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Harris

從小熱愛數理,卻不擅表達,作文常常不及格。幾年前受到尤努斯教授的啟發,開始對社會企業產生濃厚興趣。偶然在網路遇到社企流後便主動聯繫,並有幸加入英文編譯組,就此展開了一趟豐富的編譯學習旅程。現於軟體業從事有關網路入侵偵測防禦的研究工作,並期待未來也有機會投身於一家社會企業。

地球每分鐘都在失去50座足球場的森林!「全球森林觀察網」上線,邀你一同守護森林

2014/04/22

編譯:林子豪 世界資源協會( World Resource Institute,簡稱WRI)與Google及40多位合作夥伴近日推出「全球森林觀察網」(Global Forest Watch,簡稱GFW),提供線上近即時(near real-time)的全球森林採伐狀態,希望能突顯森林銳減的危機,以及其衍生出的氣候變遷議題。 (圖片來源) WRI利用NASA Landsat大地資源衛星擷取的數百萬張高解析度森林影像,做為GFW的主要資料來源。再加上Google提供的雲端運算技術,和美國馬里蘭大學開發的演算法,GFW為全球各地的森林提供免費與近即時的影像資料。目前,GFW每月將更新解析度500公尺的影像,每年更新解析度30公尺的影像。WRI總裁兼執行長Steer博士表示,各國政府、企業和民間組織其實早想獲得最新的森林資訊,現在有了GFW,他們就可善加利用。 根據Google和馬里蘭大學的資料顯示,全球從2000年至2012年為止,共失去了230萬平方公里的森林,相當於在十二年間每分鐘都失去50座足球場。森林銳減最多的國家有巴西、俄羅斯、美國、加拿大和印尼。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的調查,森林的流失具有多項原因,除了火災和氣候變遷導致的自然現象外,還有人為的過度伐木、農業、放牧以及都市發展等。 GFW的監控平台設計志在徹底改變人們和企業如何對待森林:除了協助監控森林流失狀態和任何非法砍伐之外,也能具體紀錄並表揚所有護林工作。另外,GFW也可讓使用者上傳照片,例如只要原住民發現有人非法入侵和砍伐森林,便可照相存證並即時上傳警報到GFW平台。非政府組織也可利用GFW來蒐集資料以便監督政府和其他企業。各國政府也能用GFW累積的資料來加強並有效地執行森林法,保護森林資源和實現氣候變遷目標。   (影片來源)   資料來源 SocialEarth: Google Powers Global Forest Monitoring System IPS News: Website Gives Real-Time Snapshot of Deforestation Global Forest Watch 延伸閱讀 創愛的業/雨林咖啡 守護雨林的實踐家 喝茶救森林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全球森林觀察網」上線 砍伐實況全民看得到

地球每分鐘都在失去50座足球場的森林!「全球森林觀察網」上線,邀你一同守護森林

2014/04/05

編譯:林子豪 世界資源協會( World Resource Institute,簡稱WRI)與Google及40多位合作夥伴近日推出「全球森林觀察網」(Global Forest Watch,簡稱GFW),提供線上近即時(near real-time)的全球森林採伐狀態,希望能突顯森林銳減的危機,以及其衍生出的氣候變遷議題。 (圖片來源) WRI利用NASA Landsat大地資源衛星擷取的數百萬張高解析度森林影像,做為GFW的主要資料來源。再加上Google提供的雲端運算技術,和美國馬里蘭大學開發的演算法,GFW為全球各地的森林提供免費與近即時的影像資料。目前,GFW每月將更新解析度500公尺的影像,每年更新解析度30公尺的影像。WRI總裁兼執行長Steer博士表示,各國政府、企業和民間組織其實早想獲得最新的森林資訊,現在有了GFW,他們就可善加利用。 根據Google和馬里蘭大學的資料顯示,全球從2000年至2012年為止,共失去了230萬平方公里的森林,相當於在十二年間每分鐘都失去50座足球場。森林銳減最多的國家有巴西、俄羅斯、美國、加拿大和印尼。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的調查,森林的流失具有多項原因,除了火災和氣候變遷導致的自然現象外,還有人為的過度伐木、農業、放牧以及都市發展等。 GFW的監控平台設計志在徹底改變人們和企業如何對待森林:除了協助監控森林流失狀態和任何非法砍伐之外,也能具體紀錄並表揚所有護林工作。另外,GFW也可讓使用者上傳照片,例如只要原住民發現有人非法入侵和砍伐森林,便可照相存證並即時上傳警報到GFW平台。非政府組織也可利用GFW來蒐集資料以便監督政府和其他企業。各國政府也能用GFW累積的資料來加強並有效地執行森林法,保護森林資源和實現氣候變遷目標。   (影片來源) 資料來源 SocialEarth: Google Powers Global Forest Monitoring System IPS News: Website Gives Real-Time Snapshot of Deforestation Global Forest Watch 延伸閱讀 創愛的業/雨林咖啡 守護雨林的實踐家 喝茶救森林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全球森林觀察網」上線 砍伐實況全民看得到

