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關於作者

Pei Yin Chien

零碳足跡不稀奇,這間舊金山餐廳讓你零碳「食」跡

2015/04/24

編譯:簡佩吟 對許多餐廳來說,融合一些「有機」、「在地」與「時令」要素,就算是有利「環境永續」的食物了。雖然這是個友善環境的好起點,但舊金山即將誕生一間「多年草」餐廳,他們自詡為「環境保護主義實驗室」,更進一步展示透過「吃」也能對抗像氣候變遷這樣的大課題。 「多年草」餐廳嚴篩食材來源,例如牛肉選自採用「碳素栽植」(carbon farming,註一) 的牧場,這類型的牧場利用畜類動物提升土地的碳存量;而麵包也選用多年生穀物Kernza製成,相較起小麥,Kernza能儲存更多的碳。 「多年草」餐廳的創辦人Anthony Myint與妻子已在舊金山成功經營多家餐館,他們表示:「過去幾年,我們就像其他許多人一樣,越來越關心氣候變遷的議題。而現在,我們只是很自然的開始全心聚焦在這項問題上,並當作事業來經營。」 「多年草」希望扮演育成中心的角色,孵育能在食物中實現環境保護主義的各種新想法,並成為其他餐廳的示範:證明改變是實際可行的。Anthony說:「餐飲業普遍認為,光是要達到收支平衡就有得忙了,很難再關心其他重大議題。但我們想要告訴世界,這件事真的是可能的!」 在「多年草」餐廳裡,你可以看到小改變,像是省水型的洗碗機噴嘴,也可以看到大作為,像是兩千平方英呎的魚菜共生溫室(詳見下方影片),餐廳的廚餘可製成溫室的魚飼料,而溫室裡的魚與菜理所當然成為餐桌上的佳餚。 (影片來源) Anthony 認為,與其採取比較激烈的作法,如將肉類食物從菜單中刪除,不如將一般菜單中常見的食物做到最好、最環保。他說:「開一家素食餐廳對我來說能影響的人太少,因為這並非一般人的飲食方式,我們想做的,不是改變太多消費者行為。當然,我們會提供很多素食餐點,但我們更想讓非素食的餐廳老闆認同我們的經營方法行得通。」 Anthony Myint同時也協助創立一家非營利組織—「零碳『食』跡」(Zero Foodprint),該組織幫餐廳評估改善經營的方法,小至協助挑選節能省電冰箱,大至改善食材選擇…等,大小全包。同時,他們也支持餐廳使用厭氧消化反應器處理廚餘,以及能增加熱傳導效率、減少能源消耗及烹煮時間,又不破壞食物原味的乾淨爐具(clean cookstoves),以減少碳足跡。 「多年草」餐廳開幕後,消費者不一定會感受到餐廳在友善環境付出的努力細節,Anthony Myint想讓來造訪的人感覺到這就是家普通的餐廳,他說:「不曉得你們看過「波特蘭物語」(註二)這部電視劇沒有?追求環保也不必像劇中人一樣,只是點個雞肉料理,就必須從是否有機?是否在地?是否友善飼養?一路回答到這隻雞叫甚麼名字?快不快樂?有幾個朋友?…這般戲劇化。」 他們想影響的群體主要是其他餐廳,希望同業能受到「多年草」餐廳實驗的啟發。舉例來說,已經有了屋頂菜園的餐廳可以輕易將其改為魚菜共生溫室。此外,如果有越來越多的餐廳支持採用諸如「碳農法」等先驅技術的農場與牧場,整個產業的生態就會因而改變。 Anthony Myint說:「二十年前,有機栽種與在地食材也不像今天一樣普遍,但只要大家開始願意改變,並支持正確的事物,進步將指日可待!」 註一:碳素栽植或譯為碳農業,該農法可將碳儲存在泥土中,以降低大氣中的溫室效應氣體。這項農法的目的是,在食物栽種過程中減少廢氣排放,同時增加產量。 註二:波特蘭是一個崇尚自由與自然的嬉皮城市,而Portlandia就是一系列以嘲諷這個特質所衍生的各種光怪陸離現象的喜劇影集,文中所舉片段是揶揄追求有機環保飲食到某種「極端」的知名片段。 資料來源 This New Restaurant Is A Lab To Help Find Ways The Food Industry Can Fight Climate Change 延伸閱讀 新「食」代來臨,來場飲食革命吧! 香港的「新飲食哲學」—在外用餐也可以輕鬆做公益! 選購本地食材、為環保而吃素,是愛地球還是做白工?        

