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Pei Yin Chien

比爾蓋茲投資的未來馬桶:廁所衛生新希望

2014/03/12

編譯:簡佩吟 每年的11月19日是「世界馬桶日」,這個有趣的節日名稱背後卻隱含嚴肅議題:世界上約有25億人口沒有乾淨廁所可以使用,也因此面臨許多潛在疾病風險,例如痢疾(註一)。事實上,全球每20秒即有一人死於痢疾。因不良衛生環境造成的死亡人數甚至多於麻疹、瘧疾、愛滋病加起來的總合。 (圖片來源) 幸好,「蓋茲基金會」(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帶來希望的曙光。該基金會長期以來關注環境衛生,並穩定對相關議題提供贊助,包括為開發中國家創造完善如廁環境等專案。蓋茲基金會的「廁所創新大賽」(Reinvent the Toilet Challenge)鼓勵人們打造便宜、安全又衛生的乾式廁所,該獎的首獎頒發給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其發明的創新馬桶能將尿液與糞便自動轉換成氫氣及肥料,並能自動清潔。 Michael Hoffmann是加州理工學院的工程師及該計畫主持人,17年前他曾設計多層奈米結構將排泄物進行電化分解。申請專利之後,Hoffmann持續尋求機會,直到「蓋茲基金會」宣布這項競賽,使他能將專利擴大應用。 這種馬桶電化分解的動能來自於太陽能面板,透過電化反應裝置將排泄物分解成乾淨的固態肥料及氫氣,並儲存於燃料元件中,在陰天時可作為動力來源。經過處理的水以馬達運送到馬桶上方的儲水槽,可用於灌溉作物或其他用途。 上述電化學元件的壽命約有10年,除此之外,馬桶的其他機械元件修繕簡便,這點對偏遠地區的居民格外重要。加州理工研究團隊表示,設計出符合全面性需求的馬桶是頗具挑戰性的;此外,他們也得尋找適合裝載馬桶的容器以便於運送。 加州理工學院的太陽能馬桶贏得了「蓋茲基金會」贊助的160萬美元,設計團隊估計在2013年底前可將首批設計的馬桶寄抵非洲,單價約為2,200美元。 註一:diarrheal,一種因菌引起的腸炎,為傳染病,症狀為腹瀉、血便等。 資料來源: The Gates-Funded Toilet Of The Future 延伸閱讀: 連麥特戴蒙都願意使用的免水馬桶 給你廁所上,不如教你如何蓋廁所 公共衛生,齊家為先 「黃金」商機大 流動廁所的公益路 你的心中是否也有一個好點子,卻不知該從何開始? 快來參加社企流年會,沿著八位『創革者』的逐夢軌跡,加值你的行動力! 按此進活動網頁