從童子軍到微型貸款的先驅:尤努斯教你如何改變世界

2014/02/25

編譯:林子豪 真正而持久的成功並非一朝一夕,也不是靠天資或是一個偉大的想法,它是需要全心的投入以及持續不斷的努力,在一個行業或是技術中融會貫通。就像作家Malcolm Gladwell在《異數》(Outliers)一書中提到的「一萬小時定律」:「只要經過一萬小時的錘鍊,任何人都能從平凡變超凡。」 醫生、律師、小說家、演員、作曲家、建築師等等,累積了前人數百年的智慧結晶,都是前述定律的鐵證。然而,如果把「成功」廣泛地定義為在一個行業中駕輕就熟,它必定也可套用在一個相對較新的領域:社會創業。 社會企業的先驅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將他一生奉獻於社會企業,為我們提供一個最佳實例。 就在半個世紀前,當時15歲的尤努斯前往美國參加童軍團,相信他萬萬沒想到57年後會再度回美,接受美國國會頒發的最高榮譽「國會金質獎章」(United States Congressional Gold Medal)。然而,他一生中累積的經驗與影響力,改變了全世界對於企業的詮釋。也許,他的故事可讓我們將社會企業理解為社會改革中的重要一環,而不是曇花一現或僅屬於尤努斯那一代的特有現象。 (穆罕默德•尤努斯/圖片來源) 培養同理心和正向的價值觀 或許,同理心是所有社會企業家都具備的首要特質。同理心是站在他人的立場感同身受,以做為待人處世的基礎。同理心可由培養而來,但有些人小時候就特別明顯。這也不是單純的非黑即白,但在不同程度的差異之下,傑出的社會企業家往往是EQ較佳的那群人。其次,正向的價值觀也是不可缺少的元素,就如在童子軍裡重視的許多觀念:同情心、公德心、責任心、禮節等等。尤努斯當時在童子軍的傑出表現也使他能夠參加三年後的世界童軍大露營(World Scout Jamboree)。就在那次旅途中,他體會到人性的真善美是不分國界的。 不怕與眾不同、不畏懼失敗 尤努斯以及許多成功的社會企業家所擁有的另一特徵,就是他們勇於打破舊有的社會規範。例如他在大學時選了文科,令老師及同學們跌破眼鏡;因為,在當時像他一般的高材生,都順理成章的就讀醫科或是工程科系。另外,尤努斯也樂意嘗試不同的嗜好,如寫作、卡通繪畫、甚至參與舞台劇的演出,這些豐富的經驗也培養出他往後的領導能力。 尤努斯在最近的紐約時報採訪中指出,儘管自己常常不確定他所做的事會不會成功,他從來不怕失敗。尤努斯說:「只要我覺得是對的,我就會勇往直前,即便全世界都告訴我它不可行、它是天方夜譚、即使成功也不會持久。但我不理會,只相信自己的聲音。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使我堅持在自己的道路上。」 深入了解當地發展脈絡 另一項社會企業家的共通特徵,是他們對於某地區的環境和人民有深刻的了解。尤努斯從小生活在世界上極貧窮的鄉村中,雖然長大後有機會出國深造,但他始終心繫祖國。舉例來說,在1972年的孟加拉國解放戰爭(Bangladesh Liberation War)中,在美國的尤努斯與其他孟加拉人創辦了平民委員會並主持孟加拉信息中心(Bangladesh Information Center),以支持解放戰爭。 改變,從體制改革上下手 如同電影導演整合不同的藝術元素和專業技術、又如作曲家組合不同的樂器和音符,一位社會企業家巧妙地結合社會上不同領域的成員。在此就要談到尤努斯最著名的貢獻:「微型貸款」和「微型金融」。尤努斯的心願是在根本的體制上解決貧窮問題,他已多次表示貧窮的主因並不在人,而是社會體制上的缺陷。他在1976年探訪孟加拉其中最貧窮的鄉村時,發現只要極少的貸款便能解救窮人的困境,最後靠他堅持不懈的精神,終於說服當地銀行願意借款給窮人。這項企畫最終成為著名的「窮人銀行」(Grameen Bank),後來更延伸至其他領域,如農業和通訊。 號召群眾共同創造社會性改革 尤努斯的成功除了上述幾點之外,最關鍵的因素則是具有優於常人的領導魅力,才能影響群眾,共同扭轉原本社會上對於貧窮問題的心態。而他不只為社會企業開拓新路,也已累積了足夠經驗,提供輔導給任何具有相同願景的人。此外,他還能夠把這些經驗轉換並運用在其他領域中,詮釋現今,描繪未來。     (影片來源) 資料來源 Forbes: From Boy Scout To Microcredit Pioneer: Lessons On Changemaking From The Life Of Muhammad Yunus CV of Professor Muhammad Yunus 延伸閱讀 窮人的銀行家 - 淺談微型貸款(Microfinance) 尤努斯:社會企業改變未來 尤努斯:社會型企業助貧勝於捐款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再出招,這次對手是美國醫療問題 嘿,夢想家,只有熱血還不夠! 在追夢的旅程中,你需要懂的還很多。 創意、耐力、眼界、同理心…,社企流邀請八位築夢踏實的有志之士,告訴你那些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按此進活動網頁

