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circusisgood

未來的城市不塞車!智慧交通運輸系統讓車流變得更聰明

2015/04/15

編譯:蘇怜媛 欲維持城市的經濟成長動能,科技是交通運輸能獲得改善的關鍵。 (圖片來源) 福特汽車董事長Bill Ford兩年前曾提出警告,若再不發展出更有智慧的城市交通運輸系統,全球將會面臨嚴重的交通阻塞問題。藉由與汽車製造商更緊密的合作,並運用更多科技,這個系統須有效地將行人、腳踏車、汽車和大眾運輸系統整合為一個互聯的系統。這樣的系統攸關工業化國家是否能迅速且自由地運輸貨物及人,也是維持經濟成長動能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未來論壇(Forum for the Future)的顧問Rupert Fausset指出,每個城市都相當不同,歐洲城市極為擁擠且古老,卻擁有許多資源;開發中國家的城市則急速成長,卻不必然擁有同等的資源;而美國城市的密度又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水平,且重度依賴汽車。這代表全球交通壅塞的問題並沒有一個現成的解方,因此我們需要一個綜合解決方案,能提升流動性,並降低交通阻塞、意外發生率和改善汙染。 Fausset表示,如果你提出了一個限制車輛通行的方案,那你也必須想出另一個讓人們得以移動的替代方案。舉例來說,倫敦大眾運輸工具大幅擴張的時期,正是始於2003年開始實施倫敦交通擁擠稅時(編按: 倫敦市政府針對進入市內的汽車額外課稅,以管控尖峰時間的交通堵塞,這筆收入也作為倫敦市發展交通的基金)。 全球運輸物流服務供應商UPS的歐洲永續環境長Peter Harris也認同這樣的看法,他認為一個強大的公共運輸網絡,能解決城市的交通阻塞及汙染問題,使城市更安全、更宜人居住,也吸引更多人來城市定居。Fasset認為關鍵在於讓系統更易於使用,因為大多數的人都願意嘗試新的交通運輸方式,然而一旦系統出錯一兩次,人們就會重新回去駕車。 智慧型手機在好的大眾運輸系統裡也開始扮演要角。城市導航應用程式Citymapper提供通勤者即時的公車資訊,並協助規劃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的旅程。Fausset認為汽車在現今許多國家年輕人的心目中地位大不如前,不光是開車的花費太高,也是因為他們能在通勤時同時使用智慧型手機。 儘管開車的人變少了,小貨車的交通運輸量卻隨著電信及網路的普及,以及網路購物的急遽成長而穩定增長。舉例來說,Amazon、UPS與Argo這些公司皆提供將貨物送至車站的服務,方便無法在家中收貨的民眾便能在通勤途中取貨,其他零售業者也有將貨物送至當地店家的服務。此外,數據資料也被用於優化貨物的運送路線,使送貨過程更有效率。分貨中心被運用在散裝貨物的運輸中,利於貨物運送過程的尾端能以電動車或腳踏車等更永續的方式取代。 英國智慧行動公司(Transport Systems Catapult)的策略長Andrew Everett表示,隨著城市不斷增長,人們對移動及物流的需求將不斷增加。要使科技能產生影響,新的點子就必須不斷被測試和實驗,而非直接推行,這也意味著公司和監管機構需要更密切的合作。 許多公司也正在嘗試自動駕駛車,他們主張比起有人掌握方向盤,這些車輛能運行的更有效率且更緊密的彼此互動。類似的自動化控制也更頻繁運用在倫敦的地下鐵,使班車在不擴大建設的狀況下提高載客量。此外,這樣的科技也適用於林道、石泥路及廢棄的道路上,智慧型交通燈能辨認交通狀況,讓車輛能運行的更順暢,減少不必要的煞車及重新啟動。 Everett也提出一個更簡易的解決方案:企業也有機會透過改變員工的工作方式來為改善交通壅塞盡一份心力。更彈性的上班時間、在家工作,或是將上下班時間提前或延後半小時,皆有助於改善尖峰時刻的交通擁擠度,員工的生產力也會因著通勤更加順利而提升。 資料來源: Intelligent transport systems: ending the gridlock 延伸閱讀: Carpo共乘平台 提供出門另一種選擇 輪子上的創新—六個讓你省油省錢的社會企業 怎樣讓租車變成一種公益

