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Harris

從小熱愛數理,卻不擅表達,作文常常不及格。幾年前受到尤努斯教授的啟發,開始對社會企業產生濃厚興趣。偶然在網路遇到社企流後便主動聯繫,並有幸加入英文編譯組,就此展開了一趟豐富的編譯學習旅程。現於軟體業從事有關網路入侵偵測防禦的研究工作,並期待未來也有機會投身於一家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也可變身為精品業

2013/07/07

編譯:林子豪 編按:本文改寫自Living Furniture Project創辦人Alastair Sloan所撰寫之文章。Living Furniture Project是一家倫敦的社會企業,旨在協助街友以丟棄的舊家具為素材,設計並改裝成時尚的新家具。全文為作者第一人稱敘述。 當你的企業銷售不佳即將面臨倒閉時,該怎麼辦呢?你可以拉高產品價格,暫時求取生存,但也可能會失去僅剩的客戶。再說如果你是一家社會企業,而且客戶大多來自窮人時,提高價格基本上是死路一條。相反的,如果你選擇壓低價格,或許可以吸引更多客戶,但是以目前大多數的社會企業來說,並沒有足夠的資本來承擔銷售折扣,最終還是必須關門大吉。那麼,社會企業難道無路可走了嗎?其實不然,我與其他社企同好認為,某些社會企業或許還有第三條路:那就是創造高附加價值變身為精品,來吸引中高階級的消費者。我們來參考以下三個例子: Living Furniture Project 首先以我創辦的社會企業為例,Living Furniture Project僱用倫敦街友、培訓他們所需的木工技能、並利用丟棄的舊家具為素材,以全新的設計重新打造時尚的新家具。我們也邀請許多知名設計師為客戶量身訂做。我認為我們顯著的三重基線(設計家具、為街友創造工作機會、回收舊家具減少垃圾)是受到客戶青睞的主要原因(編按:三重基線廣泛指兼顧財務績效、社會影響、環境保護三基線)。當然,身為家具業者要賺錢並不容易。但是,我認為只要我們獲得一些關心社會環境的高消費族群,我們就有生存和成長的空間。 (圖片來源) Nueluxe Nueluxe是個提倡社會環境永續性的精品平台,以三重基線為本,來評選及認證具有社會環境永續性的豪華精品,包括酒店、民宿、家具、服飾、珠寶、化妝品等等。短短開站幾個月以來,已經獲得許多好評。Nueluxe創辦人Nina Rennie表示,現今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重視並標榜永續性,尤其他們面對的是較會挑剔的高消費族群,精品的品牌定位將會是一個關鍵。Rennie解釋,她並不是要為一些知名品牌打廣告。即使是個小品牌,只要符合Nueluxe開出的永續性標準,也可以在該平台上有發聲的機會。Rennie希望藉此平台,集合許多重視永續性的豪華精品,並同時建立一個推崇永續性的消費社群,使他們能有更愉快的綠色購物體驗。 (圖:Nueluxe代表三重基線的認證標誌/圖片來源) Rubies in the Rubble 在英國,每年超市共約丟棄了上千萬噸的剩餘蔬果。Jenny Dawson身為一位美食愛好者,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浪費,而創辦了Rubies in the Rubble,從超市取得剩餘蔬果並製作果醬和甜酸醬。除了成功地把砂礫變成珍珠之外,更提供了一些新的工作機會。Rubies in the Rubble成立之初僅在菜市場擺攤,現在已經可以在倫敦的二十餘家超市中看到他們的產品(每罐定價約新台幣230元),包括有皇室認證的Fortnum & Mason。Dawson表示,許多超商認為他們做的事很有意義,所以願意協助銷售。但是,他們最在乎的還是甜酸醬的品質。Dawson認為這是做為社會企業家必須要有的認知:消費者不會僅僅為了公益而來買你的產品,到頭來你還是得與其他產品競爭,來證明你確實物有所值。為此,Rubies in the Rubble很認真地做出消費者滿意的口味,希望大家繼續支持「砂礫中的珍珠」。 (圖:Rubies in the Rubble創辦人Jenny Dawson(右)/圖片來源) 以上三個範例充分顯示創造高附加價值是社會企業值得考慮的一條路。另外,SharedImpact是一家提供社會投資(social investment)的線上交易網站,其董事長Paul Cheng也表示,社會企業應朝著精品的方向定位,以吸引更多的社會投資。Cheng說:「就像鑽石,本質上只是有色的石頭,並不值錢。但是經由業者多年來巧妙的行銷,使它們成為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精品,賦予無限價值。我希望我們也可以效仿這種行為經濟學(Behavioral Economics),把社會企業推廣給更多投資人。」 總結來說,我認為社會投資是目前許多社會企業欠缺的催化劑。普遍投資人認為社會企業就是犧牲利益以追求公益,但是,如果我們能夠證明整合三重基線而創造的附加價值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或許就可以把社會企業發揚光大。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 How social enterprises can tap into the spending power of wealthier customers Living Furniture Project Nueluxe Rubies in the Rubble 延伸閱讀 砂礫中的珍珠-從棄置食材中長出的社企花朵 品質加好故事 孟加拉貨也能打入日本 犛牛絨鍊金 回饋青藏牧民 社會企業想要吸引投資?你需要提供更透明的資訊