危機就是轉機:「震」出紐西蘭的社會企業

2014/02/15

編譯:林子豪 2011年的日本311大地震對於日本東北造成巨大傷害,然而,一些當地居民卻將災難化為發展社會企業的契機。在地球另一個角落的紐西蘭基督城,同年也遭受強震襲擊,並同樣因為災難而促成一家社會企業的誕生。 當時基督城有將近一萬棟房屋在地震中損毀 ,而且無法修復,必須面臨拆除的命運。這些被拆的房屋產生大量廢棄木材,促使Julie Arnott創立社會企業「Rekindle」,以回收廢材來重製家具,協助當地居民恢復正常生活。 Arnott從小在農場長大,對於廢物利用的觀念耳濡目染,知道木材可用於烹飪、建築、和農場間的修補,是很重要的資源。 Rekindle不僅重製家具,也從回收廢材中特製出木雕品及首飾;身為一家社會企業,所有收益都將用於企業的成長。另外,Rekindle在2012年舉辦了第一場木工工作坊,所傳授的木工技術也為年輕人開拓新的就業機會。 (圖片來源) 除了基督城,紐西蘭的其他社會企業也與地震有著不解之缘。就在2013年8月,紐西蘭於首都威靈頓舉辦了第一屆社會企業創業週末(Social Enterprise Startup Weekend),不料,在開幕式當晚發生芮氏規模6.6的地震。所幸地震並未震垮參賽者的創業鬥志,創業週末結束後仍如期產生出13組各式各樣的社會企業提案。 經由評審團的評選,2013年度冠軍由Stampede獲得,提案以社群競賽的方式提倡大眾減少碳足跡。亞軍則頒給Good Good Wonderful :以社群網站為基礎的時間銀行(Time Bank)。其它創新的提案還有名為WaterGenie 的屋頂雨水回收系統,除了備有智慧儀錶之外,還結合了雨量預測資料,讓使用者更有效的節省水資源。 社會企業創業週末主辦人Dave Moskovitz表示:「我希望每個企業都能創造正面的社會影響力,但社會企業應該如何實現永續性也同等重要,如此才能使社會影響力可以自給自足地發揚光大。」     (影片來源) 資料來源 Social Enterprise Buzz: Waves of social enterprise activity in New Zealand Startup Weekend: Earthquake, Stampede, Social Enterprise 延伸閱讀 Social Enterprise Week New Zealand 社會企業也可變身為精品業