杜拜社企週 帶你一窺中東新創企業的亮眼成果

2014/02/13

編譯:簡佩吟 近年來,中東地區的創業圈內出現一個不容忽視的趨勢:新世代的「企業家精神」與「社會企業家精神」之間的分野已日趨模糊 ─ 代表有越來越多的新創企業效仿社會企業,開始以創造社會影響力為目標。鑑於傳統非政府與非營利組織常有不穩定的績效與資金來源,諸多經濟與社會議題無法單純仰賴他們解決。中東新世代的企業家認為,透過財務自足的營利組織來改善社會問題並提升社會影響力,更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方式。 (圖片來源) 2013年4月,杜拜舉行了第一屆的社會企業週,由Consult and Coach for a Cause、Community Cinema、Hult Prize及Brand Syrup共同主辦,吸引許多優秀的創投家加入,總計有300多個新創企業與贊助單位參與,這些企業所挑戰的社會議題之廣泛程度,以及他們所追求的市場機會和報酬都相當亮眼。 以下列舉幾個出色案例: KarmSolar 你或許難以想像,世界上最大量的未開發淡水竟位於埃及沙漠底下。然而,當地農夫卻因受限於不可靠的燃油動力供水系統,而無法擴展耕地與增加作物。為此,曾擔任石油及天然氣分析師的Ahmed Zahran創辦了KarmSolar,並與位於美國紐澤西州的水利工程領導品牌合作,發明能在沙漠中運作的太陽能抽水與儲水系統。他相信,只要為小農提供簡單的太陽能幫浦,就能為非洲與中東地區帶來爆炸性的農業成長。他的公司已在埃及與蘇丹提供服務。 Eshraq 精神疾病是世界上最難解、同時也是最少被公開討論的醫學挑戰之一,在中東的文化與社會,伴隨精神疾病而來的污名化讓這個議題變得更加敏感。住在杜拜的一名埃及商業分析師Ragy Khairy創設了當地第一個線上諮詢與輔導網站Eshraq,提供收費合理的私人診療,也舉辦由企業及線上廣告收入所資助的網路公衛研討會。Ragy希望透過與埃及創投資助平台Innoventures的合作,在埃及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擴大Eshraq的規模。Ragy說明,「我對創新及回饋社會均抱持熱情,我希望結合兩者。中東地區的人民往往承受精神、社會與醫療疾病之苦,然而,保守主義、傳統主義以及社會對這方面的認知不足,常阻礙人民尋求專業協助,所以我們立志在這方面提供協助。」 Liquid of Life 瓶裝水在中東極受歡迎,光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一年就消耗了八億公升的瓶裝水,造成塑膠瓶的處理問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兩位企業家Rukhsana Kausar 與Neil Hegarty認為,與其處理廢棄物回收,不如減少廢棄物的產生。他們創設了Liquid of Life,提供過濾系統與飲水機,目前已與微軟及Fraser Suites Hotel等三十多家公司簽署合作。最近他們已轉虧為盈,也正計畫在中東地區擴展企業。Rukhsana指出:「社會企業家們時常忽略一件事:企業要成功,商業面與社會面必須同時兼顧。如果提供的服務夠好,也符合人民需要,消費者是願意付費的。」 Barzh Abdulaziz Al Jaziri、 Fatma Al Khoori、 Mohammad Al Hawi 與 Noora Al Qassim是四名致力推廣阿拉伯飲食的創業家,他們共同創立了Barzh網路平臺,供應線上點餐外送、阿拉伯飲食資訊與食譜。大部分的阿拉伯社區當地都有專門為宴席或聚會提供烹飪服務與外送的家庭廚師,這些廚師通常是女性,她們主要都在自家廚房烹飪佳餚。而現在她們可以與Barzh合作,在網路上販售食品給更廣大的客群。Barzh在阿拉伯語中的意思為起居室或客廳,也就是招待客人以及親友同樂的空間,人們多在這個場所進行討論並共進佳餚。以Barzh命名便是希望能透過阿拉伯食物連結人群,同時提升家務廚房女廚師的收入。Mohammad表示:「非政府組織是很不錯的組織型態,但是由於資金來源不穩定,時常面臨生存難題,所以我們選擇以商業模式運作,協助文化推廣與保存。」 共同工作空間(Shared Workspaces) 為了服務中東數以百計的新創企業,一個強而有力的支持系統正逐漸成型,共同工作空間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杜拜的Shelter以及貝魯特的Altcity提供價錢合理的工作空間以及便利的網路資訊服務,讓社會企業家們在創設初期的構思階段有個可以討論與工作的棲身之地。很快的,遍布全球超過30個城市的The Hub也要來到杜拜,提供當地企業更多的工作場所。 商業競賽(Competitions) 專為社會企業舉辦的商業競賽,為許多新創的社企帶來廣大的曝光機會以及所需的資金贊助,例如The Business for Acument Pitch Competition於2012年首度在杜拜舉辦,前兩名獲獎者可得到4000美元獎金。Consult and Coach for a Cause則為社企提供諮詢顧問服務。 結語 未來,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導向的營利創投能夠擴大規模與影響力嗎?杜拜社會影響力投資公司Willow Impact共同創辦人Nadine Kettaneh認為,雖然社會企業面臨諸多挑戰,依然有潛力兼顧營利與社會影響力,而這股力量將持續擴張成長,對未來世界形成重大影響。 資料來源 AllThingsD: Entrepreneurship and Social Impact in the Middle East — Business as Unusual? 延伸閱讀 社會企業交流平台:搭造橋樑、形塑未來