找名人代言以前,請先想好這四件事

2015/01/05

編譯:蘇怜媛 名人形象往往被用於推動公眾參與有價值的活動,而事實也證明了這的確有效。已經至少有175位各國大使曾協助聯合國吸引各類群眾關注不同議題,包括解決貧窮及性別歧視等。然而這類的背書卻也引起全球部落客及主流媒體的爭辯,甚至出現 「celebrigod」、「charitainment」、「badvocacy」等負面辭彙。 社會企業家應該注意名人與慈善兩者關係所引發的批判性評論嗎?或者,應該藉由 celibrigod來吸引更多民眾關注慈善? 找到更多觀眾 Livity是一個協助企業與年輕族群溝通的組織,他們選擇與知名音樂人Plan B合作來打響somewhereto_project的知名度。somewhereto_project旨在協助年輕人找到免費的實體空間,使其能夠成立自己的事業。此計畫已經獲得Big Lottery Fund和Nesta的金援,因此名人在此計畫的功用並非是募款,而是觸及到尼特族(編按:NEETs,意指一些不升學、不就業,也沒有在進修的青年族群)。 Livity找了Plan B以及此活動的目標族群—年輕人一起創造這個活動。Livity的業務總監Anna Hamilos表示,他們的目的並非隨便找個政治人物站台,而是要找到能讓年輕人產生共鳴,並願意效法的對象。Plan B熱情的形象與此活動的核心目標及價值不謀而合,且他在述說自己的經驗和動機時完全不需背稿,能夠充分說服年輕人,是此活動的絕佳人選。 風險:不確定性 然而找名人為慈善活動背書也有其風險,名人未來的行為以及造成的社會觀感是不可預測的,且往往是弊大於利。例如,名模Naomi Campbell曾於1999年參與PETA(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ading of Animals)海報的拍攝,上頭寫著「寧願赤裸也不會穿毛皮製品」,然而海報釋出後沒多久,Naomi卻立即自打嘴巴在伸展台上穿皮草大衣。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而在今年初,「黑寡婦」Scarlett Johansson也因代言SodaStream而中止與OXFAM的合作,因為OXFAM是個對抗貧窮議題的國際組織,而他們認為位於約旦河西岸(West Bank)的以色列公司SodaStream造成當地的貧窮,且壓榨巴勒斯坦人的人權。 政治人物,名人,或兩者?  政治人物背書雖然無法造成廣大的迴響,但未來的不確定性也較低。Jane Cormack是YKTO 公共行銷部門的組長,目前正進行Outset programme,此計畫提供貧困者一系列的服務,並已取得英國商務大臣Vince Cable個人的支持。Jane表示得到Vince Cable的支持正代表了他對於此計畫的認可及重視,這對團隊來說意義重大。 有些社會企業則同時找了名人及政治人物來背書。Riders For Health旨在確保醫護工作者能藉由摩托車到達偏遠的非洲村落,進而解決當地醫療問題。該組織前陣子找了曾在世界超級摩托車錦標賽拿過13次冠軍的Randy Mamola合作募款,吸引更多英國地區喜愛摩托車的騎士們支持這個活動並參與改變。 英國政府甚至承諾將加碼全國捐款金額為雙倍,英國國際發展大臣Justice Greening表示:「人民所捐的每筆款項都將變成雙倍,並用於協助非洲人民得到醫療資源。」這便是一個名人及政治人物皆為慈善活動背書並吸引捐款的例子。 社會影響力? 根據羅格斯大學的一項研究,由運動員、電影明星以及新聞播報員站台的慈善活動募資效果最好。研究結果也顯示,名人代言能使非營利組織分配更多資源在達成任務上,而非募款活動。 以上的例子皆告訴我們,社會創業家在找尋名人為慈善活動站台時,必須要有詳盡的策略,且將潛在的風險考慮進去。不過目前證據皆顯示,運用政治人物及名人吸引群眾、提升可信度及募款皆相當有效。 資料來源: Should social enterprise unleash the power of the celebrigod? 延伸閱讀: 社會企業分析報告:醫療篇 貧鄉醫療救星:便利商店