肯納症(自閉症)的就業救星

2014/01/23

編譯:林子豪 根據內政統計年報顯示,2012年全臺灣已有1.2萬肯納症者,即俗稱的自閉症(註一),只要經由特別訓練以及媒合配對,他們其實有機會擁有一份工作。位於加拿大卡加利(Calgary)的社會企業Meticulon,正是以此為目標,希望為加拿大的肯納症者開創另一片天。 加拿大現有超過40萬成年人罹患肯納症,其中85%尚未找到工作。但其實多數肯納症者都有一技之長,還有異於常人的專注力與探究細節的特質,然而這些特質未曾受重視,反而因此備受就業歧視,非常可惜。 (肯納症關懷絲帶/圖片來源) Meticulon創辦人Garth Johnson認為,許多肯納症者其實都有能力與天份勝任某些工作,但往往因著無法適應周圍的工作環境或人際互動,導致他們無法順利就業。身為一位肯納兒的父親,Garth與兩位同事、以及加拿大政府和肯納症協會的協助之下,於2013年7月創立Meticulon,以資訊科技顧問的模式為基礎,協助肯納症者謀求適合他們的特殊專業,例如軟體品質保證、軟體測試、資料管理等具有高度縝密性或重複性的工作。 Garth 表示:「我們的工作是尋找願意合作的僱主,再對求職的肯納症者加以配對,協助他們發揮既有的天分並適應工作環境。如有需要,我們也會與僱主們協調,幫助他們更有效地與肯納症者互動,讓肯納症求職者能順利適應工作環境。」 在配對的過程中,求職者須先經過長達三周的評估,如果符合某項職缺之需求,求職者也對工作有興趣和熱情,則會再進行為期數周的培訓,最後以約聘的方式為僱主工作。 (Meticulon創辦人兼執行長Garth Johnson/圖片來源) Meticulon的目標是在2014年1月配對出首批肯納症者,而在未來四年內,更希望能配對出一百多人、並在加拿大成立二個分部。目前,Meticulon的營收來自客戶所支付的顧問費,在發放他們所培訓的肯納症顧問薪水,並扣除人事、經營、及訓練等成本後,收入雖然微薄,Meticulon仍希望能在第五年達到收支平衡並開始獲利。身為一家社會企業,Garth表示所有收益都會重新投入公司,以用於公司的未來擴展。 Garth的終極目標是作為身心障礙人士的僱主,成為他們有力的推手,讓身障人士在主流產業中都能夠有生存與貢獻的空間。 註一:根據財團法人台灣肯納自閉症基金會,「肯納症」(Kanner's Syndrome)為俗稱的「自閉症」之正名。「肯納症」的稱呼起源於美國的肯納(Leo Kanner)醫師在1943年發現自閉症(Autism)這個族群。由於「自閉症」並不代表他們能「自行」打開心扉、走出封閉, 在醫學上 這是起因於不明原因的腦傷而導致的「廣泛性發展障礙」,造成患者在認知、語言、知覺等方面產生學習障礙,尤其在學習人際溝通技巧上更為困難。因此,台灣最近開始用肯納症代稱自閉症。 資料來源 Meticulon: High-tech social enterprise designed to employ people with autism Meticulon Social Enterprise Canada: New Calgary social enterprise has big IT dreams for people with autism 延伸閱讀 身心障者就博會 釋1500職缺 創愛的業/勝利發展中心 激發身障者潛能 財團法人台灣肯納自閉症基金會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自閉症基金會 中華民國自閉症總會