人人平等的合作社,要怎麼做決策?看看英國的做法

2015/02/16

編譯:簡佩吟 (圖片來源) 合作社內部的民主是個複雜的議題。對許多獨立的合作社來說,維持內部的民主管理是項持續努力的實驗;即使發展出民主化的管理架構,也不保證該企業對人人公平,因為職場文化同樣扮演重要角色。 那麼,成功的合作社是用什麼方法打造出真正的民主與正面的職場文化呢? 布朗(Nathan Brown)是顧問機構Co-operantics的一員,他的工作是提升組織成員的參與度,也就是將受雇員工及工作人員的想法帶入企業中。他強調兩項祕訣:發展內部的合作文化以及組織適當運作的正式流程。 布朗提到:「職場文化能強化與支持公司的正式流程,但也有可能顛覆它。所以企業保持開放態度且鼓勵內部參與才是正確的做法,唯有如此,文化與流程才能相輔相成。」 英國曼徹斯特的員工合作社「獨角獸雜貨店」投入大量時間發展組織作業流程,成員巴柏(Kellie Bubble)指出,讓每個人參與決策是關鍵要素。 巴柏說:「我們每個人都是決策者,都背負重要的決策責任。但五十名員工共同做決策得花上許多時間,所以明確的代表團與溝通非常重要。我們運用許多工具,包含每周小組會議、每季策略成員會議、雙週全體員工訓練、內部週報與晨間日誌等。」 巴柏更指出:「我們最大的優勢之一在於每個人都有多重任務,所以彼此互動頻繁,也讓大家對企業有真正的深度了解。我們可能在早上卸下整個貨板的蔬菜,接著下午處理金流及財務規劃。公司沒有「我們」與「他們」的分別,所以每個人都盡力工作,讓這套制度成功。」 除了小型合作社外,組織結構與文化間的平衡對具規模的大型合作社而言也很重要。在高度競爭的電信市場上,遍布英國的「合作電信」(Phone Co-op)是一家消費者共有的互助公司,共擁有一萬名成員且盡力維持所有成員的參與。 「合作電信」的董事會由成員(消費者)共同投票產生,且允許成員投資,而此共有體制使該公司擁有450萬英鎊的資金得以發展事業。 「合作電信」究竟是如何辦到的呢?秘書兼會員經理的皮得(Amanda Beard)強調,該組織的精神是「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以成員參與為核心。」她說:「我們組織永遠都在思考如何發展出更佳的成員參與,因為我們了解,這才是合作社的根本。」 合作社或企業越大,越難給每個人發言權。英國最大的員工合夥企業「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百貨旗下有九萬一千名員工(也可稱為合夥人)。該組織的治理制度是:由員工們選出「合夥人委員會」以代表成員,再從中選出五位,與所有部門的主管一起召開董事會。 約翰路易斯百貨的資深溝通部經理史賓(Neil Spring)指出,公司還有其他一系列的查驗與平衡措施。「每家店都有一個討論會,要求管理階層說明政策,並確保合夥人對企業有影響力。每個討論會都由分店裡各部門的人組成,此架構能授予管理階層自由,讓他們開創企業,同時也讓公司的所有者╱合夥人透過積極參與而擁有主導權。」 隨著時代潮流,組織的治理、民主以及工作文化會受到越來越大的關注。合作社的運作與經驗能帶給我們啟發,告訴我們如何在職場文化強調開放與民主化的年代中,走向未來。 資料來源 Lessons for co-operatives on ensuring a fair and democratic structure 延伸閱讀 合作社讓小島社區居民御風而行 面對食安,你可以有更積極的選擇──加入合作社 每人只要5000元,就能打造食安滿分的有機商店 發電靠自己!英國民眾不靠財團 自主成立再生能源合作社