走出孤立,社會企業全「緬」萌芽

2014/01/26

編譯:簡佩吟 在緬甸,社會企業尚屬起步階段,而未來,社企可以扮演什麼角色,促進緬甸經濟與社會發展?刺激這個新興產業成長的重要項目與優先順序為何?國際經驗又如何應用於緬甸? (圖片來源) 緬甸正從數十年的孤立中走出,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日前發表全球第一份緬甸社會企業研究報告「社企地景」(The Social Enterprise Landscape),內容蒐整超過50份訪談資料,包括與經濟學者、政策制定者、社會企業家以及其他重要人士的對談,刻畫出緬甸社會企業面臨的機會與挑戰。 英國文化協會的緬甸計畫(British Council’s Skills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負責人Tristan Ace根據「社企地景」的主要發現,針對緬甸及其他新興市場的社企發展,提出五項重要見解: 1. 多元型態、無須定義 緬甸國內有許多組織致力於創造社會影響力,而這個新興產業的特質之一便是組織的多元型態。在亞太區域及全球各地常見關於社會企業型態的辯論,但社企產業無須在起步階段就過度關注於這類辯論,以免分散注意力。現階段緬甸的社會企業應專注思索「如何帶來改變」。 一個對社會有影響力的組織可能登記為非政府組織(NGO)、私人公司、私立學校或是合作社,甚至根本未向政府註冊;而其中有些已創造營收,有些則否。無論如何,這些組織以企業的型態試圖解決社會底層民眾的問題,進而發揮影響力。當企業扎根穩定後,自然必須面臨組織型態定義議題,但在那之前,應允許產業自由摸索,並發展出屬於自己在地的「緬甸特質」。 2. 投資創新 高風險與低報酬率是致力於改善窮人處境的社會企業難以募集資金的兩個重要原因。因此,透過創新思考,建立完善機制來分散捐款者與投資者的風險就顯得格外重要。有了良好的投資環境,就成了當地最佳的宣傳實例,可以吸引更多投資人注意,這對缺乏質性影響力評估資料的緬甸,加分不少。建議第一步可嘗試吸引國內外的慈善投資家,再將慈善事業及企業社會責任的運作方式,帶入目前慣行的商業經營策略,使資金投資運用更靈活,也能利用商業技術協助社會企業解決發展階段的重大挑戰。 3. 學習成功範例 長年以來,民間組織在提供社會服務方面扮演要角,而社區組織亦根據當地需求提供適宜服務。這些社群的技能知識應善加整合管理,並適時適地複製應用於國內企業。修道院學校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提供基礎教育給緬甸最貧窮的孩子,且通常頗具規模,它們的運作系統可供社會企業學習,提升服務的品質與規模。 4. 建立信任與理解 社會企業運動最重要的資產之一便是「多元性」。它具備與各產業部門連結的能力,也是培養文化關係的媒介。它能結合民間、政府與企業,激發創意,促進信任與理解。 緬甸由於歷史因素,社會普遍對商業企業失望且不信任。在此脈絡下,社會企業提供一個機會,開啟民間、政府與企業之間的正面對話與交流。緬甸商業執委會(Myanmar Business Executives)就是個成功範例。這個組織是由一群自仰光經濟學院(Yangon Institute of Economics)畢業的成功企業家組成,在Cyclone Nargis風災後,這個組織開始投入國內人道救援行動,現在已經成為民間與商業界的重要橋樑,也喚起緬甸商業界對遵守「聯合國全球盟約」(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註一)的意識,當然它們也運用專業知識來支持有助改善貧窮問題的企業。 5. 找尋定位 在緬甸國家改革階段下,社會企業應被視為是確保國民生活得以改善的眾多方法之一。雖然社會企業並非「魔術萬靈彈」,但足以為許多問題帶來解答。社會企業家需要與投資者及捐款者合作,在適切時機以創新方式來發揮影響力。雖然社會企業的模式不見得能在緬甸各領域成功運作,但只要有機會以市場機制解決社會問題,並能鼓勵純仰賴捐款的組織轉型,朝永續發展的目標努力,社會企業就值得獲得支持。 註一:「聯合國全球盟約」旨在促進企業與聯合國、勞工和民間社會合作,共同支持人權、勞工和環境。盟約共有九項普遍原則,包含尊重國際人權、保障勞工集會結社之自由、消弭所有型式之強迫性勞動、廢除童工、消弭雇用歧視、善盡企業環境責任、鼓勵研發環保科技等。  資料來源: Myanmar: lessons from social enterprise in a frontier market