協助海地災後重建:社會企業如是說

2014/01/13

編譯:林子豪 海地在2010年遭受強震襲擊,近幾年來雖花費數十億美元投入救援及重建工作,但海地依舊滿目瘡痍。名為3 Cords的一家社會企業認為,災後雖有許多短期發放援助,但為海地創造穩定的就業機會仍是一項挑戰。 (圖片來源) 就在今年八月,海地財政部長Wilson Laleau向媒體指出:「我們需要非技術性的勞力工作。」一位著名的成衣製造業者Georges Sassine也表示促進非技術性勞工就業是重建海地必經的過程。 然而,一群社會企業家並不認同Laleau和Sassine的說法。他們質疑大量發展低階勞力工作,並不是復甦海地最有效的方法。發展社會企業才是開發當地經濟潛力的王道。 舉例來說,3 Cords的成立宗旨為提供就業機會給因地震而受重傷的身障人士。3 Cords訓練編織手工藝品所需的技能,並協助販賣成品。另外,同樣屬於成衣業的Industrial Revolution II(IRII),投資最新的縫紉機器、雇用海地人並教導他們生產各式高級時裝。與其他成衣業不同的是,IRII除了保證法定基本工資之外,每年固定拿出一半利潤回饋給員工、家屬、以及社區,投資於醫療、教育、培訓、公共建設等等。IRII希望以永續發展為目標,建立起當地的產業。 Peanuts4Peanuts(P4P)也是一家心繫海地的社會企業:以在美國販賣花生醬的利潤,資助海地居民生產和製造營養強化的花生醬,提供當地孩童所需的各種微量元素,解決營養不良的問題。 儘管如此,還是有反對人士質疑社會企業只是一種宣傳手段,而不是真正想要幫助海地。為此, P4P的兩位創辦人Kendra Wilkins和Lizzie Faust嚴正抗議,認為社會企業才是連結當地資源以及帶領海地走出陰霾的重要橋梁。Wilkins補充道:「國際媒體對於天災的報導往往短暫,當海地在新聞版面淡出時,人們救濟海地的熱情也會減弱。若能吸引消費者購買社會企業產品,既可同時迎合經濟和社會需求,又可為海地創造穩定的就業機會,使他們能夠自給自足。」 其實,還有社會企業不僅僅為海地增加工作機會,還想建立更好的教育環境,以提升海地人整體競爭力。譬如一家愛爾蘭社會企業Camara,最近募集到一整貨櫃的二手電腦運送至海地,還設計了一套以電腦為主的培訓計畫,旨在提高海地人的數位素養。Camara執行長John Fitzsimons說:「教育是戰勝貧窮最好的武器。數位知識在已開發國家被視為理所當然,但是,在落後國家仍是開發工作機會的一大瓶頸。」 總結來說,社會企業或許無法解決海地所有的問題,但是或許可提供一種透明且強而有力的企業模式,為海地打造以永續為基礎的穩定未來。 資料來源 TheGuardian: Why social enterprises can help heal Haiti's post-earthquake wounds 3 Cords Industrial Revolution II Peanuts4Peanuts Camara 延伸閱讀 比給你一間房子更好的災後重建計畫 再見莫拉克:大地的啟示

紐西蘭高中生的社會設計練習

2013/11/25

編譯:林子豪 紐西蘭一年一度全國高中職校的社會創新提案競賽於2013年8月展開,十組由高中生組成的隊伍從紐西蘭各地前往奧克蘭參加決賽。此競賽由P3基金會(P3 Foundation)主辦,競賽內容以聯合國千禧年發展目標(UN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相關的社會議題為出發點,構想創新的解決方案。今年度所有34組的參賽提案中,涵蓋理財教育、水資源、環境衛生、自治菜園、防治性騷擾及性侵等重要議題。競賽過程中,P3基金會為每組參賽團隊免費安排一位志工輔導員,協助選手們蒐集資料、討論解決方案以及訓練做簡報的技巧,讓他們可以從容面對專業的評審團。 (圖片來源) 今年度的冠軍由Auckland International College學生提案的「上下學共乘系統」獲得。「上下學共乘系統」提供學生和家長們的一套登記上下學共乘的網站,既可節省能源又可避免上下學塞車的問題。Auckland International College 因此獲得紐幣1500元(約新台幣36600元)的啟動基金,也將有相關企業輔導設置網站。 其中,最佳救助兒童創新獎(Save the Children Award)頒給Otago女中的學生,獎金紐幣1500元。他們的提案是提供蒐集和回收二手書的服務,在學校以及圖書館中設立二手書回收箱,再把蒐集到的書分配給其他偏遠地區的學校和一些買不起書的貧窮家庭。 去年的冠軍隊伍是來自奧克蘭的Aorere College,以教導小學生如何自己做出簡單便宜、健康又有營養的午餐為提案內容。得獎之後,經由P3基金會的輔導以及業界的資助,他們即成立了Lunches4Less,成功地在多所小學舉辦工作坊。Lunches4Less創辦人認為從小就要開始吃得健康、營養,孩子們才有辦法更專心在學習上。 (影片來源) 資料來源 Voxy: School students tackle social issues Otago Daily Times: Book-distribution project gains award P3 Foundation: Social Enterprise Competition Lunches For Less - L4L 延伸閱讀 活動報導:2013年亞太城市高峰會「青年社會企業論壇暨提案競賽」