經濟學人:想在貧窮國家推廣保險?用「送」的更有效

2015/01/07

編譯:簡佩吟 編按:此篇為《經濟學人》觀點。 (圖片來源) 在已開發國家,保險是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根據「大英保險公司協會」(Association of British Insurers)的調查,在英國等富裕國家,超過八成的家庭至少有一張保單;而遊說團體「歐洲保險」(Insurance Europe)亦推估,2011年時歐洲國家在保險上的支出已達到了GDP的8.2%,其中,荷蘭的保險支出更高達GDP 的13%。 然而,開發中國家的保險覆蓋率卻非常不均。近期研究顯示,居住於印度的窮人有九成毫無保險。 依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調查,2010年,只有2.5%的非洲人擁有保險。對較貧窮的消費者來說,傳統保險的昂貴支出似乎將他們排拒門外。 然而經濟學家普遍同意,保險對於世界上最貧困的人來說,是很有幫助的產品。一項關於微型保險(Microinsurance)的研究指出,針對日均收入低於四美元的人所開發的便宜保單,能有效幫助經濟狀況不穩定的家庭順利度過收入衝擊、提高學校出席率以及改善醫療照護成果。 如同《經濟學人》在2014年 1月號中的一篇文章所寫道,當今學術界認為,若要提升貧窮國慘澹的保險率,最好的方式是向團體而非個人銷售微型保險產品,如此既可以降低行政管理費用(因為交易數量減少),亦可減輕詐欺風險。然而,一些保險公司也正採取積極措施,把微型保險保單設計得更吸引個人購買。 一家新創公司BIMA就與當地的電信業者合作,將微型保險連結手機加值。2010年時,BIMA與非洲迦納的手機公司Tigo聯合推出一項計畫,只要用戶每月通話費超過5元加納幣(約1.8美元)就可免費享有人身保險,若用戶(或其家人)在保險期間身亡,可獲得200加納幣的保險賠償。這樣的合作方式不僅使Tigo的手機服務比同業競爭者更具吸引力,也可讓保險公司順利打進低價市場網絡。 四年後,這種概念似乎在發展中國家越來越受歡迎。至今,已有七百萬人口使用BIMA手機微型保險服務(包含壽險、人身意外險與住院險等),消費者遍佈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的八個國家。BIMA的執行長Gustaf Agartson指出,這種合作模式至少已經在三個地區的市場獲利。 「微型保險中心」(Micro Insurance Centre)顧問公司說明,保險結合手機通話費的方法可提升弱勢族群對保險的接受度。他們發現,由於較為富裕的消費族群買得起其他保險,所以使用「打電話送保險」的客群大多日均所得低於4美元。BIMA的顧客資料也顯示相同的趨勢。舉例來說,在塞內加爾,購買BIMA產品的消費者中,84%的人一天賺不到3.75美元;在坦尚尼亞,則有79%的顧客一天收入低於2.5美元。 但光靠手機配套結合微型保險並不能將保險覆蓋率提升到和已開發國家一樣的水準。每日收入低於1.25美金的人們,尤其是在鄉村地區的窮人,買不起手機或無法負擔足額的通話費來抵消保險費用,因此很少能使用這項服務。加上大部分的非洲地區在無通話訊號的情況下,在在限制了手機微型保險的推廣。儘管手機微型保險的確提高了城市的保險覆蓋率,但是如何增加偏遠地區的保戶人數,還是一項懸而未決的問題。 資料來源:If you can't sell it, give it away for free 延伸閱讀: 讓微型金融成為扶貧幫手 微型金融—社會創新的大霹靂 (Big Bang) 比台灣更先進 肯亞用手機預付卡看病