找到Mr. Right,讓你的社會企業成功打入大企業供應鏈

2014/02/01

編譯:蘇怜媛 如何擴大社會企業的經營規模一直是個備受矚目的議題,而對於製造民生消費品的社會企業來說,與大企業合作或許是個不錯的方式,藉由利用它們既有企業資源與知名度,擴展自己的事業規模。 然而社會企業通常是小規模的新創公司,對於大企業來說,與新創公司合作有著無法預測的風險,一旦合作失敗,將面臨財務的虧損以及股東的責難,因此要藉著大企業的力量來擴大社會企業規模並不如想像中簡單。 「要記住大企業也都是由人組成的,關鍵在於找到與你理念相同的人。」Rubies in the Rubble(以下簡稱為RiR)的創辦人Jenny Dawson說道。 Rubies in the Rubble是一家利用剩餘蔬果製造果醬,並雇用當地弱勢婦女的英國社會企業,旨在改善食物浪費的問題,並希望將「聰明的節制消費」的理念傳遞給消費者。 在創業初期,Jenny Dawson曾被一間大型通路商拒絕成為供應鏈的廠商,根據她以前在避險基金工作的經驗,她明白生意是否能談成的關鍵在於你是否能遇到理念相同的人,因此她仍繼續不懈的努力尋找對的人。 英國知名超市Waitrose正是Dawson一直在尋覓的大企業,在不斷的溝通和協調後,RiR終於能在八間Waitrose超市上架出售,而隨著消費者的熱烈回響,RiR的產品也逐漸拓展至更多店面。 「只是獲得在Waitrose上架的機會還不夠,如何賺取穩定的營業收入以支應上架費用,並在眾多果醬品牌中保持競爭力才是更大的關鍵。」因此Dawson努力爭取Waitrose促銷DM的版面,並安排店內試吃的活動,充分運用有限的行銷資源,爭取消費族群對RiR的支持,這正是社會企業藉著大企業擴大規模的例子。 而另一個例子則來自於英國礦泉水品牌Belu,Belu堅持以減少對環境影響的方式製造礦泉水,包括採用40%為回收材質的寶特瓶,且致力於碳中和計畫,他們也承諾將獲利皆捐贈給WaterAid,改善貧困地區水資源的品質。 Belu從2011年調整經營方針,更加專注於透過實體產品,告訴人們礦泉水的製造過程是可以被改善的,因而大幅改善經營績效,2010年至2012年期間的營收大幅成長了40%。Belu也承諾將在2020年之前捐贈100萬英鎊給WaterAid,這些資金將讓六萬多個人獲得乾淨的水資源。 Belu礦泉水目前已打入許多英國的高級餐廳,販售通路穩定,不過現任CEO Karen Lynch也提及「要與市場上其他商品競爭,就必須維持自身產品及價格的核心競爭力,即使是社會企業也不例外。」 的確,即使社會企業可能在某些方面佔有優勢,例如受惠於社會價值法案(Social Value Act),但社會企業終究還是得到回到戰場上與其他企業競爭,真實的戰場是不會給予任何人庇護的。 因此社會企業仍須向其他企業一樣恪遵商業法則,擬定最佳產品、價格及通路策略。「企業必須顧及任何客戶會在乎的小細節,尤其是產品外觀,我們投入了相當多的資源在設計瓶身,而且我們也對於成果相當滿意。」Lynch也勸戒萬萬不可因一味追求成長而過度加大產能,穩定成長是最好的模式。「企業是不可能吃下整個市場的,你必須找到對的客戶群,並將提供他們最好的服務。」 資料來源 How to break into the supply chain of larger companies 延伸閱讀 砂礫中的珍珠-從棄置食材中長出的社企花朵 品質加好故事 孟加拉貨也能打入日本 犛牛絨鍊金 回饋青藏牧民 社會企業想要吸引投資?你需要提供更透明的資訊