打造可負擔住宅:來自紐西蘭的嘗試

2013/06/28

編譯:林子豪 在全球經濟普遍保持低迷的同時,紐西蘭也不例外。紐西蘭的房價一直居高不下,導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買不起房子。根據今年度的國際房價負擔能力報告(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對美國、加拿大、英國、愛爾蘭、澳洲、紐西蘭以及香港七個地區共337個城市進行的房價調查。結果顯示,紐西蘭的房價負擔指數(註一)位居第三,僅低於香港和澳洲。因為高房價,造成紐西蘭有越來越多的「窮忙族」(Working Poor),這些人雖有工作收入,卻只能一直租房,沒有能力存夠自備款購屋。 (圖片來源) 約十多年前,在房地產業擁有多年經驗的Brian Donelly就已意識到紐西蘭房市的一個斷層:許多「窮忙族」的收入已超出國宅規定的門檻,但收入又不足以存夠自備款購屋。當時的政府並沒有積極的解決問題,房地產業者也沒有誘因來填補這個斷層,這個許久懸而未決的問題讓Donelly決定在2002年創立紐西蘭住宅基金會(New Zealand Housing Foundation,簡稱NZHF),希望可以結合政府、社區、金融業以及房地產業的力量,提供可負擔的房屋來填補市場斷層。 目前NZHF主要提供三種服務: NZHF輔助社區中的弱勢團體以及原住民蓋房和買房。俗話說:「給人魚,不如教人捕魚」。NZHF整合一套木工訓練課程,傳授原住民蓋房子所需的技能,學成之後再到偏遠地區替其他原住民服務,提供弱勢族群較可負擔的房屋。同時NZHF也與地方政府合作,轉賣可負擔的房屋給許多老人以及身障人士。 先租後買計劃(Affordable Rental Programme,註二) 參與該計劃的租戶,頭五年繳付市值租金給NZHF,五年之後租戶可選擇把之前付的租金退還然後轉換為自備款,再申請貸款買下房屋,之後就不再是付房租而是還貸款了。若房價在五年之中上漲,租戶亦可獲得四分之三的差價來抵銷所需的自備款。 共有產權計劃(Affordable Equity Programme,註三) 參與該計劃的客戶,可以透過NZHF購買一棟房屋部分的產權(譬如四分之三),其餘產權仍屬於NZHF。客戶須負責繳交所有與房屋相關的費用(如房地產稅、房屋保險、維修等等)。客戶在未來也可以選擇逐步地買下其餘的產權,或者中止合約把所擁有的部分產權賣出。 以上這些計劃志在協助許多收入較低的窮忙族,使他們步上買房置產的一條路。2009年NZHF從政府、金融業者以及慈善機構籌借到2600萬紐幣(約5.5億新台幣),以「先租後買」與「共有產權」的方式,在奧克蘭西邊的郊區提供70餘棟新房給符合計畫條件的低收入戶,獲得大眾好評。 最初參加此計劃的Smith表示:「共有產權減低了我們的房貸壓力,使我們可以負擔的起。當初聽到這個計劃的時候,我還不敢相信,以為這是什麼新的詐騙手法!」有鑒於當時的成功經驗,近日NZHF更進一步的在其他地區籌備新建300餘棟新房,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的支持和資金的投入。 可想而知,NZHF最大的挑戰就是其資金來源。NZHF雖是一個非營利慈善機構,成立之初也確實仰賴政府補助以及捐款,但並不是拿這些資金來降低房價或房租,進而轉贈給低收入戶,而是用來啟動前述的服務,使資金達到良性循環的效果(編按:有如聰明人基金)。Donelly表示,他們正積極地與一些金融業者合作,希望可以建立更穩定的機制來吸引私人投資。Donelly認為產業間的合作是個關鍵,包括政府、社區、慈善機構、金融業以及房地產業。Donelly希望NZHF可以促進他們之間的合作,在未來提供可負擔房屋給更多的紐西蘭人民。 註一:房價負擔指數(Housing Affordability Index),是以房價所得比來比較各個地區的房價負擔,房價所得比的算法為一個地區的房價中位數,除以其家庭年收入中位數。舉例來說,指數若為5,即平均每戶家庭要不吃不喝5年才買得起房子。2012年第三季的房價負擔指數,香港為13.5、澳洲為5.6、紐西蘭為5.3。根據台灣內政部不動產資訊平台2010年第三季的紀錄,台北市為11.1、台中市為6.4、高雄市為6.8。 註二:先租後買計劃(Affordable Rental Programme),又稱Rent-to-own,在英國以及美國更為常見。香港在2010年推出的「置安心資助房屋計劃」也是同類型的資助置業計劃。 註三:共有產權計劃(Affordable Equity Programme),又稱Shared Ownership或Equity Sharing。英國政府也有提供相關的共有產權計劃 資料來源 How Communities Heal: Affordable Housing for All NZHerald: Trust's helping hand makes families at home NZHerald: Big low cost homes job set to start New Zealand Housing Foundation Demographia: 9th Annual 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 2013 延伸閱讀 「光房」的童話故事 久違了的香港故事 創新起樓也可促進老幼共融 出租住宅的民間開發模式-大阪NICE株式會社 ‎10種金融業可以讓世界更好的方法 頭條日報:樓市量策—「先租後買」引申的經濟行為 頭條日報:行行同行—資助房屋供應斷層 夾心家庭何去何從