三個美國大男生教非洲婦女編織,織出十倍的薪水和四千多萬元營收

2014/12/07

編譯:簡佩吟 在烏干達及祕魯,有一群知心好友共同創立了Krochet Kids International(以下簡稱Krochet Kids),利用他們熱愛的編織幫助女性脫離貧窮。該公司雇用並訓練烏干達以及祕魯女性,教導她們編織現代化造型的衣物,再銷至美國。這個商業模式創造了許多穩定的就業機會,且除了教授編織技巧外,Krochet Kids 還提供商業技能培訓,希望幫助婦女自力更生。 與眾不同的是,他們依據一套嚴格的「衡量與評鑑系統」來量化並瞭解組織的工作內容為社會帶來了何種影響力。最近「全球展望」網站訪問了Krochet Kids International的社會影響副總裁Adam Thomson,他說到:「『評估影響力』這件事一直驅策我們前進,我們簡直迷戀這件事!」事實上,我們從Thomson的職稱就可以感受到社會影響力評估對Krochet Kids團隊有多重要。 由興趣激發出創新的商業模式 偶然之中,Krochet Kids的三位創辦人Kohl Crecelius、Stewart Ramsey與Travis Hartanov發現了編織品的獲利潛力。當時他們還在華盛頓州的高中念書,本來只是想販售自製手工毛線帽來籌措畢業舞會禮服的經費,沒想到他們的作品大受同學歡迎,不管做多少都瞬間銷售一空,讓他們在支付完禮服租金後,竟然還有一千美金的盈餘! 然而真正讓他們決定以編織品作為基礎來創立非營利組織的關鍵,是發生在2006年夏天Ramsey的一趟志工之旅。當時Ramsey在烏干達難民營當志工,從當地居民口中得知,即使政府與非營利組織所提供的援助就足以生存,但心裡最強烈的渴望仍是找到一份工作,用自己的力量養家餬口。 Ramsey回國後與其他兩人共同成立了非營利機構,並取名為Krochet Kids,希望用新的方式提供援助。透過朋友的協助,並成功募得一筆資金後,他們在2007年帶著好幾袋的紗線、鈎針及滿滿的希望重回烏干達,期待為這裡帶來改變。 善用資料全方位對抗貧窮 身為大學生,要在非洲創立非營利組織,不可避免地伴隨許多成長的痛楚。三位創辦者告訴New York Times,最困難的挑戰在於建立關係及決定誰該受訓。但四年後,他們的銷貨收入已經從2008年的不到五萬美元飆漲到2012年的一百五十萬美元。現在,從管理階層到針織工人,Krochet Kids的員工人數已經到達235人的規模。 在追求利潤以外,Krochet Kids也希望解決另一個至關緊要的難題:何種形式的援助,能讓人們最終可以不再需要協助?與其單純的提供工作機會,Krochet Kids的團隊更希望盡可能地理解並處理讓人陷入貧窮的種種因素。 Krochet Kids透過40項以上的「幸福指數」,按月追蹤他們200多名工人的生活狀況。除了很明確的收入與儲蓄狀況外,還包含了間接性的指標,例如員工小孩的學校出席率。 這項全面性的調查方法產出大量資訊,可供詳查與分析。那麼,有沒有得出什麼有前景的結果呢?平均來說,在Krochet Kids工作的女性員工收入,是以往薪水的10倍,儲蓄更提高了25倍以上。此外,她們的孩子就讀高中的比率也比其他家庭高出25倍。 有時候一些專案的影響力是難以量測的。Thomson提到早期努力教導女性預防愛滋病的課程,結果是一團糟,直到組織找到一位能讓當地女性感到放心的導師才看見果效。 Thomson表示:「我們無法奢求第一次出擊就完美無缺,往往還要試第二次、第三次……這是個混亂的過程,然而我們的對象是人,沒有一蹴可幾的方式。 成就遠比援助還多的營利事業 Krochet Kids透過專門的造型設計以及研究美國市場取向,來確保烏干達員工的毛線帽與圍巾等作品符合市場需求。他們的產品不只直接在自己的網站上販售,許多美國主要的通路也可以見到它們的身影,如Urban Outfitters、 Whole Foods、Nordstrom等。 Thomson指出:「我們發現我們的女性員工對於製作暢銷產品比較感興趣,而非表達個人特色(但不見得賣得好)的作品。她們常這麼說:『儘管告訴我該做什麼或該怎麼做就好。』」 每個Krochet Kids的產品都有作者的親手簽名,在公司的網站上,每位創作者都有自己的檔案資料,比如「來自烏干達的Auma Joyce」。消費者還能在網站上留下感謝字句與創作者互動。 對於未來的願景,Thomson希望 Krochet Kids能訓練更多婦女,或是擴展到其他國家,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偏離自己走出的這條謹慎且深思熟慮的道路,這樣的方式讓他們達到今日的成功。Thomson說「我們不希望曇花一現。我們想要找到正確的模式,盡可能為每一個生命帶來正面影響。」 編按:原文刊載於「全球展望」(Global Envision)網站,該網站探討如何以創新的商業模式幫助弱勢民眾脫離貧窮。 資料來源:Krochet Kids International reimagines empowerment with hook and stitch 延伸閱讀: >> 林念慈—用一台紡織機讓尼泊爾婦女「布」入幸福 >> 柬埔寨社會企業:手工編織的力量 >> 蟲蟲奇蹟:利用有機肥創造女性就業