Findacure「找療藥」:罕見疾病新曙光

2013/12/25

編譯:簡佩吟 (圖片來源) 罕見疾病雖名為「罕見」,但僅僅在英國,就影響了三百五十萬人,且大多沒有治療方法。找尋資金贊助罕見疾病研究雖不容易,然而一旦成功吸引資金與研究投入,常可以藉此為常見的慢性病找出潛在的新療法。 以「施德丁」(statins)抗血脂藥物為例。研究團隊原本是針對罕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開發治療藥物,但研究成果現在被廣泛應用於高膽固醇治療,而高膽固醇正是引發心臟疾病的主要危險因子。另外像是雙磷酸鹽(bisphosphonate),原本是用來治療名為「低磷酸酯脢症」(hypophosphatasia)的罕見疾病,現在則常見於骨質疏鬆等骨科疾病治療。 身為Ashoka全球創投基金獲獎人的Nick Sireau了解罕見疾病研究的重要性,因此成立了Findacure「找療藥」社會企業,該組織致力於提昇罕見疾病相關意識、研究贊助,以及開啟新觀點、發現新療法。但他們不使用「罕見疾病」這個名詞,改以「基礎疾病」(fundamental diseases)取而代之。 Sireau表示:「『罕見』這個字隱含了不重要或是古怪的意思,表示不會影響很多人,同樣人們也一點都不會覺得受影響。如果它很罕見,何必關心呢?所以我們將這種疾病正名為『基礎疾病』,表示極端且特殊的疾病,透過對這類疾病的了解能增加我們對醫學的認識,並幫助我們發現潛在新療法。」 Sireau的醫學研究始於12年前他的大兒子出生時。一天夜裡,他與妻子為大兒子換尿布,驚訝的發現孩子尿液呈現紅黑色,他們趕緊撥號到超時家醫服務,當時醫生判斷是因母親攝取的紅菜經由母乳進入胎兒體內,但Sireau夫妻並不信服,於是再向他們的家庭醫師諮詢並進行一系列測試。幾周後,醫生診斷出確切的病因:Sireau的兒子罹患的少見的基因疾病「黑尿症」(alkaptonuria,AKU)。 黑尿症也稱為黑骨病,是一種罕見的骨關節炎,對關節和脊椎造成傷害,也會影響心臟、眼睛、耳朵、腎臟與前列腺,目前無確切有效的治療方式。而三年後Sireau的二兒子出生,也患有相同疾病。 「我們當時就知道只有我們能為孩子找出治療方式,沒有理由等別人幫我們做。」Sireau描述。Sireau現為AKU Society的主席,該組織成立至今已募得一千五百萬英鎊,並催生了全球首個黑尿病治療中心,該中心現由英國政府贊助,結合了13所醫院、生物科技研究單位、病人組織、大學以及藥廠。他們近期開始做尼替西農(nitisinone)藥物的臨床試驗,這是個很有希望的新療法。 AKU Soeiety的成功很快讓Sireau發現,他能用自己的經驗為其他疾病尋找治療方式。目前全球約有六千至八千種罕見疾病,其中僅僅只有兩百種有治療方式。透過他創立的社會企業「找療藥」(Findacure),Sireau資助罕見疾病的醫藥研究,他相信這些研究是了解人類生理與常見疾病基礎。 「找療藥」(Findacure)以慈善創投的方式挑選最優秀的科學家團隊,提供他們長期資助;他們也支持病人組織,因為病人組織是「最投入罕見疾病藥物創新的推動者」。 傳統上,藥物的研發主要由藥廠執行,但藥廠做為商業實體,多半為利益導向,對於這些Sireau所稱的「基礎疾病」,因為缺乏獲利誘因又需投入非常高額的成本,所以很少藥廠進行開發。 此外,政府近年刪減藥品相關預算,對藥商而言,開發「基礎疾病」藥物潛在的獲利更少。Sireau等人擔心基礎疾病患者將蒙受其害。 透過「找療藥」(Findacure)轄下的藥品研發公司,Sireau及其團隊希望能為藥品研發領域帶來改變。他們為「基礎疾病」開發藥物與治療方式,並將研發出的藥品以合理價格賣給各醫療服務機構,以避免政府刪減健康預算帶來的負面影響,並且為更廣大的民眾提供更多治療選擇。 Sireau深信「我們採用非營利商業模式,減少經常性費用開支,並仔細規劃臨床測試來降低成本,且藥品的獲利將會重新投入研發。根據我們在AKU疾病研究的豐富經驗,我相信我們可以為受到忽視的『基礎疾病』開發出更多價格合理的治療方式。 」 資料來源 Social enterprise Findacure aims to unlock new insights into rare diseases