烹飪革命:印度的全國性免費營養午餐

2013/04/26

編譯:林子豪 編按:台灣的中小學近十年來已有不少縣市實施免費營養午餐的政策,目前的營養午餐大致有三種供應方式:(一)公辦公營,學校設有中央廚房並且自負管理及承擔責任;(二)公辦民營,由學校提供廚房設備而把伙食外標給團膳業者;(三)委外辦理,學校沒有廚房設備,直接外標團膳業者來訂購便當。 (圖片來源) 在印度溫達文(Vrindavan)的一個美麗小鎮,一般的貧窮家庭只能給孩童簡單的麵包和牛奶當作晚餐,這也可能是一天唯一的一餐。不過,現在情況已有新的轉機,孩童不僅到學校上課學習,還能吃到一份免費豐盛的營養午餐。 印度最高法院早在2001年規定,所有公立國小供應免費營養午餐給13歲以下的學生。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統計,印度5歲以下的孩童有超過四成體重過輕,更凸顯了免費營養午餐政策的必要性。因此,從2001年起,印度政府以委外辦理的模式,與阿莎亞帕提拉基金會(Akshaya Patra Foundation)合作,每天提供130萬份免費營養午餐給全國的貧窮兒童。 阿莎亞帕提拉基金會在2000年創立,受到國際奎師那知覺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Krishna Consciousness)的廟堂提供食物給教徒之啟發,開始在南印的班加羅爾(Bangalore)與五所學校合作,提供免費營養午餐給一千多位學生。至今十多年來,已經為全印度做了超過十億份營養午餐。 阿莎亞帕提拉的副董事長達沙(Chanchalapathi Dasa)表示,提供免費營養午餐可以一舉多得:入學率增加約二成、翹課率降低、學生變得更健康而且學習能力也一併提升。達沙說:「如果孩童空著肚子上課,那麼他就無法專心學到任何東西。」 但是,要提供這麼多營養午餐並不是普通的廚房設備可以辦到的,這甚至可以稱之為「烹飪革命」(Culinary Revolution):在外觀看似一間食品工廠的廚房裡,生產的是數以萬計的新鮮營養午餐;特製的大鍋可以在15分鐘煮出一千人份的米飯,像印刷機似的機器可以在一小時內「印」出四萬片印度烤餅。達沙補充道:「印度是一個以數量大著稱的國家,如果你只想為幾千位學生煮飯,那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在基金會成立之初我們就準備以現代技術與創新產生大規模的影響力。」 透過一個三層樓的「重力流廚房」(Gravity flow kitchen),每天凌晨三點,數公噸的原料如蔬菜、扁豆和米就被運上三樓,經過清洗、去皮、切塊之後,通過二三樓之間的滑道,利用重力直接滑進二樓的大鍋裡。二樓備有蒸汽爐負責蒸熟以及調味大鍋裡的食物。待食物煮熟之後,再利用重力送進一樓做最後的包裝工作。成品在早上八點前就可以準備就緒,以保溫專車分送至各個學校。一間重力流廚房每天可提供十萬份營養午餐,目前基金會在全印度擁有將近二十間重力流廚房,每天負責130萬份營養午餐,也提供了許多包括在偏遠地區的工作機會。 當然,重力流廚房除了產量大之外,午餐的營養成分也是重要的一環。在印度,每300英哩就有可能遇到不同的文化方言和不同的飲食習慣。因此,菜單不僅僅要符合制定的營養標準,也要迎合不同地區的飲食喜好,以當地的需求設計不同的菜單。目前縱使已經有許多學校能夠供應營養午餐,卻無法像阿莎亞帕提拉基金會提供這麼多貧窮兒童營養的膳食來源;這項免費營養午餐政策也是目前為止世界上最成功的計畫之一。 (影片來源) 資料來源 CNN: Feeding India's malnourished kids on an industrial scale Innowin: The Akshaya Patra Foundation: Lessons from the kitchen 大公報:台灣及部分國家的營養午餐 延伸閱讀 香港的「新飲食哲學」—在外用餐也可以輕鬆做公益! 我見我思—婆婆媽媽真偉大