連包裝都可以吃的環保膠囊水球:寶特瓶掰掰~

2014/12/03

編譯:簡佩吟 好奇心讓我們懂得欣賞大自然給予我們的簡單與美麗:水滴。 液體因有表面張力而形成水滴,Ooho!就是仿效水滴的特性,結合藻類製成的可食薄膜以及「球化」(spherification)分子烹飪技術,將水包在雙層的凝膠薄膜中。未來,我們希望這個新包裝技術能取代塑膠瓶裝水。     (影片來源) 大自然巧妙的用細胞膜封住液體,而這就是我們的靈感來源。細胞膜由脂質與蛋白質組成,有包覆、限制範圍以及定型的作用,能維持細胞膜內外環境的平衡。以蛋黃為例,蛋黃的薄膜能夠隔絕蛋黃與蛋白,並使蛋黃維持圓形。 仿效這種概念的「球化」(spherification)烹飪技術最早出現於1946年,90年代後被西班牙廚師Ferràn Adria引入elBulli餐廳,之後漸受推廣普及。Ooho!則可說是球化技術的進化版,並將之應用在生命最基本又不可或缺的物質上:水。 Ooho!將從褐藻中萃取出的海藻酸鈉結合氯化鈣,以固定比例製成膠狀的雙層凝膜,即可作為包覆液體的外層。最終的成品簡單又便宜,強韌、衛生、易分解且可食用! 現在只有大公司擁有包裝的技術與設備,但Ooho!的宗旨是讓每個人都可以在家裡自己DIY包裝水,喔不,是動手煮!(CIY, Cook It Yourself ) 資料來源:Ooho! by Rodrigo García González Guillaume Couche Pierre Yves from spain 延伸閱讀: 「水」點子大集合:看來自全球各地的水資源科技如何改善缺水危機 提水ATM:印度最新的創業風潮 People Water:滿足落後地區「渴望」的一瓶水  