「進擊」的印度成衣製造業,挑戰常年的性別歧視陋習

2013/10/26

編譯:林子豪 為了改善印度女性工作機會和待遇的不平等,國際社會責任組織(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national,簡稱SAI)在2010年發起「RAGS」專案,為印度的成衣製造業提供了多場兩性培訓課程,致力改變印度製造業對於女性工作的不平等。三年以來,Rishi Sher Singh所領導的SAI研究小組在印度的三個城市共舉辦22場性別歧視工作坊,參加人數達605名,來自於201家工廠。 RAGS專案迄今成果已超過原先目標的一半,成功申請到英國國際發展部門(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追加補助。其他資助RAGS的公司包括Gap、Timberland、PGC Switcher、Primark、Burberry、Triburg,以支持其上游供應廠商。 (圖片來源) SAI在新聞稿中表示:「參與工作坊的工廠見證了許多RAGS針對女性員工所做的改革,大幅度提升了她們的職涯發展前景。RAGS為每個工廠建立兩性溝通平台,在許多敏感問題上制訂內部政策,以提供一個公平理性的溝通管道。」 其中一項有力的證明為一家在戈剛(Gurgaon)的Vam Hi Fashions工廠。RAGS輔導前,工廠裡有24%的女性員工,輔導後已提升至32%。在人事部新加入的一名女性職員協助下,持續向50%的目標邁進。 Vam Hi Fashions的經理Sumit Sahni說:「SAI引進的兩性溝通平台使我們團隊可以更融洽的合作。身為一位經理,最讓我們獲益匪淺的是每位員工都可以公開討論從前難以啟齒的性別歧視問題。」 Singh補充道:「2012年在印度新德里發生悲慘的輪姦案,也激起了印度民眾對於性別歧視的意識。我們認為工廠是連結社會的一個窗口,可以透過它來傳遞性別歧視的議題給許多員工和他們的家屬。雖然我們已超出預定的目標,但未來還是有許多工廠等著我們參與。」 資料來源 SocialEarth: Weaving Gender Equality Into the Garment Sector in India 延伸閱讀 輔導弱勢婦女創業 添標竿 印度女運將讓妳搭車最安心 男女大不同?社會創新與科學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再出招,這次對手是美國醫療問題

2013/10/14

編譯:林子豪、賴菘偉 您是否嘗過「候診三小時,看診三分鐘」的痛苦看病經驗呢?在美國其實也存在著相同的醫療問題。此外,美國的醫療費用不斷高漲,雖有Medicare及Medicaid兩種國家醫療補助方案(編按:Medicare係政府為六十五歲以上長者舉辦的醫療保險;Medicaid係以低收入者為對象的醫療保險),在2011年全美仍有四千八百多萬人沒有醫療保險,生活在「一人生病,全家破產」的危機當中。雖然歐巴馬總統推行的健保改革法案可以解決一些問題,但是美國現今醫療體系的積病是數十年累積下來的,不是短時間可以根除。 為了提高醫療品質和協助健保改革,美國近年來萌生了一醫療聯盟Direct Primary Care Coalition,正嘗試一種新的醫療模式:Direct Primary Care,暫譯為月費式基層醫療,簡稱DPC。 簡單來說,DPC不通過健保,直接向會員收取月費,提供基本門診、年度體檢、實驗室檢驗、以及預防保健和慢性病保健管理等等之基層醫療。每家DPC診所的月費與基本服務稍有差異,通常是美金50~80元不等(約新台幣1500~2400元)。其實,美國新的全民健保也允許DPC做為保險計畫的一部分:即民眾可以選擇一家DPC,不通過健保而直接繳交月費來獲得基層醫療,條件是須搭配一個高額自付但保費較低的保險計畫,來保障一些「災難型」的醫療支出,如急診、手術、住院等等。現今的DPC雖然尚屬試驗階段,不過全美已有五十多萬名會員。 近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表示醫療開銷也是許多窮人棘手的問題,並認為新的DPC模式也可運用在窮人上,協助他們減低醫療開銷進而脫離貧窮。 尤努斯創辦的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提供窮人微型貸款,在美國紐約的格拉明分行(Grameen America)也有閃亮的成績:至今已借出九千多萬美金給一萬七千多位月收入低於一千美元的婦女。他們多數是沒有身分的勞工,所以沒有資格加入任何醫療保險。 (穆罕默德‧尤努斯/圖片來源) 為了提供窮人可負擔的醫療,美國格拉明與名為Iora Health的 DPC醫療機構合作,為窮人們設計了一套獨特低廉的月費式基層醫療:Grameen PrimaCare,暫譯為「格拉明基層醫療」,簡稱GPC。 GPC結合了DPC的醫療理念與現有的微型貸款模式,每周僅收取美金10元(相當於每月美金43元,約新台幣1300元),就可享有Iora Health提供的許多基層醫療,所涵蓋的服務等同於Medicaid─即美國政府以低收入者為對象的醫療保險。 為了更有效落實健康管理和傳達醫療知識,GPC模仿格拉明的小組會議,要求會員組成五人小組於每周聚會,討論任何健康問題,如慢性病保健管理、預防保健、運動健身;甚至分享食品營養、烹飪課程等等。另外,GPC更與一家行動醫療(Mobile Health)公司ClickMedix合作,提供電子化病歷,讓會員可以很方便地利用手機存取和監測自己的健康資料。 目前,GPC的醫療服務僅提供給紐約格拉明分行的借款者,未來會計畫把服務延伸至借款者的家庭,甚至任何需要醫療的窮人。GPC認為窮人也有權力享有優質的醫療服務,同時也希望打破DPC的醫療模式無法普及化的迷思,為美國的醫療問題盡一份心力。 (影片來源) 資料來源 Forbes: Nobel Prize Winner Sets Sights on Fixing U.S. Healthcare Grameen PrimaCare California HealthCare Foundation: On Retainer: Direct Primary Care Practices Bypass Insurance Direct Primary Care Coalition Income, Poverty, and Health Insurance Coverage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1 延伸閱讀 購物、看病All in One 行動數據新世代,醫療照護零距離 窮人的銀行家 - 淺談微型貸款(Microfinance)