B Corp法案對開發中國家有何幫助?

2013/03/21

編譯:林子豪 美國的B型實驗室(B Lab)最近樹立了一項國際性的目標:即在2013年底前,在美國以外的20國協助認證100家B Corp(註一)。為全球其他地區建立與認證B Corp是件好事,下一個關鍵步驟是把美國的經驗分享給其他國家,協助它們為B Corp立法;另外也可以提供一個成長機會給較貧窮的開發中國家。以下將討論B Corp法案對於開發中國家會有什麼幫助與影響。 (圖片來源) 首先,對於開發中國家,民營企業在政府以及其他國際援助方案的補助下,確實在經濟發展和社會變遷上扮演重要角色。但在此情況下,傳統營利企業與其資助者通常具有截然不同的目標:傳統營利企業志在賺錢,而其資助者則以改善國家整體為目的。尤其當營利目的凌駕於社會目的之上時,很容易會造成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不公平現象。相對來說,社會企業(或B Corp)的使命以改善社會問題為首要目標,以更和諧的方式與政府及國際組織合作,同時達成經濟發展與社會公平正義,產生相輔相成的效果。 政府除了以金錢補助社會企業外,也可以制定通過相關法案(如B Corp法案)來有效協助社會企業。特別是在較貧窮的國家中,社會企業不能完全依賴政府;要使其達到自給自足的狀態,必然需要其他資本的投入。而困難就在於貧窮國家對於傳統投資者基本上並沒有任何的吸引力。這時,B Corp法案能夠為社會企業建立一個認證及管制機制,提高透明度,進而提供一個投資管道吸引與社會企業較「匹配」的投資者。與其吸引以賺錢為目的之短期投資者,社會企業更需要的是較穩定並且也有志於改善社會、環境的長期投資者。 在美國,社會企業的重要性已逐漸被民眾認可。但是在美國的社會企業必須與現有的許多傳統營利企業競爭,確實是一大挑戰。相對來說,在開發中國家,或說在傳統企業尚未飽和的地區,社會企業反而比較能夠在市場中順利卡位。有時甚至可以開拓新市場,無須承受其他營利企業的競爭壓力。若以開發中國家的角度來說,社會企業的成功率或許會比傳統營利企業還要來的高。 另外,社會企業還可以為開發中國家提供所謂的「躍進式發展」(Leapfrogging)。以全球電信業來說,通常在富裕國家的手機業者必須與現有的有線電話業者競爭,但是在一個連電話都不普遍的國家中,社會企業可以直接「躍進」至無線通訊,省去了鋪設有線網路等耗時耗錢的工程。同理,「躍進式發展」也適用於觀念的昇華,譬如一個尚未商業化的地區可以選擇開發社會企業,以跳越固有傳統營利企業帶來不公平與貧富之間的緊張關係,直接嘗試一個更有社會及環境責任的商業模式。 當然,在開發中國家制定B Corp法案也必須面臨全新的挑戰。在這些國家,如果政府本身就缺乏有效的法規與健全的治理機構,則貿然引進B Corp法案還會提供政客們另一個貪腐的管道。再者,如果沒有較完善、透明的審計制度配合,無法針對一個社會企業應該達成的社會公益進行公正地評估。 最後,因為社會企業的目標並不是獲取最大利益,所以常被批評會減緩經濟成長。然而,儘管經濟成長可能會比傳統營利企業來得緩慢,但會是一個更加謹慎和穩定的成長。無論如何,目前許多開發中國家正在尋求新的發展,社會企業或許是一個邁向穩定繁榮的途徑,也是個不可錯失的機會。 註一:B Corp是由非營利組織B Lab所提出的認證機制,其目標為創造一個可運用市場機制解決社會與環境問題、創造公共利益的新公司類型,亦可視為一種社會企業。 資料來源 SocialEarth: Why Benefit Corporation Legislation Can Benefit Less Developed Countries 延伸閱讀 新年,政府可以為社會企業做的一件事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