這條單車專用道 能讓你邊騎車邊充電

2014/11/23

編譯:簡佩吟 (圖片來源) 如果騎在特殊的單車道上就可以為電動腳踏車充電,會不會有更多人願意嘗試?為了克服充電不便的挑戰,電動腳踏車出現了一種全新的設計概念。 皇家藝術學院畢業生Offer Canfi發明了全新的充電系統,他表示:「未來的世界,電力將更加隨處可及,沒有道理再繼續使用又大又重、生命週期短、回收與製造過程又造成汙染的電池。」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的電動腳踏車(包含北京每年生產的三千萬輛)仍在使用鉛電池,也因此在中國等地製造了嚴重的汙染;此外,鉛電池也常因為回收過程中將有毒廢水排放到河川而造成環境問題。即便替代電池變得越來越普及,它們在製造和丟棄的同時,也面臨著不同的難題。 為了擺脫電池帶來的環境汙染,Offer Canfi捨去了典型電池常用的重金屬與化學物質,設計出一種輕量型的電容器用以儲存電力。任何腳踏車只要裝上一個簡單的附加裝置就可以與Canfi的發電系統相容。Canfi發明的特殊車道會嵌入電子線圈,當腳踏車經過時可以識別該車,並以無線方式傳輸電力,而車道旁安裝的太陽能板則提供足夠的電力維持系統運作。 這個系統除了讓電動腳踏車更節能環保,使用上也非常便利。一旦電動腳踏車不再需要電池,機身將變得更加輕便,你也不用再擔心車子要上哪充電。更加分的一點在於,騎乘單車的當下,你還能順便幫背包裡的手機或筆電充電呢! Canfi說:「目前電動腳踏車與其他輕型電動交通工具的兩大難題在於:電池與距離。如果我可以不必在上班的時候邊幫腳踏車充電,且只要騎在這個特殊車道上就能輕鬆充電,光這兩件事就會讓人們更傾向以騎車取代開車。尤其,如果你曾經騎電動單車騎到沒電,你將更能感同身受。」 他認為,這個系統在不久的將來很有可能實現。雖然他夢想中的快速充電電容器尚未產製,但是韓國與瑞典等地的公車已經開始使用導電式的充電道路。 Canfi相信充電腳踏車道問世後,以騎車通勤取代開車的人數將顯著成長。目前美國只有約0.6%的通勤族選擇騎單車,其中騎電動腳踏車的人更是少之又少。Canfi說:「我相信這項專案能為電動腳踏車帶來普遍而可行的解決方法。」 資料來源:These "Power Lanes" Could Charge An E-Bike (And Phone) As You Ride 延伸閱讀 >>太陽‧腳踏‧車 >> 瓜地馬拉的變型單車 >> 翻轉金字塔底層的營運創新─World Bicycle Relief

可口可樂打造資源回收遊戲機!代幣是一罐空寶特瓶

2014/09/19

編譯:簡佩吟 編按:在人口超過一千五百萬的孟加拉首都達卡市,如果沒有任何人在乎資源回收,整個城市豈不成了一場災難?但如果把資源回收變成一場好玩的遊戲,人們會不會更願意自動自發地回收做環保呢? (影片來源) 把實際的任務或工作轉變為遊戲已有幾百年的歷史,每個在飯桌上被挑戰過吃蔬菜比賽的孩子們一定都知道,說不定連「冰球」比賽的發明也與此相關呢!(編按:冰球又稱冰壺,是一種在冰上將石壺推到目標地的遊戲) 可口可樂公司與「灰色達卡」(Grey Dhaka))組織合作,決定利用趣味的遊戲來解決達卡市民缺乏回收意識的問題,於是他們發明了一款另類的電玩遊戲機—啟動遊戲不需投幣,但要投入空寶特瓶!每投入一個空寶特瓶到這個華麗瓶身造型的遊戲機,就能獲得一次玩街機遊戲《乓》(Pong )的機會。 在六天之中,這台寶特瓶回收遊戲機在達卡巡迴至六個不同的地點,雖然玩遊戲並非實際做回收的永續模式,但無疑比在保特瓶上印著小到不行的「請回收」標籤貼紙更能喚起人們的回收意識。灰色達卡組織表示,這個點子很快就會散播到孟加拉以外的國家—但我們可以建議下次把遊戲換成青蛙過馬路(Frogger)嗎? 資料來源: To Encourage Recycling, Coke Made An Arcade Game Powered By Empty Plastic Bottles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MFXOs0lHRys 延伸閱讀: 可口可樂能,為何藥廠不能? 喝一罐可樂,救人一命?

