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Frankie

Prada和Dior的新寵兒:「魚皮」時尚正流行!

2015/03/15

編譯:周承緯 編按:皮革製品在時尚圈是相當常見的商品,但你有聽過「魚皮革」嗎?其實包括Prada及Dior等國際知名大廠都已經開始生產魚皮革製品,為什麼他們願意用魚皮革來取代傳統的牛皮?魚皮革又會對環境帶來什麼影響?本篇文章改寫自Elisabeth Braw,將向你揭示皮革產業的新革命。 過去30年來,捕撈漁業的產量從6千9百萬噸增加至9千3百萬噸,而養殖漁業的產量更是從5百萬噸暴增至6千3百萬噸,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每使用一噸魚排便會丟棄40公斤的魚皮,這也表示有成千上萬噸的魚皮能夠投入生產使用。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魚皮已經被輾碎當作動物的飼料了,但其實這種副產品還有更迷人的用途—魚皮的分層方式使它們與生具有優雅且富有彈性的特質,因此它們也漸漸在皮革界重獲新生。 Sustainia的執行董事Laura Storm指出:「魚皮革的技術其實已行之有年,有很長一段時間,窮人都使用魚皮來製作皮革。在20年前,Atlantic Leather(冰島的魚皮革公司)便開始製作魚皮革,但現在他們的興趣更加濃厚了,魚皮革是將古老的技術賦予新生,作為現代的解決方案。時至今日,Atlantic Leather供應著幾家享譽全球的知名大廠,譬如:Prada、Dior、Nike、Ferragamo及Puma。」 許多小型的設計公司更將魚皮革視為利基型市場,專攻魚皮革設計,瑞典設計師Hanna Altmann便提到:「魚皮革極致地柔軟,並可以在範圍內控制其大小及顏色。因為相較於牛隻,大多數的魚體積都比較小,因此魚皮相當適合用於設計服飾上較小的物件。魚皮革的價位其實與一般皮革相當,但它的優點是,你可以只買小量的魚皮,而不需要買整張小牛皮。」 威爾斯的The Fish Leather Company合夥人Malou Koldenhof補充道:「我們注意到越來越多人對魚皮革產生興趣,也觀察到銷售及詢問度的增加,但同時間仍然有許多人不知道這件事。很多學藝術及時尚的學生表現出對此物質材料的興趣,也許下一代會比我們更善用這份資源。」 事實上,魚皮作為漁業的副產品是個非常良好的解決方案。由於皮革漸漸供不應求,而導致價格大幅上漲,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未來只有富裕的消費者有能力負擔皮鞋及皮包,其他消費者則只能使用合成材料,或魚皮革。 (圖片來源) 然而目前,鮭魚皮革仍然相對昂貴,因此只普遍應用於皮包、皮帶或iPhone及iPad的皮套,斯德哥爾摩環境研究所的副研究員Cecile Brugere博士表示:「高價魚皮革製品市場是肯定存在的,且製造手提袋這類產品的毛利率較魚飼料高上許多,獲利性更佳;但是當魚皮早就已經被回收用於動物飼料的情況下,魚皮革其實並沒有解決龐大的浪費議題。」 魚皮革真正達到對環境友善的地方在於,如果魚皮革被廣泛使用,它勢必將減輕人們對牛皮的需求並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同時也將帶來新的就業機會。為此,肯亞工業與發展研究所正與丹麥國際開發署合作一項計畫,將丹麥大量的剩餘魚皮投入魚皮革的開發。 為數不多的魚皮革廠當然不會透漏他們的加工過程,不過一般過程不外乎將魚皮浸泡於化學藥劑中30天左右,以除去魚腥味及油脂,但Brugere卻指出:「我們必須考慮到製革工藝的環境成本,製革的過程中可能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另一個事實是,魚皮革勢必將與魚皮飼料市場相互競爭。」 資料來源 Prada, Dior and Nike are finding a fashionable new purpose for fish skins 延伸閱讀 Patagonia最新環保潛水衣:雜草做的 朽木幫你加油 請你幫地球加油 取代Ikea的紙板家具 瑞典最時尚的環保外帶盒,讓你拎著走路都有風

這100個匿名英雄 讓歐普拉和歐巴馬也為之撼動

2015/01/17

編譯:周承緯 編按:你是否也曾有過這樣的經驗,看完一部啟發人心的電影後滿腔熱血想要改變世界,卻又立刻覺得自己太過年輕、力量太小、沒有經驗……而放棄。但你相信有人在17歲因為看了一場電影,立刻採取了行動,因此成功阻止了非洲的戰爭嗎?這場TED的演講者Natalie將於影片中告訴你,永遠別怕太年輕去改變世界,每一個默默的你都是非凡的匿名英雄。     Natalie Warne從小便對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有無限的景仰,然而在她認識了長期與金恩博士合作的Vincent Harding博士後,她突然意識到這場偉大的革命並非只是金恩博士一個人的力量,還必須要有一群非凡的匿名英雄在背後幫助才能完成,而她也在18歲的一場活動中徹底體悟這件事。 在她17歲時,看了一部名為「世界看不見的孩童」(Invisible Children)的電影,內容是烏干達狂人Joseph Kony這25年來綁架孩童,並利用童兵大肆屠殺。這部電影對Natalie來說無疑是當頭棒喝,她當下便決定必須為這場戰爭做點什麼。此時電影的創始者和製作者告訴Natalie,假設她可以讓一條法案通過的話,不但能夠逮捕首腦Joseph Kony和叛軍的總指揮官,還可以提供資金,幫助飽受二十五年戰爭而殘破不堪的地方復原。 於是Natalie便毅然決然地和另外99位富有理想的青年,前往聖地牙哥的「世界看不見的孩童」團隊實習,他們收到的第一項任務是籌畫一場「拯救Joseph Kony的童兵」活動,任務內容是世界各地的青年必須在指定的城市示威遊行,直到有名人或政治人物出來為這些童兵發聲。此時她已經將腦筋動到歐普拉(Oprah Gail Winfrey)的身上,但被認為不切實際。 在四個月內,全世界一百個城市都完成了任務,除了Natalie被分配到的芝加哥。 於是在五月一號,全世界的遊行者都湧到了芝加哥的歐普拉攝影棚前,而這也確實引起歐普拉的關注,成功達成了任務。 Natalie在事後回想起來,發現這的確成為她人生中非凡的里程碑,但她同時也發現,她的非凡來自於那些默默幫助他們,促使這個活動成功的人。不論同樣是實習生、朋友、甚至無數的陌生人,他們不求別人的目光,也不在乎是否真的上了歐普拉的節目,對他們來說,歐普拉的節目只是促成法案通過的必要條件,他們唯一在乎的,是那條能結束非洲史上持續最久的戰爭的法案。 在一年過後,這條法案得到國會高達267張同意票,在美國總統歐巴馬簽署之後,這條法律正式被訂定。 在歐巴馬總統簽署的那一刻,所有的實習生都不在場,但比起光鮮亮麗地上歐普拉的電視節目,這才是最重要的時刻—只有當所有人都為了自己的信念而努力爭取,才能構成這個時刻。而成就這個偉大行動的,不是歐普拉、也不是歐巴馬,而是那一群非凡的匿名英雄。 Natalie最後希望大家都能找到啟發自己的事物,然後用盡全力去追求它,因為那是真正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也是唯一可以定義自己的方式。 資料來源 Anonymous Extraordinaries 延伸閱讀 自己的未來自己救 年輕人不要等「長大再說」 兩個30歲的本土青年 讓台灣囝仔接軌世界 年輕人的成長,就是最值得的投資─阿富汗青年培力計畫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