中國家進行社會投資的個人,必須成為這家公司所謂的ARUN有限責任人員(limited liability staff of ARUN),才能透過ARUN的機制將個人投資額灌注到發展中國家的社會企業。目前加入ARUN的84位社會投資者除了從事金錢上投資外,也有機會分享知識或提供實用的營運意見。 儘管如此,功能聡子女士強調,ARUN的社會投資者不需簽約,不支領薪資,在ARUN規劃的試驗期於2014年結束之前,也不分紅利。ARUN的社會投資者都有自己的本業,因此他們在ARUN的角色算是職業以外的志願奉獻。但微妙的是,在實務上他們又須加入ARUN公司才能進行投資,因此ARUN要求這些社會投資者在加入前得先與他們原本的雇主溝通。在深入了解ARUN的精神與運作模式後,絕大部分雇主都同意自己職員在不影響原本工作的情況下參與ARUN。 為社會投資的績效打分數 不論是為了進行注資還是技術支援,仔細評估財務面與社會面的報酬是保障社會投資效益達標的必要步驟。ARUN從3項指標評估被投資社會企業的健全程度:商業模式與營運、社會影響力、財務評估。 建構評估社會企業的工具引發了我很大的想像空間,好比說國際標準化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ISO)提出適用於各行各業的品質管理系統認證,社會企業界是否也可能出現通用於各產業的系統性評核工具呢?功能聡子女士表示應用時只要原則性綱領與各產業特性兩者間做好完善結合與搭配,這個想法是可行的。 有了評鑑工具,當然就得考量如何依評鑑出的績效表現來決定後續步驟。傳統投資看重經濟報酬,不賺錢就沒有注資的理由。社會投資雖然講究軟性訴求,但社會企業倘若達不到起初設定的社會效益(例如未造就出預期的就業機會給弱勢員工,或設計產品與服務給金字塔底層的消費者,但他們仍負擔不起等等),還值得社會投資者持續的支持嗎? 功能聡子女士的回答直接點明社會投資的核心價值。傳統的捐款者可以因為不合意而中止捐獻,但社會投資者與被投資的社會企業之間是方向一致的夥伴關係。除非有違法或違約的情事發生,否則社會企業面臨困難時,社會投資者的首要任務是建構社會企業的能力以度過難關,而非漠然地抽離資金。 讓社會投資者與社會企業家搭上同一艘船,朝向夢想中的那顆北極星航行,這就是ARUN的精神哲學。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