還在等超級英雄拯救地球嗎?種果樹就可以了

2014/08/12

編譯:簡佩吟 非營利組織「種植果樹基金會」(The Fruit Tree Planting Foundation,FTPF)計畫在全球各地種植一百八十億棵果樹,相當於為地球上每個人種植三棵果樹,藉此緩解氣候變遷效應、改善飢餓問題、連結社區以及復原長年下來因農作習慣而傷害土壤所帶來的環境破壞。 (圖片來源) 紀錄片「食物有關係」(Food Matters)中曾介紹FTPF的創辦人David Wolfe,他是一位提倡健康生活、營養飲食、愛護環境的食物學家,他對FTPF的願景包涵了以下四個重要項目:健康、營養、環境與食物,他同時也致力於建立未來各社區間的緊密關係。 目前FTPF正推廣五項計畫: 1. 果樹救饑荒:有策略的在遊民庇護所、低收入社區及國際飢餓救助站等特定地區種植果樹,使得飢餓、貧窮以及最需要的人能受益。 2. 果樹101:將果園帶入校園,讓學生們學習種植,親手改善空氣品質及水源,並為未來數十年的學子栽種營養可口的點心。 3. 果園救動物:果樹能提供動物庇蔭、庇護、豐富與健康的飲食,透過種植果樹來改善流浪動物在收容所的生活。 4. 復原之根:捐贈果樹給藥物勒戒所、醫院與保健中心等單位,收成的果實可以幫助病患與住院人士。 5. 保留區保存:特別針對美洲印地安原住民保留區的低收入社區提供果樹與堅果樹。 這五項計畫可以幫助世界朝更永續、環保的方向發展,尤其是保留區保存計畫更是一項遲來的倡議,這方面的議題長久以來都沒有受到應有重視。FTPF捐贈給偏遠地區的果樹可以為當地低收入、沒有新鮮食物的人民帶來更建康的生活選擇。 FTPF每次捐贈果樹都會一併提供保護藩籬及灌溉系統,以持續確保有機品質與豐富收成。目前FTPF已經帶來革命性的影響,也向數以千計的人們展現了營養以及永續農業的重要性。有了FTPF以及其背後慷慨的捐贈者,相信未來我們會有更多的新鮮水果可供享用,以及更乾淨的地球可供居住。 如果你也想要加入或捐贈FTPF,請點選此網址。 資料來源:Can Fruit Trees Save the Planet? The Fruit Tree Planting Foundation says YES! 延伸閱讀: 從農田到餐桌-改變台灣農業的創新模式 社會企業:糧食保障新工具 印度的革命新農法,讓你僅用10%的種子就獲得1.5倍的收成!

你今天「良心消費」了嗎?

2014/05/19

編譯:簡佩吟 編按:原文刊載於衛報(Guardian Professional),作者Cecilia Crossley為嬰兒服飾社會企業from babies with love的創辦人,全文以作者第一人稱口吻改寫。Buy Social為英國社會企業聯盟(Social Enterprise UK)於2012年開始的倡議運動,鼓勵消費者與一般公司購買社會企業的商品和服務。 (圖片來源) 這個聖誕節,我做了一個小實驗,試著只從社會企業店家購買聖誕禮物給親友。雖然最後沒買到童書和相框,我卻驚喜地發現—原來,我們可以從社會企業買到的商品這麼多!家人收到禮物的同時也認識到商品背後的故事與理念,而他們展現出認同與感動的態度,更讓我覺得這個「全社會企業製聖誕禮」的實驗真是做對了! 隨著社會對良心商品(buy social)的需求增加,消費者越來越能接受透過消費支持社會改革的營運模式,這個市場的潛力無窮!舉例來說,寵物食品公司可以回饋於拯救動物,童書出版社可支持兒童圖書館,幾乎每種商品都有創造社會影響力的方式。這些商品擁有廣大的消費者,而我也相信消費者願意透過購買貢獻社會影響力。 講到社會企業,許多人第一個聯想到雇用社會弱勢族群並提供職業訓練的企業。這些工作整合型的企業的確非常成功,幫助許多受益者建立專長、改善生活。但是,社會企業並不只有這種型態,將商業獲利投入社會改革也是一種模式,甚至概念上更淺顯易懂並容易複製到許多消費性商品。 所以,為什麼慈善團體(Charities)不試著販售與其使命相關的商品呢?隨著人們倫理消費意識的高漲,這方面的市場需求一定不少。或許慈善團體向來被特別定位為接受捐助的團體,若投入商品或服務的販售業務會有風險,也會影響募款所得。雖然公司將其利潤捐助給基金會而發生虧損,如此可能會出現企業信譽風險,不過英國的純真基金會(the Innocent Foundation)已有成功處理的經驗:純真果汁公司(Innocent Drinks)曾因利潤捐助給純真基金會而有所虧損,但至今公司已捐給基金會超過五百萬英鎊,並維持財務公開透明。 根據「社會投資顧問」(Social Investment Consultancy)的調查,大部分的慈善事業家都樂於支持創造收益的活動。若慈善團體無法透過募資取得創投基金,也可以先用債權融資(Debt Financing)的方式,於日後再償還資金給投資者及實現社會效益。可見,同時具備「贊助」與「投資」概念的模式儼然成型,例如一筆借貸資金達成利息償還或滿足社會影響力的門檻時等同捐款。這種運作模式可吸引高資產淨值人士,並值得更多案例研究與債權融資分析以探討實際運用的方法。 善因行銷(Cause related marketing)在零售業已行之有年,然而未來,將獲利百分百投入於改善社會的企業有望成為主流,這種商業模式簡明易瞭、可規模化,也可廣泛應用於各種商品與服務。期望日後有更多的新創事業採用這種模式,讓消費者可隨時隨地良心消費。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The untapped potential of buying social Social Enterprise UK:Join the Buy Social revolution, says new animation 延伸閱讀: 「購買代替捐款」 首家公平超市開幕 不只是說說而已-「道德消費」這件事 購買良心商品的趨勢成為新商機