金字塔底層的商機

2013/12/16

編譯:蘇怜媛 本文作者Thane Kreiner是聖塔克拉拉(Santa Clara)大學Center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的執行長。 GSBI是矽谷歷史最悠久的社會企業育成機構,透過提供遠端課程、導師指導及專業化培訓,GSBI已在全球孕育出200個以上的社會企業。此項訓練計畫大致上分成兩個階段:初期的GSBI Online計畫針對初期創業家,提供一般性的商業訓練,在經過重重篩選後,約有20個團隊可進入下一個階段GSBI Accelerator,加入導師指導及專業化培訓,讓社會企業家的創業計畫更加完整。 (圖片來源) 2013的GSBI Accelerator計畫已經展開,今年八月中,許多被挑選出的社會創業家進駐矽谷的聖塔克拉拉大學(Santa Clara University),開始為期兩周的密集訓練。每個團隊皆由一組導師指導,導師們大多是來自矽谷的執行長,能夠將過去成功的創業經驗傳承給下一代社會企業家。 而這個訓練計畫也在GSBI Accelerator Showcase達到最高潮,在與投資者們充分討論溝通後,每個團隊皆有機會上台介紹自己的創業計畫。而有趣的是,這些計畫皆與發展中國家息息相關。 事實上,矽谷的創業家已經發現金字塔底層的商機,並正積極的尋找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連結。非洲和南亞將是未來三十年全球人口成長的重心,而這些金字塔底層的族群(Bottom of the Pyramid, BOP)正是矽谷創業家們未來的目標市場。臉書創辦人Mark Zuckerberg現階段的Internet.org計畫,即想透過降低網路費用,讓目前無法使用網路的人們也能享有網路的便利性。 但只有網路是不夠的,全球約有15億人口無法享有電力資源,因此無法讓網路設備正常運作。另外,次撒哈拉地區約有30-60%比例的人口不識字,這也是妨礙網路普及的阻力之一。還好有Literacy Bridge提供了Talking Book,這個低成本的攜帶式錄聲機讓不識字的人們能夠學習新知識,並大幅改善了西非人民的生活品質。 該如何提供商品及服務給窮人一直都是社會企業家所面對的難題,因此今年GSBI Accelerator的重點便放在如何突破困境,並擴大社會影響力,以下為幾個團隊的創業主題: 讓勞工也能過著有尊嚴的生活 現今已有愈來愈多人注意到生產鏈中受不平等待遇的勞工,並為試圖為他們發聲,然而企業老闆卻不一定能接收到這些訊息。Good World Solution的目標便是為全球勞工和企業決策者搭起溝通的橋樑,透過Labor Link voice surveys的匿名問卷調查,雇主可以得知勞工工作的即時狀況,確保勞工在公平且安全的環境下工作。除了改善全球勞工的工作福祉,偏鄉地區勞工的工作環境也很值得關注。在喜瑪拉雅山的丘陵地區,Avani推動了當地的生產力建設計畫,讓在當地工作的婦女也能維持一定的生活品質,並阻絕人口外移的潮流。         (圖片來源) 貧窮衍生出的全球化問題 貧窮所衍生出的問題是非常龐大且複雜的,而有時候最簡單的解決方案反而是最有效的。Paul Polak和Mal Warwick所提出的Spring Health就是一個當地人絕對負擔的起的便宜淨水裝置。提供安全的飲用水的關鍵在於充分了解當地環境,例如在某些地區的含水土層,砷的濃度已經超越WHO所認定的標準,在這種狀況下,當地人需要的是比加氯消毒更複雜的科技,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 人力資本的重要性 當社會企業擴大規模時,人力資本和金融資本一樣重要,否則金融資本將無法創造任何效益.然而吸引人力資本是相當困難的,尤其是在鄉村地區。Juhudi Kilimo便呈現了這兩個面向,此團隊不但提供社會企業財務面的協助,並且企圖在鄉村地區設置分支機構,以提供當地人力資源的協助。 低成本創新 以更低成本提供商品及服務是技術可行的,因此許多企業、基金會及政府皆朝著壓低成本的方向努力,以滿足金字塔底層人民的需求為目標,Clinicas del Azucar便是一個絕佳的例子。在墨西哥,糖尿病是人們生病死亡的主要原因,但卻只有10%的人口能夠負擔醫療費用,因此Clinicas透過“麥當勞式”的系統管理與監測模式,降低糖尿病病人五成的醫療負擔,讓每個病患皆能享有醫療資源。 資料來源 Why Silicon Valley Needs a Link to the Developing World 延伸閱讀 米糠也能發電 開放民眾加盟的印度發電廠 靈感來自麥當勞 全世界CP值最高的開刀房 公益能賺錢的五種獲利模式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