社會企業在澳洲:多元發展、接軌國際

2013/08/22

編譯:林子豪 當社會企業在全世界遍地開花之際,在澳洲也慢慢形成一種風潮。根據澳洲社企調查報告(Finding Australia's Social Enterprise Sector),估計全國約有2萬家社會企業,遍佈各地。雖然社會企業在澳洲還沒有正式的法律地位,但對於社會企業法的需求正逐漸地上升。澳洲第一批社會企業也在去年成功接受了B型企業(B Corp)的認證,其中包括Small Giant,是一家以顧問角色來投資、創立以及輔助其他社會企業的公司。 (圖:Thankyou Water輔助其他國家取得乾淨的飲用水/圖片來源) 今年六月,澳洲更頒發了一年一度的社會企業獎,表揚各種不同類型的社會企業。青年組的得獎企業是Thankyou Water,他們以在當地販賣瓶裝水所獲得的利潤,來投資、輔助其他開發中國家取得乾淨的飲用水;Connecting Up獲得了最佳小型社會企業獎,這家公司係以提供其他社會企業及非營利企業各種諮詢和技術服務為主;而以社會企業的模式來做垃圾收集與回收的Resource Recovery則獲頒最佳中大型社會企業獎。另外,最佳創新獎得主STREAT最初透過擺路邊攤自給自足的方式訓練街友及輟學生烹飪技能,現今已可提供各種服務,協助他們以餐旅業自立更生。 (圖片來源) 最初在澳洲創立的社會企業,也有不少已擴展到世界上的其他地區。舉例來說,Barefoot Power和Illumination Solar為許多開發中國家相繼提供安全低廉的永續能源;另外還有LaunchPad在非洲獅子山共和國(Sierra Leone)協助當地女性營運自己的社會企業,販賣環保低廉的衛生棉。 其實,社會企業要達到自給自足是一項挑戰,剛起步時通常需要其他資金來源挹注。為此,The Crunch和Social Ventures Australia提供創業基金給獲選的社會企業;隸屬澳洲政府的Indigenous Business Australia也針對原住民創立的社會企業給予特別資助。另外,有更多的慈善機構也一同共襄盛舉,例如Westpac Foundation、Lotteries West 、和Lord Mayors' Charitable Foundation。 社會企業在澳洲發展迅速,或許是因為在多年前就有許多合作社(cooperative)和本土企業,打下了自給自足的寶貴基礎。最近受到了社會企業的加持,未來還可有更多的發展空間,非常令人期待。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 Australian social enterprise awards show sectors impact at home and abroad 延伸閱讀 利用太陽「淨」水 華裔發明神奇球 「社會經濟」新思維:合作經濟的需要性 慈善創投落戶國際金融中心 政府如何幫助社會企業:以加拿大為例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