合作社讓小島社區居民御風而行

2014/05/10

編譯:簡佩吟 由英國「合作企業中心」(Co-operative Enterprise Hub)贊助成立的社區股份合作社現已募得超過20萬英鎊,打算在英國內赫布里底群島(Inner Hebrides)最南方的島嶼「艾拉島」(Islay)上建置風力發電機組,每年的發電量可達1000兆瓦時,是乾淨又可再生的能源。 (圖片來源) 想成為「艾拉島能源社區獲益協會」(Islay Energy Community Benefit Society)的股東,投資金額少則200英鎊,至多2萬英鎊。預估到發電機組退役之時,該協會扣除每年支付股東4.5%的盈餘之後,預估長期下來還可以創造250萬英鎊的獲利用以回饋當地社區。 「艾拉島能源社區獲益協會」的秘書長Jenni Minto指出:「這個股份合作社的運作方式對於熟悉又熱愛艾拉島的人而言,是一個絕佳機會,不僅能對永續環境做出貢獻,同時也是對當地社區的社會投資。」、「我們希望能透過認購社區合作社股份的方式盡可能募得所需基金,募得越多就越不需要向外借貸,也可以確保將風力發電的獲利留在社區。」 Michael Fairclough是艾拉島社區的主席,也是英國最大的合作事業The Co-operative集團的投資者,透過其旗下「合作企業中心」的協助,催生了這個風力發電社區合作社的計畫。他表示:「社區在控管與生產再生能源方面有很大的潛能,也很有機會從中獲益。合作社的模式可以為社區帶來人們所希望的改變。透過合作,人們可以成為改變社會的強力催化劑,並克服許多社會、環境與經濟的難題。」 在這些新興的合作社裡,無論投資金額的多寡,每個投資者都擁有相同的投票權,也具參加「政府企業投資計畫」(Government's Enterprise Investment Scheme)的資格。該計畫預計需要120萬英鎊才能啟動,募資不足的部分仍須向外尋求貸款及贊助。 任何想要學習以合作社方式解決商業與服務問題的社區都可以參考英國「合作企業中心」的網站,他們在英國各地提供免費諮詢以鼓勵大家打造社區共有的會員制企業,並且扶植這些企業的成長。 資料來源:Islanders "Blown away" by response to community share offer to harness the wind 延伸閱讀 每人只要5000元,就能打造食安滿分的有機商店 「社會經濟」新思維:合作經濟的需要性 小鎮居民靠風力發電加薪600萬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