建立社群:領導者賦權社會企業的五種方法

2013/08/30

編譯:簡佩吟 編按:作者為「人才文化顧問團隊」(Talent Culture Consulting Group)執行長Meghan M. Biro。該單位經營專屬的線上社群平台與部落格,讓企業領導者、社會創新企業家、人力資源專家與求職者彼此建立連結及分享觀點。 (圖片來源) 社群與網絡的力量不容小覷,當人們為一個相同目標聚集在一起,相互激盪的結果往往應證了一句社會學的名言:「整體大於個體的總合(the whole is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一個強大的社群能創造動能與活力,並因此達成諸多成就。成功的領導者就必須在企業內部創造這股社群能量。 社群其實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以及人際連帶,彼此激發更多的能量與才能,創造令人驚嘆的工作表現。領導人可以善用社群媒體(social media)、數位網絡(digital network)以及巨量資料(big data)等新興工具來建立社群。方法雖然聽起來簡單,但真正的關鍵在於:要如何利用對的工具來創造「對的」社群? 以下五項建立社群的注意事項,供社會企業參考: 一、挑選正確的科技工具 現在的科技五花八門,但別忘了,社群的核心在於「人」。別被花俏的界面、新興的功能及炫麗的花招吸引,而忘了最重要的原則:你的公司需要什麼?怎樣的軟體才能依公司需求創造強大的社群?盡量避免外在的、無關緊要的設計,簡單往往就是最好。許多新興創投與科技公司充滿了點子特多的科技玩家,他們熱愛複雜酷炫的科技,結果常是本末倒置,反而是為了發揮科技來設計社群。 二、界定社群 建立公司內部與外部兩類社群,把公司雇員、客戶、合作夥伴與其他利害關係者含括進社群成員,瞭解每個群體的需求與期待。聆聽時切忌強迫的態度,要保持開放並給予適當回應。建立社群得先釐清目的、設立目標,也要盡量讓每個群體獲益。 三、保持資訊流動 對社群成員來說,最挫折的一件事無非是無法獲得他們需要的資訊。除非那些資訊真的非常機密、不能外洩,否則盡量保持資訊公開,這可以賦予社群成員較多的權力與能力,而且能讓他們認同自己是企業的一份子,也可以讓他們有更多的工具進行創新與腦力激盪。畢竟現在的社會,資訊就是力量。 四、提供足夠支援 許多有歷史的老企業難以將新科技與社群整合進其組織傳統。企業不能只停留在「想要」建立活躍社群的階段,但既不下苦功,也不提供適足資源。無論是行之已久的企業或是新創投,都需要確保社群獲取足夠的支援與肯定。不要用微觀的方式管理社群,要給成員足夠的自由,讓他們發展特別的協力合作方式,培植創新與成就。 五、衡量社群成就 領導者千萬別誤以為社群只是高調表露情感的媒介。建立社群追根究柢就是利用科技提升團結力、士氣、表現與獲利。企業應該發明一個簡單的衡量方法來追蹤社群的成效,如果發現這個社群對企業一點貢獻也沒,那該社群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社群使人著迷的原因很簡單:有效。當一個社群有清楚目的,且保持動態活耀,成員彼此之間就會互相激發才能,成員也會感到與公司有所連結,並承諾要有更好的工作成果。而且,社群很有趣、活潑、數位且即時,能引導人們發展更好的自己。你怎麼可能不愛上社群呢? 資料來源 5 Ways Leaders Empower The Social Enterprise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